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四章 不可觸及  
   
第二百零四章 不可觸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四章不可觸及

她的雙眸凌厲地看著蒼冥絕,那股堅韌的倔強從她的眼神中散發出來,即使是在黑夜中也顯得熠熠生輝,這種眼神像極了一個人,那個人的名字讓蒼冥絕不敢提及.

"是我找你,我只是想看看讓外界聞風喪膽的冥王到底是怎樣地陰狠毒辣,原來,也不過如此."女子嘴角邊都是傷口,說起話來艱難萬分,就連喉嚨里面也受了傷,聲音空洞沙啞.

蒼冥絕目光鷹蟄深沉,直勾勾地盯著她,只要他目光微動,眼前的這個女人便小命不保.

不過,他倒是想看看她讓自己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知道你深愛著冥王妃,只是被你的仇人謀殺了,是吧?"那女子這句話直戳蒼冥絕心窩,觸犯到他的底線.

"你沒有資格提到她,你只是個俘虜,若是不願意將你手底下的人歸順于我,就死."蒼冥絕眼底掀起一股嗜血的光芒,微冷的氣息傳到每個人的身上,讓人不由得一顫.

只可惜,那女子根本不理會他的話,依舊目不斜視地看著他:"我的人不會歸順于任何人,他們有自己一片天地,不過你若是願意放了我們,我可以幫你查出冥王妃所在的下落.其實,她並沒有死."

心知肚明的蒼冥絕根本沒有戳穿她的謊言,順著她的藤往下走:"若是她沒有死,你覺得會在哪里呢?"

"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幫你找出冥王妃的下落,現在我不能告訴你,我要見到我的人平安出城之後,再告訴你."那女子見到一點點希望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機會,這是唯一能讓自己的隊伍活命的選擇了.

從蒼冥絕帶人進入塢城的那一刻起,誓在收服塢城所有的江湖隊伍,她知道總有一天會輪到自己的頭上.無論怎麼逃避,還是避免不了這一天,她只能做出最後的打算,利用蒼冥絕的軟肋,為自己謀劃一線生機.

"那你說說,你會怎麼樣替我找到她?若是說不好,今天,你們所有人就葬身這里."蒼冥絕慵懶地倚在鐵門邊上,明明是一張絕美無暇的臉,與這種環境格格不入.可是看在那女子的眼里,卻十分駭人.

那女子雙眼轉了轉,根本沒有想到應該怎麼做,信口胡來道:"即使你見到冥王妃的尸首,你也不能斷定她已經死亡,很有可能在下葬之前就被人偷天換日換走了原身,這件事若是沒錯,現在葬在地下的定不會是真正的冥王妃.而能做出這件事情的人非熟人莫屬,只有熟人才能准確地斷定信息,所以,只要派人去查,定能查到冥王妃真正的下落."

這種事情她見的多了,偷天換日只不過是一種手段,只要猜測准確,就一定能找到人.

黑暗的地下室只有密不透風的風聲,周圍一片寂靜,魅風神情越來越差,這個女人,真是愚蠢之至.

蒼冥絕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不能再難看了,聲音就像是地獄來的修羅似的:"你說的,很有道理."

那女子心里一喜,這樣,一定是得到了蒼冥絕的認可吧.沒想到自己胡說八道一通就能得到他的認可,是她說的太有道理,還是冥王妃在他心里的份量實在太重了.

不管怎麼樣,只要她的隊伍能夠活著出去,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她做什麼都願意.

"魅風,把她帶到山上去,喂狼."蒼冥絕直起身子,相比于方才的慵懶絕美,此時卻是地獄中來的修羅,看上去嗜血狂暴.

意料之中的事情,魅風臉上沒有半分的驚訝,早在那個女子提及蕭長歌時,他就料到了她的結局.如今,就連他也不敢在蒼冥絕的面前提起冥王妃三個字,更何況是其他人,而且……冥王妃是火葬的,尸骨無存.

突然間,那女子臉色一變,雙眼瞪得如同銅鈴一樣大,充滿血絲的眼球快要爆出來,方才,方才還說的好好的……為什麼,只是一會就變了卦?

"我不信,我不信……難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冥王妃的下落嗎?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王妃?"那女子堅持己見,不斷地用蕭長歌來刺激蒼冥絕,企圖讓他停下來.

"閉嘴."魅風冷冷命令道.

蒼冥絕的身影已經從地牢中走了出去,最後的一抹披風淹沒在黑暗陰冷的地牢中.

"來人,將她拖到後山上,喂狼."魅風已經從來沒有見過蒼冥絕這麼殘暴地親口命令要殺一個人,從前都是他一聲令下,他們照辦而已.

看來這個女人是惹到蒼冥絕心里,最不可觸碰的那一領域了.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為什麼會發生變化?為什麼……"被兩個侍衛架在手里的那女子不斷地吼叫著,雜亂不堪的頭發肆意地粘在她的臉頰上,混合著血液,血腥又恐怖.

就在她快要被拖出大牢的那一刻,魅風突然打了個手勢,讓那兩個人停下來.

他身材挺拔雄壯地走到了那女子的面前,聲音低沉粗曷地道:"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那女子拼命地點頭.

"從來沒有人敢在冥王的面前提起冥王妃,你是第一個.冥王最討厭別人騙他,冥王妃早就已經死亡,並且被火葬.你說,你是不是千刀萬剮也不夠?"魅風一字一句清晰的話傳進那女子的耳里,如同一道響雷霹靂般震耳欲聾.

她淒冷一笑,原來,一切都是她自作聰明.

她的隊伍是她害死的!

夜色沉重朦朧,大雪紛飛不斷.

蒼冥絕徑自走在月光傾注的長廊上,欄杆兩旁被雪花堆積成一道冰雪美景,雪花不斷地從外面企圖飄灑進來,卻被蜿蜒的瓦頂遮擋.

長歌,你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已經等了你一年,我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他將自己變得殘暴狠戾,手段陰毒,都是為了自己心底的複仇願望.只要讓別人難受了,他才不會想起自己心里的痛,一天沒有手刃仇人,他就一天都不會開心.

日子總是過的很快,蕭長歌養著的那只狐狸日日喂食,如今已經能夠自己站起來走路了.雖然是被關在籠子里,但是一看到她走近,就能知道有吃的,不由得墊高了腳四處張望.

"看來,不用拆線也知道狐狸的情況了,若是拆了線,恢複得還更加好了."身後緩緩走來一個沉穩的腳步,這些日子的熟唸已經讓蕭長歌不用回頭就能知道是誰的腳步聲.

"你的那只狐狸恢複得應該比我這只更好,更快."蕭長歌不動聲色地回複著.

明溪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目光炯炯地盯著黑色鐵籠子里的那只狐狸,它正扒拉著食物吃的十分痛快.比起另外一只食欲不振好看太多.

"三日之期已到,我會信守承諾下山幫你探聽消息的."明溪廢話絕不多說,視線看著籠子里的狐狸,打開籠子的門,將里面的小狐狸抱了出來.

尖銳的爪子不斷地在他的手上摩擦著,可是他卻一點也不怕,任憑那只狐狸扒拉著他的手臂,不多時,雙手才輕輕地觸碰上了那縫的有點像蜈蚣的針線活.

"這種治療的方法你真的是在醫書古籍上面看到的嗎?"明溪淺淺地問道,話里透著不相信.

"確實."蕭長歌點點頭,眼里沒有一絲閃爍.

"跟我來."明溪抱著手里的狐狸,轉身走進了房間里面.

蕭長歌不知道他想玩什麼把戲,跟著他的身子同樣來到了房間里面,里面是間再簡單不過的,放置藥材的房間,可是他的身影卻從後門穿梭了出去.外面臨近高山,一把梯子從屋頂上面放置下來,他率先爬上了屋頂,而後伸出手拉她.

"坐吧,在這里可以看到一半疊谷的地貌,冬天的時候白茫茫一片,夏天的時候風吹竹聲動,整個山間都是茂盛的一片綠.如果明年夏天你還能在這里,一定會愛上這里的風景."明溪嘴角揚起一絲絲甜膩的笑,這麼多年,他都很少展露笑容.

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蕭長歌一時有些琢磨不透,粉黛不施的側臉白皙光滑,落在明溪的眼里就像是一個精雕細刻的珍珠.

"大自然的風光是最美的,不像京城里面,站在高處看到的總是烏黑的瓦頂."蕭長歌淺笑安然地回道.

明溪頓了很久都沒有說話,他不如其他男兒粗狂的眉毛微微皺著,身上那種淡然的氣質出脫,兩人沉默了一會,直到他懷里的狐狸動了動,他才動動唇道.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找到他,但是他已經不記得你了,你會不會回來?"明溪想了想,突然有些緊張地刮了刮自己的頭發,"回到你外公的身邊,和親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這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問題,或許是她太過自信,她一直以為只要見到了蒼冥絕,他就一定會記起自己.如今,這個問題又何嘗不是一個問題呢?

"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象過這種情況,不過要是他真的不記得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去哪里."或許會在心灰意冷之下回到現代,蕭長歌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歸宿,正如現在對自己的以後彷徨不安.

"要是他真的不記得你了,你就叫上我,去把他打一頓,然後再一起逃到這里來,反正這里什麼都不缺,世外桃源一樣的,多好."明溪笑的雙眼微眯,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幼稚.

"好."蕭長歌點點頭.

"你為什麼會和我外公學醫術呢?"蕭長歌支著下巴問道.

"我是個孤兒,從我懂事的那天起,就跟著師父學醫,我的衣食住行都是他在負責,他亦師亦父又亦友.直到後來你的母親執意要嫁給姓蕭的,師父整日借酒澆愁,迫不得已才搬進山中,歸隱山林."明溪看著遠方,有雪花飄落在他的頭發,睫毛上,他伸手拂掉.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贏得比試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燒烤鹿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