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四章萌生愛意  
   
第二百一十四章萌生愛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四章萌生愛意

幽暗低冷的書房內每個人都各懷鬼胎,溫王冷眼旁觀這一出好戲.

蒼冥絕搖了搖頭.

"太子,你可以不顧你自己的名節,但是你不能罔顧葉皇後對你的期望,她一心盼著你這個太子能當的久一點,背後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努力,用多少銀錢打了多少關系.你說這一張紙交到父皇的手中,不是讓葉皇後難堪嗎?"蒼冥絕的話中透露著幾絲慵懶之意,他吃定了太子.

已經一年多了,他一年多沒有說過這麼長的話了.

"蒼冥絕,你卑鄙."半晌,太子才從自己的口中吐出幾個字.

他心里屈服了,蒼冥絕說得對,他不可能不顧葉皇後對他的期望,他這個太子能當的久一點就要久一點,葉皇後今生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了.

但是,他同樣不想受蒼冥絕的擺布.

"這不是卑鄙,這是一種手段,我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有錯嗎?"蒼冥絕挑眉看著太子,唇邊勾起一抹再冷不過的笑意.

別無選擇了,太子胸腔里面就像是被水慢慢地浸著,一點一點地將他五髒六腑堵的水泄不通.喉嚨里湧起一股腥甜的味道,又讓他強行壓了下去.

"好,事成以後,你立即將你手中所有的記錄都燒光,若是以後你再用這件事情威脅我,我一定魚死網破."太子雙眼氣的猩紅,喉嚨里腥甜的味道竄在整個口腔里.

"這是自然."蒼冥絕收了笑意,他的心事,總算了了.

沒有了蕭長歌,他這輩子,不會再娶任何人,他甯願孤獨終老.

疊谷這幾日寂靜的不行,三個人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就連平時最愛和明溪抬杠的秋莫白也沒有了聲音,整日便和唉聲歎氣一起過日子.

"小花,在你走之前,我再教你辨別一些厲害的毒術吧,要不然到了京城中,別人給你吃什麼藥,你都不知道."秋莫白還是從躺椅上站了起來,雖然他知道蕭長歌應該都認識那些藥,但是還是忍不住想要多和她說幾句話.

"好."蕭長歌閑來無事,除了收拾一些包裹,就是在廚房幫忙.

兩人走到了後院里面的藥房,里面是專門擺放書籍和藥材的地方,院子外面的長廊上還擺放著蕭長歌熟悉的鐵架網.

如果不是她心里的執念未解,在這里待上一輩子,應該也是神仙般的日子吧!

只可惜,事與願違.

"小花,下山的時間可定下來了?"秋莫白一面在書架上面找著書籍,一面問道.

蕭長歌咬咬唇,笑道:"其實也不急,我還想多陪外公幾天."

略微有些蒼老的手握住書一怔,很快便回過神來:"這事哪里不急了?要是我未來的外孫女婿跟別的女人跑了怎麼辦?所以小花,還是過幾日就下山吧."

他知道蕭長歌的想法,她是不願意自己孤單,所以才想多留幾天,但是他卻不想看到她日夜煎熬.

"外公,其實我和你學了這麼久的醫術毒術,外面的人根本就傷害不到我,還是讓明溪留下來陪你吧."蕭長歌不想自己走了還要拖上明溪,秋莫白一個人在這個疊谷里面一定會孤單寂寞.

而她自己,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秋莫白又拿了幾本毒書下來,都是他這幾十年來遇見的毒自己編策起來的,里面的每一條都是真實並且做了詳細記錄的.這麼個寶貝,他就連明溪都沒有給他看過,如今,卻給了蕭長歌.

"小花,明溪他在跟著我之前是有武功底子的,而且不知道為何他內力深厚,有他保護你一起下山,我才不會擔心."秋莫白很久沒有這麼溫柔地說過話了,臉上紅白交加的,不過在年老之時還能體會一下當人外公的心情,他死而無憾了.

"這山林雖然人煙稀少,但是架不住有像上次一樣晟舟國的人偷襲而來,要是有明溪在這里,我也會安心點."蕭長歌想到上次冰冷的刀鋒架在她的脖頸上,只需要輕輕一劃就能讓她命喪黃泉,不由得有些後怕.

而秋莫白年紀大了,除了醫術毒術又不會武功,一個人在這深山老林中,不管有沒有壞人,都不安全.

三人當中,只有明溪最厲害,推來推去,不知道該將明溪留下來保護誰.

"小花,你就聽外公一言吧!明溪那小子叫我師父叫了十幾年,我還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麼?他的性情有些古怪,是因為他沒有見過女孩,對你時冷時熱是因為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也別見怪,如果可以,就讓他死了這條心吧."秋莫白終于說出了自己堆積在心里良久的話.

一個是自己的得意門生,一個是自己的親人,他不想其中一人受傷.如果可以,他甯願明溪可以斷了心里面的那個想法,不論是誰,都不能是小花.

蕭長歌囁嚅了兩下,終究沒有迅速說出心里的那句話,她一直以為明溪是討厭自己的.為什麼……

"外公,你是說明溪他,他怎麼會呢?這絕對不可能!"蕭長歌撫額輕笑,想起明溪的一舉一動,再怎麼樣都和自己搭不上邊.

秋莫白卻悠悠地撇了撇嘴道:"我怎麼會看錯呢?小花啊,這次我讓他下山不僅是為了保護你,也是讓他能夠有更開闊的眼界,讓他對你死心,然後看看京城中的女孩子,找到他喜歡的人."

這十幾年來他都不曾提及要為明溪娶媳婦這件事,他也是有私心的,老年孤獨是可怕的一件事,所以他才束縛了明溪自由的時間.

看著秋莫白嚴肅的表情,蕭長歌臉上的笑意一點一點地落下來,直到最後煙消云散.

"明溪他……外公,你是想讓他從我這個節點死心?"蕭長歌皺著秀眉搖了搖頭,"這件事我不會做的,如果我做了,傷害的是明溪的以後,以後他會對這件事情有偏見."

如果就這樣傷害了明溪的愛情,恐怕他以後都會恐懼,都不會愛上任何一個人.

秋莫白低頭沉思了一會,歎口氣道:"是我疏忽了,我也不是不想明溪受傷害.小花,你要是有什麼好的辦法就去做吧,我知道你很聰明."

木屋的門隔音並不是很好,外面還是能聽見一星半點.

即使明溪不願意去聽,但是無法抗拒的兩道聲音還是不斷地傳進他的耳里,讓他幾近窒息.

他坐在外面的石階上,不斷地有微弱的飄雪落到他的身上,他也不曾去掃掉.

或許他們說的是對的,他不懂得愛情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只想努力地去嘗試,不管結局如何.

最終的啟程時間是定在三日後.大雪已停,適合出行.

大清早的秋莫白就起床,不斷地往兩人的背包中塞干糧,又裝了滿滿兩牛皮袋的水,放在一個包袱里面.其余的包袱則是裝了一些常用的藥材,醫書,毒書,而毒液是用來防身的,直接放在兩人的身上.

幾人用了早膳,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心思,不過還是勉強喝了幾口粥,蕭長歌抿抿唇,看著秋莫白道:"不會太久的,等到了山下,安全之後,明溪就會馬上上來陪你.而我,也會找個時間來看你."

一向自喻冷漠孤僻的秋莫白此時也不爭氣地流下了眼淚,他用生出皺紋的手背抹了抹眼睛,展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趕緊下山吧,東西都准備好了."秋莫白轉身僵硬道,不願看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

明溪穿著一身深棕色的衣裳,外面披著一件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皮毛的坎肩,背上背著一把長劍,頭發束的高高的,顯得十分精神.他把桌子上面的包袱通通拎在手里,就像是拎一只小雞似的.

"外公,我們走了."蕭長歌和明溪向秋莫白鞠了一躬,見他沒有回頭,只是用手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便一言不發地一步一步走下了山.

這下山的路並不怎麼陡峭,還算好走,蕭長歌腳上穿了一雙鹿皮靴子,腳感好的沒話說,就像是在冥王府內的那雙一樣.想到這次下山馬上就可以見到蒼冥絕,她的心里五味陳雜,說不出是高興還是難過.

"明溪,給我一個提著."蕭長歌伸出手看向了身後的明溪.

雖然看他背著背包輕松異常,但是蕭長歌還是覺得應該為他減輕一點負擔.

"不用."明溪低聲道.

兩個字的拒絕果然夠高冷夠符合明溪的性格,蕭長歌訕訕地收回手,拐下一個平地,突然,身後伸出一只緊緊握成拳的大手放到她的眼前.

"怎麼?"蕭長歌疑惑.

那只大手攤開,一個雕刻得十分精致的木偶便呈現在她的面前.

"給你的."明溪塞到她的手里,走到了她的面前繼續趕路.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蕭長歌手里便多出了一個輕巧的木偶,上面紋路已經被磨平,摩挲上去就像是加工過好多次似的,一點也不咯手.

蕭長歌拿著木偶仔細地看了看,雖然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大概的紋路還是能看得出來,好像是……好像是,她的樣子!而且還是吃飯時候的樣子.

緊緊地握著那個木偶,看來秋莫白說的沒錯,明溪對自己果然是有心意的.

"明溪,為什麼送我這個?"蕭長歌一路小跑追上前問道.

走在前面的明溪沒有回頭,蕭長歌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說的話卻是極其僵硬的:"因為你吃飯的樣子很丑,所以雕刻下來送給你."

上篇:第二百一十三章各懷鬼胎     下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雨滂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