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一章靈魂不在  
   
第一百九十一章靈魂不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一章靈魂不在

很疼,很疼.

蒼冥絕心里的疼比蕭長歌身上的傷口還要疼上一百倍,他不知道沒有了她,他接下來的時間應該怎麼度過.

早上,她還活蹦亂跳地站在自己面前,吃著她最喜歡吃的豌豆黃,臨走之前還趁著沒人的時候被他逼著親了一下自己,怎麼短短的一個上午的時間,就物是人非了呢?

"冥,冥絕……"蕭長歌沙啞微弱的聲音響在蒼冥絕的耳邊,他雙眼猛地睜大,萬分驚訝地看著蕭長歌,動動唇,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因為疼痛讓蕭長歌體內的力氣流失,她的雙眼睜不太開,只能露出一條小小的縫,臉上因為煙火被熏成烏黑一片,就連平時那雙靈動的雙眼也消失不見.只有緩緩而動的嘴唇,看上去雖然沒有了平時的美麗,可是蒼冥絕卻覺得他生命中所有的色彩都重新斑斕起來.

他猛地握住她冰涼的雙手.

"我在這里,我在這里."蒼冥絕聲音激動萬分.

蕭長歌嘴角微微地勾起一抹笑容,她的雙手想要抬起來摸摸蒼冥絕的臉頰,卻沒有力氣,她笑的十分虛弱:"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並不是你們這里的人……我,是幾千年後的人,之所以來到這里,完全是一場意外……我也不知道自己將會去哪里,但是只要我還記得你,我一定會回來的……你,到時可不能忘了我!"

蒼冥絕附耳過去,當他聽到她的這些話時,眼淚卻不自覺地流了下來,他低著頭,哽咽:"我知道,你會我們這里所有人都不會的醫術,你會唱我們沒聽過的歌,偶爾會說一些我們都聽不懂的話,我有懷疑過你的身份,甚至偷偷去查,為的就是不讓你離開.可是現在……"他泣不成聲,"為什麼要拋棄我?"

他低頭啜泣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孩童般無助,蕭長歌很想抱住他,可是自己做不到.

她聲音越來越小,呼吸越來越虛弱:"不,不要因為我的死,而,而遷怒,任何人……你,好好地活下去,將來,將來我們還會相遇的."

"你,不能忘了我."

她的這句話不斷地傳在蒼冥絕的耳里,等了許久,再也沒有聽到她的下一句話,他緩緩地抬起頭來,能看到的只是她安靜沉穩的睡容.

他突然什麼知覺都沒有了.

"不會的."他用力地咬唇,"我不會忘了你."

就怕你會忘了我.

什麼都不怕,就怕分開這麼久,你會把我忘了.

我等著,等著我們再重逢的那一天.

我不會遷怒任何人,我會好好地活下去.

我不管你是多少年後的人,你現在是我的王妃,你就只能是我的王妃.

"王妃!"魅月和江朔同時跪了下來,匍匐在雪地上.

大雪靜止,一切都沒有聲音.

白雪紛飛的午後,寂靜得悲慘.

外面百姓嘈雜的聲音不間斷,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有人面無表情,有人身心歡快……這些表情一一在蒼冥絕的眼前掠過,他穿過這些百姓的面前,無數人對著他指指點點,他全然不覺.

他的眼里,耳里,一片空白.

魅月和江朔一言不發地跟在他的身後,兩人的眼眶皆是紅紅澀澀的.

路過城門,守城的人認識蒼冥絕,什麼都沒有檢查就讓他們過去了,還好奇地張望了一眼蒼冥絕懷里抱的人,應該是冥王妃.可是冥王妃的胸口上卻插著一把刀子,臉色蒼白得不成樣子.

穿過長街的青牆底下,踏著腳下厚重的白雪,路上的行人紛紛往他的方向看去,有些好奇地看著他怪異的舉動.不過礙于他的身份,路過的行人沒有一個人敢出聲.

繞過短小幽深的胡同口,兩邊的青牆有些地壓抑逼仄地立在兩旁,不過卻也是京城中的一道美景,里面空無一人.

最後終于走到冥王府的大門.

遠遠地管家就看到了蒼冥絕的身影,他的手里還抱著一個人,該不會是王妃吧?王爺終于找到王妃,這下他的心總算松了一口氣.

"還睡?快起來,王爺王妃回來了."管家猛地拍了拍旁邊一個看門的守衛,厲聲道.

"知道個."那個守衛停直了自己的身子,和管家一起開了冥王府的兩邊大門.

蒼冥絕已經走到了門口,管家開完門之後才發覺有些不對勁,為什麼三個人的眼睛都是紅紅的?

可是他也不敢問,更不敢看,半低著頭看著蒼冥絕身上帶著破舊感覺的衣裳從自己的面前走過,蕭長歌的胸口上插著一把匕首,顯得觸目驚心.

他的身子猛地一顫,突然間抬起頭.

蒼冥絕已經走進了府里.

"你看見了嗎?"管家神情呆滯地一字一句說道.

旁邊的那人神色更加驚恐,一只手扶著旁邊的門框,僵硬地點點頭:"看見了,這是怎麼回事?冥王妃……冥王妃她……"

里面就是熟悉的家,蒼冥絕一路把蕭長歌抱到了他們的房間也不覺得累,他什麼感覺都沒有,只有蕭長歌在他懷里的時候,他的心口才會溫暖那麼一點點.

房間里面點了炭火,溫暖得就像是夏天一樣溫暖.

蒼冥絕慢慢地把蕭長歌放到床上,用被子把她的身子蓋好,還不忘搓了搓她冰涼的雙手.

"去打盆熱水來."他低沉地吩咐.

旁邊站著江朔和魅月雖然心里驚訝,卻也一句話都不敢說,連忙應了一聲就出去了.

不多時,他們兩人便拿了一盆的熱水進來,放下熱水之後,依舊沒有離開,他們想要看看蒼冥絕做些什麼,可是卻聽見他道:"你們出去,不要站在這里."

兩人心知肚明蒼冥絕對蕭長歌的愛意,知道他想和蕭長歌單獨待一會,很快就走了出去.

"王爺,您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江朔退出之前對蒼冥絕道,可是對于蒼冥絕來說,卻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頓時,房間里面安靜的只有他和蕭長歌兩人,他可以聽見自己胸腔里砰砰的心跳聲,卻聽不見蕭長歌胸腔里面的聲音,只能看到那把尖銳的刀鋒插在她胸口上的樣子.

他伸出手脫下她外面髒兮兮的衣裳,又擰了熱乎乎的毛巾把她的臉頰和脖子擦拭了一遍,她清麗蒼白的容貌看起來依舊動人,只是那雙靈動的雙眼再沒有出現.

替她換上了一件薄薄的單衣,又穿上了一件中衣,他知道她怕冷,每天都會穿的很厚,即使動作不方便她也會穿著,會在溫馨的室內舍不得脫披風,覺得那樣很溫暖.每天晚上她都會緊緊地抱著自己,而自己也十分貪戀那個懷抱.

他就這樣注視著她.

外面的風雪漫天,魅月一個人躲到了府里的後花園內,那里是冥王妃的偏院,沒人會去,只有雜草雜物光臨的一個角落.可是現在,只有這樣的一個冰冷的角落適合她,她沒有臉繼續在蒼冥絕的面前待下去.

"一個人躲在這里,就能逃避問題呢?"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從她的身後傳來.

魅月沒有回頭就知道是誰了,她悠悠地歎了一口氣.

"我沒有臉回去,就算王爺什麼都不怪我,我也會恨我自己一輩子."魅月低聲道.

江朔沒有說話,他的手已經包紮好了,他身子靈巧地穿過設計的巧妙的亭子,看起來和沒有受傷一樣.

"魅月,逝者已逝,你這樣怪自己也沒有用,王妃也不會醒過來."江朔不會安慰人,他知道自己說的不好,可是他還是要說,"如果王妃在這里,看到你這樣她也不會開心,況且,你又不是故意的."

魅月沒有抬頭,不斷地搖頭,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和她相關.

"不是,江朔,不是這樣的,這次真的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王妃根本就不會死……"魅月把所有錯誤的源頭都加在自己的頭上,雙手重重地撓著自己的頭發.

沒有安慰過人的江朔不懂得怎麼安慰她,可是他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

他緩緩地伸出雙手,將她納入自己的懷抱,就像是他曾經幻想過無數遍一樣,結結實實地將她攬進自己的懷里.

"魅月,你要相信,老天爺安排什麼都是有理由的."他頓了頓,深吸一口氣,"你也聽見冥王妃說了,她是幾千年後的人,她能來到這里,自然也能回去.她既然說會和我們再次相遇,那我們應該相信她."

濕意一點一點地沾濕他的前襟,魅月今天仿佛將她下半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平時故作堅強的她在此刻顯得脆弱得不堪一擊.

"可是,可是王妃沒說她會什麼時候回來."魅月抽泣道.

江朔愣怔了一會,更緊地摟住了她.

"她不是沒說,而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如果老天有安排的話,她肯定很快就能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江朔堅強地說道.

或許是因為他的心太過堅強,又或者是因為他已經痛的麻木了,所以此刻心里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傍晚,得到消息的離簫趕到了冥王府,和他一起來的人還有如酥.

"魅月,江朔,你們把事情的經過一一告訴我,王妃她到底是怎麼了?"離簫來到府里率先去找了魅月和江朔,他知道現在的蒼冥絕一定只是個行尸走肉.

見到離簫,兩人皆是低頭歎了一口氣,江朔粗眉緊緊地皺著.

"王妃,被人殺死了."他聲音低沉沙啞,又把從魅月口里聽到的事情經過一字不落地說給了離簫聽.

很明顯,這就是一個已經預謀了的計劃.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葬身火海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痛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