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近在咫尺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近在咫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二十四章近在咫尺

既向往又對未來忐忑不安,阿洛蘭的小心思不用想都被蕭長歌摸得一清二楚.她知道阿洛蘭口中的壞女人是誰,當初和哲而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將事情套的一清二楚了,她很同情阿洛蘭的人生,但是這也是無可避免的.

"瀟瀟灑灑地活著,這才是人生最高的追求."阿洛蘭,希望有一天真的能瀟瀟灑灑地活著,再也沒有這塵世間的羈絆.

蕭長歌垂眉悠然地歎了一口氣.

冬天的天氣陰沉得比較早,來到殿內才說了一會的話,外面的天氣便漸漸地暗了下來,一片黑色的烏云籠罩在天地之間,將原本白花花的一片天地變得非常陰霾.

這就是京城冬日的夜晚.

是蕭長歌再熟悉不過的天氣,每當夜幕降臨,她都會坐在房間前台階上面一邊賞雪,一邊等著辦完事情回來的蒼冥絕.

而蒼冥絕見到她這副樣子,總會既心疼又生氣地把她的雙手放進自己的衣裳里面溫暖著,一邊罵她傻瓜.

只是,從前剩余的那一點點溫暖,毫不留情地消失了,只剩下回憶.

"公主,我們是太子指派來伺候公主的."一聲如同黃鸝鳥般清脆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沒想到太子動作還挺快,蕭長歌清了清喉嚨,道:"進來."

十幾個統一著裝的宮女捧著各色各樣的東西從門口走了進來,最醒目的就是最前方的金銀珠寶,因為盒子的蓋子被打開,所以顯得有些閃閃發亮.

"公主,這些賞賜都是皇上派人送來的,說公主遠道而來,辛苦萬分."那些宮女將手中的托盤一一整齊地擺放在旁邊的桌子上,一排排整齊的桌子已經擺放不下,宮女又將手中的托盤擺放一些到了床沿邊上.

看著那些賞賜,蕭長歌心里冷笑一聲,不知道嘉成帝是為了顯示皇恩浩蕩,還是想讓這個外來和親的公主看看他蒼葉國到底有多麼繁榮昌盛.

"替我謝過皇上."蕭長歌淡淡道.

"公主,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就讓奴婢為您梳個發髻,好去參加晚宴."帶頭的那個宮女年紀不輕,一看就是宮中的老手,說罷就要上前為蕭長歌梳妝打扮.

可是,她還沒有走到蕭長歌的面前,就被她一口回絕了.

"你們辛苦了,早點下去歇著吧,我這邊有兩位侍女伺候著就足夠了."蕭長歌的聲音里實在沒有太大的起伏.

不軟不硬的聲音讓宮女吃了個癟,又沒有摸透這位晟舟國公主的性格如何,這倒是讓她有點為難回去該怎麼交差.

不過,看這個公主的樣子,不像是個軟柿子,可以隨便捏.宮女權衡再三,來日方長.

"好,那公主您好生梳妝打扮,奴婢們退下了."帶頭宮女一使眼色,那群宮女便隨著她的腳步退了下去.

門再次輕輕地關上.

"幫我換件衣裳,梳個發髻."蕭長歌聲音里略微有些疲憊.

聽著她的聲音,明溪心里又急又恨,在這個時候,他根本就是個擺設,一點忙都幫不上,他只能在心里為她擔心.

哲而安排過來的兩個侍女二話不說立即上前為蕭長歌梳發髻,並且詢問道:"公主,您要梳什麼樣子的發髻?"

今天是和瑟公主第一天進京,恐怕會有很多的皇子大臣,雖然她是冒充的,但是也不能讓晟舟國丟臉,最起碼的不能讓那些皇子大臣以為和瑟公主丟了晟舟國的臉面.

"就梳和瑟公主的發髻,衣裳不要太過華麗,簡單卻也不能失了公主的風范."蕭長歌看著銅鏡里面只印出一個輪廓的自己,眉梢微挑,似乎化成什麼樣子都與她無關.

兩個侍女應過之後,就開始為蕭長歌梳發髻.

先是用淡淡的玫瑰油擦了頭發,讓頭發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再將頭發定型,她們兩雙巧手不斷地落在蕭長歌的頭發上,靈巧地如同一條小蛇般在她的頭發上面轉來轉去.不斷地有金釵從她的頭發中穿進,幻化成一種優雅簡單的氣質出來.

最後,兩根淡綠色的發簪從她的頭發中穿過,一層白色的紗狀薄層放在她的腦後,一股出水芙蓉般清潔的韻味從蕭長歌的身上散發出來,神似天邊的一抹云霞般亮眼.

"公主,你真漂亮."其中一個侍女笑呵呵地贊揚蕭長歌的美貌.

梳起了和瑟公主妝容的她顯得更有異鄉的韻味,若是不仔細看,還真的很難將她和蒼葉國的人想象到一塊.

在銅鏡里面也看不到什麼,蕭長歌還是站了起來,身上曳地長裙讓她有些不習慣,她稍稍將裙擺提了一點起來,上面是一層湖水綠的上衣,下面鋪著一層白色的裙擺,外裳是一件米黃色的貂皮披風,整個人看上去十分淡雅清新.

蕭長歌尤其滿意這種造型,就是走路時腳上容易踩到裙擺,所以無時不刻都必須托著兩側的裙擺.

"公主,皇上派人來傳話了,請您和哲而將軍到遲亭台用膳."外面的門有禮地被人敲了兩下,緊接著一陣嗓音清脆的女聲出聲道.

"知道了."蕭長歌揚聲說罷,又低下了聲音,用只有他們三人才能聽得見的聲音對明溪和阿洛蘭說道,"你們就不要去了,等我的消息."

"你自己小心,千萬不要露出破綻了."明溪以同樣小聲的聲音回答.

旁邊的兩個侍女很識相地回避到門口處,見蕭長歌說完了話,將門打開,虛扶著蕭長歌出了東華園.

禦花園的遲亭台已經歌舞升平,歌聲不斷,有女子唱歌和音樂的聲音傳出,想來已經是熱鬧非凡.

幾人在冰冷寂靜的禦花園中穿過,一抬頭便能看見矗立在禦花園最高點的遲亭台上,現在在放的這出戲是嘉成帝最愛的哪吒鬧海.

蕭長歌的心開始不斷地砰砰跳起來,並不是因為這種大場面,而是因為等會就可以見到蒼冥絕了.

許久未見,誤以為已經天各一方的他們再次重逢,是否來的太過突然.

"公主,上台階了,您小心腳下."旁邊的侍女溫和地提醒道.

不過幾層台階就像是上天堂一般困難,蕭長歌緊緊地屏住呼吸,另外一側,突然一個黑影壓到了她的身邊,將她眼前難得的光亮擋住.

蕭長歌抬頭一看,哲而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她的身邊,他目光中有詢問,安撫之情,不過礙于太子安插在他們身邊的眼線,終究是什麼都沒有說.

台階邁到最後一步,蕭長歌並沒有刻意去尋找蒼冥絕在不在,反而率先向嘉成帝請安.

"晟舟國阿洛蘭(哲而)拜見蒼葉皇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阿洛蘭和哲而異口同聲地向上座的嘉成帝請安,宏亮的男兒氣概聲音中帶著女兒的嬌柔聲,讓嘉成帝頗為詫異.

"快快請起,來人趕緊給和瑟公主和哲而將軍安排上座,朕甚悅."嘉成帝的聲音已經沒有了從前的威嚴,沒想到僅僅一年的時間,他的氣色便大不如前.

有人帶著他們走向了上座,蕭長歌坐定之後,這才悄然無聲地抬頭打量著嘉成帝.

相比于一年前的他,真的變了好多,蕭長歌心里的疑惑漸深,這一年多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嘉成帝的身子骨會差成這樣.

"早就聽聞蒼葉皇帝威武不凡,王者之風霸氣,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哲而雙手作揖,不動聲色地贊揚了嘉成帝一番.

但是憑借以往蕭長歌對嘉成帝的了解,他就不是個會接受這些吹捧的人,可是如今的他卻沒有對這些話產生任何異議.

"哪里,朕已年邁,自然是不如你們這些年輕人來的前途無量,朕早早地就聽說過哲而將軍你的威名,如今一看,果不其然."嘉成帝笑了笑,用手捋了捋下巴短短的胡子,不管他做什麼動作,再配上那一身明晃晃的龍袍,盡顯龍威.

那邊哪吒鬧海已經到了高潮部分,眾人的視線都被它給吸引了去,哲而明顯地松了一口氣,也朝著遲亭台對面的一處亭子看去.

略微低矮一層的亭子被禦花園中的梅花環繞著,紅梅白梅在禦花園中爭相開放,從一旁白玉似的亭角中圍繞上來,綻放在亭台的兩旁.

蕭長歌趁機抬頭在茫茫人海中搜尋蒼冥絕的身影,可是在座的皇子之位卻唯獨沒有他的身影,想來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和瑟公主,你父皇身體可安康?"此時,嘉成帝又轉身詢問蕭長歌.

明明就是兩大敵國,還偏偏要裝出一副十分友好的樣子出來,蕭長歌看著上座的嘉成帝,卻又不得不回答:"父皇一切都好,勞皇上掛念."

此次和瑟公主是過來和親的,眾人都知道她的成親對象是蒼冥絕,但是蒼冥絕在今晚這麼重要的時候卻沒有到來,難免會遭人詬病.

蕭長歌的耳邊已經徐徐吹來了一陣八卦的風.

說的正是蒼冥絕和她的事情,不過是說蒼冥絕還深愛著冥王妃,絕對不可能娶自己,還說自己比不上從前那個蕭長歌,這一下竟然把蕭長歌給搞蒙了.

她在這里,她還好好地在這里.

"今日,朕第四子偶感風寒,身子不適,不能來皇宮中,不過朕現在也沒有想好讓你嫁給誰,但是朕有那麼多個兒子,一定會給你個交待."蕭長歌霎時提心吊膽起來,臉上錯愕的表情足以塞下一個雞蛋那麼大,竟然還沒有安排她嫁給誰?

難不成那張告示是假的麼?

"皇上,其實我嫁給誰都行,我只是希望蒼葉晟舟兩國能和平共處,不再打戰讓百姓受苦就行了."蕭長歌放低了聲音,雙手卻緊緊地掐在肉里,快要將自己的肉剜出血來.

沒想到做公主,不僅連自己選擇和誰的權力都沒有,而且就連指婚這件事還能輕易地改動.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暗中使詐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納妃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