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章推心置腹  
   
第二百章推心置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章推心置腹

重逢的喜悅讓兩人高興,明溪也有些許安慰之感,畢竟秋莫白是自己的師父,這麼多年都沒有見他提起自己的親人,如今終于重逢,他也挺高興的.

"師父,我再去炒兩個菜,你們祖孫倆好好地喝一杯."明溪抄起旁邊的圍裙已經走到了廚房.

"長歌,這麼多年外公都沒有去找你,你是不是生外公的氣?其實我也想去看看你,看看你娘,可是我放不下臉面啊!"秋莫白第一次說出自己的心里話,這麼多年了,他從來不敢正視這個問題.

在自己的印象里從來沒有外公這個詞,也許是太過生疏,現在了解也沒有太大的感觸,僅僅只是在孤單寂寞的時候找到了親人,只是一種安慰感.

"我娘她從來沒有怪過你,她一直說你是天底下最厲害的父親,直到離開的那一天,她都沒有忘記你."只是從來沒有在我的面前提及過你而已,這些蕭長歌並沒有說.

秋莫白還真是挺高興的,第一次從別人的嘴里聽出自己女兒對自己的評價,每當以後想起來的時候,心里都會有種特別的感覺.

"曼兒她果真這樣說麼?她說我是天底下最厲害的父親,可是……我覺得我是天底下最差勁的父親,不僅沒有支持她,而且一直沒有和她見面,直到她離開……"

秋莫白深深地懺悔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拿起手里的酒杯,一杯一杯地灌進去.

看著秋莫白傷慟的神情,蕭長歌有些後悔自己說了這麼多,沒有什麼比提起往事還更加痛苦.

"是,外公,我們不說那麼多了,我娘她的仇已經報了,傷害過我娘的人,都已經死了."蕭長歌提及此事,雙眼微眯,只要想起蕭家人被斬立決的那一刻,她的心頭才會有些快感.

秋莫白雙眼圓睜,緩緩地放下了酒杯,沉聲道:"是哪些人傷害了曼兒?"

蕭長歌冷哼一聲,面色漸漸地陰冷下來:"不過是蕭家的人,嫁進蕭家以後,我娘她就沒有過過一天安生日子,現在蕭家的人全都死了,我娘她在天之靈也安息了."

想來嫁給蕭家日子也不是好過的,畢竟是皇親國戚,官職頗大,要守的規矩禮儀很多,再加上一大群的妻妾在側,女人總有容顏衰老的一天,又怎能一直保持寵愛?

"別說你娘了,說說你吧,那你的身份就是冥王妃蕭長歌?"秋莫白有些驚悚地看著眼前的人,簡直不可思議.

蕭長歌點點頭,毫不介意地將事情和盤托出:"我是長歌,事情發生的太不可思議,說出來也許你不會相信,你也聽過一年前冥王妃被火燒死在京城外的一間茅屋的事吧?"

秋莫白連連點頭:"聽過,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可是我偷偷地出山谷見過你,你,你並不是這副容貌啊!"

"這正是我要說的,那個是蕭長歌,而現在的我,才是真的我,總而言之,我並不是這里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靈魂可以隨意穿梭在兩個肉體之間,那個肉體死了,便到了這個肉體里來."蕭長歌攤攤手,突然,一個碟子扣在桌子上的聲音傳來,一抬頭,只見明溪頗有幾分不悅地立在她的面前.

"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的話?你的長相和冥王妃根本不一樣,不過幾套說辭就欺騙了師父,我可不會相信你."明溪語言不善地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方才還好好的,現在就變臉了.

對于他的不善,蕭長歌不想多說什麼,清者自清,她目光同樣冷冷地斜昵著他,不再是剛開始時友善的樣子,兩人鋒芒漸露.

"明溪,你不要胡說,我相信長歌,我心里的感覺就是這樣,我編策的那本書除了曼兒沒人看過."秋莫白目光盯著桌面上的酒杯,怒斥道.

"師父,你莫要被親情沖昏了頭."明溪言辭有些激厲地說道.

"別說了,長歌,那你和冥王的感情好嗎?他們皇家的男子沒一個好人,如果不好,你就不要回去了,待在這里陪著外公可好?"秋莫白沒有了和明溪說話的凌厲感,反而有種淡淡的傷感.

蕭長歌原就不打算理會明溪的激厲言辭,是是非非,日久便會見分曉,沒有必要急于一時.

"他對我很好,我想在這里待幾天就出去找他,可是我這副容貌,已經不是以前的蕭長歌了,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記得我."蕭長歌的聲音漸漸低沉下來,這個問題就是困擾了她每個夜晚久不能寐的事.

說起這事,秋莫白猛地拍了拍桌子,怒聲道:"那個臭小子,對你好也就算了,要是對你不好,我就撕了他的皮!"

原來這個就是有親人,有人疼愛,有人永遠在自己身後當做後盾的感覺,是這樣溫暖,親切.

"不會,他真的對我很好."蕭長歌只要一想到蒼冥絕,心里滿滿的都是酸澀感.

雖然他有時候霸道,對她的占有欲強,說一不二,但是他給她的愛是無與倫比的,她永遠忘不了和他在一起的那種感覺,說不上來的溫馨.

"那就好,姑娘長大了,總是要嫁出去的,雖然我不知道冥王的品德如何,但是對外界的傳言也略有耳聞,上次和你在大街上面義診的事情辦的好,京城中的老百姓已經很久沒有接受過義診了,而藥物又比油價還貴,總不能讓老百姓一直吃貴藥,看貴病吧."秋莫白雖然身處深山之中,但是每月都會有三四天的時間下山.

一來是為了買賣采摘回來的藥材,帶點柴米油鹽回來,二來也是為了在京城中探聽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在深山老林里面待著,總不能和外面脫軌了.

蕭長歌笑了笑,那次義診其實並不僅僅是為了京城中的老百姓,而是……她和秋莫白說秀恩愛三個字他也理解不了,還是不說了.

"確實如此,百姓要是過得不好,手里沒有銀票,社會治安就會紊亂,這可是件會危機國家安全的大事."蕭長歌輕點著桌子,木制花紋看上去有些眼花繚亂.

秋莫白的眼里閃過一絲的錯愕,沒想到蕭長歌竟然有這樣的學識和胸懷,著實不簡單.

"現在國家還算安定,鄰國沒有斗爭,蒼葉內亂問題也沒有出現,比起其他的國家來說,我們算是好的."秋莫白捋了捋胡子,做出沉思狀,"要不這樣,你回去的事情也不急,先在山里住下再說,過幾日下山時,我再讓明溪打聽一下消息."

這樣也好,既不會太急躁,也能讓自己有個准備,到底該以怎麼樣的方式見到蒼冥絕.

"好,那就這樣."蕭長歌點點頭,原本還雜亂的心里頓時變得清明起來.

知道了下一步怎麼做之後,最重要的就是准備,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蕭長歌也沒有打算計劃什麼,就直搗黃龍,殺進蒼冥絕的府邸.還是制造偶遇,哭訴這些日子以來的不能相見.

又是"砰"一聲扣盤的聲音,明溪很不客氣地將菜盤子放在木桌上面,他斜著身子單手撐著桌子,面無表情地道:"在此之前,我想和你比試一場醫術,若是你贏我,我就下山幫你探聽消息,若是你輸了,我即使下山也不會幫你打聽消息.如何?"

他高傲細長的眉眼顯得有些冷漠,面對如此挑釁的他,蕭長歌根本不放在眼里,轉過頭冷笑了一聲:"為什麼要和你進行這無謂的比試?即使沒有你,我自己也能下山,根本不需要你!"

頗有魄力的聲音傳進明溪的耳里,讓他更加有了想要和蕭長歌一較高下的想法,他知道她會醫術,並且能不聞不問也能知道草藥的作用和運用.即使是在沉睡了一年的情況下,她也能對外面的政事了如指掌,如此之人,必定不是個等閑之輩.

不過聽到這里,秋莫白的雙眼倒是亮了起來,身子猛地站了起來,撫手拍掌:"這是個好主意,不過明溪,就算長歌輸了,你也應該下山幫她探聽消息,這樣我就可以知道長歌身上的醫術造詣,好將我的生平絕學都傳給你們!"

有了後人的秋莫白高興的不知東西,自己的親人能夠繼承自己的衣缽是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他轉身望著亭子下面的小拱橋,眼睛里一陣發光.

"到底誰才是你的徒弟?"明溪看著高興的左右不分的秋莫白,冷漠地喃喃著.

不過很快,他就將這件事情置之腦後,轉身坐下喝起酒來,他從小就跟著秋莫白學習醫術,或多或少都會跟著他喝點小酒,到最後竟然練得酒量不錯.

一口接著一口的悶酒下肚,一旁的秋莫白沒有說什麼,觀賞完外面的微雪美景,複又重新坐下,幾人樂呵呵地談天說地一番.

有人歡喜有人愁,京城的雪已經停了,和山谷中的姿態完全不一樣,京城的雪緊湊又來勢洶洶,哪及山谷中的微雪溫柔.

冥王府里的一邊高樓欄杆上,立著身著黑色貂毛披風,身材挺拔高挑的蒼冥絕,每每夜晚降臨,他都能想起在雪景里面和他一起共度冬日的蕭長歌.

如今,這已經是第二個冬天了,本來可以在這個冬天讓蕭長歌穿上自己親手為她打的狐狸毛……

"王爺……外面風大,請您快快進屋吧,奴婢聽說您最近有些小風寒……"一個嬌小玲瓏,聲音清脆的小丫鬟走上前來,可是,還沒有走到亭子里,就被蒼冥絕一聲厲斥.

"滾出去!誰准你上來的?"蒼冥絕語言清冷,十分嚴肅.

那個小丫鬟被他的聲音嚇得猛地後退著,淚眼花花的,身子一抖,看來這次是沒有希望了,便立即就要退下去.

"等等,"蒼冥絕突然道,"你是哪里伺候的,叫什麼名字?"

小丫鬟雙眼頓時一亮,瞬間興奮地抬起頭來,這是有希望了?冥王問及自己的名字,真是受寵若驚,該不會她要飛上枝頭了吧?

興奮地合不攏嘴的丫鬟立即道:"奴婢玉春,是北院的打掃丫鬟!"

"好,明日去領了月銀,不用再在府里待下去了."蒼冥絕冷冷說罷,命令的語氣一時消散在風中,只留下一個嚴肅冷傲的背影.

怎麼會這樣?自從王妃離開以後,王爺就再也沒有和任何的女子接觸過,她還以為……原來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上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緣關系     下篇:第二百零一章 懸崖峭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