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二章 比試助興  
   
第二百三十二章 比試助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二章比試助興

被割了命根子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心里的痛,盡管他現在依舊左擁右抱,但是卻僅限于外表上的親近,再也沒有過身體上面的接觸.

這一直是他心里的恨,沒有人敢提及,就連他自己也一樣.

但是,葉霄蘿卻在光天化日之下將他心中最柔軟的那片禁忌說了出來,毫不留情地將它晾曬在陽光之下,眾人的眼皮子之下.

這是多麼,侮辱的事情.

臨王緊緊地拽著雙手,指甲深深地刺進肉里,快要將血都給掐出來,臉上被憋的青紫一片,嘴唇慘白一片,根本沒有了表情.

"你,葉霄蘿,不要以為你是我六哥的王妃,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你不過是跟在六哥身邊的寄生蟲而已,不要以為六哥是真的愛你,他不過是利用你而已.你現在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不過是一塊沒人要的破布而已."臨王怒不可遏,把所有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話音落在葉霄蘿的耳里,沒有一點轉寰的余地,就像是一根根刺進了葉霄蘿的心里,瞬間崩裂開來.她極力地忍住心里的痛苦,整個人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你胡說,我警告你,不要胡說八道!溫王不是那樣的人,我真的為你感到可悲."葉霄蘿有些激動地後退著,身上的長裳被她踩在腳下,絆了一個踉蹌之後,很快就扶著門邊跑了進去.

看著她匆匆逃離的背影,臨王不可抑制地大笑起來,快要笑出眼淚,但是又有什麼意思,他自己是個殘缺不全的人,有什麼資格去笑話別人?

"王爺,里面已經開始了,我們還是先進去吧!"臨王身邊的一個小侍衛開口道.

自家王爺受了委屈,吃了癟,最遭殃的就是他們這些隨身伺候的下人,不是動手就是動板子,隨口挑了一處錯處,抓起來就是一頓好打,往往打的都是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比起以前,臨王的脾氣算是收斂了不少,不過現在他已經好多了,旁邊的侍衛才敢提醒.

臨王愣怔了良久,才一拂衣袖,走了進去.

里面早就已經歌舞升平,華燈初上,嬪妃和皇子陸陸續續到齊,蕭長歌的位置在蒼葉國公主的最下邊,而哲而被安排在皇子的中間,嬪妃一律在最前方.

不斷殿的高處是龍椅,嘉成帝正坐在上面,將底下的人一覽無余,目光威嚴,不動聲色地觀察著他的家眷,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來什麼表情.

"今日只是一頓家宴,大家不必拘束,當做尋常的膳食來用就行了."嘉成帝笑著對下面的人說道.

"謝父皇."眾皇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蕭長歌裝作不經意地抿了一口高腳鑲金鳳紋邊的酒杯,一股辛辣的酒味直竄她的喉嚨,有些難受地咽下去,她才在不斷殿中左顧右盼,企圖尋找蒼冥絕的聲音.

昨天晚上夜闖冥王府,蕭長歌不知道蒼冥絕是否認出了她,憑著他的眼力,他定然是會認識她的身材聲音.

有些忐忑不安地看向了蒼冥絕的方向,一抬頭,卻發現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刹那間,四目相對.

他冰冷狹長的目光中沒有任何表情,卻一直盯著蕭長歌不放,多年來的相處讓蕭長歌沒有辦法直視他的雙眼,只要一看著他,她內心所有的心思都會被他看穿.

猛地低下了頭,有些手忙腳亂地去握桌子上的酒杯,那酒杯被她緊緊地握在手里,冰冷著她的手心.

那道火辣的目光依舊在她的身上,遲遲沒有散去.

背上就像是被刺紮了一樣,蕭長歌只覺得自己冷汗津津,快要將自己的整個後背浸濕.

"冥王爺,你為何一直看著和瑟公主?是否覺得和瑟公主生的比一般女子好看?若如此,不妨讓皇上將和瑟公主許配你便是."葉皇後言詞輕笑起來,目光流連在蒼冥絕和蕭長歌之間.

嘉成帝的注意力被葉皇後吸引去,眉梢微挑地看著蒼冥絕,想來也覺得葉皇後說的有道理,他的本意就是要將和瑟公主許配給蒼冥絕的.

"冥王,朕早說過要將和瑟公主許配給你,原你來不願意,現在見了和瑟公主,才知道是這樣國色天香,朕改日就為你們選個良辰吉時成婚可好?"嘉成帝看著蒼冥絕道.

葉皇後表面上看來很支持蒼冥絕和和瑟公主成親,內心卻另尋打算.

這和瑟公主是晟舟這個小國派來成親的一個不受寵的公主,若是和蒼冥絕成親,一定會大大削弱他的勢力.

誰知,蒼冥絕卻在此時搖了搖頭:"父皇,兒臣只是覺得,這和瑟公主的身形有點像昨日夜里闖兒臣府邸的刺客,所以才多看了幾眼."

昨日夜里闖蒼冥絕府邸的刺客?

嘉成帝面色有些難看,凌厲的雙眼看向了和瑟公主,很快就回過神:"冥王,無憑無據的,不能亂說.和瑟公主是我們蒼葉國的貴客,怎麼可能會夜闖你的府邸,或許你是認錯人了."

如果真的是和瑟公主夜闖冥王府,事情就沒有和親這麼簡單了.

晟舟國是個小國,和蒼葉國的關系向來不好,如今兩國流傳要起戰事,更是將兩國百姓推入水深火熱之地.這和瑟公主是晟舟國的國主派來刺殺自己的皇子也不是沒有道理.

而坐在遠處的蕭長歌目光再次看向了蒼冥絕,不知道他這麼做是什麼意思,頗有些震驚.

"可能是兒臣看錯了,其實刺客另有他人,和瑟公主昨天夜里應該一整天都待在宮中,怎麼可能有出宮的機會呢."蒼冥絕點點頭,又輕聲笑了笑.

嘉成帝半信半疑地看著蒼冥絕,誰真誰假此時看不出來.

"冥王,你作為一個皇子,怎能如此不顧輕重懷疑別人?若是誤會了和瑟公主,豈不是讓朕難堪?"嘉成帝頗有些生氣地道.

"是兒臣疏忽了,請父皇責罰."蒼冥絕忽而跪到了不斷殿的正中間.

原本嘉成帝只想給他一個台階下,沒想到他自己便沖上來認罰,此時就算不想責罰他,也難了.

坐上的眾人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出出的戲,只覺得十分精彩,內容跌宕起伏.

而溫王目光深不可測地看著蒼冥絕,他又在玩什麼把戲?

蕭長歌透過臉上半掩的面紗看到了蒼冥絕屈膝跪地的身影,一雙秀眉緊緊地擰著,雙手緊緊地拽著自己的衣裳,似乎要把這衣裳繳爛.

"好."嘉成帝怒不可遏地點點頭,頗有些怒氣沖沖地看著蒼冥絕,原只想做做樣子給晟舟國的人,誰知,蒼冥絕卻要假戲真做.

"皇上,我昨日夜里確實是在皇宮中,一步未曾踏出,至于冥王爺為何將我認成刺客,我也不知.既然是冥王爺的無心之失,雙方也沒有損害任何東西,為何不放過冥王爺,好歹這也是家宴."蕭長歌雙手緊緊地握著,她不知道嘉成帝會不會聽自己的勸,她只知道,若是她不勸,蒼冥絕就要受罰.

即使是陪伴在蒼冥絕的身邊這麼多年,在這個時候,她依舊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些什麼.

嘉成帝本來就不想懲罰蒼冥絕,此時見了蕭長歌為他求情,也就順著她的台階下.

"既然和瑟公主為你求情,那朕就饒你一頓板子."嘉成帝微微一揮衣袖,示意蒼冥絕回去坐著.

蒼冥絕二話不說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的臉上平靜無瀾,看不出來有任何表情,只是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悶酒.

蕭長歌重新坐了下來,雙手放在桌子底下,目光有些悲戚哀婉.看來,你果然不記得我了.

可是她不想放棄,她還有最後的一絲機會,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沒有回頭的余地.

葉霄蘿眼角一勾,頗有些得意地看著蒼冥絕,她真替溫王感到高興,一個陰冷魯莽的蒼冥絕,根本不配和他們斗.

"你干什麼?坐下."

溫王腦海中徘徊著方才蒼冥絕的舉動,憑著他謹慎的性格,根本不會犯這種錯誤.還沒思考完,葉霄蘿就已經站了起來,這個節骨眼上,她總能生點什麼事情出來.

"我保證讓你看一場好戲."葉霄蘿得意地揚了揚下巴.

她什麼都不會,唯有鬼點子多,什麼折騰人的方法被她想出來,總能放大很多倍.

"父皇,既然和瑟公主是晟舟國的公主,那她一定身懷十八般技藝,不如讓和瑟公主給我們表演個節目如何?也算是給大家助助興."葉霄蘿信誓旦旦地看著嘉成帝.

場上的是宮中專門用來唱戲的戲班子,他們唱的雖好,但是每個節日都不間斷地唱著,早就已經聽膩了,此時能換個節目看看,倒是新鮮.

旁邊的葉皇後再次煽風點火.

"皇上,今天這個本來就是家宴,也不用讓外人來表演,不如就讓其他的王妃公主一人上前表演個節目助興如何?"葉皇後見葉霄蘿提出來的這個建議甚好,又見嘉成帝的臉上有著動容之色,巴不得巴結討好他.

這兩個人的身上又動什麼歪腦筋,蕭長歌自是要想著百八十個方法來應對他們,若是真讓他們讓自己難堪,那才叫做丟人.

嘉成帝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葉皇後得了嘉成帝的示意,清了清喉嚨:"那就先從倫王府開始吧."

倫王是幾個皇子中最小的一個,已經年滿十五,于前幾日娶了一個王妃,聽說也是多才多藝的大家閨秀.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下馬威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見慣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