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谷中時光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谷中時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九十八章谷中時光

有點清高的秋莫白很不屑于收一個女娃做徒弟,更何況是一個上輩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壞事被雷劈到這里來的,有些沮喪的蕭長歌無奈地看著旁邊的明溪,這個看起來會比較好相處一點.

"不要看我,師父的話我向來不屑于聽,所以我插不上手."明溪傲嬌冷漠地看著蕭長歌,與他一貫清冷的形象很符合.

那上挑的眉眼看起來和方才的秋莫白相似,看來是相處久了連表情都有些一樣,蕭長歌搖搖頭,幫他倒了一杯水:"明溪師兄,你先坐,你也知道我剛醒過來,所以什麼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把這里的一些事情和我說說?"

明溪拿起茶杯將茶水一飲而盡,突然湊近了蕭長歌,英斂的眉緊擰著,像只小狗一樣聞著她的脖頸.

對于他的舉動蕭長歌正想發火,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猛地縮回了頭,裝作不經意地扇了扇鼻子:"你已經睡了一年,還不如先沐浴."

一句話瞬間將蕭長歌秒殺,愣怔地立在原地不能動彈,等她回過神時,只能看到他出門的背影.

睡了一年!沒洗澡?蕭長歌有些毛骨悚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身上,瘦弱的有些咯人,盡管現在的身材變成了自己想要的骨感,可是為什麼她的胸,她的C變成了A?

推開門走了出去,沒想到外面竟別有一番洞天,簡直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人間仙境.

寬闊的小院子里吊滿了藥材,左側擺放著一張用藤制成的小桌子,是用來喝茶的.

中間是個小橋,底下是流水,不過已經結冰了,再兩側就是擺放著曬草藥的藤框,剛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明溪正在一旁翻動著草藥.

站在小拱橋的正中間,就能將這個小院子看的一清二楚,房間不多,但是寬敞明亮,最左邊的房間應該是廚房,外面擺放著的石桌是用來吃飯的,另外幾間房間是用來居住的.

見到她走出來,明溪轉身進屋去拿了幾件暗色的衣裳出來丟給她,指著最右邊的房間道:"那邊是沐浴房,熱水在廚房,往下邊是洗衣用的."

胡亂地接過那把衣裳,蕭長歌放在眼前看了看,又比劃了兩下,竟然是她合身的!

"明溪師兄,這件衣裳應該不是特地為我准備的吧?"蕭長歌有些受寵若驚地問道.

這個山谷就他們師徒二人在住,也未曾見過有女子的身影,如今這衣裳卻又是她的尺寸,若是特意為她准備的,難免有些過意不去.

明溪目不斜視,專注地看藥材:"當然不是."頓了頓,補充道,"那是我五年前穿的."

五年前?蕭長歌悲痛欲絕地看著手里的衣裳,五年前的也就算了,竟然還是明溪穿過的,穿過的就算了,這款式布料花紋無一不是她所厭棄的.

"你不穿也行,就穿你身上的那件吧,雖然已經一年過去了,但是也沒有風吹日曬雨淋,也不會很舊,就是一年多沒洗,難免有些味道."明溪道,稍頓了一會,又補充,"那件也是我五年前穿的."

"其實我手上的這件挺好的,就不用勞煩去換了."蕭長歌說罷,迅速地鑽向了旁邊的廚房,取熱水.

這明溪雖是和秋莫白待在山谷里面多年的,可是心里的黑暗程度一點都不比京城中的人少.不過至少這種人沒有壞心眼,她也好安心地在這里待上幾天,過幾天一切都穩定之後,再去京城找蒼冥絕.

只是,不知道她換了一副容貌,又重生過來,蒼冥絕會不會不認識她了?會不會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一個怎麼能死了又複活呢?

山中的清泉清澈而又甘甜,倒在木桶里倒是別有一番風味,熱氣騰騰的感覺不斷地升起,空中的煙霧嫋嫋散開,在這個冬天顯得尤其溫暖.

不想那麼多了,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再隨機應變也不遲.

穿上衣裳,又裹上了大大的披風,隨便地紮了一個馬尾,粉黛不施的臉蛋白皙光滑,如同一個光滑的雞蛋一樣.即使是穿著暗色的衣裳,只要一看她的那張臉,就覺得驚為天人.

端著木盆里的衣裳出門,明溪依舊在整理著曬干的藥材,見蕭長歌出門,僅是回頭看了一眼,很快就面無表情地繼續手里的事情.

"靈芝,人參,黃芪,白茅根,菊花,薏苡仁,甘草……這些草藥都是你和秋醫仙上山采摘而來的嗎?"蕭長歌騰出一只手來拿起曬干的靈芝看了看,有些驚歎,"千年靈芝,這可是個寶貝,應該是很早之前就摘到了吧?"

待她將這個晾著的所有中草藥都說出來之後,明溪終于轉頭正眼看她一眼,似乎有驚訝她對草藥的認知.

"你懂得醫術?"明溪疑問道.

"略懂一些,不過我在醫術方面的造詣是很高的,一點就通."蕭長歌漫不經心地說著,不知不覺中也傲嬌了一把.

明溪僅僅是驚訝了一會,不過很快就收斂了方才驚歎的眉眼,眉眼柔順地看著藤框里面的草藥:"認得出有什麼用,望聞問切你會嗎?行醫救人你會嗎?"

在她來到這個時代之後,就從來沒有人鄙視過她的醫術,嘉成帝禦賜的絕世神醫稱號也不是蓋的.

不過蕭長歌還沒有打算透露出自己的身份,眼前的這兩人雖然救了她的身體,可是還不知道值不值得相信,還是小心為上.

"不說這個了,你快點告訴我一下有關于這個時代的事情,好讓我有個了解."蕭長歌很想知道現在離她逝世之後已經過了幾天.

院子里面安安靜靜的,明溪將一筐一筐的藥材收到了里面一個小房間里,開了門窗之後順勢坐在門框邊上,微微的白雪從天而降飄落在他的身上,看上去有些憂郁郁悶.

"現在是蒼葉嘉成三十一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明溪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的風雪,淡漠道.

嘉成三十一年,她被人謀害的那年正好是三十年,離事發已經過了一年了,按照這樣推算的話,那次閃電將她送到這里來的時間,正是她在蒼葉死亡的時間,原來一切發生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而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她自己可以在兩個時空里面來回穿梭.

"那京城里有發生什麼比較轟動的事情嗎?"蕭長歌挑眉問道.

比如說她的死訊.

她想要從明溪的嘴里看看蒼冥絕的反應,希望他不會因為自己逝世的事情而變得一蹶不振.

"有,不過事情過去很久,風波也漸漸平息下來,當初被嘉成帝封為絕世神醫的冥王妃一夜之間被人殺害,聽聞冥王找了一年多都沒有找到凶手,因為那件事相關的人全部被殺了."

明溪看著窗外,不知道為什麼眼神竟然浮現出一絲淺淺的不愉快,可是那種眼神很快就煙消云散.

蕭長歌心頭一震,雙手死死地扣著掌心,直到指關節發青卻也全然不知,她全身上下只有大腦在轉動.

事情過去了一年,蒼冥絕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謀殺她的人的念頭,即使知道人海茫茫很難找到,他還是堅持了一年.蕭長歌十分了解他,他想要做的事情,非死不會罷休.

"喂,你怎麼了?"明溪伸手戳了戳她的手臂,見她愣怔仿佛置身于另外一個世界當中,不知道怎麼回事.

"沒什麼."蕭長歌回過神,捋捋自己的頭發,心里頭卻十分酸澀.

"你認識冥王妃?"明溪皺眉問道.

看她這副樣子,若不是和冥王妃相識,也不會這種反應,仿佛和她相關,卻又不敢去了解.

該怎麼回答?蕭長歌正愁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外面就傳來一聲粗礫的男聲猛喝道:"明溪!也不看看時辰,都幾點了還不去做飯?想要餓死老子啊?"

院子底下的拱橋處正站著一個胡子發白的人影,他的腰間別著兩壺雕刻著青花的罐子,凶神惡煞,吹胡子瞪眼地看著上面的明溪和蕭長歌,說完之後,很快就進了廚房.

"走吧,做飯去."明溪拍拍雙手,打掉上面沾著的冰冷雪水,下樓走到廚房.

廚房的面積不大,食材卻是擺放得樣樣整齊,一眼望去全是山間美味,不過冬天出沒的動物不多,野菜也不多,不比夏天的時候,光是野味就吃到足.

"師父,是否有狩獵回來?是否有摘野菜回來?"明溪卷起袖管,一手握著菜刀,眼神無奈地看著在一邊保存著青瓷壺的秋莫白.

"沒有沒有,別嘮叨了,將就著做吧,要不然這個女娃來了,就讓這個女娃做飯吧,反正這都是女人做的事情."秋莫白又從鍋里面拿出了香酒出來,一面喝著,一面看著蕭長歌,"女娃,你叫什麼名字?"

這老頭還真是不拘小節,是個性情豪爽之人,可是問及蕭長歌名字之事,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若是將事實真相都說出來,他們未必會信.

"我不記得,醒來之後腦袋空無一物."蕭長歌攤攤手,無奈道.

"連自己是誰都忘了?看來那道雷還真不是一般地厲害!不如這樣,就叫你小花吧!女孩子叫這個名字,好聽!是不是,明溪?"老頭子對自己取得名字還是頗為得意,捋了捋胡子看向了明溪.

豈料明溪目不斜視地看向了一邊,懶得回答,轉身走進了廚房里面.

十分明顯的一種不屑表現行為,秋莫白看著自己的這個徒弟怒從心頭起.

可是沒辦法,秋莫白似乎已經習慣了他這種盛氣凌人的樣子,總覺得他的身上有種不可磨滅的銳氣.

上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疊谷醫仙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緣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