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二十五章 納妃之意  
   
第二百二十五章 納妃之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二十五章納妃之意

她的身價與作用就是如此,一個小小的,不受寵的和親公主,能為國家做出貢獻就已經是很大的殊榮了,又怎麼能盼著自己做出選擇夫君的事情.

"沒想到和瑟公主竟然這麼通情達理,能嫁到我們蒼葉來,真是一種緣分,皇後,你說是不是?"嘉成帝說罷,扭頭看向了身邊的葉皇後.

隨著嘉成帝的視線,蕭長歌把目光落到了葉皇後的身上,沒曾想已經一年過去了,她的容貌依舊不減從前,仿佛有種更勝當年的感覺.

她一身明黃的鳳服穿在身上,舉手投足間盡顯一個皇後的風范,坐在嘉成帝的旁邊,除了身上的氣場之外,其他的竟然也只是稍微遜色一點點.

"是了,若是四皇子在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娶了和瑟公主為妻."葉皇後似是而非地說著.

蕭長歌不知道,但是蒼葉國的大臣皇子都是一清二楚的很,這蒼冥絕為了不娶晟舟國的和瑟公主,甯願和嘉成帝對著干,父子倆不知多久沒有好好說過話了.

場上除了選台那邊的戲曲在唱著,根本沒有了其他聲音,仿佛一切都被冰凍塵封起來.

"和瑟公主,那你暫且在宮中住著,等朕擬訂好人選,再嫁出去也不遲."嘉成帝目光深沉地看著蕭長歌,話中並沒有具體說出要將蕭長歌于哪一日嫁出去,就連是哪位皇子都沒有說清楚.

蕭長歌臉色有些難看,今天沒有見到蒼冥絕,而成親對象並不是他,她突然間覺得有些慌亂.她猜測錯了,如果不是,那她冒充這個公主有何意義?

她正愁著不知道怎麼開口,亭台不遠處便傳來一聲帶著不屑意味的挑釁聲,聲音清亮如同黃鸝鳥一般,卻字字珠璣:"父皇,十五弟今年已滿十六,還尚未娶妻,不如讓和瑟公主嫁給十五弟如何?"

這聲挑釁的聲音再熟悉不過,久別重逢的人沒想到還是從前那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蕭長歌稍稍抬了抬下巴扭頭看向了葉霄蘿.

她們之間淵源頗深,說不出來是恨還是不恨,不過自從蕭長歌經曆了一次生離死別之後,只覺得前塵往事都一筆勾銷了,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掌握的,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做好自己.

但是,她是被人陷害而死,每每想到總有人在她的身後迫切地希望她死掉,她就覺得人心可怕.不過,她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

"蘿兒,別胡鬧."坐在她身邊的葉國公扯了扯她的衣袖,吹胡子瞪眼地看著她.

這十五皇子的情況大家也都知道,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發燒太嚴重就連太醫也救不過來,後來勉強保住了一條命,只變得瘋瘋傻傻.幸虧嘉成帝重父子之情,內疚了好久,最後將十五皇子好生地養在宮里,並且囑咐其他皇子,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將十五皇子趕出宮外.

要讓堂堂晟舟國的公主,嫁給一個又瘋又傻的皇子,簡直是在侮辱人.

"十五皇子雖然腦袋不靈光,但是相貌也不差勁,又有父皇的寵愛,嫁給十五皇子,難道不是和瑟公主的榮耀嗎?"葉霄蘿側眼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雙眉微微上挑著.

自從蕭長歌離開以後,沒人和她作對,她的性格變得越發地囂張.

溫王平日里和她說不上幾句話,卻也是有求必應,段貴妃對她不好,卻也還算客氣,整個溫王府只有她一位妃子,日子也是如魚得水.不僅整日打罵丫鬟,還是時常派人跟蹤溫王的行蹤,變得越發大膽起來.

"葉霄蘿,你給我坐下來,這里輪不到你說話."溫王斜昵著雙眼看著斗雞似的葉霄蘿,眼睛里滿是不耐煩的表情.

他知道葉霄蘿的性子,如今她這樣對待和瑟公主,想來應該是因為害怕和瑟公主嫁給自己的緣故.

"我又沒說錯,十五皇子也需要大婚,結婚生子,綿延後代,皇上,反正您也還沒有拿主意,不如就聽兒媳一言,將和瑟公主許配給十五皇子才好."葉霄蘿根本不理睬溫王,依舊自顧自地說著,凡是礙到她的東西,她都要一一清除,不論是什麼.

嘉成帝的表情似乎有些動容,他確實是將十五皇子給忘了,說起十五皇子的神志不清,多多少少還是和他有點關系.如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他又怎能在這件事情上面偏心?

太過了解嘉成帝的溫王知道他肯定會這麼做,但是,他雙眼微微看了一眼葉霄蘿,她正抬著下巴看著嘉成帝.眼睛里盡然是得意.

溫王微微勾了勾唇,臉上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在這個冬日里彌漫開來.

葉霄蘿,既然你不喜歡別人嫁給我,那我偏偏要別人嫁給我.

"父皇,和瑟公主自遠方而來,代表了蒼葉國和晟舟國的關系,身份不容小覷.若是讓她嫁給十五弟未免太不符合身份了.所以,兒臣斗膽請求,讓和瑟公主下嫁于兒臣."溫王雙手作揖,認真的說道.

話音剛落,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皆是一變,尤其是葉家人和葉霄蘿.

又氣又恨的葉霄蘿氣看著溫王,雙眼竟然蔓延出了一道紅紅的淚光,眼看著那滴可憐的淚珠馬上就要落下來,溫王連忙側過頭不去看她.

"溫王,我還沒死呢?你什麼意思?這麼早就想納側妃了?"葉霄蘿又急又氣地拉扯著溫王的衣袍,可是他像是已經決定了似的,巋然不動.

而一邊淡然若水的蕭長歌一聽到溫王的請求,也是無比驚愕,她不知道為什麼溫王會要求娶和瑟公主,但如果真的是溫王娶她,那她一定甯死不嫁.

"走開,我納不納妃關你什麼事?"溫王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在葉霄蘿的耳邊低聲說道,聲音傳進葉霄蘿的耳朵里,就像是放大了十倍似的難受.

"你,好歹我也是你的王妃,你即使再不喜歡我,你也應該尊重一下我的意見吧?"葉霄蘿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哭出來,她的臉頰在兩旁燈火通明你的無限燈火照映下,顯得非常明亮泛紅.

她的話讓溫王十分不屑:"到底是你是我的王妃,還是我是你的王妃?我娶妻,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嗎?"

此話一出,葉霄蘿的雙眼更是無止境地紅了起來,她一直都知道溫王說話很是噎人與冷漠,但是他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個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定要將她打擊似的.

"你,溫王……"葉霄蘿下半句的話卡在喉嚨里,很多時候,她常常都是這樣子,溫王的一句話,就能將她打入十八層地獄.

看著兩人比從前更生疏的互動,仿佛一切都沒變過,變化的只是大家的心境而已,就像是,她坐在這里,依舊沒有變化.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雙手緊緊地握著兩旁的衣裙,雙手中的汗水不斷地蒸發在裙子上面.

只要溫王不娶她,她就什麼都願意.

可是,憑她現在的和親身份,又能說些什麼?

但是,她也不會默默地獨自承受這一切,現在就先看著他們逢場作戲,等到最後的結果並不是蒼冥絕的時候,她再出來和他相認,現在事情變故太大,來的太快,她害怕蒼冥絕一時不敢接受.

看著溫王和葉霄蘿又拌嘴起來,嘉成帝眉頭微皺,不知道應該喝止住誰,這一對冤家,從成親到現在,就從來沒有好好地,安安靜靜地相處過.

"夠了,遲亭台之上大吵大鬧,成何體統?溫王,你先退下吧,讓和瑟公主安靜一會."嘉成帝頗為冷肅地說道.

場上再次變得十分安靜,頓了一會,溫王還是輕聲地從遲亭台退了下去.葉霄蘿靜止了一會,就像是剛剛才發現溫王離開之後,一路小跑地追了出去.

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永遠都是這樣,一個在前面昂首闊步地走著,另外一個不辭辛苦,翻山越嶺追來.

"和瑟公主,哲而將軍,讓你們見笑了,那兩位是蒼葉國的皇子和皇妃,若是有打擾到你們的地方,請笑納."嘉成帝已經在盤算著應該如何安排蕭長歌的婚事.

"皇上不用在意,並不會打擾到我們."蕭長歌對著嘉成帝點點頭.

宴會很快就已經結束了,蕭長歌一個人淡漠地喝著手中的奶酒,目光卻轉到了嘉成帝的身上,在這里,很多的皇子都沒有過來,就連妃子也是只帶了兩個,一個段貴妃,一個皇後.

蕭長歌郁郁寡歡地喝了兩口奶酒,便向嘉成帝宣稱自己身子不舒服,早早的回去歇息著.

這幾年來,皇宮的味道簡直越發讓人窒息.

哲而一直跟在蕭長歌的身後,安靜的如同一陣清風般悠揚而過,讓人摸不見,看也看不清.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近在咫尺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匆匆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