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二十二章 重見故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 重見故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二十二章重見故人

三條模樣差不多的岔路口分布在他們的面前,就連一向以聰明自喻的哲而都分不清應該走哪條路比較好.

他攤開手上的地圖,上面的路並沒有這三條岔路口,看來畫地圖的時候,這三條岔路還沒有出現,應該是剛剛開發不久的,亦或者,這畫地圖人根本就把這三條岔路口給忽略了.

"將軍,怎麼了?"蕭長歌等了一會,還是挑開簾帳,探出頭去問道.

哲而收了手中的地圖,轉頭恭敬地道:"公主,前面出現了三條岔路口,你知道哪一條才是正確的嗎?"

還沒下過山的蕭長歌根本不知道路怎麼走,原本一直都是明溪帶著她走,如今和明溪分開,就連路,都不知道.

"不知."蕭長歌搖搖頭,面色沒有任何改變,哲而想從她的臉上探出是否在說謊都不可能.

哲而沒有多慮,聲音冰冷地命令旁邊的副將:"你去前面探路,看看哪一條路好走,我們就走哪一條."

副將是哲而的心腹,有他去探路,一切都很放心.

從馬上躍下來,副將把背上的劍取了下來,提在手里,一臉凌厲地走到了第一條岔路口那里去.

"等等,我知道往哪條路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傳到了蕭長歌的耳里,她心里一顫,那人已經走上前來,身後跟著同樣身穿盔甲的嬌弱身影,低著頭不敢抬頭,生怕哲而將她認出來.

只不過他的臉上不知道塗了什麼東西,變得黝黑中又帶著土黃,就連阿洛蘭低下去的下巴同樣也是那種顏色.

應該是是他們為了躲避士兵的眼睛,才塗成那樣.

"你們是哪一營的士兵?為何會知道出山的路?"哲而雙眼微眯,看著明溪,士兵那麼多,他根本沒有將他們認全,只是此刻心里很疑惑,為何晟舟國的士兵會知道出山的路.

"將軍,就讓他們帶路吧."蕭長歌蒙著面紗,雖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聲音卻讓人不可拒絕.

看見蕭長歌平安無事,明溪也就松了一口氣,自己千辛萬苦地來到她的身邊,正是為了保護她.他不能讓秋莫白失望,不能違背自己的意願.

看來是蕭長歌熟悉的人,哲而心里衡量了一下目前的情況,他既然已經忠心于蕭長歌,就應該相信她.反正一直耗在這里也不是辦法,總要有人帶路下山,而他們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既然如此,就由你帶著我們下山,不准耍花樣."最後一句話是說給旁邊的士兵聽的,他不能讓士兵誤以為這兩人和蕭長歌有任何關系.

明溪點點頭,獨自一人率先走到了第一個岔路口那邊看了看,又到後面兩個岔路口看了看,這幾條路都是一樣的,無論從哪一條路下山都能到達京城,只不過他平日里因為趕快路,所以走的都不是這幾條路.

都怪他,為了拖住時間,故意選擇了這條比較遠的山路,否則,也不會遇到這支進京和親的軍隊.還誤打誤撞地讓蕭長歌冒充了晟舟國的公主.

"將軍,這三條山路其實都可以下山,只不過第一岔路偏遠,但是大路寬敞好走.而第二條路近,只是山路狹小,又偏陡.這第三條路嘛,不遠不近,路也好走,只不過雪山偏多,容易發生危險.不知將軍要選擇哪條?"明溪一一將山路的情況道來.

哲而看了一眼明溪,良久,才從喉嚨里發出幾道聲音:"那你覺得呢?"

明溪面不改色地說道:"軍隊浩蕩,公主身體不可損傷,還是走第一條路比較安全."

"好,那就第一條路,出發."哲而雙腿夾住馬身,一揮手中的鞭子,馬兒已經馱著他平穩地沖著第一條路走去.

蕭長歌透過面紗看著明溪,兩人對視了一眼,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大隊伍重新出發.

第一條岔路果然如同明溪說的一樣,寬敞而又好走,大隊伍走的很平穩.盡管雪地鋪積滿地,還是如同平地一般穩當.

"喂,這下山的路還要走多久啊?"阿洛蘭有些體力不支地戳了戳前面步履挺拔的明溪.

明溪側身回頭看了她一眼,她柳眉微皺,額頭竟然有微汗冒出來,臉色因為藥水變成了黑色,但是依舊能看得出來微微泛紅,嘴唇也變得蒼白,想來應該是走累了導致的脫水.

"臨近中午就能到了,你怎麼樣了?"明溪伸手扶住阿洛蘭的身子,觸手感覺便是癱軟冰冷,根本沒有任何支撐,若是沒有明溪的手,她便要摔倒在地.

"我不行了,這路,也太難走了."阿洛蘭有些艱難地斷斷續續說話.

再這樣走下去,身子遲早會脫水,明溪學了這麼久的醫術,也知道人體的極限在于哪里,更何況阿洛蘭已經許久沒有喝水.

"你等著,我向小花說一下."明溪扶著搖搖欲墜的阿洛蘭來到了蕭長歌的簾帳外,低低對她說了阿洛蘭的情況,不一會,蕭長歌便挑開了簾帳.

"哲而將軍,這位士兵的腿疾複發,恐怕難行久路,可否行個方便讓他騎馬而行?"蕭長歌半挑簾帳對哲而說道.

經過昨晚的盟誓,哲而對蕭長歌的話沒有任何質疑,只有相信的份,雖然不知道這個士兵的腿曾經得過什麼疾病,但是他也毫不猶豫地讓對旁邊的副將道:"你,下來,讓他騎馬."

副將臉上青一塊白一塊,就像是吞了毒藥似的難受,他堂堂一個副將,憑什麼要讓下馬走路,把馬讓給一個小士兵騎呢?

"將,將軍,這不太好吧?"副將面色為難地說道.

哲而雙眼一眯,目光凌厲地掃向了副將:"有何不可?難道你不想出山了嗎?"

向來他說的話都是不容置疑的,也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誰讓他們都心甘情願並且忠心耿耿地跟著哲而.

副將應了一聲是,千般不願,萬般無奈地下了馬兒,將缰繩遞給了明溪,明溪忽視了他的表情,身子一翻,已經騎上了馬.

待他上馬之後,複又伸出手將地上的阿洛蘭拉上馬,坐在他的身後.

"將軍可以出發了."有人小聲地提醒道.

副將悶聲不吭地看著明溪和阿洛蘭霸占了他的馬兒,兩人還以一種極其親熱的姿勢坐在馬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斷背.

隊伍繼續前行,阿洛蘭趁機貼在明溪的背上,雖然沒有得到他的擁抱,但是只要能依靠著他就覺得安全感十足.

如果時間能停止在這一刻就好了,那他們兩人就不會分開.

阿洛蘭的臉上帶著微微笑意,一路上都停不下來.

她這才意識到了自己該不會是對明溪產生感覺了吧?她自己這副樣子,簡直就是一副少女懷春的樣子,她咬了咬唇,目光懵懂地看著前面的明溪,他的後背十分寬廣,待在他的身後,足以為她遮風擋雨.

好吧,那就這樣吧,其實也挺好的.

過了雪路,來到了京城的城門口,幾個士兵站在門口檢查著通行的百姓,逐個檢查他們的衣物,然後一一放行.

"將軍,我們到了,可是城門口並未見有蒼葉國的人出來迎接我們."副將向前看了幾眼,城門口除了那幾個看守的士兵,根本沒有熱鬧喧囂的痕跡.

"我昨日已經修書一封給蒼葉皇帝,他應該早就看到了,他若是不派人出來迎接我們,那就是他們蒼葉國失了禮數,看他們的面子往哪兒擱."哲而冷哼一聲,放下了手中的鞭子靜靜等待著.

而馬車內的蕭長歌看著這里的不變的建築和街道,前塵往事不斷被勾起,熟悉的人和熟悉的事,還有她曾經走過的街道,街頭兩邊的店鋪和百姓,來來往往的人,或許都和蕭長歌擦肩而過.

而冥王府,那個她最最熟悉的地方,此時,他們就在同一片城內,相隔不過幾步遠,很快,他們就會再見面.

但是,物是人非的現狀,讓蕭長歌的心忐忑不安.

她回來了,換了一副容貌回來,該怎麼證明自己,就是從前的蕭長歌.

當蒼冥絕再度從她的面前走過,一年後的他是不是變得更加冷漠成熟,是不是娶了新妃,將她拋擲腦後.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昨日的分離和今日的不舍,才能讓兩個已經分別的人再次重逢.

"哲而將軍,久聞盛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太子身著一身深藍色的朝服,外面披著一件黑色的披風,頭發用金簪高高束起,他的眼神沒有蒼冥絕和溫王冷漠,看上去讓人如沐春風.

這個就是蒼葉國自小體弱多病太子,後來因為一個神醫治好了他的病,才能讓他重振雄風.

來蒼葉之前,哲而已經將這里的每一位皇子了解的極為透徹,而最讓人摸不透的就是蒼葉國的四皇子和六皇子,相傳兩人一直不和,但是從未明面上爭奪過什麼,都是暗地里較勁.兩人雖然不相上下,但是聽聞四皇子的心思縝密,手段極為毒辣.

"想必您就是蒼葉國的太子了吧?果真玉樹臨風啊!久仰久仰."哲而不動聲色地將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壓了回去,轉而笑對太子.

看著哲而這個笑面虎,太子臉上雖然笑意不減.

"父皇派我來做迎親大使真是沒錯,能接觸到哲而將軍這麼驍勇善戰的將軍真是我的福分,想必簾帳里面的那位便是和瑟公主了吧?"太子目光穿透紗帳,銳利的眼神看向了坐在馬車上面的蕭長歌,外面一重紗帳,里面還是一重紗帳,看來這措施做的夠得當,想必是驚世容顏不肯讓人看見.

里面的蕭長歌接觸到他打量的目光,身子竟然不由緊張起來,沒想到,她來京城見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太子.

上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混入軍隊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暗中使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