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情有義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情有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八章有情有義

那個將軍話音剛落,立即沖出來兩個男子將她抓了起來,她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這種押解犯人的姿勢根本就不是一個對待公主的態度.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蕭長歌掙紮了兩下手臂,聲音盡量地變得和阿洛蘭相同.

那兩個士兵似乎沒有任何的驚恐和害怕,反而還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公主,你自己會走是要走哪里去?我們可再受不了你再一次的逃跑了."

蕭長歌吃癟,根本就說不過他們,眼前的道路還算寬敞明亮,她也找到了自己前進的方向,如果可以,她應該趁著這次機會,了解清楚他們的來曆,將計就計,利用他們的身份進京,接觸到蒼冥絕.

但是,按照他們目前的相處狀態來說,這一點,蕭長歌是非常不滿意的.

雖然是個和親的公主,但是她也要有至少的尊嚴.

"你們這是對待一個公主的態度嗎?要是我告訴父皇,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蕭長歌惡狠狠地道.

一方面是想讓他們放開自己,另一方面是想試探一下他們對"阿洛蘭"這個人的態度如何.

"噗!"一聲笑意頓時從那個士兵的口中發了出來,貌似這個是他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

冰冷的盔甲有以下沒一下地抖動著,從他健壯的背影就可以看的出來,他在笑,並且笑的十分張狂輕妄.

"笑什麼?再笑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頭?"蕭長歌怒道.

纏在她手臂上的那兩雙手似乎纏繞得更緊了,他們的笑聲終于停了下來,溫熱的氣息伴隨著空氣中冰冷的雪花,顯得冰冷滄桑.

"公主,我看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的舌頭吧!要是皇上疼愛你,他又怎麼把你嫁到蒼葉國這麼遠的地方來?"其中一名士兵搖了搖頭,這麼簡單的事情就連他都看透了,為什麼公主看不透?

看來這個阿洛蘭並不是一個受寵的公主,如果晟舟國的國主疼愛她,或許就不會讓她嫁到這麼遠的蒼葉國來.為了兩國和平和友好,讓她犧牲,無非是謀殺了一個年輕女子對未來生活向往.

她悠悠地歎了一口氣,前面一隊長行,身著清一色黑色盔甲的隊伍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回到了他們原來的位置當中.走在最前面的被他們喚作將軍的男子,他已經翻身下馬,提著自己頭上的盔甲帽子進了帳篷里面.

因為方才下雨的緣故,士兵們就在這里安營紮寨,准備在這里待上一個晚上,明日再出發去京城.

那個將軍進去一會,很快就走了出來.

"馬上就要天黑了,今天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個晚上,明天一早再進京."那個將軍的聲音很有威懾力,只要他一說話,沒有人敢不服從他的命令.

說罷,他又從上面看著蕭長歌的方向走了下來,一身黑色的盔甲顯得他整個人更加威嚴端正,仿佛走路時腳步都會生風,他站在離蕭長歌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還請公主好生歇息著,明日我們趁早趕路進京,我會修書一封給蒼葉皇帝,告知我們現在的情況."想不到他對這個所謂的公主還是挺上心的,並沒有像其他的士兵一樣對這個公主不滿不尊敬,反而做事還會先告知她.

"將軍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蕭長歌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低啞一些,又隱藏似的咳嗽了幾聲,裝作是得了風寒的樣子.

果不其然,這個將軍一見蕭長歌咳嗽,眉頭就緊緊地鎖了起來,目光中並不是一個下屬對于公主的關切,反而是心疼,又帶著責怪.他複雜的眼神讓蕭長歌心里一震,透過輕紗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卻也差不了.

"公主可是得了風寒?怎麼聲音都沙啞都成這樣了?"將軍有種抑制不住的生氣,微微側著身子看向旁邊的士兵,怒聲道,"隨行的太醫在哪里?快把太醫給我叫過來."

這種言辭態度,根本就不是一個將軍對公主該有的,更何況還是一個出來和親的公主.

"將軍,只是風寒,不礙事的,不要興師動眾了,我回去歇息便是,過不了兩日就好了."蕭長歌心里打定了主意要試探這個將軍,雖不知這是不是平日里阿洛蘭說話的態度,但是情急之下也顧不了太多了.

說罷,蕭長歌又裝模作樣地捂著嘴巴咳嗽了兩聲,這兩聲咳嗽聽在將軍的耳里卻增大了數十倍,直到將他整個耳膜都占領.

"別說胡話了,怎麼可能不治?即使是再小的病,我也會幫你治好."那將軍說罷,頓了兩秒鍾才反應過來自己情急之下說了什麼話,連忙解釋道,"公主,我的意思是說,明日你就要進京和親,若是風寒未愈,唯恐蒼葉皇帝會怪我們晟舟國連你的身體都照顧不好,有失了晟舟國的顏面."

此時太醫才匆匆忙忙地提著醫藥箱一路小跑了過來,尾隨的還有兩個太醫.

待那兩個太醫行過禮之後,蕭長歌才施施然地對將軍點點頭:"既然將軍心思如此縝密,那只好讓太醫看看了."

說罷,旁邊的兩個侍女才重新扶了蕭長歌到她的帳篷里面.

帳篷里面倒也很大,陳設雖然簡單,但是物品齊全,空氣中飄灑著淡淡的清香,很明顯就是女子的香閨,這一看,便是公主規格的房間.

兩個貼身伺候的侍女將蕭長歌扶到了床邊,恭敬地伺候她半靠在床上,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婢女就要伸手撩開她的面紗,在她的手才碰到面紗的時候,忽聽一個清冽冷漠又微帶沙啞的聲音道.

"我有說過讓你摘下我的面紗嗎?"

那個侍女的手頓在半空中,忽而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將軍,直到有了他的示意才道:"對不起公主,奴婢愚笨,以後不會了."

"退下,沒有我的命令你們不用再進來伺候我."蕭長歌微微偏了偏頭,目光看向里面的床杆.

"這……"那個侍女沒想到蕭長歌竟然會說出不要她伺候的話來,目光緊張地看向了那個將軍,在征求他的意見.

兩人的互動如此之明顯,蕭長歌不用推測也知道了是怎麼回事,這兩個侍女根本就不是一直在她身邊伺候的,反而是那個將軍故意安排安插在她身邊的眼線.

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畢竟她現在不是阿洛蘭,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戴著面紗,在進京之前,她不能讓別人發現她的真實身份,只好以此來隱藏自己.

"公主,你的身邊需要人手照顧,要是他們不在你的身邊,你的生活起居怎麼安排?"將軍瞪了那兩個侍女一眼,仿佛在說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我的生活起居自己能行,不用別人安排,反正我是不喜歡以下犯上的侍女,若如此,哪天爬到我的頭上也不是沒可能."蕭長歌帶著冷意地自嘲了一聲,目光中盡然是不屑的樣子.

將軍看不到她的表情,卻能感受到她話中的生氣,這樣的她好像不是以前的阿洛蘭了,變得有些冷漠,但是那股刁蠻的調皮勁還是在她的身上.

不管她說什麼,他都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他也不忍心拒絕.想到明天之後,就要天各一方,一生再也難見一次,他就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她想要的東西捧到她的面前,更別提是這區區的一個要求.

"公主,你要是不喜歡他們兩個,我再給你安排另外兩個."

蕭長歌皺眉揮手:"不用,我想自己一個人清淨一會,等我需要人的時候再和你說."

如此,將軍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是目光冷然地看了看旁邊的侍女,揮揮手示意她們出去.

"就依公主所說."將軍淡淡道.

接下來就是太醫的輪番診治,為了讓自己的病看起來更加真實一些,蕭長歌特意堵住了自己的脈象,掩人耳目,讓太醫誤以為她得了風寒,甚至更加嚴重的病.

三個太醫來回又把了三次的脈,最終在紙上寫下把脈之後的結果,遞給那個將軍看.

那個將軍幾乎是仔仔細細地一一對了過去,最後才點點頭,將那張紙重新遞給了太醫:"去抓藥吧!"

直到這里,那幾個太醫才如釋重負地走了出去,擦了擦自己額頭上面的汗,只覺得渾身都是毛骨悚然的.

"怎麼會心神郁結?公主,你每晚都睡不著覺嗎?"那個將軍瞪大了眼睛看著蕭長歌問道.

帳篷里面頓時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一下子十分安靜,只需要側耳傾聽,就能聽到將軍有些急促的呼吸聲.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確實招人閑話,更何況是一個護送將軍,和自己要去和親的公主呢?

蕭長歌慢慢地轉過了身子,面無表情,甚至還有些態度僵硬地道:"將軍,太醫已經把過脈了,你要是有什麼事的話也去忙吧."

若非蕭長歌在方才就已經看出了這個將軍對公主阿洛蘭的態度,她也不會這麼迫不及待地就趕這個將軍離開,越是明白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蕭長歌就從來不會去碰.

兩人能見面說話,純屬巧合.

那個將軍這才反應過來,目光冰冷地看著蕭長歌,仿佛想要穿透她的面紗從而看到她的真實面目.但是蕭長歌機靈,知道他想做什麼,早就已經翻身躺下,蓋上了被子,將整個人緊緊地裹了起來.

看到她抗拒的樣子,這點哲而將軍倒是很熟悉,一如既往,從來未變.

他悠悠地歎了一口氣,轉身挑開帳簾,走了出去.

上篇:第二百一十七章互換身份     下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不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