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六章 隨風飄揚  
   
第一百九十六章 隨風飄揚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六章隨風飄揚

兩旁的侍衛立即點了火把,明亮的火光瞬間映照在他們的臉上,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一直都背對著身子的蒼冥絕,猛地將手中的火把用力扔向了干草堆上.

大火一下子來勢洶洶,從干草堆里燃了起來.

"喂,蒼冥絕你干什麼?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太子不顧一切地從旁邊的一塊大石頭後面跑了出來,和他隨行的還有他身邊的侍衛.

從他跟著蒼冥絕上來的時候就發覺不對勁,他怎麼舍得將蕭長歌葬在這麼遠的地方,後來看到這個干草堆的時候他心里的那個想法越來越強烈,直到現在,才真正地證實了他的想法.

不敢置信的他呆滯地看著蒼冥絕,雙眼泛著危險的紅光,怒意沖天.

"就是你看到的這樣."蒼冥絕動動唇,懶得和他多說.

"長歌剛死,你就把她的尸體火葬,你想讓她尸骨無存,死了也沒有個容身之地嗎?你還口口聲聲地說愛她,你還假惺惺地說要陪著她嗎?"太子猛地一拳砸到他的臉上,獻血從他的嘴角滑落,"你不是人!你沒有資格站在這里!"

嘴角頓時泛青的蒼冥絕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慢慢地拂袖擦掉了嘴角的血漬,巋然不動地立在原地.

"趁我還沒有發火,趕緊滾."他聲音帶著從地獄來的凶狠霸道,沒有了蕭長歌,他不想對任何人客氣.

太子怒氣洶洶地站在他的對面,大風吹起了他的衣袍,在這個白雪紛飛的冬季顯得滄桑冷漠.他臉上不再是平日里溫和的笑意,反而變成了濃重的怒火,多年未見的戾氣一下子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為了蕭長歌,一個不屬于自己的女人,一個已經魂歸西天的女人.

"蒼冥絕,你要是不愛她了,你就早點放手,要是換作我在她的身邊保護她,她的結局就不會是這樣!歸根結底,就是你沒有保護好她,通通都是你的錯!"太子握著手里的劍,每說一句,蒼冥絕的心就被震撼一下,到最後差點有種要四分五裂的感覺.

他說的沒錯,確實是自己沒有保護好蕭長歌,全都是他的錯.可是他們之間的事情,太子這個外人有什麼權利來說?

"她生是我的王妃,死了還是我的王妃,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她都與你無關,也不會輪到你保護.太子,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長歌,她從來都不喜歡你."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這白雪紛飛的冬日顯得更加冰冷.

周圍的人看著這場一觸即發的對峙,心里不由得緊張起來.

原來不僅僅是蒼冥絕,太子竟然也臣服在冥王妃的石榴裙下.底下的人不斷地想著幾人的關系,原來外界傳聞的都是對的.

"你已經害了她這輩子,難道連她的下輩子你也想要害了?我絕對不讓你如願."太子厲聲說罷,整個人使出輕功,飛向了干草堆的那邊,身子一下子停留在上面.

火光映照得他有些難受,不過他還是准確地摸索到了蕭長歌的位置,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正想將她帶離干草堆之時,忽而,他的手背猛地一痛,雙手迅速地松開了她的手.

蒼冥絕用刀劃傷了他的手背.

"我說過,不准碰她!"如果他還敢放肆,蒼冥絕手里的那把刀一定不會輕易地放過他.

太子猛地縮回手,看著被他刺出來的那個血窟窿,痛楚慢慢地席卷而來,腳步平穩地落在了地上.

"蒼冥絕,這一刻你還承認她是你的王妃嗎?你這樣對待她的尸身,你就不怕遭天譴嗎?"太子一字一句地戳進他的心坎里,目光不屑地看著他.

掩飾住自己身上的顫抖,蒼冥絕面色不善地看著他,清楚道:"她永遠都只能是我的王妃,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話音剛落,太子的瞳孔急劇地收縮了兩下,不禁怒從心頭起.

"那就試試看."太子冷哼一聲,從背上拔出了長劍,一眨眼的功夫,長劍的光芒已經打向了蒼冥絕的方向.

"江朔,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出手?"魅月眼見不對,轉而問旁邊的江朔.

兩人在這里激戰也不好,雖然蒼冥絕的武功不在太子之下,但是低靡了這麼久,也不知道情緒會不會拖累了他,必要的時候,魅月還是拔刀准備上前.她已經弄丟了蕭長歌,一定會拼死保護蒼冥絕.

"太子怎麼會跟到這里來?"江朔皺眉自語,而後才道:"不要沖動,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

"這樣打下去也不行,會不會驚擾了王妃?就算離開,也不讓她痛痛快快地離開嗎?"魅月有些焦急地道.

"魅月,我知道你擔心,可是王爺和太子之間的事情也不是我們能插得上手的,我們先看看再說."江朔伸手握住魅月緊張微帶汗水的手指,將她纖細的指關節握在手里,緩解一下她的壓力.

那道光芒不知什麼時候被打落了,蒼冥絕緊握著手里的刀劍,目光冷冽地看著太子.

"噗"太子被自己的劍氣反噬,猛地吐出一口獻血來,長劍入地三分,他的身子借力在上面,整個人虛弱得臉色蒼白.

沒想到蒼冥絕的功力已經這麼強了,一招就能將他的劍氣打回,並且讓自己反噬,無論怎麼說,他的武功確實不如他.

但是……

蕭長歌的尸體,他不可能讓他就那樣火葬了!

"蒼冥絕,你根本沒有心,甯願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在你面前灰飛煙滅,也不肯罷手麼?"太子一字一句直戳蒼冥絕的心窩.

他心里的痛別人怎麼會知道,如果可以,他又何嘗想讓蕭長歌火葬?

"我有心與否與你何干?我的王妃也輪不到你管,要是不想死,就滾!"蒼冥絕收了劍,到底還是顧念兄弟之情沒有對他下手.

太子擦了擦嘴角流的血,撐著劍重新站了起來,目光如同鷹肇般地看著蒼冥絕,惡聲道:"只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讓長歌被你火化,你沒有心,我有!"

就算死,他也要帶走蕭長歌的尸體.

兩人持刀不下,他們身上總算還有共同點,那就是倔,認定了的事情就絕對不會改變.凌厲的刀鋒相對,沒有一人願意退讓,眼看著干草堆上的火馬上就要燒到蕭長歌的身上,太子雖急,卻又無可奈何.

神色焦急的魅月不想看著兩人這樣下去,揮開江朔的手,跑到了太子的身邊,廣闊的雪地上只有他們三人的身影.

"太子,魅月人微言輕,說的話或許沒什麼用,可是我確實要說,被火葬是王妃的心願,要不然有誰願意讓自己所愛的人灰飛煙滅,尸骨無存?所以,就請您看在王妃的面子上,不要再打擾王妃安歇了,讓她痛痛快快地走吧!"魅月說的聲淚俱下,哀泣的聲音似乎感染了太子,他如同木頭似的身子終于動了動,機械般地轉頭看著魅月.

看在蕭長歌的面子上?不要打擾?

太子身子後退了一步,喉嚨里一陣腥甜,他身子有些顫抖,這話是蕭長歌說的?確實也像,只有她這麼特別的人能說出這麼特別的話了.

"長歌,果真這樣說的?"太子皺著眉頭問道.

"千真萬確."魅月雙眼直視地看著太子,眼神清明一片,不敢有任何的欺騙.

話音剛落,只見太子冷笑了一聲,原來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一切事情早就安排好,卻沒有人告訴他.也罷也罷,逝者已逝,他的心再也裝不下任何東西了.

"今天,當做我從來沒有來過."太子冷冷地說罷,扭頭看向了蕭長歌的方向,低聲道,"長歌,我已經知道你的選擇了,從今以後,我都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說罷,仰天長笑一聲,拂了拂衣袖,再瀟灑不過地走向了出口.

空氣中的風又漸漸地吹拂著,夾雜著冰冷的雪花,落在每個人的身上,顯得冷漠而又冰涼.就像是浸在北極最寒冷的地方,身子被凍成冰塊.

火光依舊在蔓延,燒的噼啪作響,為這個沉靜的山增添了一種濃濃的幽寂之感.

太子走了,蒼冥絕卻沒有成功之後的喜悅感,沒有了蕭長歌,他覺得連笑都是一種奢侈.

"王爺,王妃……走了."魅月就在他的身邊,眼看著那陣火光迸發燒到了蕭長歌的身上,噼啪作響的火是罪惡之源.

蒼冥絕垂頭,目光看向了別處.他沒有那個勇氣去看,也不敢去看.

"魅月,你伺候了王妃這麼久,好好送送她吧!"僅此一句,再無他話.

漫天火光伴隨著輕微飄雪顯得尤其美麗,噼里啪啦的聲音不斷充斥在蒼冥絕的耳里,他努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心卻跳的更加厲害了.

過了不久,那火終于小了下來,身後沒有一點聲音,仿佛過了很久很久,有人在他的耳邊說道:"王爺,火已經滅了,是否要收骨灰?"

那一堆的干草被侵蝕得無影無蹤,疊高的干草瞬間落了下來,最後一點火光蕩然無存.

"收."蒼冥絕終于轉頭,看著那堆被侵蝕得渣都不剩的干草堆心里酸澀不堪,他慢慢地走近那堆干草,上面沒有任何的變化.

一行人立在干草堆的兩旁,離簫從馬車上拿出了一個瓷罐,上面雕刻著看不懂的花紋,蒼冥絕親手將蕭長歌的骨灰一點一點拾起,最後,在崖邊揚的一點不剩.

屬于他的蕭長歌永遠在他的心里,不屬于他的,是他這輩子都祈求不到的.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萬般疼痛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疊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