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二章醫術比試  
   
第二百零二章醫術比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二章醫術比試

她的左眉方才被石頭剌了一道疤,上面清晰可見的一道紅痕,秋莫白放下手里的酒杯,按著蕭長歌坐了下去.

"別動,我幫你上藥."秋莫白轉頭看向一邊的明溪,他正從里面拿著藥膏出來.

"上點藥,不然會留疤的."明溪擰開了藥膏的盒子,這個藥膏是純天然的草藥煉制而成,又加入了很多的名貴中草藥,祛疤快.

沾了一點在手指上,明溪又從旁邊的桌子上拿出了一張沾了水的手帕,放在蕭長歌的左眉上面擦拭了乾淨,隨即很快又用藥膏塗了上去.

"你這小子,平時看你拿藥給我都沒有那麼積極,這下倒是搶起我的活來了!"秋莫白不滿地嘟喃著,好不容易自己想盡一盡做外公的職責,卻被自己的徒弟搶走了功勞.

上完了藥,蕭長歌只覺得自己的眉骨上清涼一片,沒有了之前的火辣辣的感覺,看來這個藥是個神品啊!

"感覺如何?"秋莫白盯著她額頭上面一片厚重的透明白色藥膏,問道.

"好多了."蕭長歌聞了聞自己左眉上的味道,上面的味道很熟悉,"這個藥膏應該是用當歸,蘇木,皂刺,紅花,透骨草,穿山甲,薄荷腦等藥材混合而成,另外又加入了蛋清制成的,所以有種雞蛋的淡淡腥味,又有草藥的清淡甜性."

此話一出,秋莫白和明溪都大為震驚,沒想到她竟然能透過左眉上面的藥膏聞出藥膏是用什麼制成的,由此看來,她對醫術的造詣並不低.

"小花,你之前有學過醫術嗎?是拜在哪個高師名下學習的?"秋莫白突然間對蕭長歌學習的醫術特別感興趣,若不是學習多年,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敏感的鼻子?

蕭長歌笑了笑:"我之前並未拜在任何師父門下,不過我素日喜愛研究古籍醫書,所以學的比較認真罷了."

聽得她這樣說,秋莫白臉上的驚訝之色更深了,也是,秋曼蘿雖然會醫術,可是她走的早,除了那本五毒密傳之外沒有教會她任何東西,這些學習醫術之事,當然是靠自己來悟.若真如此,她的醫學悟性必是極高的.

秋莫白的臉上又驚又喜:"小花啊!若真是如此,外公必定將畢生所學全部教與你."

聽他這麼一說,語氣里有些更看重蕭長歌的想法,一旁跟著他學習了這麼多年的明溪有些不高興,冷哼一聲:"醫術比賽贏得了我再說,師父,我們開始吧."

比賽的題目是秋莫白早就制定好的,因為擔心蕭長歌的醫術不太精湛,所以題目都是十分簡單的,對于明溪來說都是他早就練過無數遍的題目,很是熟悉.

"好,那就開始吧!"秋莫白從躺椅上面站了起來,順手拍了拍蕭長歌的肩膀,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小花啊!明溪跟我學習多年,醫術自然在你之上,不過沒關系,等會比賽的時候我會尋個他的錯處將他逐出比賽的,放心放心."

"外公,真的不用."蕭長歌臉上有著無奈的笑,她也很久沒有操刀做手術了,不知道是否生疏了.

面對兩人的竊竊私語,明溪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跟著秋莫白那麼多年,只要他挑挑眉,明溪就知道他想做些什麼.

他明溪雖然醫術不如秋莫白,但是學習了這麼久,也快要出師了,就蕭長歌那種三腳貓功夫,完全不在話下.

"由于在這里沒有病人可以做實驗,那就由我出幾道題目,你們只需要將治療方法寫在紙上就行了."秋莫白從書房里面拿出幾張白紙和兩只毛筆分別遞給兩人.

明溪信誓旦旦地看了蕭長歌一眼,自信地在宣紙上落下一點.

"第一道題目,你們寫下風寒高熱的治療方法."秋莫白閉著眼睛道.

再次睜開眼睛時,卻見兩人都沒有動筆,目光無奈地看著自己,他清清嗓子:"確實有點太過簡單了,那我換一題.都說癆病難治,那麼得了癆病應該怎麼治療."

癆病?蕭長歌腦袋里飛速地轉過癆病這個詞,這應該就是現代所說的肺結核了.

肺結核是一種慢性傳染病,大多數都是由呼吸道感染肺部引起的,治療肺結核疾病一定要及時,這病是屬肺陰虛而虛熱陰傷.

蕭長歌一一在宣紙上面寫下四種治療的方法.

第一種是肺陰虧損型,治宜養陰潤肺.藥材配方為:沙參,麥冬,天冬,生地,百部,白及,山藥,云苓,川貝,菊花,阿膠,三七.

第二種是陰虛火旺型,治宜滋陰降火.藥材配方為:龜板,阿膠,冬蟲夏草,胡黃連,銀柴胡,百合,生地,麥冬,桔梗,貝母,當歸,青蒿,知母.

還有幾種也一一列在紙上,當她寫完時抬頭,旁邊的明溪早已經停了筆,眉眼微挑地看著她,而一邊的秋莫白興致勃勃地伸長脖子看她在上面寫寫畫畫.

"都說喘症難治,你們就寫寫得了喘症應該如何治療吧!"秋莫白捋捋發白的胡子,喘症這個病狀他還沒有同明溪說過,不過以他對醫術的參透力,應該早就已經知道了.

喘症應該就是哮喘了,蕭長歌想了想,在紙上寫下:取石葦和冰糖,將二者加入水3碗先煎,煎成一碗半後去渣留汁,趁熱加入冰糖溶解溫服.其二:用黨參,古桃仁,生姜,用兩碗水煎成一碗半,每日服用.

寫完之後,她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答案,她在學校里的時候都有學過,在古代的醫書古籍上面也有看過不少此類的症狀,所以根本不用想就能寫的出來.

"都寫完了的話,我這里有兩只身體各個方面不同程度受傷的狐狸,你們拿去看看該怎麼醫治,治療得好又快的人就獲勝."秋莫白的腳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兩只通體雪白的狐狸,可是它們的腳上和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他看了看又道,"長歌,你先來選一只吧!"

兩只狐狸身上的情況有些不同,不過外傷都是蕭長歌十分拿手的,只是苦于她的醫藥箱沒有帶來,否則里面的用品就可以很快地將狐狸的傷治好.

"師兄,還是你先去選吧!"蕭長歌指著狐狸道.

"你先去吧,我挑什麼都無所謂."明溪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平靜地站在一邊.

蕭長歌見狀,也不想再推辭,迅速利落地走到了秋莫白的面前,看著黑色的鐵籠子里面關著的兩只通體雪白的狐狸,兩只狐狸上面都沾滿了斑駁的血跡.她頗有些憐惜地看著兩只狐狸,想著治好了一定要將它們給放生.

伸手不自覺地就撈了一只受傷比較嚴重的那只,是個肚子上中了一箭的狐狸,它已經奄奄一息,只有微弱的呼吸在側.

"小花,這個狐狸受傷較重,還是留給明溪吧."秋莫白在她的耳邊低聲提醒道.

這兩只狐狸都是他在山谷里面撿來的,蕭長歌手里抓著的是被獵戶打傷的,而留下來的那只是狐狸自己摔傷的,相對于箭傷來說,另外一只會比較好治點.

"不用,我有信心."蕭長歌擺擺手,示意秋莫白不再說,轉身對立在一邊看戲的明溪道,"去拿吧!"

"若是沒有醫術,就不要逞能,雖然是只狐狸,但也是有生命有靈性的,要是因此白白傷害了一條命,就不好了."明溪經過蕭長歌身邊時冷冷說道.

對于一個大夫來說,這是莫大的羞辱,即使蕭長歌並不把明溪的話放在耳里,可是聽起來還是會有些不舒服.

"明溪,小花至少也是皇上親封的絕世神醫,在醫術上,自然也有過人之處,你還是不要妄自評論了."秋莫白聲音低沉粗曠地說道.

關在籠子里的狐狸委屈地趴著一動不動,明溪粗魯地伸手將它抓了出來,連看也不看蕭長歌:"絕世神醫是真的還是假的,一較便知."

原就不是什麼好性情的人,面對明溪如此公開的挑釁,蕭長歌側倚著身子面色冷漠地看著他:"確實,醫術才是最好的見證."

雙眼清明又帶著點點露水的狐狸仿佛是哭過一般讓人心疼,它有些難過地蹭著墊在它屁股底下的毛毯,殷紅的血跡蹭的毛毯上面都是.蕭長歌心疼地看著插在它肚子上的那支短箭,心里琢磨著該如何下手.

藥是早先就備好的了,只等著蕭長歌來操刀,秋莫白還算細心,將該用的藥都拿了出來,也配好了量,蕭長歌看了看工具,除了一些剪刀和紗布之外,什麼都沒有.

一場手術也不能進行.

"趕緊開始吧,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旁的明溪已經在為狐狸消毒了,偶然轉眼看向了蕭長歌,以為她是在沉思,提醒道.

"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蕭長歌頭也不回地應道,還是從廚房里拿出了一雙銀制筷子,事先消毒過之後,才放在旁邊備用.

想了想,等會拔箭的時候還是需要縫針,這里既沒有羊腸線也沒有青黴素,蕭長歌便去房間尋了一根簡易的針和絲線,消毒之後放在旁邊備用.

秋莫白有些詫異地看著蕭長歌奇怪的舉動,不過沒有說什麼,筷子能用來治病他還是第一次見,而那根針的用處他更是不明白.

現在沒有麻沸散,蕭長歌害怕拔箭的時候狐狸會痛的暈倒,或者會失血過多休克,她先把狐狸喂下止血藥後再用生姜吊住狐狸的精神,以免狀況突發.

一旁的明溪正在處理擦傷,雖然狐狸現在還不能站起來,但是走路也是遲早的事情.而蕭長歌的的那只狐狸,能不能站起來都是個問題.

"小花,你在干什麼?趕緊開始吧!"那一柱香已經燃燒了三分之一,見蕭長歌沒有動作的秋莫白不禁催促道.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 懸崖峭壁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贏得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