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章 毒藥制作  
   
第二百一十章 毒藥制作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章毒藥制作

其實制作毒藥的過程很簡單,就是將每一種能夠制毒的毒蟲和毒草混合在一起,攪拌均勻再加上獨門的秘制過程就會形成一種劇毒的毒液.而這種毒液都是從那些毒蟲的精髓中提煉出來的,絲毫沒有減少.

秋莫白看著蕭長歌輕微熟練的動作,看來她是在看他那本五毒密傳的時候就已經有親手動手制過毒了,否則她的手法不可能和他的手法相似.

"長歌,你的步驟很正確,就是按照這樣進行,千萬不要讓那些毒液沾染到你的身上."秋莫白離她約莫有兩步遠,為了防止自己不會碰到她.

"這些毒蟲身上的毒十分劇烈,外公,你是從哪里搜尋到這麼毒的毒蟲的?"蕭長歌一邊動手操作,一邊問道,話里還帶著隱隱約約的興奮感.

"這些毒蟲都是我特意去挖出來的,專門找至深至寒至陰至冷之地,掘地兩尺再用腐爛的肉去吸引這些毒蟲,它們最喜歡的東西就是腐肉了."秋莫白說起來還帶著點得意之感,蕭長歌聽罷,總覺得全身上下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掘地兩尺,用腐爛之肉勾引,只是為了這些毒蟲,而且還要將它們活捉取毒汁最後練干,這其中的滋味只要一想就覺得深惡痛絕.

"外公,下一步要將這些毒蟲身上再次提煉出毒液,而毒草即使枯萎了,還能將它們榨干取出毒汁."蕭長歌從旁邊搬了一個小石磨過來,將配合起來的毒草放到石磨上面去碾碎.

"好,等你做完這些的時候,外公再教你如何將兩種毒物混合起來,提煉出精華."秋莫白得意地捋捋胡子,這一生有這麼聰穎的外孫女和徒弟,就已經知足了.

石磨中的毒草漸漸地變成淺綠色,再經過一會的研磨又變成了深綠色,干干的草不一會便被研磨出來,一丁點的毒汁漸漸地滲了出來,流在白色的石磨上.

毒汁順著石磨慢慢地流到了底下的碗里,研磨完毒草之後,蕭長歌又拿了毒蟲出來放在石磨上面研磨著,蜈蚣的身子雖然曬干了,但是還是會發出殼被磨掉的那種脆響聲.

不到一會,一些黑黑的汁液就從研磨上面流了下來,多余的一些流到了放置在底下的碗里,和毒草汁混合在一起.

"差不多了."秋莫白看著碗里濃濃的一碗毒汁,有些興奮地制止了蕭長歌想要繼續下去的動作.

每當他看到毒汁的時候,就是最高興的時候,他十分熱愛制毒,更愛那些毒蟲毒草.

把碗挪到自己的面前,他湊近聞了聞,一股刺鼻的腥味沖擊在他的鼻子里,他滿意地點點頭:"這毒還算是正宗,只要一聞到這個味道,就覺得昔日的感覺又出來了."

"外公,接下來該怎麼制作?"蕭長歌看著那個碗里的毒汁,問道.

"想要將毒汁變得無色無味,要看的就是後面的處理,和我們秋家祖傳的一種秘方放置進去,這些毒汁才能變得無色無味."秋莫白說罷,便從博古架的後面一個暗格中拿出了一個紅色的瓷瓶,打開蓋子放了進去.

白色的粉末漂浮在濃濃的毒汁上面,雖然不知道那個白色的粉末到底有什麼用處,但是蕭長歌知道的是,只要碰到了這碗毒汁,就必死無疑.

"且看."秋莫白倒了一些,最後收了粉末,放在一邊.

接下來就是等待變化的一刻,兩人都默不作聲地站在一邊,等待著碗里毒汁的變化.果然,不多時,那碗毒汁的顏色變得非常淡,從最開始的墨黑色,變成了奶白色,最後色彩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顏色了."蕭長歌靜待了一會湊近去聞了聞味道,驚訝道,"也沒有味道."

"這就對了,這個毒藥就已經制作成功了,無論是放在瓷瓶里面,還是放在銀針上面,它的毒性都是十分致命的."秋莫白得意地點點頭.

他眼角眉梢輕挑著,有些發白眉毛顯得他特別學識淵博,蕭長歌看著這張和自己娘親一半相似的臉,心里升騰起一股濃濃的親情之感.

"其實這個毒液的精髓就是在于,毒蟲和毒草的選擇,以及最後的一個混合方法."蕭長歌總結了一下方才制作毒藥的全過程,看著那碗無色無味的毒藥,雙眼微眯.

"沒錯,至于最後那個能讓毒液變得無色無味的藥粉我會把它的配制方法告訴你,那不過是再尋常不過的一種藥粉,只是和毒藥搭配在一起,它的作用極大."秋莫白捋了捋發白的胡子,看著自己得意的孫女道,"小花,你且拿出去試一試,後院里的籠子有很多老鼠."

其實後院有一片地方是連著廚房的,有廚房的地方就有老鼠,所以秋莫白在廚房的一些比較容易被老鼠盯上的地方,都放置了老鼠夾,抓到的老鼠全都放到外面的籠子里,專門用來實驗毒藥的.

此時被關在籠子里的老鼠一見到有生人靠近,像是受驚一樣統統都群魔亂舞起來,不斷地在籠子里面亂竄著.

秋莫白不知道從哪里拿來了一個小籠子,里面的那些老鼠有的已經被餓的很小只,也不怎麼動,只是懶洋洋地趴在籠子里面.他將那只餓的快死的老鼠趕到了另外一個籠子里,給了它一些大米,老鼠就像是見到了寶貝似的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

"就是這個老鼠,我現在用沒有浸染藥粉的藥給它吃."秋莫白將大米放到一個空碗里面,再灑上一點的毒汁,放到籠子里面.

那只老鼠看到有新的東西進來,先是慢慢地,警惕地爬了過去,用爪子探了探,又慢慢地湊近等待了好久不肯下嘴.不多時,它便興趣不大地縮回了原處,那碗毒汁分毫不動地放置在原地.

"我現在再用已經沾染了藥粉變得無色無味的毒汁放進去."秋莫白淡淡道,又拿出了另外一塊碗放了進去.

不知道是大米的香味刺激了老鼠,還是它實在餓的不行了,當這個大米送進去之後,它便精神奕奕地扒拉著那只碗猛地吃了起來.

可是,它不知道的是,前面的時光全是未知數,下一秒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會發生一些什麼,或是生存,或許是死亡.

毒汁的效果十分顯著,僅僅是一會的功夫,那只老鼠就慢慢地抽搐起來,它的肚子也漸漸地脹大起來,像吹氣球似的.它的口中有白色的泡沫吐出來,最後,那個白色的泡沫差點將整個鐵籠子浸染成白色.

快,實在太快了.不出一分鍾的時間,那只老鼠就已經死亡了.

"外公,為什麼老鼠不吃那碗沒有加藥粉的大米?"蕭長歌柳眉微皺著,微挑的眼角看著秋莫白.

"老鼠雖然是個動物,但是它也是個有嗅覺有味覺的動物,沒有加藥粉的毒汁不僅味道腥臭,而且顏色難看,老鼠怎麼能吃得下?"秋莫白說罷,提起了手里的籠子,將已經死亡的老鼠細看了一下,歎道,"最終你依舊是死在我的手里."

肚皮像是氣球一樣的老鼠死相很是難看,就連秋莫白都不敢一直看,僅僅只是歎了一聲就用黑色的布料把籠子封了起來.

"等會拿到樹林外面葬了."秋莫白有些悲哀地說罷,又去房間里面拿了鐵鏟子出來,一個人往後山上面走去了.

他的背影有些孤單落寞,在這個夕陽西下的冬天隱隱約約泛著冰冷的寒意.蕭長歌不明白,方才還認真指導著她制作的毒汁的他,為何現在又突然傷感起來.

不知不覺中天色已晚,蕭長歌炒了兩素一葷,一個野生菌菇湯放在桌子上等待著秋莫白回來,外面的月光有些朦朧地打進來,桌子上的燭火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她突然間想到從前的日子.

也是這樣夕陽西下的晚上,她和蒼冥絕兩人坐在院子里的小亭子內,從亭子里面看去,就能夠看到外面西邊緩緩而落的夕陽,十分愜意悠閑.

"小花,你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什麼往事了?"秋莫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已經淨了手坐在飯桌的前面.

"沒怎麼,已經兩天過去了,明溪還沒有回來,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事了."蕭長歌收回飄遠的思緒,不願意將自己還在想著從前的事情告訴秋莫白.

但是從她的目光中,秋莫白又怎麼會猜不到她在想些什麼.

"明溪那孩子我還是了解的,既然說了兩天時間,他就一定會在明天趕回來的."秋莫白也不敢去想明溪回來的日子,不知道他帶回來的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恩."蕭長歌默不作聲地米飯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著,她應該相信蒼冥絕的,就算是明溪回來帶來的是不好的消息,她也應該相信事情並不是蒼冥絕的本意.

有些失魂落魄地吃了飯,夜色已經朦朦朧朧地高高掛起,她坐在長廊外面的一個亭子里面,看著外面的風雪微飄.

一個低沉穩重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秋莫白從懷里拿出了兩本書,遞給了蕭長歌.

"這是毒藥的混合方法和我重新寫出來的藥粉的配方,你若是有時間,就可以將這些東西重新制作一遍."秋莫白道.

蕭長歌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伸手接過了那兩本書,如同寶貝一樣抱在自己的懷里.

沉重的感覺將她的心填的滿滿的,她從來沒有想過如果自己不是秋莫白的外孫女,他還會不會這樣對待自己,或許會,或許不會.

"如果你娘還在的話,一定不會讓你學習毒術的."秋莫白看著那兩本書,半笑道.

"為何?"蕭長歌問道.

"她一定希望你能做一個大家閨秀."秋莫白笑道.

蕭長歌看了看自己,也笑了起來.

上篇:第二百零九章城門告示     下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願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