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五章燒烤鹿肉  
   
第二百零五章燒烤鹿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五章燒烤鹿肉

聽他這樣說,蕭長歌腦海中不知不覺就浮現出秋莫白年輕時候的樣子,沒有這麼粗暴,也沒有這麼冷漠,直到受不了女兒的一意孤行,而他又放不下手段,才會導致了父女陰陽相隔.

"外公他,也不容易.我娘像極了他的性子,倔強的厲害,當時肯定和他犟了很久,最後兩人都沒有妥協."蕭長歌的腦袋里勾勒出那個畫面.

"沒錯,無論我怎麼勸都沒用,最後就不了了之."明溪想起那時,不由得有些歎息,"如果當時師父能勸住她,也就不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

"如果當時兩人能夠各自退讓一步,事情也許會不一樣."蕭長歌看著遠處白皚皚一片的山頭,微微泛著紅光的太陽從西邊落了下去,慢慢地隱沒進山頭,直到連最後的一點光芒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喂,明溪,你在上面做什麼?還不趕緊下來做飯?想要餓死老子啊?"雄渾的吼聲從底下傳進兩人的耳里.

緊接著便是一聲"砰"物品砸到地上的聲音,兩人順著樓梯走了下去,外面躺著一只半大的梅花鹿,渾身血跡地倒在地上,已經沒有了氣息.

秋莫白進去淨了手,興高采烈地走出來:"今天運氣好,上山采藥時遇見了外面而來的幾個獵人,便送了我一只梅花鹿,今天晚上可以烤鹿肉吃了."頓了頓,雙手在梅花鹿的身上摸了摸,皮還是很新鮮.

"我去打桶熱水,把鹿肉洗乾淨."明溪仿佛不喜歡吃肉,反應淡淡的,轉身進廚房燒水.

另外一邊的秋莫白已經在磨刀霍霍向鹿了,大刀和鐵片相擦而過的聲音顯得非常刺耳,不出一會,他就已經磨好了刀,尋了鹿身上比較好下手的地方,一刀下去.

鮮血直流,從梅花鹿的五髒六腑流出來.

"小花,殺鹿血腥的很,你還是不要看了,進去幫明溪吧!"秋莫白抬頭看了一眼立在旁邊的蕭長歌,提醒道.

"沒事,不血腥."蕭長歌淡淡道.

從前和蒼冥絕在一起時,他也不讓自己看這麼血腥的東西,唯恐她害怕,可是自己是醫生,見慣了鮮血和傷口,這些傷,根本嚇不到她.

"小花,在山里面的日子委屈你了,可是外公不喜歡外面的世界,太複雜太雜亂了,人心叵測的很."秋莫白氣喘籲籲地說道.

蕭長歌低低恩了一聲.

他手里的鹿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正好此時明溪提著熱水從里面走了出來,那一大桶的熱水嘩啦啦地倒進了外面的大桶上.秋莫白將鹿肉放在熱水上面來回洗淨,重新取了出來,用一把彎彎鋒利的小刀,從最側邊開始劃皮,鹿皮也是一種十分珍貴的寶貝.

"師父,這鹿肉怎麼做?"明溪側倚在一旁的木柱上看著他.

秋莫白想了一會:"蒸炸煮燉各來一樣,剩下的就放到地窖去,不會壞."

回回都這樣,只要是大一點的動物秋莫白就會讓明溪各種燒制方法各來一樣,若是小點的動物,就只是爆炒或者熬湯.這幾年來,秋莫白的口味越來越怪,時常說出一些明溪做不出來的菜色來.

鹿肉不僅可以用來蒸炸煮燉,最簡便又好吃的方法還是燒烤.

"等會,我知道一個特別的吃法,不如我們試試?"蕭長歌叫住明溪,想了想問道,"這里有鐵架子嗎?就是一格一格的,還有炭火?"

是什麼樣的吃法需要用到這兩樣東西?明溪心里疑惑不止,不過想了想廚房里面的東西,這兩樣東西還真的有,隨即點點頭.

"去把它們搬出來,洗乾淨,在鐵架子的底下墊上一個比它矮一點的鐵匡,然後把炭火放到里面."蕭長歌比劃了一下,隨即跑進了廚房.

很久沒有吃燒烤了,幸虧在這個原始的深山里面還有野味可以吃,她興沖沖地跑到廚房里面看看有什麼可以用來佐料的.

外面的秋莫白和明溪根本不知道蕭長歌想做什麼,四目相對,奇怪地看了一眼.

"還不快去."秋莫白催促道.

廚房里面擺設得很整齊,上面一個櫃子打開,里面就是各種各樣的用菜調料,最常見的鹽巴,味精,胡椒粉,辣椒,醬油等等的調料,從左到右擺放得整齊分明.蕭長歌打開第二層的櫃子,下面有一些比較奇特的調味料,雖然沒有現代的那麼齊全,可是卻也可以做出完美的燒烤.

她曾經在冥王府的時候見過廚房里面擺放的材料,看的人眼花繚亂,多不勝數.這里雖然不能和那里相比,可是秋莫白素來喜愛美食,也少不了.

拿了幾種需要的調味料出去之後,只見明溪已經搬了鐵架子出來,正在仔細地擦拭著上面的鐵網.底下是按蕭長歌說的辦的,架了一個鐵爐放在下面,裝滿了炭火.

"長歌,你這是要做什麼?"秋莫白疑惑不解地看著這些陳設,那些東西都是他日常需要用的,鐵網架子是用來關一些偷跑到房間里來的動物的.

"做燒烤."蕭長歌一面擺弄著鐵網架子和底下放置炭火東西的對齊性,一面道.想了想,他們不懂現代的東西,又解釋了一遍,"其實就是把鹿肉放到這個鐵架子上面用火烤,再在上面撒點佐料之類的東西就能食用了."

秋莫白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自己平日里除了那幾種方式,也沒有嘗試過其他的煮法,心里有了想要試試的感覺.可是,他看著自己手里那一大塊的鹿肉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把鹿肉給我."蕭長歌伸出手,從案板上面拾起一小塊的鹿肉,切成了細小的丁塊,又切成了幾種薄片,換著方法將那些肉一點一點地切下來.

剩下的一大塊鹿肉放進了地窖中,其余的放在廚房里留著明日備用.

看著這些從來沒有做過的方法,秋莫白有些打量似的目光看向蕭長歌,不知道她是從哪里學來的這種食用鹿肉的方法.

"長歌,這個也是你從醫書古籍上面學來的嗎?"秋莫白忍不住問道.

醫書古籍?蕭長歌切肉的手頓了頓,連忙道:"不是,這是一次我和冥王在和國外的一個使節談論時他說的,在他們國家,若是有野味都是這麼食用的.我和冥絕也有試過幾次,味道還不錯."

她的話秋莫白聽得很清楚,她喚冥王用的是那麼親昵的冥絕二字,而不是王爺,看來,若是蒼冥絕對她不好,也不會允許她叫自己的名字.

"原來如此."秋莫白捋捋胡子,正想說些什麼,身後的明溪已經將串好的鹿肉放在了鐵架網上面烤著,不斷地有炭火從底下冒上來,煙熏嫋嫋地烤著上面的肉串.

"是不是這樣烤的?"明溪淡淡問道.

他的四周飄灑著炭火升起來的煙霧,顯得如同人間仙境一般,蕭長歌點點頭,上前矯正了一下他的姿勢,他不愧是秋莫白的徒弟,就連學習燒烤都能學的飛快.

一串的燒烤很快就已經烤好了,蕭長歌往其中的幾串上面撒了一些佐料,吹了幾下放進嘴里嘗味,雖然沒有在現代時吃的那麼有味道,可是也差不到哪里去.

順手遞了一串給看的垂涎欲滴的秋莫白,他嘗了幾口,回味無窮地咬了咬牙簽,不可自拔地驚歎道:"人間竟然有如此的美味,能吃到也算是不容易啊!"

真的有那麼神奇?一旁的明溪看的不信,也放了一串在嘴里嘗著,雖然味道說不出來,但是總覺得那味道就是人間一等的.

不過他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反應淡淡的,完全和秋莫白是兩副樣子.

"還行."明溪繼續手里的燒烤動作,看著吃的津津有味又倒了一杯酒的秋莫白,又撿了幾串已經烤好的鹿肉遞了上去.

趁著秋莫白吃東西的空檔,明溪想了想,道:"師父,後日我便下山,探聽一下朝中和冥王的風聲,看看最近是否有什麼大事發生."

躺在躺椅上悠閑自得地吃著烤鹿肉的秋莫白,聽他此言立即坐了起來,他左右看了看上次兩人醫治的那只狐狸,想來應該是蕭長歌的醫術贏了明溪.否則,按照他的性格定然不會下山.

"好,最近風聲鶴唳,聽聞我們和晟舟國的關系不大好,你去打聽下是否會會有戰事,再把小花的心事了了."秋莫白叮囑道.

"徒兒知道."明溪點點頭,目光不自覺地看向了一旁的蕭長歌,她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小盆子里面的鹿肉,用竹簽一個一個地將它們串起來.

她的舉動看似漫不經心,可是明溪能看到她的手指都有點不受控制地發抖,那個蒼冥絕對于她來說真的就那麼重要麼?

明溪的目光漸漸地暗淡下來,默默地低頭看著自己前面的鐵架網,上面正熱氣騰騰地烤著鹿肉,可是他的心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直停留在上面.

"明溪,烤得快點!你師父我快要餓死了!"秋莫白不斷地嚷嚷以來撫慰自己心里的不平靜,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蕭長歌繼續待下去.

"師父,多等一會,我在這兒又不是練神功,總是需要時間的."明溪悠悠地歎了一口氣,沒再說話.

他既希望她能開心,又希望她能幸福,可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每個人都能平安的.

被他的這一聲吼叫拉回思緒的明溪猛地眨了眨雙眼,把自己腦袋里想的那些事情全部清空,專心致志地看著眼前比較複雜的烤鹿肉.

而一旁的蕭長歌咬著下唇,目光冷靜沉穩地看著一邊正在努力燒烤的明溪.

該來的遲早還是會來的,蒼冥絕與她近在咫尺,她怎麼能推拒?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不可觸及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忤逆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