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四章往事重現  
   
第二百三十四章往事重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四章往事重現

她表演的是歌曲.

曲目早就已經在腦海里播放了無數遍,這首歌曲曾經是她最愛聽的,在穿越來之後,唱給了自己最愛的人聽,兩人一起合聲.

不知道,那個人是否還記得這首熟悉的歌曲.

在她離開之後有沒有遺忘了這首歌,在她不在的這一年有沒有忘記了她的樣子.

蕭長歌一步一步地走上了舞台.

雖然用這種方式來尋找自己不在蒼冥絕身邊的那段時間很愚蠢,但是,只要他記得自己,就能重新讓他想起.

舞台上的燭火點的很亮,微微刺痛了蕭長歌的雙眼,她眨了眨眼睛,眼眶有些酸澀.

准確地找到台下蒼冥絕的位置,卻不敢看他,清了清喉嚨,緩緩地唱了出來.

人生路上甜苦和喜憂

願與你分擔所有

難免曾經跌到和等候

要勇敢的抬頭

誰願藏躲在避風的港口

甯有波濤洶湧的自由

願是你心中燈塔的守候

在迷霧中讓你看透

陽光總在風雨後

烏云上有晴空

珍惜所有的感動

每一份希望在你手中

陽光總在風雨後

請相信有彩虹

風風雨雨都接受

我一直會在你的左右

一聲聲清亮的歌聲劃破黑夜,落在蒼冥絕的耳里,就像是無數個重磅炸彈,在他的耳里炸開.

他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尖細銳利的指甲深深地刺進他的肉里,他也渾然不覺.

"長歌……"他的喉嚨里無可抑制地發出這一聲帶著歎惋的字眼.

屬于他們兩人的歌聲在他的耳邊回蕩著,多麼熟悉的音律.

這首歌,是蕭長歌教會他的.

她還說過,這首歌是特別定制的,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人會唱.確實,這麼久以來,蒼冥絕都沒有聽過這麼奇怪的歌曲.

雖然奇怪,但是奇怪得很好聽.

如今,有人能准確無誤地唱出這首歌,不是因為是一樣的人,那還是什麼原因?

激動,興奮,高興,失而複得,久別重逢的感覺一下子躍上了蒼冥絕的心頭.原本他還不敢相信這是不是蕭長歌回來了,現在他更加肯定了.

他絕對不會認錯人.

"王爺,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旁邊的江朔被蒼冥絕臉上又驚又喜的表情嚇了一跳.

他不記得自己多少年沒有見過蒼冥絕的這種表情了,自從蕭長歌離開之後,他的根本沒有表情.

"是她,是她回來了……是她回來了……"蒼冥絕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目光炯炯地盯著台上唱歌的蕭長歌.

只有她,能將這首陽光總在風雨後演繹得這麼好,這麼動人.

江朔疑惑地撓頭:"王爺,您說是誰回來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台上的人拼盡全力將歌曲唱的和從前一模一樣.

蕭長歌不知道蒼冥絕是不是聽出了她的聲音,她只知道這是她的一個機會.

她不是為了助興而表演,也不是為了爭風頭而表演,更不是為了得到嘉成帝的賞賜而表演.她為的是蒼冥絕,為的是自己心里的一絲信念.

"和瑟獻丑了."蕭長歌牽了牽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良久,嘉成帝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沉醉在蕭長歌的聲音里久久不能自拔,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唱出這麼有味道的歌曲來.

"和瑟公主唱的甚好,只是不知唱的是什麼曲什麼調,為何朕以前都沒有聽過?還有,你唱的內容是什麼?好像不是這里的詞."嘉成帝雙眉緊蹙,那種不知不覺的感覺上來了.

蕭長歌笑了笑:"皇上耳力甚好,我唱的並不是這里的歌,而是我自己編曲自己填詞的一首歌,我隨意之作,難怪皇上聽不懂."

嘉成帝臉上的表情更加地疑惑了,疑惑之中,還帶著贊賞,點點頭:"你還會作曲填詞?不錯不錯,看來晟舟國還真是人才輩出."

如此的誇獎落在蕭長歌的身上她還真是不敢承受,歌曲不是她編的,填詞也不是她,原唱更不是她.她只是在蒼葉國唱的第一人而已.

謙虛地回了嘉成帝的贊揚:"不敢,蒼葉國才是人才輩出的地方,每個王妃都有她們擅長的東西,我實在甘拜下風."

這句話倒真的不是假的,蕭長歌見識了這麼多的王妃表演之後,才覺得自己之前所學的東西百無一用.

"朕該賞你些什麼好呢?"嘉成帝想了想,實在不知道應該賞些什麼.

他不想賞賜什麼金玉的,俗氣.

他是真的想認真地賞賜給蕭長歌一樣東西,就憑她唱的歌.

蕭長歌想了想,道:"皇上,不如我將方才那首歌的歌詞寫下來,您親手寫一份賞賜于我,可好?"

她的算盤打的啪啪響.

方才,從嘉成帝的眼中蕭長歌就看出了他對這首歌的喜愛之情,或許是不知道歌詞內容的含義,才會如此問.

現在,她給了他一個台階,又親手讓他知道了歌詞,豈不是一石二鳥?

既讓嘉成帝解開了疑惑,又能獲得他的好感.

在這個吃人不眨眼的皇宮里面,你若是什麼靠山都沒有,很難立足.

就算是你八面玲瓏,蕙質蘭心,你也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好運地躲過別人的暗算.

所以,為了保命,蕭長歌決定暫先投入嘉成帝的麾下,有了他的庇佑,還擔心什麼?

果不其然,嘉成帝竟然哈哈大笑起來,臉上是抑制不住的開心,他有些贊賞地看了蕭長歌一眼:"好,那朕就依了你."

雖然蕭長歌沒有得到賞賜,但是她知道,舍大于得.

接下來的表演就很枯燥乏味,每個人都興致缺缺.

"和瑟公主,來,朕和你喝一杯."嘉成帝心情不錯,主動舉起了酒杯,隔著遙遠的人群和蕭長歌碰了一杯.

蕭長歌一飲而盡,喉嚨里火辣辣地疼.

一杯燒酒下肚,胃里也是火辣辣的.

不過,在嘉成帝的面前蕭長歌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痛苦,巧笑倩兮地舉了舉已經空干的酒杯.

大家都沉浸在場上歌舞升平的歡樂中,唯有一個人,她的目光恨恨地盯著蕭長歌,那個狼一般的眼神,仿佛要將蕭長歌生吞活剝.

葉霄蘿握著自己的酒杯,目光就像是一根銀針似的刺向了蕭長歌.

死了一個蕭長歌,又來一個和瑟公主和她搶風頭,這個世界上,凡是比她優秀的人都應該死!

接下來就是敬酒環節,因為是家宴,所以每個皇子和王妃都應該互相認識,互相敬酒,以表示家族和和美美,沒有任何的不開心.

葉霄蘿舉著酒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她手里雕刻著燙金龍鳳的酒杯就像是會發燙似的,冒著煙.

和旁邊的人寒暄之後,蕭長歌便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迎面便走來一個身著水藍色如同湛藍的天空一般清麗衣裳的女子.

只是,她的心從來沒有她身上的衣裳來的純淨.

氣勢洶洶的樣子看起來不是來敬酒,而是來挑釁的.

蕭長歌和她斗了那麼久,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麼,心里冷笑一聲,想出了一系列的應對措施.

"和瑟公主,我來敬你一杯,你方才唱的那首歌真的很好聽,可否教教我?"葉霄蘿挑著用青黛勾勒得萬分清晰的眉毛,說道.

蕭長歌點點頭:"如果溫王妃不介意的話,我是很樂意教你的."

葉霄蘿裝作十分震驚的樣子,張大嘴巴道:"真的麼?那我先在這里寫過和瑟公主了."

她舉起手中的杯子,和蕭長歌舉杯對碰.

在碰的那一刹那,整個酒杯突然猛地灑向了蕭長歌.

那杯酒的分量很足,雖然是熱過的,但是放的時間久了,很快就變得冷冰冰的.

若是那滿滿的一杯酒灑到了蕭長歌的身上,衣裳濕了不說,渾身上下冷冰冰的,很容易得風寒,況且于理不合,要是讓別人看到,還以為她不知禮數.

就在葉霄蘿脫手而出的那一刻,身後突如其來一只強勁有力的大手將蕭長歌帶離了那里.

葉霄蘿手中的酒杯撲了個空,全部倒在了地上.

蕭長歌只覺得葉霄蘿的表情漸漸地震驚,震驚之後就變成怒意,怒意之後就變得扭曲.整個人如同一條變色龍似的變來變去.

到底,她是看到了什麼東西才會震驚到這個地步.

除了溫王,還能有誰能讓她這麼震驚?

"多謝溫王,還請溫王松手."蕭長歌禮貌客氣地謝過了溫王,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懷里掙脫出來.

原來,方才救她的人是溫王.

蕭長歌保持著心里的冷靜和理智,退到了一邊,如同一個局外人一樣看著葉霄蘿.

大家看的真真切切,是葉霄蘿想要用酒水來潑她,葉霄蘿此時插翅也難逃.

"葉霄蘿,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溫王看了疏遠他的蕭長歌一眼,轉而質問葉霄蘿.

葉霄蘿有些驚恐地舉起了雙手,開始嚶嚶哭泣裝可憐:"我沒有,我方才真是不小心.和瑟公主,你沒事吧?沒有灑到你身上吧?"

越來越會演戲,越來越能裝蒜.

蕭長歌嗤之以鼻,裝傻充愣是她的拿手絕活,要論這一手,葉霄蘿絕對來不過她.

但是,當她准備開口來個孟姜女哭倒長城之勢的時候,那個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她的身邊.

黑壓壓的一片黑影籠罩在蕭長歌的上方,擋住了她頭頂上面一片明亮的天空.

"六弟妹,你是喝醉了吧?要是喝醉了就趕緊回去休息,不要在這里耍酒瘋,雖說這里是家宴,可實在有損形象."蒼冥絕高大的身影擋在蕭長歌的面前,不留余地地為她說話.

他還是從前的他.

只是不知道他是為了和瑟公主說話,還是認出了她就是蕭長歌,才為她說話.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見慣不怪     下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全然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