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痛窒息  
   
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痛窒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痛窒息

離簫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良久,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當初是他們一味地痛擊別人,如今,他們也難擋別人的報複,只是想不到的是,這個報複,竟然是要犧牲蕭長歌的性命!

"魅月,這不關你的事,很明顯是有人故意計劃了這件事情,為的就是要王妃的命,如果這一次不成功,他們下一次依舊會動手."離簫抬頭看了看眼眶紅腫,一言不發的魅月,安慰道.

"不是,確實是我沒有保護好王妃,如果我能勸住王妃,讓她不要出府的話,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魅月不斷地搖頭,她將一切事情都強加在自己身上,是因為她心里的愧疚.

如今回過頭想一想,那天的事情確實很可疑,當時他們在偏院里蕩秋千,為何老婦人的喊聲會出現在青牆的外面,不偏不倚地讓她們聽見?為何到了那間破茅屋之後,老婦人卻一直沒有出現?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被蕭長歌治病的那個男孩也不知所蹤了!

"魅月,你說的那個得了病快死的那個男孩,被你救出來的時候已經暈倒了,後來就失蹤了是嗎?"離簫尋找到蛛絲馬跡.

傷心愧疚之余,魅月竟然將那對可疑的母子給忘了.

她連連點頭:"當時我救那個男孩的時候他已經昏迷了,我把他放在外面的雪地上,就要進去救王妃,可是快進去時就被人打暈了.現在想想,那對母子應該就是別人找來的幫手,故意混淆視聽的,而那個將我打暈的人才是幕後真凶!"

"不管是不是,我們已經有線索了,只要找到那對母子,我們就能從他們的口中套出幕後的凶手."離簫淡然地點點頭,只是不知道找到那對母子的難度有多大,他們是否還在京城.

魅月一聽,激動地站了起來:"那我現在就出去找他們的下落,這件事情越快越好,不能再拖了."

事情的脈絡已經清晰,魅月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王妃,我一定會把害你的人千刀萬剮,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魅月正要出去,可是卻她的手臂卻被人抓住,離簫一個大力又重新將她拖了回來,他眉眼微皺地看著她:"這件事情我會讓人去找的,現在我們應該安撫一下王爺的情緒,他,一定很傷心."

正廳里雖然溫度很足,可是每個人的心里都是冰冷的,他們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法去安慰蒼冥絕,畢竟失去自己所愛的人,那種痛苦,不是想象就能出來的.

他們無法分擔他的痛苦,也無法暫停他的痛苦,他們只知道,他一定很痛很痛.

"王爺還在房間里,從昨晚到現在一直沒有出來,不管我們說什麼他都不開門."江朔無奈地歎了口氣,一想到斯人已逝,心里就一陣發慌.

昨晚到現在?不是已經過去一天了,不吃不喝,情緒低落,人最頹廢,最失去希望的時候莫過于此了吧!

幾人從正廳里走了出去,外面寂靜一片,沒有人說話,聽說了事情的丫鬟們只有在晚上睡覺時才敢偷偷地議論兩句,受過蕭長歌恩惠的幾個人甚至在府里偷偷地給她燒紙錢,偷偷地哭泣.

幾個丫鬟躲在假山的後面,一縷幽幽的火光慢慢升起,伴隨著零零散散的一陣破碎的紙片升到了半空中,離簫腳步停了下來,從長亭那邊特地繞到了假山的後面,不知不覺地來到了那幾個丫鬟的身後.

"你們在干什麼?"他語氣嚴肅地問道.

那幾個丫鬟被嚇了一跳,連忙起身,恭恭敬敬地退到一邊低頭站著.離簫的身份他們都很清楚,是蒼冥絕的朋友,時常自由出入冥王府,是蒼冥絕眼前的紅人.

一個膽大的丫鬟低聲回道:"離公子,我們聽說王妃已經……所以,在燒些紙錢給王妃……"

"別燒了,以後誰都不許在府里或者外面亂說這件事情,否則後果自負."離簫低沉著聲音警告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

要燒紙錢也要看看場合,蕭長歌剛離開沒多久,王爺的心情還沒有恢複,喪禮也還沒辦,她們竟然就開始燒紙錢了?

幾個丫鬟齊齊應了是,點點頭,抬起地上的火盆和多余的紙錢,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魅月心里不斷感慨著,這些丫鬟她都認識,伺候了蕭長歌那麼久,知道她曾經幫助過那些丫鬟,而這些丫鬟都是蕭長歌幫助過的人.沒想到這些丫鬟還知道知恩圖報,在這個時候,只有她們敢這麼做,即使方法不對.

蒼冥絕的房門緊閉著,也沒有掌燈,窗戶邊漆黑一片,唯有天上的星火月光朦朧地打在窗戶上,映照出一片淡淡的光芒.里面毫無動靜,寂靜得連呼吸都可聞的夜晚平靜中帶著波濤洶湧的戾氣.

"王爺……"離簫敲了敲門,耳朵貼在門邊叫了一聲.

里面沒有聲音,他又提高音量叫了一聲,里面依舊沒有動靜,江朔深吸一口氣,拔出背上的劍,低聲道:"不行的,王爺是不會開門的,還是把門破開吧!"

手里緊緊地握著長劍,將自己的內力凝聚在一起,慢慢地舉起了劍,一股看不見的冷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突然,一道強光震懾在劍上.江朔提劍手起刀落,那道門猛地開了.

他們快速地沖了進去,在床邊一個黑色的影子坐在地上,動也沒有動一下,想來是保持這個姿勢很久了.

"你們進來干什麼?"那個影子終于動了動,聲音帶著沙啞和冰冷.

"王爺,你已經在里面一天一夜了,你至少要吃點東西吧,不要這樣折磨自己."離簫腳步頓了下來,目光在一片黑暗之中尋找著光源.

"出去."蒼冥絕淡淡道.

"王爺,你這樣折騰自己,王妃在天之靈也不會安心的,她肯定希望看到你好好的,不要為了她傷心."離簫不管不顧繼續說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他只是想好好地陪陪蕭長歌,為什麼在這種時候也有人過來打擾他?

三人立在一邊,江朔跟在蒼冥絕的身邊是最久的,素來了解他的脾性,他就是個說一不二的性格,這個世界上只有蕭長歌能說動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

"王爺,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王妃考慮,讓她早些入土為安吧."江朔說到最後猛地跪了下來.天知道他說這句話用了多大的勇氣,看起來冷漠無情,實則連他自己都難受.

果不其然,只要一提到蕭長歌,蒼冥絕就會變得無底線,他身子動了動,緩緩地站了起來,坐了一天一夜的他身子有點麻木,有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床上的人安安靜靜地躺著,臉色蒼白,嘴唇發紫,可是看在蒼冥絕的眼里依舊是以前那個動人的蕭長歌,他慢慢地貼近她的身體,企圖抱著她溫暖一下自己,可是手里的觸感卻冰冷得發麻.

旁邊的幾個人都以為蒼冥絕要把蕭長歌的身子抬到外面,連忙上去幫忙,可是在碰到蕭長歌身體的那一刹那,卻被他猛地推開.

"滾開,不要碰她,不許碰她!"蒼冥絕撕心裂肺地吼道,猙獰的面孔非常可怕,狹長的雙眼泛著異樣的紅色,下巴上胡渣長的十分凌亂,從她的目光看去,就像是一個絕望的人瀕臨在死亡的邊境,可是又依靠著一點信念想要活下去.

被蒼冥絕吼了一聲,他們連連後退著,震驚在原地.

"王爺……"看著蒼冥絕這樣撕心裂肺的樣子,魅月心里漸漸升起了一股無助感.

"你們出去,長歌喜歡安靜,你們不要打擾到她,出去."蒼冥絕抱著她冰冷的身體,低沉無力地說道.

他想和她安安靜靜地待一會,即使時間已經不多了,他還有好多話想和她說,說完之後,他們就真的要天人永隔了.

他會永遠記得這段時光,有她在的時光.

"離簫,我們出去吧,讓王爺和王妃再待一會,時間總會沖淡一切,王爺她會好起來的."江朔拉拉離簫的手臂,慢慢地退出了房間.

"我從來沒有見過王爺這樣低靡過,王妃對她的影響真的很大."魅月低低地歎了一口氣,"王妃她,如果看到王爺這副樣子……"

"我一定會查出殺害王妃的真凶,將他,碎尸萬段!"江朔咬緊牙關.

外面的天空陰沉得可怕,微微的雪花從暗無天日的天空中飄落下來,他們都沒有離開,坐在外面的台階上,等著蒼冥絕.他什麼時候出來,他們就什麼時候離開.

黑暗的天邊冷漠的沒有一絲情感,照射在他們每個人的身上.

夜色黑暗,城門口的一處黑暗的胡同口,一高一矮的身影從幽黑的角落里轉出來,他們身上背著兩袋的大包袱,眼神來回瞟著,生怕有人會突然沖出來抓住他們.

"孩子,走快點!"老婦人的聲音有些緊張驚恐,她抓住男孩子的手用力地拽著他,不顧他是否承擔得起.

"娘,我們現在要去哪里啊?為什麼這麼晚了還要出城啊?"男孩子的聲音沙啞得有些不正常,他努力邁著步子跟上老婦人的腳步.

緊張急促的腳步聲踏亂這個安靜的夜晚,有些凝重的呼吸聲充斥在兩人的耳邊,老婦人不管不顧地往前跑著.要是再不跑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這個,是他們最後的生存機會了.

"孩子,別問那麼多,等我們出了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老婦人抹了一把額頭上面的汗水,腳步有些發軟.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靈魂不在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發現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