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清晨不滿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清晨不滿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二十九章清晨不滿

大街燭火萎靡,除了頭頂上的一輪明月,根本沒有任何的燭火照明兩人行走得十分困難.

"明溪,你撐住,我馬上就帶你進宮療傷."蕭長歌緊緊地抓住明溪的手臂,環繞在自己的脖子上,他整個人癱軟的吊在她的身上.

混著刺鼻的血腥味和兩人身上因為炎熱而沁出的冷汗,味道不斷地溢出,又被夜晚的冷風吹走.

或許是聞到了空氣中彌漫著血的味道,東邊的一條小巷子里不斷地傳出狗叫聲,在這個黑燈瞎火的夜晚顯得有些駭人.

"小花,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明溪看著蕭長歌吃力咬牙扛著自己的樣子,心里劃過一絲暖意.

明明是他要保護她的,怎麼現在變成了她在保護自己呢?

"你都這樣了,別逞能了."蕭長歌扛著他大部分的體重,慢慢地挪步往城牆方向走去,那高高的城牆又是讓人頭疼的一件事.

"明溪,你現在還能爬牆嗎?"蕭長歌有些也有些忐忑,如果明溪爬不過去,估計兩人就要在外面睡客棧了.

果不其然,虛弱的明溪斜靠在蕭長歌的右肩頭上面,低聲虛弱地道:"恐怕不行."末了,又補充道,"但是搭你上去肯定沒問題."

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情開玩笑.

把他一個人獨自扔在宮外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好是兩個人都能回去,如果回不去,便在宮外住客棧,等到明溪的傷好點了再去宮內.

總之,她絕對不可能扔下自己並肩作戰的戰友不管不顧.

"等會你試試看,如果有力氣爬上去,那就爬進去.如果沒有力氣,就先在宮外客棧休息,等你身體好一點再進去,不管怎麼說,如果不是我堅持要來,你也不會受傷."

前面還很堅定的蕭長歌說到後面,聲音卻越來越小,伴隨著一聲悠悠然的歎息.

"不要這麼說."明溪打斷了她的話,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不關她的事.

宮門近在咫尺.

只是沒有一人把守的城門樓底下,竟然站著一個威風凌凌,昂首挺胸的年輕男子,遠遠看去並不像是看守城門的士兵.那道身影熟悉非常,蕭長歌已經猜出了是誰.

"明溪,哲而將軍就在城門樓底下,我們先過去再說,他或許能幫我們進城."蕭長歌快走近時,哲而就已經快步地跑到了她的面前.

三道人影在月光浮華之下顯得如同靜止的花草一般小,透過層層云堆看著他們,其實是再熟悉不過的樣子.

"我來."哲而從蕭長歌的手里接過了受了重傷的明溪,一觸碰到明溪的那一刻起,他的眉頭便緊緊地收斂著,僵硬道:"他全身差不多一半的筋脈都斷了,若不是他身上有內力護體,恐怕傷的會更重."

蕭長歌本來就不是太好的臉色漸漸地冷冽下來.

差不多一半的筋脈都斷了?這意味著什麼?

"哲而將軍,你可有辦法?"蕭長歌除了自己拿手的外科手術,其他的也都束手無策.

她既不會內力,也沒有武功,除了會耍一張嘴皮子和背負著絕世神醫的稱號,她什麼都沒有.

現在,就連自己身邊親近的人都救不了,這種束手無策的痛她已經不想再多嘗,她這個絕世神醫,到底絕在哪里?

"公主你放心,等進宮以後,我會給他輸送內力,筋脈斷了不是一件小事,必須靜心調養."哲而想著自己的武功和內力,應該會比明溪強一些,所以輸送內力沒有什麼問題.

蕭長歌點點頭,雖然有了哲而的話,但是她的心依舊不能夠平靜下來.

天色已晚,宮門口的士兵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行蹤,所以,很順利地就經過了重重的關卡,來到了東華園的後門.

東華園里面的燭火朦朧地亮著,在兩間房間里面,都有人在看守著,直到他們推開了蕭長歌殿內的房門之後,阿洛蘭的身影立即跳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受傷的?"阿洛蘭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前襟都是血的明溪,連忙過來扶住他的身體.

哲而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沒有被她誇張的動作吸引,反而滿心的思緒都在明溪身上的傷口上面.

"在外面受了一點傷,正要讓哲而將軍為他輸送一點內力."蕭長歌目光如同一潭死水.

"那就趕緊吧."阿洛蘭面色緊張地說罷,便順手拖住了哲而的手臂,將他整個人拉到了床前的明溪面前.

被她這個無禮又刁蠻任性的動作搞得不清不楚的哲而疑惑不斷,深深地收斂著自己的眉頭,冷聲看著身邊的阿洛蘭:"你在干什麼?本將軍也是你能隨便碰的?"

清冷冷冽的聲音一下子鑽進阿洛蘭的耳朵里,她迅速利落地放開了緊緊拽住哲而的手,突覺自己的行為確實是暴露了自己的本性,有些訕訕然地低下了頭.

習慣了自己的動作,竟然一時沒改過來.

她現在的身份只是和瑟公主身邊的一個小侍女而已,根本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去觸碰一個將軍.

"奴婢該死,觸碰了將軍,還請將軍快快救救他."阿洛蘭聲音里竟有掩飾不出的傷悲.

聽她這聲音,哲而竟然有種被觸動的感覺,冷冷問道:"他是你的誰?"

阿洛蘭一怔,強行忍住了想要掀自己一嘴巴的沖動,這不又露餡了?她還是少說話來的實在.

"哲而,還是快快動手吧,明溪他的傷撐不了多久了."蕭長歌在一旁提醒他,打斷了他和阿洛蘭之間的互動.

兩人本就熟悉,若是因為這件事情看穿了阿洛蘭真實的身份,那豈不是真相暴露?

明溪混著自己的鮮血躺在床上,整個人就像是浸在紅色的布中間一樣,他雙眼緊緊地閉著,嘴唇白的不像樣.

"你們出去看著,千萬不能讓人進來."哲而看著外面的門說道.

在輸送內力的時候若是被人打擾,不僅會讓兩人的內力受損,可能還會引起反噬,情況尤其糟糕.

蕭長歌也隱隱明白這個道理,以前就有見過蒼冥絕他們輸送內力的情景,此時還清晰地回蕩在她的眼前.

"阿……蘭,你去守著門口,不要讓任何人進來."蕭長歌舌頭一卷,將快要說出口的阿洛蘭三個字硬生生地變成了阿蘭.

所幸大家都沒有注意,尤其是哲而,已經坐上了床,將明溪扶了起來背對著他,接下來就是輸送內力的過程.

阿洛蘭看著哲而的動作,憑借她對哲而的了解,他並不是一個善于幫助別人的人.除了對他有利益的事情,否則,他絕對不可能去做.

但是,明溪于他來說,又算是個什麼?他會用自己的內力去幫他?

阿洛蘭一時難解.

不過為了明溪的身體,她還是走了出去,畢竟在這個皇宮里面,自己所了解的,能相信的人,寥寥無幾.

其實輸送內力就是一個不斷重複的過程,也是點到為止,只要是不間斷,就可以完成內力輸送.

"他體內的內力雖然不強,但是一直在排斥我的內力,根本輸送不到他的體內."哲而有些艱難地說道.

明明兩個人的內力水平不相上下,為什麼他的內力卻不能進入他的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蕭長歌一雙秀眉緊緊地收斂起來,明亮嫵媚的雙眼中透著疑惑.

"我再來一次."哲而說道.

慢慢地收回了他手中的內力傳輸,再一次運送出內力,在快要落入明溪體內的時候,他又增加了一種突擊內力,是能將不被接受的內力通過外在人為的因素進入體內的過程.

看著那道淡淡的藍光慢慢地從他的手掌心進入明溪的體內,蕭長歌的心一點一點地放松下來.

高提著的心在這一刻,總算落回了原處.

"哲而,你趕緊去休息,我看你臉色也不是太好,是不是內力輸送的太急或者太多了?"蕭長歌看著哲而面色蒼白地下了床,忍不住問道.

"我沒事,這些都是正常現象."哲而擺擺手,有些無力地出了門.

外面的阿洛蘭正坐在長階梯上,一只手無聊地接著雪花,聽到身後開門的聲音,立即站了起來,回頭一看,卻是滿臉蒼白的哲而.

"哲而將軍,實在辛苦,您慢走,我現在進去看看."阿洛蘭笑出一口白牙,與她的膚色還真是有點不相稱.

哲而看著這張有些面熟的臉,什麼都沒有多說,轉身回了自己的殿中.

一直都是阿洛蘭在照顧明溪,一個晚上沒有合眼.

第二天蒙蒙亮起來的時候,天空外的第一縷陽光照進這個小房間,阿洛蘭帶著一種滿足的笑容趴在明溪的身邊睡覺,手里還一直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喂,醒醒."明溪伸手推了推阿洛蘭,清晨起來的他臉上除了稀松的睡意,什麼表情也沒有.

"怎麼了?明溪,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要吃什麼?想喝水嗎?身上還痛不痛?"阿洛蘭幾乎是一躍而起,圍在明溪身邊問東問西.

明溪臉上的表情有些詫異,疑惑地看著阿洛蘭:"小花呢?她沒事吧?"

小花?

阿洛蘭開心興奮的表情頓時落了下來,拉長了臉看著明溪.

大早上的,剛醒過來,一句話都不說,只問小花?

照顧了他一個晚上的人是誰?清晨他見到的第一個人又是誰?張口閉口就是小花,他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笑話,還是為所欲為的丫鬟使喚了?

"明溪,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來,站在你面前的人不是什麼小花,是我是我是我,你至少也該問一下我吃了沒?睡得好嗎?是不是很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虧我照顧了你一個晚上."阿洛蘭不滿地吐槽一大清早的不滿,撇著嘴看著眼前的明溪.

明溪微微愣怔了兩秒鍾,隨即便皺起了眉頭,淡淡道:"謝謝你."

就這兩個字就想打發自己?

阿洛蘭憤憤不平地看著明溪,算了,將來的日子多的是,總有機會讓他明白今天的話是錯的.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鋒芒相見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質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