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懷鬼胎  
   
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懷鬼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懷鬼胎

冬天總是不平靜的,除了天空中的大風雪,還有人間遍地肆虐的流言蜚語,如今,整個京城都在說著蒼冥絕要和晟舟國的和瑟公主成親之事.

唯獨一處地安靜寂寥.

"溫王,不知您找我出來所謂何事?"錦瑟一面撥弄著放在她面前的茶杯,一面輕吹著上面的熱氣,悠然問道.

這一年的擁香樓日子更是將她養的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清麗脫俗,精致的面容透著一絲絲的淺笑,在這個白雪紛飛天色里顯得俏麗妖豔.

"你說呢?"溫王聲音冷峻,一雙劍眉低壓,頗有種冷眉入鬢之感.

"我月月都有向你彙報工作,對了,那藥快用完了,過幾日差人送點來吧."錦瑟漫不經心地撥弄著茶杯,卻又遲遲不往嘴里送去.

殊不知,溫王冷冽的眉眼卻無時不刻不在打量著她,冷聲逼問道:"都已經服了快一年的藥,為何他的身子一點變化都沒有?"

打量質問的目光一下子落在錦瑟的身上,她身子一僵,雖然面上還是如常,但是心里早就風起云湧了.溫王只是在試探她,她不能在這個時候亂了分寸.

深吸一口氣,目光妖媚地看向了他,盈盈淺笑:"誰知道呢?只要是他有來擁香樓,那藥是非吃不可,若不是王爺的藥有問題,那奴家還真是想不出來哪里有問題了."

她說的一點沒錯,再加上絲毫不閃躲的目光,讓溫王有幾分質疑又有幾分相信,被他控制了這麼久,他根本想不出來錦瑟有任何背叛他的理由.

"最近幾天不要下藥了,隔段時間看看."溫王淡淡吩咐,戴著玉扳指的手指輕輕地敲著桌面.

錦瑟點點頭:"王爺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看著她俏麗驚豔的面容,溫王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之情,走到她的面前低聲斥道:"不要讓我發現你耍什麼花樣,否則,我一定讓你死的很難看."

冷汗從錦瑟的背上滑落,沾濕了她里面薄薄的一層里衣,跟著溫王這麼多年,他的手段她還是了解一些,若是讓他知道了自己一直都在騙他,不知道下場會是如何.

在這個溫暖如夏的室內她竟然活生生地打了一個冷戰.

擁香樓外,一片蒼茫的白雪灑落,大街的中央偶爾走過幾個叫賣的小攤販,不過在這個冬日也是徒勞無功.

太子剛從自己的府里出來,白雪便沾了他一身,還沒來得及掃雪,迎面便走來一個人,高挑的人影便擋在他的面前,還沒有回過神的功夫,後頸一痛,整個人便暈過去了.

溫王收回手,看著倒在雪地中的太子,一抬手便將他整個人扛到自己的肩膀上,一路向前走去.

所幸大街上沒有幾個人影,很快,他便沿著一條小巷子來到了旁邊的一處寬敞的府邸,朱紅色的大門一推,里面的雪景映入眼簾,他腳步一快,扛著身上的太子走到了府里的書房內.

"人我已經幫你帶來了,怎麼做就看你自己了."溫王把身上的太子一甩,他整個人便落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上座的蒼冥絕看著底下的太子,目光陰冷深重,一身黑色的衣袍將他整個人襯托得如同地獄來的修羅一樣可怕.縱使是跟了他這麼久的江朔都覺得有時候王爺的一舉一動不像是個普通人.

"江朔."蒼冥絕看了一眼旁邊的江朔,示意他去把太子弄醒.

"我先回去了."在江朔將太子弄醒之前,溫王要率先離開,否則讓太子看到他和蒼冥絕同流合汙,以後有什麼事情都不好辦了.

可是,就當他轉身之時,上座的蒼冥絕從喉嚨里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音:"站住.這就想走了?"

看來他是不打算放人,從他答應和蒼冥絕合作的那一天起,就應該料到是這樣.

"你想怎麼樣?我只答應你把太子劫來,並沒有說要讓太子看到我吧?"溫王冷聲說道,一雙銳利的眼眸看著蒼冥絕.

"確實沒有,但是,你以為你走了之後太子就不知道是你做的嗎?"蒼冥絕站了起來,步履平穩地走到了底下.

屋里的空氣透著冷意,溫王身上竟然有種驚懼的感覺,這是他在面對蒼冥絕時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若非蕭長歌被人謀殺而死,蒼冥絕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腳步怔在冰冷的地上,溫王身子卻再也前進不了,他的心口出憋著一口氣遲遲沒有落下,可是卻身不由己,腳步早已停頓了下來.

這邊江朔已經推醒了太子,他捂著自己的後腦勺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雙眉緊鎖著,眼睛里面充滿了猩紅的顏色.他方才剛出太子府,不知怎的遇上溫王之後就暈了過去,這里是哪里?

"四弟?六弟?"太子輕垂了兩下腦袋,神志有些清醒過來,看著房間里面幽暗的氛圍,有些不對勁,微肅道,"不知道你們把我綁到這里來意欲何為?"

一年沒有像現在這樣交鋒,蒼冥絕的氣勢已經超出了太子的想象,的確,他已經不是從前的蒼冥絕,從他的眼神中,太子看到了殺戮和冰冷.

"大哥你不用擔心,我只是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去做而已."蒼冥絕求人的方式還真是不一般,唯他獨尊.

"我沒有什麼能幫你的,況且,憑著四弟你今時今日的地位,還需要我為你做些什麼嗎?"太子有些冷笑,話里透露一嘲諷.

不僅是在嘲諷蒼冥絕,更是在嘲諷自己.

他是蒼葉的太子,可是,太子與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別?

蒼冥絕卻冷聲打斷了他:"不,這件事情大哥你一定能幫的上忙."他壓低雙眉,目光冷然地看著太子,"和瑟公主不日就要進京,你也知道我無心娶妃,但父皇旨意已下,雖然我們沒有辦法更改,但是若是從和瑟公主的身上著手,就一定有辦法扭轉乾坤."

原不過是為了和瑟公主的事情,距離蕭長歌不在已經過去了一年,莫不是蒼冥絕從來就沒有忘記過蕭長歌?

"這個忙,我幫又如何?不幫又如何?父皇的旨意根本沒有人能夠讓他收回,更何況是四弟你都沒有辦法的事情."太子轉眼看向了旁邊的溫王,殊不知什麼時候,針鋒相對的兩人竟然也能站在同一陣線上面.

"大哥你畢竟是太子,又是迎接和瑟公主進京的使節,若是有你在和瑟公主的身上做個手腳,讓她服下一顆藥丸,她一定能乖乖聽從我們的指揮."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仿佛一切盡在掌握.

太子臉色一變,不再是方才那副溫文爾雅的樣子,有些陰沉難看.

畢竟是晟舟國的公主,為了避免戰事才來到蒼葉國和親,如今,卻要被蒼冥絕用藥變成一個傀儡,太子心里不敢相信這個還是從前那個蒼冥絕麼?

自從蕭長歌離開之後,他就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殺人不眨眼的狂魔.

"冥王,你覺得晟舟國的公主能受你的擺布嗎?若是讓他們的人發現了,又是一場不能避免的戰爭,做人不能做這麼絕."太子咬牙切齒地指責道.

蒼冥絕卻冷笑起來,一言不發地看著太子,狹長陰冷的雙眸注視著太子,良久,才低低道:"反正我是不會娶和瑟公主的,若是太子不這樣做,事情可能會超出你的預想之外."

他一轉身,從書桌上拿起一疊的紙張,"砰"一聲砸到了太子身邊的桌子上,上面白紙黑字,羅列得清清楚楚,每一條細節都寫在上面.

太子側眼遠遠看去,那上面的字跡就像是冰冷的尖刺一樣刺進他的心里,讓他目光所觸及之處都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上面的內容別人或許不清楚,可是他卻一清二楚.

那是他這一年來,出入擁香樓的記錄,上面不僅寫明了次數,還記載了出入的時辰和哪位姑娘的房間,一年下來,除了錦瑟,別無她人.

"你,你是怎麼記錄下來的?你派人監視我?"太子雙目圓睜,雙目中只有震驚之後的猩紅.

如此不能見人的東西,如今就這樣堂而皇之地擺在自己的面前,簡直等于直接被人打臉.

他還算是個太子麼?

"砰"一聲巨響,轉眼間太子已將那份春宵記錄卷撕成了粉碎,緊緊地攥在手里.他身子漸漸地散發出一種隱隱約約的氣流,這是他要將自己內力通通釋放出來的前奏.

"王爺,小心!"一旁的江朔已經知道了他要做些什麼,連忙擋到了蒼冥絕的身前.

為什麼太子還可以使用內力?

一旁的溫王眉頭緊鎖地看著太子,明明,明明他就讓錦瑟在太子喝的水里面下了消散他內力的藥,難不成……是錦瑟在暗地里搞鬼?

"大哥,不可!"溫王雙眼一轉,急忙沖到了他的面前,雙手握住了他的手臂,內力不僅沒有分散的趨勢,反而變得更加集中了!

他再探了一下,果不其然,根本沒有中了毒的後果.

"滾開."太子猛地一拂袖,毫無防備的溫王就被他甩開.

是狗急要跳牆了麼?蒼冥絕心里冷笑一聲,對付太子,根本就用不著他自己出手,江朔就已經足夠對付他了.

就在太子方才出手那一掌之前,溫王就已經做好了抵禦措施,他的那一掌根本就傷害不到他分毫,反而會讓太子分散注意力.

如此,當太子凝聚了自己身上的內力之後,卻輕輕松松地讓江朔不費吹灰之力擋了回去,兩人打成平手,但是這個平手江朔要比他容易多了.

"我不會為你做事的,就算你將那張紙放到父皇的面前,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該是什麼懲罰,我都會接受."太子看著自己根本就不是蒼冥絕的對手,連忙把話說死,他就是要看看蒼冥絕在這種時候,是不是還守著自己心里的那份愛情.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水落石出     下篇:第二百一十四章萌生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