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五章 萬般疼痛  
   
第一百九十五章 萬般疼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五章萬般疼痛

夜色深重地可怕,葉霄蘿裹緊了披風從擁香樓里出去,外面積雪的街道空無一人,偶爾從她身側過去幾個人,可是在路過一個胡同口的時候,一個酒瓶子圓弧狀地從里面滾落出來,正好砸到了她的腳.

看著地上挑釁的那個酒瓶子,葉霄蘿當下便以為是哪個醉漢,伸腿把那一踢,厲聲道:"是誰?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一聲熟悉的冷哼聲從胡同口的邊上傳出,這個聲音讓葉霄蘿心里發燙,她看著那道熟悉到不行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來,有些六神無主.

她剛才的反應是不是太不淑女了?溫王喜歡聰明但是聽話乖巧的女子,方才她的那一舉動是不是被他看在眼里,覺得她越來越粗暴了?

"溫王,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里?還喝酒了?"葉霄蘿一驚一乍地看著他.

不過一會心里當下了悟,蕭長歌死了,傷心的人莫過于溫王了,現在就讓他傷心一會,等時間到了,自然會慢慢地淡忘了.

"葉霄蘿,你最近越來越厲害了,常常出入擁香樓,看來你和錦瑟走的很近啊?"溫王咬牙切齒地狠聲道,話中語氣狠辣.

不能被人知道她和錦瑟走的很近,葉霄蘿轉了轉眼球,裝傻:"聽說錦瑟姑娘是擁香樓的頭牌,我是葉家三小姐,怎麼會和她走的近?真是個笑話."

話音剛落,溫王一只大手猛地握住了她的手,將她用力地往前一拉,逼迫她的眼睛看向自己.狠聲地警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錦瑟不是個好人."

錦瑟不是個好人,那她自己呢?葉霄蘿冷笑了一聲,如果他從一開始就能喜歡上自己,她又何苦走到這一步?如今,什麼事情都做了,不差這一點.

"你是在關心我嗎?害怕我被她害了?溫王,沒想到你也會擔心我呀?"她聲音無限地嬌俏.

溫王斜眼看她,猛地將她一推,不屑道:"看看你身上還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嗎?實實在在和擁香樓的人沒什麼區別.我問你,蕭長歌死了,這件事你知道嗎?"

提起這件事,葉霄蘿的心里到底還是會害怕,臉色有些難看,可是還是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挺起胸膛道:"知道啊!現在全京城都傳遍了,冥王妃年紀輕輕的,怎麼就遭人謀害了,實在是想不通."

她裝模作樣地搖了搖頭,一副哀傷的樣子.

溫王斂著劍眉,目不轉睛地盯著她,仿佛要將她臉上的所有表情都看穿,看她有沒有在說謊.這件事情事關重大,還有誰能知根知底,抓住蕭長歌的弱點將她引到城外,若不是熟人作案,怎麼會那麼湊巧?

而葉霄蘿對蕭長歌存在敵意也不是一日兩日的事情了,如果真是她做的,那他絕對不會手軟!

"你看什麼?你不相信我?你竟然不相信我?我像是會做出那種忘恩負義的事情的人嗎?"葉霄蘿歇斯底里地叫道,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真實情緒,還是為了掩蓋什麼.

有些瘋狂的她讓溫王大為震驚,他收斂眉頭,雖然有點質疑,但是他沒有證據,再加上葉霄蘿這種態度,確實讓他懷疑不起來.

"最好是這樣,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一字一句如同刀割一樣刻在葉霄蘿的心上,讓她渾身忍不住發顫,待她反應過來時,溫王已經走遠了,留下一個挺拔的背影.

這一次,葉霄蘿竟然沒有想要追上去的沖動.

在原地愣怔了一會,大雪飄的越來越大了,她的心里不斷地想著溫王知道事情真相之後的反應,會不會真的狠下心來對付自己,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她的心能否承受得起那份傷害?

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雪花不斷落滿她的全身,睫毛上沾滿了朦朧的雪花.突然,一把傘擋在她的頭上,溫柔溫暖的大手緩緩地掃乾淨她的睫毛,把她的腦袋摁在一個寬闊的胸膛上.

"風雪這麼大,趕緊回家吧!不要一個人在外面亂轉,現在京城不安全."葉云廣溫和的聲音帶著暖意,響在她的耳畔.

聽見這聲熟悉又寵溺的聲音,葉霄蘿心里慢慢地升起了一股暖意,葉云廣是她最後的溫柔了,不管什麼時候,他都會站在自己這邊,不問任何原因地支持自己,只因為,他們有些這世上至親的關系,他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

"哥,你怎麼出來了?"葉霄蘿臉使勁地往他的胸膛里蹭,試圖從他身上尋找溫暖.

"看你這麼就沒回府,所以出來找你,我擔心你的安危,現在連冥王妃都被不知情的人下手,更何況是我們?"葉云廣揉亂她的頭發,"別這麼蹭了,被你未來嫂子看到要生氣了."

葉霄蘿瞬間被他逗笑,從他的胸膛里抬起頭,"我的未來嫂子在哪里?我說哥,你的速度也太慢了吧?你看看大哥,再看看表哥,你再不成親,你這草就該凋謝了."

被他說的一無是處的葉云廣咬著牙伸手彈了彈她的額頭,佯裝生氣:"你這丫頭,竟然敢管起二哥的事情來了?我等著先把你嫁出去,再去找你的未來嫂子,免得被你剛找著就被你氣走了!"

葉霄蘿瞬間笑起來,方才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掃而空,好像在這一刻只有葉云廣就夠了,但是她轉身之後,又會想起溫王.到底,親情和愛情,是不同的.

房間是溫暖的,躺在床上的蕭長歌身上被擦拭得干乾淨淨,因為是冬天,也沒有散發出任何的異味,被保存的好好的.就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

可是沒有哪個正常人的胸口上會插著一把匕首,而這把匕首深深地刺進心髒,旁邊全是結痂了的血液,凝固成厚厚的一層,看上去觸目驚心.

最後一次,這是最後一次這樣看她了.

蒼冥絕用濕布一點一點地擦拭著她的手.

"王爺,您也洗漱一下吧,這幾天您太累了."魅月端著熱水站在蒼冥絕的身後,不斷有汗水從她的手心里冒出來.

"放下吧."蒼冥絕很快道.

連同給他准備的一套白色的厚重冬服一同放在旁邊,給他准備的東西都是他平日里用的,魅月咬咬唇,很快便退了出去.

今日是冥王妃下葬的日子,蒼冥絕低調地在山上布置了一個下葬點,就連嘉成帝都沒有知會,秘密地准備了一批人馬抬著蕭長歌的尸身來到了山上.

院子里都是蒼冥絕的人,幾人都穿著白色的喪服,整齊地列在院子里.

房門被打開,蒼冥絕威嚴剛肅地從里面走出來,沉重的腳步聲重重地踏在雪地上,每一步都顯得十分沉重.原本臉色就冷漠如霜的他,此時變得更加陰冷,一雙劍眉緊皺著,薄唇緊抿,下巴上的胡渣沒有刮,顯得有幾分滄桑感.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殺氣,周身冷冽凌厲的氣場十足,仿佛從他的身邊走過,都會被那陣氣勢冰凍成冰雕.

眾人看著皆是一震,本來氣場就夠強大的他,如今看起來更加地強大了.

他的手里抱著蕭長歌,目空一切地看著底下的一行人.

"都准備好了嗎?"他聲音低沉沙啞,可是卻透著震懾萬里的氣勢.

"王爺,一切都准備就緒,可以出發了."離簫低聲道.

蒼冥絕深吸一口氣,低頭看了看懷里的蕭長歌,狠下心邁出了步子.

去山上的路程不短,蒼冥絕特意選的地方,那座山是蕭長歌生前最喜歡的一座山,他想,那個地方,她應該會喜歡.

馬車一路搖搖晃晃往城門口駛去,一輛低調的黑色馬車,後面跟著幾匹不起眼的馬,離簫,江朔和魅月在前面打頭陣.往山上去的路有些陡,他死死地抱著懷里的蕭長歌,不讓她受傷.

這是他如今,能夠保護她的一件事情了.

"江朔,你說王爺真的要將王妃火葬嗎?"山路已經走完了一半,魅月忍不住開口問道.

心不在焉騎馬的江朔一路上也在想這個問題,他搖了搖頭,面露難色:"我也不太清楚,王爺怎麼可能舍得把王妃火葬,可是這路也已經走上來了,不火葬的話,也不知道王爺的心里在想什麼."

"別瞎猜了,等會就知道."離簫淡淡道.

山上的空氣比城里來的更冷,枯草地上已經堆積了厚厚的一層冰雪,不斷地有白雪紛飛下來,冷冽的風吹在每個人的身上,讓人身冷的同時,心也更冷了.

在一個寬闊的平地上堆積了高高的干草,用干木架的很高,上面蓋上了一層帳篷,是為了防止風雪落到干木上,弄濕了干木.

蒼冥絕抱著蕭長歌從馬車上下來,面無表情地踩著旁邊木制的樓梯走上了干草架上,把蕭長歌慢慢地放到了上面.

"王爺,王妃她喜歡這里,她會安心地離開的,我們要相信王妃說的話,只要她沒忘記,就一定會回來的."離簫站在蒼冥絕的身邊低聲道,他知道蒼冥絕舍不得她,可是沒辦法.

"長歌她喜歡這里,可是這里不是她的家,如果她回去了,或許會舍不得回來."蒼冥絕下來,背對著上面,不敢去看.

知道他心里的苦,離簫低下頭捏了捏鼻梁,不知道該怎麼勸慰他.

都知道人死不能複生,王妃即使太厲害,她也不是神,死了的人又怎麼能活過來?一切都是他們在自欺欺人而已.

"點火吧!"蒼冥絕態度堅定地吩咐道.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火葬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隨風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