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章 葬身火海  
   
第一百九十章 葬身火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章葬身火海

白雪紛飛,大街乾淨得如同一張白紙,不斷地有來回尋找的小厮來來去去,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他們都不會放過.

這支隊伍是無音樓的,離簫手底下養的一批人,他們常常受著尋找人物事物的訓練,不管是一樣小物品,還是一件小事情,又或者是一個人,他們都能按照蛛絲馬跡查詢到蹤影.

"哎呀,你們說那邊怎麼就著火了呢?這大冬天的,就算是飄一點的小雪,房子也不會燒的那麼厲害啊!"突然,兩個人從城門口的方向跑進來,一邊走一邊談論著什麼.

另一個人揮揮手:"現在的邪門事那麼多,大冬天的著火也不算什麼,你沒有聽過上次我們隔壁城有一戶人家,一家五口莫名其妙在一個晚上被殺死.奇怪的是,那家人一直以來都矜矜業業,恪守本分,你說怎麼就遭了滅頂之災了?"

話音剛落,他們的身後又跑來一個身穿襤褸衣裳的男子,動作怪異地跑著,一邊跑一邊叫:"死人了,死人了,這下死了人,真好玩……火真大……"

好像是個腦子不清楚的乞丐,蒼冥絕立在城門口之下,腳步竟然邁不出去,他身子僵硬得就像是一個冰塊似的,再沒有人會溫暖他的身體.

"王爺,你要去哪里?"江朔在他的身後看著他突然疾馳起來的身影,大叫道.

如今的蒼冥絕就像是一個無頭蒼蠅希望亂撞著,沒有人給他指引方向,他也不知道對不對,總之,他心里的預感太過強烈.

長歌,你千萬不要出事……求你,不要出事!

他心里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敢去想,害怕自己的預感成真,越到城外他就越害怕,他甚至忘記了還可以騎馬,就那樣徒步跑到了城外.

一片被灰色煙霧繚繞著的天空黑壓壓一片,如同烏云密布一樣,來到城外就能清楚地看見那家的著火房子的方向,在這個白雪紛飛的冬日里,那家房子火光四射,蔓延無限.

蒼冥絕一路小跑到了火光的方向,映天的火光有種要沖破云際的感覺,在荒無人煙的荒郊野嶺上演著最驚心動魄的一場烈火.

"長歌,你千萬不能出事."蒼冥絕低聲喃喃著,試圖安慰自己,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踢開院子的兩道門,大火已經將里面的茅草屋燒的差不多了,有些低靡的火勢也沒有了要重新燃起來的念頭,他一進門就看見了倒在雪地里的魅月,當下便明白發生了什麼.

"魅月!"他聲音有些顫抖,看著魅月的臉色,應該是被人打暈的,他融化了一點雪水噴灑在魅月的臉上,沒過一會她便悠悠地轉醒.

睜開雙眼的魅月一看到蒼冥絕,腦袋里空白了兩下,很快,雙眼便酸澀起來,眼眶紅紅的,指著茅草屋悲戚道:"王爺,屬下,辦事不力,沒沒有保護好王妃,王妃她,她在火場里面沒有出來!"

說到最後,魅月竟然跪到了雪地上,她對不起蒼冥絕,更對不起蕭長歌,是她武功太低,沒有防備才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

最後那句話讓蒼冥絕的腦袋瞬間炸開,他猛地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在不停地旋轉著,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對著他全身上下都點了穴位似的,動也動不了.他從來都不敢想象的事情,被魅月毫無保留地說了出來,就像是自己的心髒被人一點一點地挖開,慢慢地流血死去.

魅月撕心裂肺地叫聲還在不斷發出:"王爺,您殺了我吧!我沒有保護好王妃……是我的錯,我願意自行了斷承擔我的罪行."

她一面說著,一面從自己的靴子里拿出了一把彎刀匕首,這是當初她練武時江朔送她第一個禮物,她毫不猶豫地就往自己的心口刺去.

就在尖銳的刀鋒要碰到她的胸口之時,一只手猛地抓住了刀身,不斷有鮮血從他的手心里滴落下來,鮮紅刺目的鮮血滴在白色的雪地上綻放出一朵朵紅梅狀的痕跡.

"不要想著以死謝罪,我們應該一起救出王妃才是."江朔的手即使被刀鋒割得鮮血直流也沒有一點痛苦之色,面不改色地看著魅月.

那雙眼睛里裝滿了深情和堅定,突然,他的手猛地將彎刀握住拽了出去,那把刀飛向了外面.

"江朔,你來了."魅月兩行清淚流了下來,見到他她才發現自己以前根本都做錯了,他是自己的守護神,他是最愛自己的人,在這個時候,只有他會沖到自己面前握住那把彎刀.

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蒼冥絕絲毫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想著該怎麼將蕭長歌救出來,他慢慢地走到了大火洶洶的茅草屋面前,漫天耀眼的紅光閃現在他的面前,他突然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場大火,也是和現在一樣紅光漫天,只是他長大了,懂得了兩者之間的區別.

十年前的那場大火奪走了他母親的生命,十年後的今天,他不能再讓可怕的無情的大火奪走他心愛的人的生命.

"王爺,你不要去,讓我去,我就算拼了這條性命也要把王妃給救出來."江朔知道蒼冥絕的心里在害怕什麼,他什麼都知道.

"讓開."蒼冥絕的聲音有些沙啞,沙啞中又帶著幾分壓抑,壓抑之中仿佛很空洞.

江朔的腳步啞然而止,放在雪中的那條腿好像怎麼樣也邁不出去,不管是在什麼時候,他都習慣了服從蒼冥絕的安排.

里面的大火有些蔓延到外面來的感覺,不斷地沖擊著每個人的視線,冰冷的臉頰映在火熱的大火之中顯得那麼可笑悲哀,里面就是他最愛的人,可是他的腿卻不受控制地想要後退著.蒼冥絕掌控不了自己的腿,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

"今天我一定要進去!"蒼冥絕仰頭,悲戚哀絕的聲音直沖云霄.

他迅速利落地脫下自己的披風,將它放在一邊的一個融雪坑中浸濕,冰冷的披風握在自己的手里有種刺骨的感覺,他腦海中的那根神經緊繃起來,二話不說便沖進了火海里!

"啊!江朔,王爺也進去了,怎麼辦?我們也進去吧,我要去救王妃,我不能看著王妃在里面出不來……"魅月發了瘋似的跪在雪地上的身子就要爬起來,看著前方的大火,就要沖進去,可是她的手臂卻被人拉住.

一轉身,江朔放大的臉近在咫尺,這是她和江朔從來都沒有過的一次角度,眼神的交流,站在他的對面,她的眼淚再一次地流下來.

江朔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臂,認真道:"你不要去,我去,我一定會救出王妃."

他很快松了手,同樣把自己的披風沾濕之後放在頭上,快步地沖進了火海里.

每個人都往里面跑去,難道里面就是天堂嗎?

圍觀的村民不斷地感歎,匆匆地提著一桶又一桶的水穿過難行的雪地,來到了被燒毀的茅屋,雖然只是他們的一點微薄之力,可是卻是他們的心意.

幸虧茅屋並不是很大,雖然大門已經被燒的不成樣子,可是里面的脈絡已經清晰一片,地上是被燒毀的木樁,再往前走就是一個房間.用濕布捂住口鼻的蒼冥絕還是有些煙嗆到,用來搭建這個茅屋的木頭實在是太劣質了,燒起來的時候才會這麼大的煙霧和氣味.

"王爺,在這邊!"就在蒼冥絕正要繼續向前走下去的時候,江朔突然在旁邊喊道.

兩個房間中間還有一個通道,蒼冥絕快步地跑到了對面的那個房間,越過江朔的身影,只是眨眨眼的功夫就看到了暈倒在地上的蕭長歌,遠遠看去,她就像是被淹沒在廢墟里的天使.

"長歌!"蒼冥絕心里狂跳起來,就像是在沙漠中發現新大陸一樣開心,再往前幾步,就是他的綠洲.

可是,當他走近時,才發現蕭長歌的胸口上插著一把匕首,不偏不倚地插在她的心髒上,沒有被人拔出,也沒有鉸刀的動作,但是這一把沒有任何動作的刀,卻比什麼都來的可怕.因為,有人想讓她慢慢地,痛苦地,看著自己的鮮血一點一點死去.

這種死法比什麼都來的痛苦.

他的心跳驟然停止.

"長歌,你,你……好,好好的……"蒼冥絕說出來的話都是顫抖的,分明就是簡單的一句話,從他的口里說出來卻緩慢萬分.

隨著他的身影而去的江朔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萬分,有些扭曲得可怕的表情在他的臉上呈現出來.

有生以來,他沒有一次這麼害怕過.

"王,王爺,王妃……"江朔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看著蒼冥絕抱著蕭長歌的身影,愣了幾秒鍾,才猛地沖上了前方,為蒼冥絕擋住了所有的梁木和大火.

不出幾秒鍾,蒼冥絕便抱著蕭長歌沖出了火場,他的身上也受了不少的傷,臉上黑了一片,額頭上有一處被大火燙傷的紅色傷疤,整個人氣喘籲籲,疲憊不堪.

一旁焦急等候的魅月看著蒼冥絕抱著蕭長歌沖了出來,心里一喜,是不是王妃沒事了?她立即沖了過去,可是,當她看到蕭長歌的胸口上插著匕首的時候,她整個人就像是浸入了無邊無際的海水里,一下子呼吸困難.

怎麼會這樣?她不斷地質問自己,為什麼沒有保護好蕭長歌?

"王妃,王妃,對不起,是我害了你,你快醒醒,你醒醒好不好?"魅月猛地跪在了蕭長歌的身邊,聲音沙啞地哀嚎著,一聲聲悲戚的聲音從她的喉嚨里發出,可是,沒有人可憐她的感情.

就連蕭長歌也沒有,她雙眼緊緊地閉著,臉上是被煙熏的一片黑色,身上的衣裳被燙開,露出里面被燙到的傷口,觸目驚心的傷口讓人看的渾身一震.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撕心裂肺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靈魂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