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願親近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願親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一章不願親近

白雪漸漸地有種弱下來的感覺,宮中的雪不斷地落下,又不斷地掃掉,為了各宮中各位娘娘的安全,他們只好在每天的清晨和傍晚都掃一次雪.

"讓開讓開,不要擋在這里!"一個清麗的女子聲音從那些宮女的身後傳來,不用認真聽也知道這個聲音是誰的.

宮女們其實已經習慣了,紛紛低著頭立在旁邊的牆根底下.

葉霄蘿邁著蓮花碎步慢慢地走了過去,正要伸出手挽住身後那人的手臂,他高大的身影就已經略過她率先走了進去.

"云寒!"葉霄蘿的聲音有些嬌嗔地叫道.

邁著蓮花碎步款款地追了上去.

前面那人瞬間僵住身子,轉身看她,目光冷冽如霜:"我說過,不要叫我的名字,你記不住麼?"

溫王的聲音冰冷低沉,沒有任何感情.

自從他們成親之後,他就變成了這樣,如果不是在必要的場合必須做出必要的親昵,以他的性子,絕對不可能再和自己說上一句話.

葉霄蘿沉浸在和他成親的喜悅之中,可是危險卻也無處不在.

"溫王,母妃還在里面等我們,我們趕緊進去吧!"葉霄蘿識相地喚了稱呼.

溫王這才和她一前一後地進了貴妃殿內,里面點著淡淡的茉莉花香,這是上次葉霄蘿去香坊游玩時帶來的小玩意,可是段貴妃卻喜歡的很,日日都將它點上.

"你們來了,快快起來,沒有外人在的時候就不用行禮了,尤其是蘿兒,最近身體如何?"段貴妃上前虛扶了一下,從這下就可以看出她對葉霄蘿的喜愛並不亞于溫王.

"母妃,這話應該是兒媳問您才對,最近可有好好吃藥?"葉霄蘿連連恭敬道.

"本宮的身子也就這樣,年歲大了,身體是一年不如一年,你們呀,要爭氣些,早日讓我們抱上個大胖孫子."段貴妃笑的歡快,眼角的細紋頓時生了出來,到底容顏是經不起歲月的摧殘.

"母妃,兒臣還有事,先行告退了."溫王臉色冰冷,聽到這個話題有些不快地想要出去,每一次都是這樣,只要碰到這個話題,他就不會繼續下去.

就在他快要這里之時,段貴妃的臉色一點一點陰沉下來,一只手摸著自己的護甲,冷聲道:"站住.溫王,到底是我太縱容你了,每次說到這個話你就逃避,你和蘿兒已經成親一年了,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旁邊的葉霄蘿看了看一言不發的溫王,杏眼微微地轉了轉,霎時目光含淚地看著段貴妃,哭訴道:"母妃,這不關溫王的事,也不是兒媳的錯,要怪就怪在我和溫王沒有緣分,他既然不喜歡兒媳,兒媳也沒有強逼的道理."

微微的女兒啜泣聲浸染在這個房間里面,暖暖的風不斷地從外面吹進來,段貴妃好像聽出了話里的意思,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蘿兒,你說什麼?該不會……該不會溫王從來都沒有……"

話至此處,她沒有再說下去,葉霄蘿已經點點頭,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段貴妃十分震驚,猛地坐到了椅子上,自言自語地呢喃.

"我就說呢!難怪……溫王,你是怎麼了?要不要叫太醫來瞧一瞧?"段貴妃只能想到這個層面上,無論如何,她都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理由.

溫王臉色一變,目光如同一潭平靜無瀾的死水一般看著葉霄蘿,良久不語,最後生硬地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葉霄蘿,你鬧夠了沒有?我先回去了,你繼續在這里呆著吧."

看著他的背影一步一步地離開,葉霄蘿的心里就像是灌了五味陳雜一樣反複不是滋味.他們成親已經一年了,她從來都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成親一年的兩人為什麼還會生疏到這個程度呢?

即使是蕭長歌不在了,他的心依舊容納不下自己.

"溫王妃,雪地風大,您還是進去吧!"一個小丫鬟看著她孤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不由得出聲提醒道.

"滾開."葉霄蘿從喉嚨里憋出這兩個字,目光如同一根針似的看著那個丫鬟.

丫鬟被嚇了一跳,身子一哆嗦,不敢再看,緩緩地退了下去.

皇宮里面寂靜無聲,偶爾有幾個太監來回走動掃雪的聲音,不知不覺此時已經傍晚了,溫王從南門走了出去,一拐角,對面便立著一個高挑修長的身影,在淡淡的夕陽下逆著光.

溫王腳步一怔,還是很快地就和他擦肩而過,可是那人卻伸手握住了他的肩膀,力度很大.

"松手."溫王側眼看著那只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冷冽道.

"據我所知,溫王你從來都沒有碰過葉霄蘿吧?"蒼冥絕松了手,臉色冷冽平靜,如同一汪平靜的死水一般.

此話一出,溫王眉頭一皺,一雙鷹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蒼冥絕,那雙刻意冰冷的眼眸讓人十分驚懼,他喉嚨一動,薄唇輕啟:"你監視我?"

蒼冥絕冷笑一聲:"還用得著我監視麼?都已經一年了,再不濟也該有點什麼,如此看來若不是你有問題,便是你刻意不要."

冰天雪地的南門立著兩道不相上下高挑的身影,兩人的氣場一樣強大,在這個冰冷的雪夜里有種刀劍相向的感覺.

"你到底想說什麼?"溫王耐不住了,縱然是再不想和他交鋒,但是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一言不發.

自從蕭長歌離世之後,蒼冥絕的性子就變得冷漠陰沉,他們雖然暗地里較勁,可是也沒有到明面上交鋒的時候.若不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溫王絕對不會和他產生正面沖突.

可是現在的這個情況,讓他不得不和他交鋒.

"我的目的很簡單,你應該知道我目前沒有納王妃的打算,所以,晟舟國的和瑟公主我是萬萬不會娶的."蒼冥絕如刀刻般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目光凌厲地看著溫王.

不料,溫王卻嗤笑一聲:"關我什麼事?"

看著他不屑的表情,一定是父皇將這個爛攤子踢到了蒼冥絕的身上,他的王府里有一個葉霄蘿就已經夠煩的了,他也想讓蒼冥絕嘗嘗娶到自己不愛的人的感覺.

"你的事情我會幫你保密,不過和瑟公主的事情,我要和你合作,否則,你心里的如意算盤,一定響不了."蒼冥絕篤定地說道.

這邊溫王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十分不自然,濃厚的眉毛低低地壓著,目光十分不善地看著蒼冥絕,嘴角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他逼近蒼冥絕一步,兩人鋒芒相對:"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我絕對不可能和你合作,看來,和瑟公主你是非娶不可了."

他說罷,打算轉身離開,城牆外面的天空一片廣袤無垠,遠遠看去,就像是坐落在雪山之巔的一座京城,美不勝收.

僅僅只是一個轉身的功夫,身後那人又道:"京城,擁香樓花魁,錦瑟姑娘."

若不是逼急無奈,蒼冥絕也不可能用這麼重大的消息去換回兩人的合作,和瑟公主下個月十五日就要進京,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要是不想讓和瑟公主進京,這件事情就要趁早.

溫王的身子猛地一震,想不到他苦苦隱藏起來的事情竟然被蒼冥絕探知?他是如何得知錦瑟的事情?

"合作與否,你自己看著辦."蒼冥絕冷冷一笑,冰冷的衣角在冰冷的傍晚揚起一個高傲的弧度,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溫王的瞳孔急劇地收縮了一下,很快就平靜下來,腳步輕輕地動了動,卻覺得僵硬不堪,埋在雪里的靴子像是被灌了鉛似的沉重.

好你個蒼冥絕,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探知我的事情,我以後一定雙倍奉還.

在沒來疊谷之前,蕭長歌從來不知道藥材還能放在冰庫里面冰著,即使拿出來了,藥效還是和以前差不多.

她低頭數著桌子上面的藥材,這幾味藥材都是冬季上等的名貴藥材,有鹿茸,冬蟲夏草,花旗參,不僅有療效,更有滋補的功效.這些藥材都是前幾日明溪上山采摘下來的,還都很新鮮.

"這個鹿茸竟然還帶著血?"蕭長歌有些錯愕地看著手中的鹿茸,放下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手上已經沾染到了獻血.

她琢磨了一下,其實鹿茸是個很好處理的東西,而這個鹿茸又是新鮮的,著實是個寶貝,不拿去賣,留著給秋莫白補身子也不會浪費.

"要先將鹿茸用冰水洗乾淨,切成片,放到冰庫里冷封起來."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傳進蕭長歌的耳里,熟悉得讓她有些感到意外.

她轉身的瞬間,明溪已經將手里的東西放到了旁邊的椅子上,面無表情地走到了蕭長歌的身邊,替她處理那只鹿茸.

"明溪,你回來了,怎麼樣了?你有打聽到他的消息麼?"蕭長歌最後的那句話簡直微弱得讓人聽不清楚,底氣也不足.

專心切片的明溪緊抿著唇一言不發,只是不動聲色地將自己腰間的那道告示藏了藏,搖搖頭:"京城里面沒有任何關于冥王的消息,也沒有冥王妃的消息."

怎麼可能會這樣?蕭長歌有些錯愕地看著明溪,可是他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在說謊,若不是他親眼所見,他怎麼可能面無表情,平靜無瀾地睜眼說瞎話?

"明溪,你真的打聽清楚了?而不是敷衍帶過?"蕭長歌放下手里的東西,神色質疑地看著明溪.

她最想知道的莫過于明溪有沒有在欺騙自己.

"你冷靜點,我確實哪里都打聽了,沒有就是沒有."明溪心不在焉地把手里的鹿茸切完,整齊地碼到了一個碟子上.

"京城那麼大,你是不是漏了什麼地方沒有去打聽?明溪,我希望你是用朋友的態度去做這件事情."蕭長歌腦袋有些凌亂,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此時此刻她的心里想的只是,為什麼沒有任何消息.

"鹿茸切好了,我去把它存起來."明溪眼瞼低垂,長長的睫毛掃在他的臉頰上,有些發癢.

他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躲避的感覺,蕭長歌眼眶有些酸澀,不同于她的前一具身體,她的這具身子隱忍能力更強一些,或許是在現代的醫院中見慣了生離死別,從而讓她的雙眼有不流淚的理由.

難道,蒼冥絕就這樣把她忘了?

秋莫白正好從冰庫里面出來,遇到明溪打了個招呼便走向了蕭長歌的方向,見她臉色不對,眉頭微皺,聲音冰冷道:"小花,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明溪沒有帶來好消息?"

如果是壞消息就好了,可是偏偏是她最怕的,什麼消息都沒有.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毒藥制作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