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一章 懸崖峭壁  
   
第二百零一章 懸崖峭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一章懸崖峭壁

山谷中的清晨尤其美麗,淡淡的薄霧不斷地飄散在空中,帶著冬日特有的冰冷的風情,在這個時候顯得有種別樣的風情.

"起床了!"明溪放下自己身上的背簍,用力地拍打著蕭長歌的房門.

他已經准備好了,正要和秋莫白進山,昨天夜里秋莫白就已經制訂了一套的醫術比賽出來,為的就是讓蕭長歌能贏,上面的內容沒有一個是他擅長的.不過,他是不會按照比賽內容上面來進行的,他偏偏要特立獨行.

"這才幾更天,怎麼了?"蕭長歌披著披風,凌亂的發型也沒有整理,毛燥地倚在門框邊上,睡眼惺忪地看著明溪.

見到她這副樣子,明溪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竟然不自覺地心跳加速起來,為什麼他每次看到她的時候,都有不同的心情?

"今天我們要上山采摘藥材,這也是比賽的內容之一,兩個時辰之後回到這里,看看誰采摘的藥材罕見,數量多,獲勝者就是誰."明溪看了看時辰,不忘提醒道,"時間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有一刻鍾的時間收拾自己."

愣怔了三秒的蕭長歌雙眼突然明亮起來,腦袋也清醒了,擰著粉黛不施的秀眉:"我有答應你要比賽嗎?"

"看你自己了."明溪坐在外面的木制欄杆上,旁邊就是自己的背簍,里面空空如也.

他倒是閑情逸致,不過蕭長歌卻萬般無奈,算了,既然要和自己比醫術,這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在山谷里面也無聊,就和他玩玩.

隨意地紮了一個馬尾換上那件暗色的衣裳之後便隨著明溪上山了,秋莫白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悠閑自在地喝著茶水,看著兩人一前一後地上了山,有種兒女初長成的感覺.

上山的路程比較遠,再加上冬天大雪冰封,所以路途有些難行,路都被大雪凝結,腳踩上去有些濕滑.蕭長歌艱難地跟在明溪的後面,慢慢地走到了里面的山中.

"好了,從這里開始,我們分工行動,兩個時辰之後在這里等對方,如果一方在一刻鍾的時間內沒有到,那另外一個人就可以率先返回山谷,並且不比先贏,是否同意?"明溪面色嚴肅頗冷地看著蕭長歌,若是她不同意,他也沒有打算詢問她的意見.

"好,就這樣定吧."蕭長歌攤攤手,無所謂地說著.

說罷,她人已經先行走上山的路,

留給明溪一個孤零零的背影.

上山的路有些艱難,不過對于蕭長歌來說,這不過是種特殊的走路方式而已.山中的風景還算美麗,白雪在這里就可以捕捉到大自然的影子,看起來只有它們才是實實在在的大自然縮影.

一棵已經干枯的大榕樹木訥地杵在蕭長歌的面前,她繞過之後很快進了第二重的山林,旁邊的夾縫中偶爾會有幾株的草藥,不過這也是生長在冬天里比較普通的一種草藥,偶爾幾棵也不能用來充數.

在冬季開花使用的藥材一般都是用的花蕊,蕭長歌在腦海中想了想,冬季開花的藥材似乎不多,唯有幾種.就是款冬花,番紅花,天山雪蓮等等的藥材,可是即使是生長在冬天里的,卻還是一樣地難找.

接連著走了很遠的山谷,都沒有見到哪幾種藥材,蕭長歌不死心地想要繼續走下去,突然,眼尖地發現旁邊開闊的山崖出有一朵白白的花瓣露了出來,在石頭的夾縫中間生長出來,把看外形是很像天山雪蓮的,可是又不是.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還是決定跳下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天山雪蓮,那她死而無憾了.畢竟這麼個稀世珍寶,她還真的沒有辦法一下子采摘到.

在這個時候,蕭長歌的心有些微微亂跳著,她身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崖邊,看起來雖然是很不起眼的一朵剛剛開始想露頭角的雪蓮,蕭長歌沒有客氣,要是能得到這個,在今天的比賽中,她就能贏.

對于她來說,只要她采摘到了天山雪蓮,明溪對她的態度就會不一樣.

漸漸地將手伸到山崖邊的地方,眼看著就要摘到那多天山雪蓮,可是還差一點,只要能夠碰見全身,就算是得到了醫藥.

"啊!"蕭長歌腳下突然一滑,因為大雪而結了冰塊的地面非常順滑,她雙手死死地扣住冰塊兩邊的地面,可是卻徒勞無功,整個人如同坐滑滑梯似的滑了下去.

下面就是萬丈深淵,若是滑了下去,蕭長歌知道後果是什麼,定會粉身碎骨.

她已經死過一次了,這一次,不知道上天又要讓她怎麼死.

"砰"人影落入地面的聲音響起,蕭長歌整個身子掉到了一個冷冰冰的地面,就像是散架了似的,尤其是率先落地的屁股,此時已經沒有了支撐的能力.

這里是什麼地方?她怎麼這麼衰?采摘一個天山雪蓮都能變成這樣?

休息了一會,她漸漸地站起來摸著旁邊的石壁,才隱隱有些了解這里的地形.這里應該是山崖凸出來的一塊,因為面積不大,所以很難被人看見.蕭長歌很慶幸方才自己站的是這個位置,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只是在這里,根本不會有人發現自己,就算是明溪發現了她沒有回去,出來尋找她的時候,未必能看到這個凸出來的石塊.若是自己爬上去的話,蕭長歌看著旁邊的石頭,凹凸不平地往上生長著,一看就是有人踩過上去的痕跡.

采摘完了藥材,走過自己熟悉的道路,明溪很快就來到了兩人約定好的那個地方,可是蕭長歌卻不在,他心底冷笑了一聲,到底是個毛頭女娃,怎麼能這麼快就采摘完所有的藥材呢?

等了快一刻鍾,明溪終于有些不耐煩,起身在原地踏步:"怎麼還不回來?"

低低呢喃了一會,終于還是忍不住起身走了出去,往蕭長歌方才采摘藥材的方向走去.

這里他熟悉,可是蕭長歌卻不熟悉,山谷陡峭,地勢不平也是有的,早知道就不應該將她一個人丟下,兩人走同一條路采摘藥材也是一樣的.

"小花!你在哪里?小花!"明溪順著地面上走過腳印的位置一路走了過去,邊走邊叫著她的名字.

他心里頓時毛骨悚然的,竟然有種害怕的感覺,為什麼他總覺得小花是出了什麼事.

突然,他快步跑到了前面的一處山崖邊上,伸手摸著地方方才被蕭長歌抓出來的兩道印子,小花該不會摔了下去吧?

害怕的感覺不斷地湧上他的心頭,他看著下面無底的深淵,大叫:"小花,你在下面嗎?小花?"

另外一種山谷里面的回音也跟著他喊,很快就停止了.

山谷空無一人,沉寂得只有風聲呼嘯而過的感覺.

"小花!"明溪又喊了一聲,這次山崖下傳來一聲緊張吃力的回應聲.

"我在下面,我不小心掉下去了."蕭長歌正在扶著旁邊凹凸不平生長起來的岩石攀爬,已經快要爬到頂了.

果不其然,這里的山谷是層層的疊谷,每一個地方都會有意想不到的危險,危險之中又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讓你在面對死神時,還能安然無恙地回頭.

"小花,你下面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要想辦法下去救你."明溪趴在山崖的邊上,露出一個腦袋看著懸崖,也只能看到里面凸出來石頭的一半,連全貌都看不見.

蕭長歌一面攀附著石頭,吃力地往上爬,一面道:"不用想辦法救我了,我已經快上來了."

明溪瞬間怔住,立即站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周圍,除了風雪依舊在飄,並沒有其他的變化.

可是,旁邊的山崖一角,此時卻伸出一只纖細卻又流血的手,那只手堅毅地放在石頭上面,不一會,一顆熟悉的腦袋便從山崖下面探出頭來.蕭長歌整個人奇跡般地出現在明溪的眼前,左眉的上面有一道被石頭剌傷的淺色血跡,手上是握著石頭殘留下來的血跡.

"你怎麼會掉到山崖下面?"明溪擰著眉頭擔憂地問道,這里的山崖高度極高,摔下去必死無疑,今天縱然是她幸運,摔在了石塊上,下次若是再不小心,摔的可不僅僅是石塊了.

"看看這個."蕭長歌獻寶似的從身後的藤框里拿出了一根白色的天山雪蓮,放在明溪的面前晃了晃,"就是為了它,這個罕見的寶貝."

明溪被她氣的暈頭轉向,為了一個破藥材,竟然願意舍棄自己的生命,生命至高無上,沒有什麼能等值相換.

雖然她沒出什麼事,但是明溪只要一想起來,就後怕.秋莫白才剛剛找到了外孫女,他真的不希望再次天人相隔.

"明溪,你怎麼了?"蕭長歌不解地追了上去.

"沒怎麼."明溪又變得很冷漠,除了該說的話,他不會多說任何的話.

下山的路一路順通的多了,沒有上來時那麼艱辛,蕭長歌跟在明溪身後下山,他走的很快,一路不曾回過頭.

來到住的地方,秋莫白依舊是方才那個姿勢躺在椅子上喝酒,身上蓋著一件狐狸毛制的毯子,高端大氣.

"回來了."他淡淡開口,起身轉頭看了看兩人,見到蕭長歌時頗有幾分錯愕,"小花,你的臉怎麼受傷了?"

上篇:第二百章推心置腹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醫術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