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不如前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不如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九章大不如前

夜色和從前一樣美麗,但是雪景卻不如從前好看了.

冥王府里面一座橋亭下立著一身黑衣凜然的男子,他雙手背在身後,一雙劍眉微皺,因為眉頭皺的太久的緣故,額頭上面已經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眉紋,看起來又是一道滄桑之感.

沒有蕭長歌的第一年,雪依舊下,梅花依舊開,心情卻不似從前了.

這里是凝聚了他們最多回憶的地方,每當傍晚十分,蒼冥絕都會在這個橋亭里面看著天邊的云彩,想著他和蕭長歌一起走過的日子,總覺得能抓在手心.

"王爺,朝廷來消息了."江朔從小橋那邊走了過來,手里是一封飛鴿傳書的密函.

"拿過來."蒼冥絕身子一動不動,只等著江朔將紙條遞到他的面前.

淡黃色的宣紙就著濃黑的字體,搭配得十分好看,蒼冥絕拿在自己眼前看了看,最後一點一點地揉碎,撕得一干二淨.

他的目光一而再地冷冽下來,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去告訴太子,晟舟國和瑟公主一對人馬因為大雨被困山林,暫在林中安營紮寨,明日一早便可下山前往京城."蒼冥絕聲音里帶著一股濃濃的冷意,即使是江朔已經聽得習慣了,還是不由得發出一股冷顫.

"是."江朔點頭應下,立即轉身出了王府.

周圍再次冷寂下來,只有天空中星星點點的白雪在飄蕩著.

長歌,你知道麼?除了你,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娶其她女子,不論是誰.

夜幕降臨得太快,蕭長歌戴著面紗很是不舒服,想著應該也沒什麼人,便將面紗取了下來,露出傾國傾城的一張臉.

取了旁邊木盆里面的水洗了個臉,淨了手之後,整個人清爽很多,也沒有了一直戴著面紗的難受感覺.

做完這些事沒一會,外面便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沉穩地踏在地上,最後那個腳步聲落在營帳的外面,沒有了動靜.

這個聲音聽起來很熟悉,除了哲而將軍,沒有一個人有這麼沉著穩重的腳步聲,蕭長歌估計他會進來,慌亂地取了方才摘下來的面紗戴上,想了想,又拿了幾根銀針放在自己腰間,最後坐到了床沿邊上.

哲而立在門口沒一會,腦袋里那種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覺很快又升了起來,他一挑開簾帳,便昂首闊步地走了進去.

"將軍進我的帳都不用事先通報,看來將軍的權利很大."蕭長歌冷笑了一聲,面紗掩蓋之下的她看起來透著一股神秘感,很熟悉,卻也很陌生.

"我只是進來看看公主歇下了沒,只是尋常的問候,並不用如此多禮吧?"哲而的臉色不是很好,卻不以為然,從前阿洛蘭同樣這樣子嗆他,到底沒有怎麼樣.

"我正想歇著呢,將軍來的很是時候,可以幫我把蠟燭吹熄了."蕭長歌冷冷說罷,一個翻身已經躺在了床上,背對著哲而.

那個背影,他想了好久,念了久,可惜明天之後,卻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吞了吞口水,有種舍不得,想要觸碰卻又不能的感覺.

"公主這麼早就要歇息?藥吃了嗎?為何睡覺還要戴著面紗?讓我幫你摘下來."一個又一個的問話不斷地砸在蕭長歌的心上,哲而的手腳都不聽使喚,控制不住地往蕭長歌的方向走去,顫抖著雙手猛地握住了蕭長歌雙肩.

纖弱的肩膀被他牢牢抓在手心,溫熱圓潤的肩頭盈盈不足一握,他的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

觸碰著蕭長歌,就像是觸碰到了他心底最深最柔軟的那個地方一樣,沉浸于此,不能自拔.

但是,蕭長歌卻猶如五雷轟頂一般,渾身都豎著寒毛,全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

"放手!"蕭長歌猛地掙紮開來,厲聲怒斥:"將軍成何體統?我是晟舟國的公主,你怎能這樣對我?這像話嗎?"

一只手推開了哲而,另外一只手就要往他的臉上打去,恨不得給他十幾個耳光才解氣.她的身體,除了蒼冥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碰.

可是,就在她的雙手要觸碰到哲而的時候,猛地被一只大手緊緊抓住,牢牢控制在他的手心,令她不能動彈.

"放開我,否則你定會後悔的."蕭長歌聲音低啞陰冷,就像是地獄中走出來的人一樣.

對于哲而來說,這種不成立的假設性話語已經沒用,只有眼前的溫香軟玉才是他想要的.

更何況,在他的印象中,阿洛蘭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除了一張伶牙俐齒的刁嘴,什麼都不會的公主.

"我後悔什麼?明天你要嫁給蒼葉國不知道哪個人,我喜歡你這麼久,給我一點好處又如何?要是,要是你願意跟我走也行,我們兩個人找個沒人的地方更名換姓一起生活豈不自在?"

哲而為了得到阿洛蘭而口不擇言,但是卻也說出了他心底最深處的秘密,其實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

原來哲而對阿洛蘭的感情竟然這麼深,怎麼說他也是個晟舟國的將軍,怎能說出要帶一個公主遠走高飛的話來,他若不是能力很強,就是心里早有計劃.

"再怎麼說我也是晟舟國的公主,你這樣是一個將軍對待公主的態度嗎?若是我告訴父皇,定要你生不如死."蕭長歌咬牙切齒地狠狠警告,她就不信,哲而竟然敢這樣做.

仿佛蕭長歌說了一個很大的笑話一樣,哲而竟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前仰後合,根本沒有一絲想要從她身上起來的想法.他什麼都不怕的樣子讓蕭長歌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阿洛蘭,雖然你是一個公主,但是你覺得你自己在皇宮里面有地位嗎?若是你受寵,還會被安排來和親嗎?"哲而終于笑夠了,滿臉不屑地看著蕭長歌,看起來真的是個笑話.

果不其然,蕭長歌猜測的沒錯,阿洛蘭果然是個不受寵的公主,只是沒想到不受寵的地步已經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

她目光一轉,想著該怎麼從哲而的口中套出有關于這個公主的事情來,既然哲而對她有意,不如按照這個套路來走下去.

"將軍,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我畢竟是個公主,若是明日我到不了蒼葉國,兩國交戰又是避免不了的,到時我們怎麼向父皇交待,怎麼向晟舟國的百姓交待?"蕭長歌側著臉道.

"哼."哲而冷哼一聲,聽見蕭長歌放軟的語氣,以為她已經同意了要和他遠走高飛才會有這麼多的顧慮,身子放松下來,往旁邊一靠,雙手卻依舊牢牢地鎖在蕭長歌的身上.

"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天下蒼生關我們何事?我們既不是皇帝,也不是救世主,到時候隱居山林,什麼樣的戰爭紛擾都和我們無關."他盡量打消蕭長歌的疑慮,只要她能跟自己在一起,其他的後話再說.

蕭長歌咬咬唇,因為戴著面紗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才道:"既然我父皇會為了天下百姓而讓我到蒼葉國和親,那就說明我是必去蒼葉不可,如果我就此消失了,父皇他一定會傷心的."

她的語氣中有種淒然的感覺,看起來就非常傷心婉轉,雖沒有流下淚來,卻也楚楚可憐.

"你還不知道麼?"哲而終究是受不了她用如此悲傷的語氣說話,冷聲地將晟舟國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要讓你出來和親的人並不是國主,而是新皇後,她已經看你不爽很久了,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她那個人表面功夫是一套一套的,就連我見了她都猜不出來她心里在想什麼."

蕭長歌的心里一點一點涼透,原來事情不止她想象得那麼簡單,背後的推手竟然是阿洛蘭的後母,她竟脫口而出:"原來這次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和親."而是那個所謂的新皇後要除掉阿洛蘭這個眼中釘.

怪不得個個都對這個公主那麼不敬重,原來爹不疼娘不愛,公主的身份還不如一個平民小姐.

"這倒是說對了,就算你不去和親,兩國也不可能交戰,因為國主早就給蒼葉交了五年的進貢,這五年別說戰爭,就連一點雞毛蒜皮的事都發生不了.讓你去和親,不過是新皇後為了把你趕走而已."哲而搖了搖頭,一臉惋惜地看著蕭長歌,歎道,"怎麼樣?要不要跟我走?至少我比那個蒼葉國的什麼皇子來的熟悉,你也不會便宜了別人."

原來如此,蕭長歌算是差不多都了解透了,沒想到阿洛蘭的身世竟然這麼淒苦,根本就不算是一個公主.

哲而見她沉思著,便伸手要掀了她的面紗,可是他的手在碰到蕭長歌的面紗之前,突然被一掌拍掉,電光火石之間蕭長歌已然坐了起來.

"即使這樣,也不會便宜了你."蕭長歌目光冷冽地盯著哲而,若是此刻她沒有戴面紗,哲而才會知道她的目光有多麼駭人.

哲而一個翻身下了床,作勢就要摁住蕭長歌,卻被她迅速跑過,只觸摸到她的衣角.

"想跑?"哲而冷笑一聲,腳尖輕輕一點,不費吹灰之力便到了蕭長歌的面前,一伸手便抓住了她的衣領,柔軟的雪白的貂毛在他的手心里顯得十分溫暖,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將蕭長歌摟在懷中.

"我想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哲而將蕭長歌往床上一甩,"砰"一聲身子砸到床上的聲音響起,這一下,快將蕭長歌的五髒六腑顛出來了,整個人倒在床上久久不能動彈.

看著蕭長歌難受地蜷縮起來,哲而臉上沒有任何疼惜的表情,倒是絲毫不留情面,伸手便將她的面紗扯開,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哲而心跳戛然而止.

上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情有義     下篇:第二百二十章 盟誓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