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七章 下山打探  
   
第二百零七章 下山打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七章下山打探

清晨的陽光總是淡的讓人琢磨不透,一絲淡淡的光線從東邊往下延伸著,灑滿了整個屋頂和里面的深樹叢林中,打下了一片朦朧的光芒.

蕭長歌迎著第一縷陽光從房間里面出來,卻不曾想外面的秋莫白和明溪已經在收拾東西,准備下山了.

"小花,你出來了."秋莫白放下明溪的東西,走到蕭長歌的面前,"明溪這一去,大約兩天左右,除了幫你打聽一下冥王的消息之外,還要替我辦一些事情,兩天後就會回來."

他的意思是想讓蕭長歌不要著急,該辦的事情肯定會辦好.

"我知道,外公,這下山的路程大概要走多久?"蕭長歌上次同明溪坐在屋頂上面時,也不曾看到下山的路,莫不是這里是山頂?

秋莫白捋捋胡子道:"這里下山大概要行半日,再從山下進城,進城的時間花不了多久,速度還是很快的."

小院的桌子上擺了一些藥材,明溪非常迅速利落地將它們整合在一起,動作異常熟練,看來是經常這樣做.

"這些藥材是要放到山下去賣的嗎?"蕭長歌看著那一捆一捆整齊的藥材,問道.

秋莫白點點頭:"這些藥材都是我從山上采摘來曬干的,只要放到山下的藥鋪去讓人收購就行了,得到的銀錢再帶一些燒酒和柴米油鹽回來."頓了頓,他的目光在蕭長歌的身上掃了掃,立即道,"瞧我這記性,長歌,快把你的衣裳尺寸告訴明溪,我讓他給你帶兩身衣裳,你身上的衣裳都是明溪五年前穿的了,再說你穿他的衣裳也不太好."

一旁默默無聞收拾東西的明溪到這個時候,終于抬起頭看了看蕭長歌,薄唇親啟:"多少."

衣裳雖然不新,但是也沒有怎麼破,最主要是能禦寒就行.在冥王府的時候這些東西她也不怎麼上心,每個月都有外面的布莊來給她送衣裳,直到來到這里,才每天這兩套衣裳輪流換而已.

"不用,要是有多的給外公多買兩瓶燒酒."蕭長歌擺擺手拒絕.

秋莫白歎口氣:"你這孩子,外公不缺酒,你要是不說,我就讓明溪隨便買了,反正你們女孩子的尺寸也差不了多少,就按照曼兒年輕時候的尺寸來做吧."

說罷,他一股腦地將尺寸告訴給了明溪,明溪面無表情地記下,收拾了包袱之後下山.

沒想到秋莫白還將她娘的尺寸記得十分清楚,也許,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了.

"照顧好師父."明溪最後看了蕭長歌一眼,一轉身就往山下的路走去了.

他的身影急促而又匆忙,腳下踩著的步伐穩健利落,一轉眼的功夫,他的身影便沒入了那茫茫白雪中,消失不見.

"明溪這個臭小子走了,我終于能安靜一會了."秋莫白舒舒服服地往背後的躺椅一靠,微閉著雙眼小憩.

看著秋莫白迫不及待靠在椅背上面休息的樣子,蕭長歌反倒覺得他還是和明溪在一起的時候比較好,反倒不會這麼死氣沉沉.

"明溪他很吵麼?"蕭長歌怎麼覺得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那麼冷傲如霜呢?

秋莫白閉著眼:"吵,吵死了."

天空中泛著微雪,躺在亭子底下的秋莫白感到一陣冷意,緊了緊身上的貂毛毯子,整個人漸漸地熱絡起來.一閉上眼,就沉浸在往事的睡夢中不能自拔.

收拾了一下桌子上殘留的東西,蕭長歌緊了緊披風,提著兩籠的小狐狸進了房間,它們這幾日倒是胖起來不少,整個身子就像是吹氣球一樣鼓起來.

逗弄了一會狐狸,蕭長歌卻覺得悶得慌,腦袋里一直算著時間,想著明溪下山之後會聽到什麼樣的流言蜚語.腦袋中惶惶不安的情緒越來越重,最後擱下了狐狸跑到後山去透氣.

後山外面倒是平靜不少,到底是深山老林,很少有人出入,周圍靜悄悄的,只有風雪刮過枯木的聲音,顯得尤其刺耳.

伸了伸懶腰,時間也不早了,天邊已經出現了一抹深藍色的云彩,黑壓壓的一片天立即沉了下來,壓抑得讓人透不過氣來.

"別動,把手舉起來."身後突然出現一個低沉暗啞的聲音,一把尖刀似的東西抵到了蕭長歌的脖子上,透過脖頸處的披風直觸她的肌膚.

不知道身後的情況,身上也沒有帶著毒針防身,就這麼被一個人,一把刀禁錮起來實在不是蕭長歌的風格.不過此時卻沒有更好的辦法,她依言舉起來雙手.

"你們是哪條道上的?我和你好像無仇無怨吧?"蕭長歌聲音依舊平靜,默默地問道.

"閉嘴!不要說話,否則別怪我刀下無情."男人的氣息很重,噴灑到她的臉頰邊上.

聽這個口音貌似不是蒼葉國的人,莫不是外賊入侵?可是蕭長歌真真想不起來她還有什麼仇人要來尋仇的,就算要尋仇,也該知道她已經死亡的消息,而這具身子是她的原身,除了秋莫白和明溪,並沒有人見過.

"現在,帶著我走,我要進城."男人冰冷地吩咐道.

這里是深山老林,怎麼會有人上來而不知道進城的路,蕭長歌心下更肯定這個男人不是蒼葉國的人.

"這里是深山老林,距離京城很遠,差不多要走上一天的時間,要是沒有特殊情況,我是不會下山的."蕭長歌說道,腦子里轉了轉,補充道,"要不然你隨我來,我給你畫張下山的地圖,這樣不用我帶路,你也能找到下山的路."

沒有聽到身後有聲音,蕭長歌也不敢動,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那男子突然道:"好,快帶我去,要是敢耍什麼花樣,我就殺了你."

這麼笨還敢出來學人家做賊?蕭長歌心里暗喜,面上卻驚恐地道:"不敢不敢,我住在這里已經十幾年了,一定給你畫個完美准確的地圖,好讓你能走出這個山谷."

那男人的刀鋒有些松動,仿佛已經相信了蕭長歌所說的話,頂著她的背一步一步地繞過了冰雪一片的後山,里面就是房子.

當蕭長歌脖子被抵著刀來到前院的時候,秋莫白已經不見了,她松了一口氣,兩人引到中間的亭子上,下面就是冰冷的水池.

她看了看水池,突然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搶過了他手中的那把刀,准備出其不意地將他踹下水池,可是他的動作也很快,面目猙獰地就要掐上蕭長歌的脖子,一面怒斥道:"你個賤女人,就知道你沒安好心,還想踹我下水?去死吧你!"

他反手抓住蕭長歌的衣領,換了個姿勢,將她死死地壓在亭子邊上的欄杆處,眼看就要將她推下水,身後卻突如其來飛來了兩根銀針,准確地插在了他的玉枕穴上面.

那人直挺挺地暈倒在了蕭長歌的腳下,一動不動.

"就這小毛賊還想闖我疊谷,傷我親人?我定要將他抓起,拷問一番."秋莫白不知道從哪里出來,伸手將那個男人抓了起來,大力地拖到了正堂處的一根柱子底下.

又從儲藏間里面拿出了兩根麻繩將那人的身子死死纏繞起來,綁了一個死結,令他動也不能動彈一下.

秋莫白的臉色有些難看,這疊谷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闖進過外人了,如今這個人的出現不是一個好的預兆.

"小花,你是在哪里遇見他的?"秋莫白聲音僵硬地問道.

"在後山,他不知道是從哪里竄出來的,想找路下山進京城.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是蒼葉國的人."蕭長歌支著下巴將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卻不知是哪個國家的人.

"知道從這里可以進京城的人一定是我們的鄰國,而這個男人的穿著打扮看上去就是晟舟國的樣子,分毫不差."秋莫白嘖嘖有聲地說道.

"難道我們真的要和晟舟國的人交戰嗎?准備了這麼久的時間,晟舟國未必能全身而退."蕭長歌勾勾唇角,看向了被綁在石柱上面的晟舟國的人,看來這個只是一個先鋒而已.

"晟舟國自以為實力雄厚,實則不以為然,他們只不過是派個士兵上前打頭陣看看情況而已."秋莫白捋捋胡子,意味深長地說道.

說完,伸出手將那人玉枕穴上面穴位的銀針拔了出來,收攏進衣袖里,拔了銀針之後,大概三五分鍾就能清醒過來.

看來這里就是連接晟舟和蒼葉之間的地方了,只要通過疊谷這個山谷,就能順利地下山去.不過若是讓這些人離開了,這京城定會亂成一鍋粥吧!

"我們一定要好好拷問下這個人,免得有更多的晟舟國的士兵從山的外面爬進來."蕭長歌喝了一口茶,悠悠地等著那人清醒過來.

月色漸冷,凝重的光芒從樹枝上面落下來,透出一種帶有樹枝朦朧光影的光芒,這一刻但是顯得溫馨非常.

"噗"正堂中間傳來一聲嘔吐的聲音,緊接著便是雙手撐在地面上,試圖站起來的聲音,二者響的很明顯,不過味道卻完全不同.

"你醒了?是不是覺得頭很暈?腿很軟?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蕭長歌笑眯眯地看著眼前的人問道.

"你,你把我怎麼樣了?快點放開我!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那個男子發了瘋舍得亂撞著桌子,雖然他的雙手被綁了起來,可是一個腦袋卻機靈著點,企圖用自己的腦袋撞開桌子.

"我還沒有把你怎麼樣,你就怕成這樣?我說你這條小命能活多久?恐怕要就被人給暗殺了."蕭長歌無奈地歎了口氣,目光可憐地看著那個男人.

"滾開,滾開!識相點的就放我出去……"男人還在驚悚大叫之時,身後就傳來秋莫白的聲音.

"小花,你讓讓,看我新研制出來的痛癢藥作用如何."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忤逆聖意     下篇:第二百零八章 莫名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