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下馬威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下馬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一章下馬威

"和瑟公主不是在宮里麼?怎麼半夜三更夜闖我府邸?莫不是她是特意闖進這里?"蒼冥絕聲音中一面冷冽,一面沉思,對于他來說,只要是和蕭長歌有關的事情都不能放過.

"屬下這就去查."江朔明白他的意思,二話不說地就准備出門.

可是,身子還沒踏出書房內,就被蒼冥絕叫住:"慢著,你先去調查一下和瑟公主的身份背景,以及她在晟舟國和蒼葉國之間都和誰接觸過,越詳細越好."

盡管不解為何蒼冥絕要開始查和瑟公主,但是江朔什麼都沒問,匆匆地邁出了書房內.

蒼冥絕覺得已經死灰般的心重新燃了起來,這是這一年來,他所能觸摸到的最後一點希望.

連續兩天宮中都盛宴不斷,晚上的時候白雪不再降落,整個天地只被朦朧地掩蓋在一片白霧之中.只剩下各個宮殿上面被一片煙霧白雪繚繞起來的美景,和院牆底下栽種著的紅梅.

"公主,今天晚上是家宴,只是皇上和皇子,嬪妃們在場,請您務必要參加."太子派來的一個宮女進了正堂,畢恭畢敬地說道.

蕭長歌閑來無事,正想著今天嘉成帝還會在為她設一個晚宴,她應該怎麼應對的時候,消息就已經傳到了她的耳邊.

"我知道了,我會到的."蕭長歌頭也不回地道.

那個宮女沒有任何想要退下去的意思,臉容帶笑地站在蕭長歌的身後,仿佛接下來還有需要她的時候.

"公主,奴婢來幫你搭配衣裳吧!"那個宮女顯然不是之前說要為她梳發髻的那個,此時正不知死活地想要湊近蕭長歌.

"不用,你先在外面等我."蕭長歌悠悠地說道.

"公主,今晚雖說是家宴,但畢竟是皇宮,您也……不能再梳晟舟國的發髻了,所謂入鄉隨俗,您這樣是會招人非議的."那宮女有些結巴地說完了這麼一大串的話,即使她知道這樣說會招來蕭長歌的厭惡,她依舊堅持己見.

蕭長歌端坐在銅鏡面前,背影如同一副畫卷般出色,整個人亭亭玉立在銅鏡前,宛如一副美麗的仙子般.

可是,說話時,聲音卻如同寒冰般刺耳.

"誰,在這宮中敢隨便非議?就憑你也敢麼?再說,我梳什麼樣的發髻還輪不到你操心,沒事就先下去吧."蕭長歌清潔素妝的臉上帶著一絲傲然,目光妖嬈地垂了垂.

那宮女被說的仿佛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她早就知道這個和瑟公主,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看來就是一個狐媚惑主的人,沒想到,隨便說一句話就有這麼大的威懾力.

"可是……"那宮女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只要咬唇,一定要將那群人安排給她的事情做到,否則,今晚有沒有飯吃了.

蕭長歌原本就不愉悅,沒有心思,又見這個宮女在這里啰嗦,聲音頗有點厲聲道:"可是什麼?我不是讓你出去麼?難道你想挨板子?"

只見那女子全身的寒毛都快豎起來了,身子僵硬地退了出去.

又喚了哲而安排過來的兩個侍女過來梳發髻,讓她們依舊梳成來時的晟舟國公主發髻,頭發如同瀑布般十分簡單地鋪在背上.

銅鏡里的蕭長歌畫著淡妝,宜人的妝容看上去非常舒適,可是卻沒有任何表情地看著銅鏡,直到那個侍女說了一聲:"公主,已經好了,請您換衣裳."的時候,才回過神來.

此時,外面再次傳來一聲宮女的聲音:"公主,您好了麼?"

蕭長歌吩咐她們打開了門,一個宮女扶著她走了出去,外面的宮女早就已經排成一排,恭敬地候在外面.

走出東華園時,哲而正等在東華園外面的一個小橋亭內,他脫下軍裝之後倒是少了一絲行軍作戰時的威武之氣,多了一分大男孩的氣息.

但是只要看他的眼睛,就會被他那雙銳利的雙眼盯得不敢動彈,或許,這就是在沙場作戰時所得到的東西.

"公主,請."哲而伸出一只手,指著前方的路.

他只身一人立在橋上,萬般風雪從他的身前而過,只覺得瀟灑萬分.

"哲而將軍,久等了,一起走吧."蕭長歌率先走在了他的面前,不一會身後的哲而便跟上了她的腳步.

這里離禦花園不遠,但是卻離宮中晚宴之地有些遙遠,兩人以及身後浩浩蕩蕩的一群宮女,慢慢悠悠地晃向了不斷殿用膳.

聽聞今夜只有皇親國戚才有資格成為這里的座上客,而且一個不落,就連稱病的冥王都要來.

兩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了不斷殿外,果不其然是皇上專門用來招待外來使節的,門口站著一排排的宮女不說,還有許多的侍衛.

"站住,把你們身上的東西都拿出來看一看."一個冷聲冷氣的侍衛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很顯然,他們是要查身上有沒有帶什麼違禁物品之類的東西.

蕭長歌讓自己的宮女拿了一份自己的東西過來,而哲而身上卻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

其實蕭長歌隨身攜帶的只是一些等會宴會上面需要用的東西,和一些解酒的藥丸,藥丸隨身放在自己身上,放在身上的還有幾根銀針.

他們也沒有仔細地搜查,草草看了一眼也就放行了.

但是輪到哲而的時候,卻沒有那麼容易了.

"把你身上的東西都翻出來."其中一個侍衛冷冰冰地看著哲而.

哲而一伸手,便翻出了自己的衣袖,里面什麼東西都沒有.

那侍衛指了指哲而的腰間,故意為難似的:"把腰間的玉帶也翻出來."

從來沒有侍衛檢查需要查腰間,蕭長歌目光忽而深沉起來,她相信查完腰間玉帶之後,還會查鞋子,鞋子查完之後,還有各種借口要查他,直到不讓他們進去.

因為,宮中參加宴會,從來都不需要查身.

只是為了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蒼葉國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嫁進來的.

心思不純的人,很容易被人發現.

"沒有東西."哲而忍住想要發火的心情,低沉沙啞地道.

那侍衛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怒道:"快點快點,翻出來讓我們查一查不就知道了,萬一你身上要是帶什麼暗器怎麼辦."

哲而粗長的眉峰一壓,冰冷的看著那個侍衛,出手極快,還沒兩下就已經將那個侍衛壓在了身後的牆上.

這個節骨眼上,蕭長歌就知道他要生出點什麼事來,他是晟舟國的將軍,從來沒有人敢對他如此逾越.

蕭長歌正想讓他別沖動,身後便傳來了兩聲拍掌聲.

溫王玉樹臨風,瀟灑地闊步地走了上來,他的身後依舊跟著不願意離開的葉霄蘿,形影不離.

"好一個盡忠職守的侍衛."溫王臉上絲毫沒有帶著笑意,目光凌厲地掃在那兩個侍衛的身上,在臨近他們不過幾步遠的地方停下來.

哲而松手放開了那兩個侍衛,動了動自己的手腕,方才壓的太急,他的手腕沒使上勁,此時有點酸澀.

夜間燈火籠罩整個不斷殿,紛紛擾擾地映照在每個人身上,那兩個侍衛見了溫王,頗有些驚恐地退後兩步,都低下了頭.

"是誰給你們的膽子敢查和瑟公主和哲而將軍的?"溫王再次逼問道.

那兩個侍衛互相看了一眼,想到兩個人都是皇子,齊齊地搖了搖頭,得罪這個是得罪,得罪另外一個後果一樣嚴重.

"不說?"溫王提高了音量,絲絲入扣冰冷的聲音落在兩人的耳里,就像是被寒冰凍起來一樣可怕.

"六哥別問了,是我讓他們做的,我就是想給晟舟國的人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收斂點."臨王方才一直跟在溫王的身後,一言不發,此時才上前說道.

那兩個侍衛見到臨王就像是見到了救星似的,得到了他一揮手的命令之後,才匆匆地退了下去.

"晟舟國的和瑟公主和哲而將軍是我們蒼葉遠道而來的客人,你不僅不好生招待著,還讓人搜身,你將我們蒼葉國的待客之道都忘到哪里去了?"溫王頗有風范地瞪著臨王,冷聲道.

沒想到溫王竟然會幫自己說話,著實讓蕭長歌吃驚.

一向都以自我為中心的溫王,除了對他有利的事情之外,他不會耗費時間精力去幫助別人.

蕭長歌忽而想到了那天他說要娶自己的話,突然有些明白,該不會……

她的心忽而僵硬起來.

"既然沒事了,我相信和瑟公主和哲而將軍大人不計小人過,也不會和七弟計較,時間快到了,我們還是先進去吧!"葉霄蘿急切地拉著溫王的手腕,企圖將他拉到不斷殿里面去.

那蕭長歌一臉狐媚的樣子,真保不准不會將溫王的魂給勾了去,一想到上次溫王在遲亭台說的話,她的心里就一陣毛骨悚然的.

"將軍,想必七皇子只是和我們開個玩笑,我們還是先進去吧."蕭長歌沒有看任何人,只覺得他們在演戲.

以前不能相信的,如今更不能相信.

哲而緊緊地斂著眉頭,和蕭長歌並肩走了進去,兩人的身高差距不大不小,看上去就像是兩個十分般配的人似的.

看著兩人走進去的背影,溫王沉思了一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臨王走到他的身邊小心翼翼地道:"六哥,我這麼做,沒錯吧?"

錯,錯大發了.

溫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拂袖進了不斷殿.

而原本跟在他身邊的葉霄蘿停下腳步,一臉嫌棄地看著臨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眼,隨即道:"我說七弟啊,身上少了樣東西就是不一樣,做事情都能少一根筋."

上篇:第二百三十章 質疑之色     下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比試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