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七章互換身份  
   
第二百一十七章互換身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七章互換身份

追捕的士兵看到一抹大紅色的身影從他們的眼前一閃而過,立即追了上去.

"小花,快跑,小心身後."明溪從自己的胸口中拿出了事先准備好以防萬一的毒針出來,四根銀針被他緊緊地夾在手指中間.

話音剛落,那四根銀針用內力加持,飛速射出.

隨著銀針的放出,已經看到他們身影的士兵已經被刺倒在地,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的痕跡,僅僅只是幾秒鍾的功夫,沒有任何預兆地癱倒在地.

"明溪,你小心."蕭長歌跟在他的身後,目光冷肅地看著周圍的士兵,一只手緊緊放在自己的腰間,只要一有變化,她就能迅速地拿出銀針.

"放心,我們時間不多了,一定要趁此機會趕緊離開."明溪擋在蕭長歌的面前,回頭看了一眼她身後的阿洛蘭,沖她說道,"我先擋住他們,你,趕緊跑吧,離這里越遠越好."

已然如同壯士斷腕的決心一般,阿洛蘭用力地對他點點頭:"好,那我先行離開,若是有機會,我一定回來報答兩位,一定."

旁邊風聲鶴唳,一行人匆匆的腳步聲已經凌亂地再次踏了過來,很明顯,數量比剛才的還多,這已經不是幾根銀針就能解決的事情了,他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大批的人馬.

看著阿洛蘭的身影越跑越遠,兩人也不再擔心,商量了一個對策,蕭長歌看了看旁邊的那棵大樹,扶正了方才從阿洛蘭頭上搶過來的頭冠,氣喘籲籲道:"明溪,我出去引開他們,你趁機用毒針止住他們的腳步,我再次引開他們,一直用這樣的方法擾亂他們的視線,趁機脫身.明白了嗎?"

被她注視著的明溪一直在很認真地聽她說話,但是說到最後,他卻冷笑一聲不留余地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面色頓時冷冽下來:"不可能,你給我待在這里,我去引開他們,給我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我一定過來救你出去."

他的雙眼如同一顆璀璨的金星般耀眼,看在蕭長歌的眼里十分閃爍奪目.可是,人是她要救的,不關明溪的事,她怎麼能讓他去冒這個險?

在他的身子起來之前,蕭長歌複又將他拉了下來,快速說道:"若是我被抓了,我還可以冒充是阿洛蘭,若是你被抓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條.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說,你都不能去."

熠熠生輝的雙眼緊緊盯著明溪,讓他沒有一絲回頭的余地.

蕭長歌猛地抽回了手,迅速利落地站了起來,接過方才阿洛蘭遞給她的頭紗戴在頭上,以便不時之需.

"人在這里,將軍,我看到人了!"一聲士兵空前絕後的興奮聲響起,他的一聲大叫將所有的士兵都吸引過來,霎時間蕭長歌的方向被千人圍攻.

"要抓活的,不能傷她一根毫毛!違令者,斬!"一聲沉重雄渾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聲音里透著一股大將之風的威懾力.

底下的士兵再次舉起了手里的長矛,只要抓到了阿洛蘭,就有一百兩銀子的獎勵,換作是誰,誰都會拼命地去找.

從方才大石頭後面跑出來的那抹大紅色的身影來看,應該就是阿洛蘭的身影.

前面就是那棵大樹,蕭長歌的背部緊緊地貼著枯萎的樹皮,上面粗礫的樹紋讓她覺得些許不適應,但是沒辦法,她只能待在這個地方.她深吸了一口氣,稍稍探出一個頭看著外面的平靜,一大波的士兵正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靠你了."蕭長歌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幾根銀針,猛地迅速利落地飛了出去.

雖然她的力道沒有明溪的大,但是銀針上面的毒素是相同的,只要一接觸到人體的肌膚,就能透過外面的組織進入內部,對身體造成毒素的攻擊.

"咻咻"幾根銀針猛地紮到了那幾個士兵的身上,被銀針紮到的士兵應聲倒地.

"她在那棵樹後面偷襲我們,快點上去."親眼看著士兵毫無預兆地死在他們的面前的幾個士兵大吼道.

一隊人馬迅速地沖了過來,又是一陣紅色的身影飛快地從他們的眼前掠過,躲到了另外一棵樹的後面.

"你們過來."方才說話的那個將軍見事情的狀態不對,皺著英朗的劍眉對其中的幾個士兵招招手,最後趴在他們的耳邊說了句話,那幾個士兵立即離開了這里,轉而往反方向走去.

"你們繼續前進,拿出盾牌,做好保護措施."那個將軍繼續指揮著,"不管前方是什麼情況,只要我們找到人就行了."

如此還能做將軍?蕭長歌悶悶地笑著,看著自己手中最後幾根銀針,緩緩地夾在了指縫當中,雙眼銳利地看著跟來的士兵.

在他們的腳步越來越近之時,她手中的銀針應聲飛了出去,在寂靜白雪的冬季里,沒有任何的提示預兆,又是幾個人被刺死.

看著被刺死的那幾個士兵,蕭長歌深吸了一口氣,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她殺人就是不對的,但是她別無選擇.

"啊!"蕭長歌突然間叫了一聲,呼吸漸漸地急促起來,纖細的脖子就被人勒在手臂里,動彈不得.

"不許動,等將軍來了再說."那個勒住她脖子的士兵二話不說地將她帶到了那個所謂的將軍面前,想來,這個就是押送阿洛蘭去蒼葉國的將軍了.

他們身後右側有一塊大石頭,冰冷的雪地里根本沒有任何的足跡,若是認真看,就會發現一個黑衣的衣角在大石頭的後面慢慢一晃一晃的.

明溪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一個拳頭,像是在隱忍積累什麼,只等著爆發的那一刻.

他雙手猛地一拍旁邊的石牆,冰凍起來的積雪猛地砸到了他的手臂中,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漸漸地沿著他的心滲漏出來.

再也坐不下去了,他要去救蕭長歌,若是蕭長歌不小心出什麼事怎麼辦?眼看著她就要被抓了,他不能坐視不理,否則,他怎麼向師父交待?怎麼向自己交待?

"你要去哪里?你現在不能出去."他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清麗的女聲,十分耳熟的聲音響在他的耳邊.

震驚之余,他還帶著一絲絲的怒氣:"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讓你先走了嗎?你要是被抓了,那我們的努力不是白費了?"

明明差一點就要成功的事情,現在又變成了原樣,甚至還比原樣更糟糕.

阿洛蘭嘴巴一癟,大大的雙眼里迅速凝結著淚花,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這樣凶.不滿,委屈,可憐的情緒一點一點地積攢在她的胸口,不過再次被她隱藏起來.

"我擔心你們,所以回來看看.你先不要著急,如果小花假扮成我的樣子,他們應該不會傷害她."阿洛蘭繳著手指頭,瞪著大大的雙眼看著那邊的情景,按照她對他們的了解,他們一定會完成自己的使命.

但是明溪卻不再相信她,目光冷冷一瞥:"你說不會就不會?"

阿洛蘭沒想到自己善意的回頭會招來他這麼大的不滿,但是事情畢竟是她做錯了.他們也是為了救自己才會陷入危險之中,她除了道歉,還能做什麼?

"對不起,我想我了解他們,要不然這樣,我們等會偷偷地追上去,混入士兵里面,不就什麼都清楚了?"阿洛蘭還是頭一次這麼討好地對一個人說話,她似乎有著詢問的意思,看著明溪的表情.

似乎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了,明溪始終對阿洛蘭沒有什麼好臉色,看著她身上穿的是自己特意為蕭長歌挑選的衣裳的熟悉感時,臉色又臭了幾分.

"在這個深山老林中,不是遇上毒蛇,就是獅獸,就算逃跑了又怎麼樣?不清楚路怎麼走,還是一樣迷路,最後還是一樣會死,何必呢?"那個年輕的將軍騎著馬從遠處走了過來,還沒有到蕭長歌的面前,就已經開口說話.

他冷漠的神情不怒自威,看上去尤其陰冷可怕.

蕭長歌透過面紗並不能看到他所有的臉,但是從他的話中,卻能十分清楚地知道他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

她沒有說話,她害怕自己一說話就泄露了自己不是阿洛蘭的身份.

"怎麼不說話了?平時你不是很伶牙俐齒的嗎?"那個將軍冷笑一聲,神情冰冷地看著蕭長歌.

看來這個將軍和阿洛蘭的接觸還真不少,這兩人應該是經常拌嘴,互相看對方不爽的.

蕭長歌依舊沒有說話,她的耳邊全是飄雪的聲音,一點一點冰冷的雪花落在他的頭上,身上,透過她的面紗讓她看的虛無縹緲.

"不願意說話就算了,你們把公主帶回馬車上,這次一定要好生看著,不能出半點差錯,否則,後果自負."冰冷混重的聲音最後落在蕭長歌的耳邊,最後隨風飄散.

原來,阿洛蘭竟然是個公主,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公主,這麼說,她和自己說的她的身份全部都是謊言了.她真傻,竟然會相信阿洛蘭,一個陌生,素不相識的女子.

不過,蕭長歌心里再次升騰起一股希望,如果,如果她是晟舟國的公主,那豈不是要嫁給蒼冥絕?

她心里刷的一冷,複又因為自己占用了阿洛蘭的身份而感到興奮,畢竟如果真的嫁給了蒼冥絕,不會是別人,依舊是她自己.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層層殺機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情有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