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雨滂沱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雨滂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五章大雨滂沱

吃飯的樣子丑,所以雕刻下來?蕭長歌皺著秀眉看著手里的木偶,這是什麼邏輯?

看著他一路顛簸前行的身影,蕭長歌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但是手里握著的這個木偶就像是燙人的木炭一般,丟也不是,握著也不是.

"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會?"走了一會,明溪回過頭來問道.

不知不覺中竟然也走了大半天,此時天空中朦朧的被烏云隱藏起來的太陽高高的掛在正空中,路途也走的差不多了,明溪一提,蕭長歌倒真是有些餓了.

"那就在這里休息一會吧,為何今日的路程會如此之慢呢?明溪,你不是說大半日的功夫就可以到山下嗎?"蕭長歌看著綿延不斷的山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話音剛落,明溪正在整理包袱的手一頓,頭越發低了下來,他支支吾吾地回避了她這個問題,遞給她一個饃饃和做好的醬菜.

"吃吧,很快就能到山下了."明溪遞給她之後,自己也拿出一個吃了起來.

對于明溪有些模糊的回答,蕭長歌心里並不怎麼介意,拿著饃饃便吃了起來,也趕了大半日的路程,這會一坐下來,倒真覺得有些餓了.

"我們現在已經出了疊谷了麼?"蕭長歌一路走下來也沒有看到疊谷的指示牌,想來若不是風雪太大將它掩埋了,就是根本沒有.

明溪點點頭,一大口將剩下的餅都吃了下去:"這里是疊谷的外層,疊谷一共分為上層,中層和外層,我們住的那個地方便是上層,行這大半日的路程能到外層也差不多了."

這句話終于將他有些浮動的心打回了原處,好在蕭長歌才來沒多久,對這里的路不熟悉,否則他的話定是要被拆穿的.

"我們可是已經行了一半?"蕭長歌咽下最後一口饃饃道.

旁邊一只手給她遞過來水,她有些被嗆到,毫不猶豫地就接了過來,灌下一大口之後,便納在包袱里面.

"已經一半了,太陽下山之前定能趕到京城."明溪眼神有些閃爍不定,他的私心告訴他,太陽下山之前也不能到京城.

"那我們趕緊出發吧."蕭長歌拍拍雙手和衣裳上面的冰雪,率先走了下去.

不得已的江朔看著她激動興奮的背影暗淡了眼底的光,也跟著她走了下去.

踏在下山的雪地上,蕭長歌的心里胡亂跳動著,抑制不住地胡思亂想,腦海中漸漸地浮現出她和蒼冥絕在一起的片段,就如同不斷閃爍的電影畫面一般接二連三地播放著.

蒼冥絕曾經帶著她一起看雪,坐在冥王府的屋頂上,遠眺無限寬廣的京城街頭,一片被白茫茫的白雪掩蓋了的屋頂.

曾經冷戰過,她砸了東西想要離家出走,卻因為他心里無限的傷和堅定留了下來,選擇和他一起分擔.

在最困難的時候,保衛了兩個人的生命,化解了無數可能發生和已經發生的危難,兩人身體上和心靈上的默契已經達成一致.如今,她還活在這個世上,馬上就要見到他了.

"不好,要下雨了."明溪看著遠處烏黑一片壓境的烏云,心里暗歎不好.

這冬日的天氣不管怎麼樣都應該做好防備措施,更何況是在這山上,荒無人煙之處,要是濕了衣裳,沒地方烤火,會讓身子變差.

"方才天色還是好好的,怎的一會就要下雨了,我們還是趕緊找個地方躲雨吧!"蕭長歌看著天邊一片烏云,想來這次的雨勢定然來勢洶洶.

明溪想也不想便道:"我知道有個山洞能躲雨,跟我來."

說罷,自己連忙率先向左邊的方向走去,所幸他對于這里的路十分熟悉,也很清楚哪里有避雨的地方,這點根本不用擔心.

蕭長歌步履匆匆地跟在明溪的身後,臉上表情堅毅冷漠,卻又透著一股小女兒的姿態,秀眉微皺,精致小巧的臉蛋不管怎樣都是一副嫵媚動人的樣子.即使是在這個陰沉的暴雨天.

雨,噼里啪啦地落了下來,就如同玉珠砸地一樣聲音混濁地撲灑而來,沒一會兩人的身子便全都濕透了.

"小花,走到我前面來."明溪停下來等她,伸出一只胳膊將她整個人都攬進自己的懷里,又急匆匆地脫了自己的外衣為她擋了一點雨,自己卻又冷又冰活活淋了一身雨.

"明溪,你趕緊走,不要顧著我,你全身上下都已經被淋濕了."蕭長歌有些抗拒他嚴密的保護,實際上,除了蒼冥絕之外,她不習慣任何一個男人對她無微不至的保護.

"別說話,山洞就在前面,馬上就能到."明溪冷的渾身發顫,不過他馬上用內力壓制住自己身上的冷意,有了內力護體,漸漸地也不那麼冷了.

蕭長歌一面擔心他身子不行,一面迅速地跟隨著他的步伐,不敢有一秒的停頓.

走了一會,終于看到了山洞的輪廓,兩人加快速度,眨眼間便到了山洞的門口,里面倒也是一處避雨的地方,不過因為許久沒人來的原因,這里變得有些髒亂,外面那場大雨將洞外壁沖洗得一干二淨,倒也顯得好看些.

"這雨說來就來,讓人措手不及,明溪,你趕緊把衣服脫了,要不然容易得風寒."蕭長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水漬,因為有他的保護,除了外面的那件披風倒也沒淋到什麼雨.

但是旁邊的明溪全身上下倒也濕透了,頭發被雨浸濕粘在額頭兩鬢,顯得有些狼狽.

他二話不說便背著身子脫下了外面的幾件衣裳,剩下里面薄薄的一件單衣,雖然有內力的保護,但是也架不住寒冬無裳風雪又不斷吹的冷意,身上漸漸地被外面的那些風雪吹的冷冷的.

"明溪,你等會,我去找些柴火過來生火."蕭長歌在洞里面轉了幾圈都沒有發現里面有干的柴火.

現在是冬天,洞里面根本沒有柴火,就算是有,冰天雪地的也生不起來火,更別說下著傾盆大雨的外面了.

靠著大自然的施舍根本過不了多久,這是蕭長歌尋不到任何東西心里唯一的想法.

明溪尋了一處沒有水的地方靠了下去,雙手緊緊地環住胸口,蜷縮成一團,體內的內力消散得有些厲害,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明溪,你怎麼了?"蕭長歌一回頭,便看見他虛弱地靠在山洞旁邊的岩壁上昏昏欲睡.

趕緊伸手拍打著他的臉頰,他的雙眼緩緩地睜開,複又撐著身子坐了起來,雙手垂了垂自己的腦袋.

"我沒事,就是有點困."明溪搖了搖頭,努力要讓自己清醒過來,身上的冷意有些退卻,但是依舊什麼溫暖的感覺都沒有.

蕭長歌咬咬牙起身,摸了摸他放在旁邊晾起來的濕衣,上面還能擰出水來,她又去摸了摸自己的外衣披風,雖然不怎麼干,但是總有禦寒的作用,總比現在明溪身上什麼都沒有來的好.

"明溪,來,蓋上披風會好一點."蕭長歌將披風放在他的身上,再將各個角都合攏起來,不讓外面一點風飄散到他的里面.

披風上面有種專屬于女兒的香氣,味道十分好聞,他有些貪戀這種味道,但是他什麼都得不到,即使是觸碰到了這種味道,卻也只是茫然.

他微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了臉色擔憂的蕭長歌,一雙深沉不見底的雙眼根本看不出來他在想些什麼,只是靜靜地注視著.

"明溪,你沒事吧?"蕭長歌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臉頰,雙手放在他的面前搖了搖.

"我沒事,披風你披上吧,你身子弱,小心著涼."明溪從地上一躍而起,臉色一切如常,穿著單衣的他竟然能在風雪漫天的山洞中自由行動.

和方才虛弱的樣子完全不同,現在的他,帶著一股熱流而過,完全不似一個著涼的人.

這難道是回光返照?

"明溪,你是不是,冷的不行了才會有反動作?或者是能看到什麼東西?"蕭長歌小心翼翼地靠在他的身邊,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明溪悠悠地歎了口氣,知道自己剛才是裝的太過了,亦或者是他的演技太好了,就連蕭長歌都沒有看出來他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只是想捉弄一下她,看看她在自己不行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現在,至少他已經知道了,她是關心著他的.

"我沒事了,剛才只不過是大雨來的太急,一下子沒調整過來,現在我運用一下內力就行了."明溪用內力來說事,把蕭長歌的注意力轉移.

原來如此,蕭長歌並不曾多想,在她的心里從來沒有想過明溪會欺騙自己,松了一口氣.

"趕緊把披風穿上,你沒有內力護體,要是得了風寒更麻煩."明溪把自己身上的披風重新放到了蕭長歌的身上,讓她穿起來.

危險陰冷的大雨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還沒下一會,就已經停了下來,外面一切如舊,除了山路泥濘一些.

"雨停了,我們趕快趕路吧!"蕭長歌走在洞門口,看著外面冰冷的一片的白雪和樹枝上滴滴答答的水滴聲叫道.

溫暖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方才剛剛沉浸在溫柔鄉里面的明溪被蕭長歌的這一聲呼喚叫醒,才知道他什麼都不是,只是夢一場.

"停了."明溪低低地複述了一遍,最後一個聲音落了下來,砸在土地中,遠處突然"砰"一聲清脆的聲響,不知道是什麼落地的聲音,顯得有些沉重地可怕.

"小花,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明溪攔下了蠢蠢欲動的蕭長歌,徑自走向了聲音的來源之處.

上篇:第二百一十四章萌生愛意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層層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