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零八章 莫名彎玉  
   
第二百零八章 莫名彎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零八章莫名彎玉

一瓶白色沒有任何的花紋的瓷瓶正被秋莫白握在手中,他笑的萬分邪惡.

"顧名思義,痛癢藥就是灑在人的皮膚上面就又痛又癢,越癢越抓,越抓越癢,直到後來皮膚破爛流膿.可是到這個時候痛癢就會越來越厲害,直到將已經破爛流膿的皮膚再次抓爛,你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到那個時候,我再往你的傷口上面灑點辣椒,這滋味,一定讓你永生難忘."

秋莫白說到最後越發地興奮,舉著手里的瓷瓶邪邪地笑著,看上去就像是眼前的這個人是他的實驗品一般.

"你,你敢!"那男子似乎有些害怕,身子慢慢地往身後挪動著.

"你看我敢不敢."秋莫白步步逼近,將手里的瓷瓶打開,一陣似有若無的香味飄了出來.

他笑的陰險狡詐,那男子堅持了一會,終于忍不住大叫道:"你個老不死的東西,要是敢灑到爺爺身上,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正堂不斷有冷風吹進來,不過此時男子的心更冷,猜不准秋莫白到底會不會灑到他的身上,若真如秋莫白所說,那藥的作用那麼明顯,他如今也沒有還手之力,只能是任人宰割了.

"你說是不說?"秋莫白再走近一步,冷聲問道.

那男子回答的依舊堅決:"今天有本事就將我殺死在這里,你們若是留我一口氣,來日……"

"啊!"話音未落,他猛地大叫一聲.

一陣無色無味的粉霎時間落到他的臉上,他急切之中猛地打了個噴嚏,還未回神,又是一陣粉末來臨,這次落到了他的脖子上.

"你,你還真的敢灑?"男子掙紮了下身子,慢慢地有癢癢的感覺從他的臉上脖子散發出來.

秋莫白冷哼一聲,收了手中空空如也的瓶子,後退一步,目光冷漠地看著那個男子的臉上脖子上不斷地迸發出紅紅的小疹子,那些紅色的疹子就如同雨後春筍一般迅速生長著.

"啊!好癢好癢!快,快幫我抓一抓!"那男子雙手被反綁在柱子後面,想要動卻又不能.

蕭長歌猛然想起方才秋莫白說的話,恍然大悟道:"外公,我們應該把他的雙手解開,讓他抓一抓?"

說罷,兩人都點頭如搗蒜,最後秋莫白邪邪一笑,用剪刀剪開了那個男人身上的繩子,繩子斷開的那一刹那,那個男人立即跳了起來,猛地伸手抓向了自己的臉和脖子.

卻不曾想這個痛癢藥是只要碰到哪里,哪里就能引起一陣的連帶反應,不出一會,那男子已經將上衣給脫了,就連胸前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點點.他極力忍住不去撓那些紅點點,可是越忍,臉上卻青紫,最後只能不斷地撓著來減少痛苦.

"快把,解藥,給我!"男子聲嘶力竭地叫道,咬牙切齒,話語斷斷續續模糊不清.

正堂中有些混亂,秋莫白伸手將蕭長歌攔在他的身後,冷冷一笑:"給你也可以,你先說出你是哪里人,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

那男子仿佛有種不肯受其辱的姿態,甯死不屈,雙目圓睜地瞪著秋莫白和蕭長歌,一言不發地咬斷了舌頭,鮮血直流.

兩人皆是一震,卻不曾想只是問一句話竟會把人逼到如此地步.

"又是一個死士."秋莫白眉頭緊鎖,仿佛對這種事情看的很淡,似乎常常遇到.

"到底是什麼樣的秘密讓他甯願自殺,也不願說出來?"蕭長歌站到一旁,低頭看著他的尸體,不斷地有鮮血從他的嘴里流出來,染紅了他的衣袍.

"這些人甯願去當死士,不是因為有把柄在人家手上就是家里艱苦,不得已而為之,亦或是選擇忠心.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有自己的理由."秋莫白悠悠地歎了一口氣,低頭將他還未合眼的雙眼壓了下來.

"外公,你方才說又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有很多的人都曾經來過這里嗎?"蕭長歌疑惑地問道.

秋莫白點點頭:"晟舟國離這里不遠,翻越幾個山頭過來也就是五六天的功夫,有些晟舟國的外逆者就會通過這幾個山頭跋山涉水而來.見到這里有人,自然是來這里,這些年不多不少也有見過七八個了."他歎口氣,"不過都是一些死士,被抓起來之後不堪逼問,選擇自盡."

原來這里離晟舟國只有幾個山頭的距離,若是他們有什麼預謀,也好通過這里交鋒,幸虧這些年有秋莫白住在這里,否則不知道要混進多少的晟舟細作.

"這里果真是個好地方."蕭長歌冷笑一聲,看著地上的尸體有些駭人,"外公,我們把他埋了吧!"

秋莫白點點頭,轉身出去找了兩把鐵鏟和一塊黑布,將那人的尸體圍上之後,便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走路虎虎生威也沒有年邁之感.

跟著他一路來到了後山上面比較遠的一處山坡,上面插了七八個墓碑,都是無名氏.秋莫白將那人的尸體放下,開始用鐵鏟鏟地上的白雪,有些堅硬的白雪並不是那麼容易就鏟除,他破開了上面的冰塊,才挖到下面有些堅硬的土塊.

蕭長歌也拿起鐵鏟和他一同挖了一會,不過幾米深的大坑,就將旁邊那人的尸體下葬.最後挑土填坑,掩蓋得結結實實.

"總算辦完了,我這把老骨頭算是不中用了,才這麼點的功夫,就累的慌."秋莫白直起腰身,垂了垂後背.

"我來吧."蕭長歌伸手接過他手里的鐵鏟,減少他的負擔.

一旁的黑布也隨著尸體下葬了,兩人正打算離開,可是腳下卻發現一個彎彎如同月亮般的東西,上面有一把短箭似的刻印.看得出來已經時間很久,上面的刻印被磨得有些模糊了.

"這,應該是他組織的玉佩,只要對比一下這個玉佩,就知道他是那個組織的人."蕭長歌將彎玉放在自己眼前看了看,複又遞給秋莫白.

"確實是,這玉雖不是什麼上等好玉,但是色澤通透,顏色正宗,一看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用的起的,他一定是某個大組織的人."秋莫白觀察了一會,還是提議將彎玉收起來.

蕭長歌看了看,她不懂得鑒玉,不過光看,這玉就不是平常品.

兩人匆匆忙忙地下了山,已經到了晚飯時分,蕭長歌也不去想方才發生的事情,下山便進了地窖,去里面尋找一些能用能吃的美食.

不過,秋莫白嘴巴里還是昨天那個燒烤的味道,讓他想忘也忘不掉.

在蕭長歌還沒有煮飯之前就已經吩咐了要將鹿肉再拿一半出來,放在鐵架網上面燒烤,灑上一些佐料,味道比起其他的吃法都更好吃.

"長歌,明天我就將我自己所有的醫術都教給你,你是個對醫術十分有造詣的人,就和你娘一樣.我相信你以後一定是個比我還更加優秀的醫仙."秋莫白已經親自動手燒烤.

"外公,你的醫術套路我已經明白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將用毒之法授予我就行了."蕭長歌日夜鑽研醫術,卻將用毒那一塊給忽略了.

他的醫術套路竟然被蕭長歌給研究出來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是怎麼會有如此悟性.

"毒術其實說難也不難,不過是要將它和醫術二者給結合起來,練熟了之後,就可以隨意地使出毒術,並且有解藥."秋莫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色已經暗沉一片.

他眉眼中全是開懷喜樂的笑臉,自己除了明溪這個之外,終于有個孫女徒弟了.

學習毒術的過程並不是很難,要先安定其心,將每一種毒藥的藥性和位置都記數,再從中配出解藥.

次日清晨,蕭長歌很早就被叫醒,用過早膳之後,就開始學習毒術.

秋莫白確實是很想讓蕭長歌學會毒術,好讓自己後繼有人.他能得到明溪這麼個貼心,雖然有時候冷漠如霜的人也算是不錯了.

"這些毒蟲毒草你都認識了嗎?"秋莫白帶著蕭長歌進入自己的干毒蟲毒草庫,里面都是一些存檔起來的東西.

穿過前面一個低矮的樓梯,蕭長歌正准備隨手拿起一棵毒草來看.

"這是曬干之後的半夏,龜背竹,花葉萬年青,馬蹄蓮,霸王鞭,虎刺,這些都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毒草,只是這珊瑚花,可真是不錯."蕭長歌放下手里的藥草,她對自己的醫術沒有任何質疑,複又拿起了旁邊的毒蟲來看.

"這些是蠍子,蛇,馬蜂,蜈蚣,身上都帶著劇毒,尤其是蜈蚣."蕭長歌看著這些毒蟲,渾身上下有些毛骨悚然.

聽著她一字不落地認出了這些毒蟲,秋莫白滿意地點點頭,不愧是他秋莫白的外孫女,身上有他的風范.

"不錯,那你可知道它們和哪些毒藥搭配起來作用最大?"秋莫白問道.

這些毒物蕭長歌都有在五毒密傳上面見過,因為是秋莫白編撰的,所以問的這些問題都是她有見過,甚至記下來的.她對于答案幾乎是脫口而出.

秋莫白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在心里暗歎蕭長歌對于毒術方面的造詣.

"外公,你的五毒密傳雖然不在我的身上了,可是那本書上的內容我一點都沒忘,不過我倒是沒有試過將書上的毒練過,不如我們練練好了."蕭長歌揚揚下巴,看著博古架上面的毒蟲說道.

這些毒蟲都是已經曬干的,身上毒的精華全都被凝固起來,只要一個不小心劃破皮膚,很容易造成傷口中毒.

不過看著蕭長歌躍躍欲試的舉動,再加上有他在旁邊指導,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

"好,那就試試."秋莫白點點頭,從旁邊的幾個器皿中拿出了所需要的東西.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下山打探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城門告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