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全然遺忘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全然遺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五章全然遺忘

"我沒喝醉."葉霄蘿猛地一把揮開溫王緊緊拽住她的手,目光恨恨地瞪著蕭長歌.

憑什麼無論她做什麼都有這麼多人幫她,自己做什麼就都是錯的?

從前的蕭長歌是,現在來了個和瑟公主也是?他們為什麼都不正兒八經地看自己一眼?為什麼她只是唱了一首歌就得到了皇上的好感?為什麼自己怎麼努力都不行?

"和瑟公主,真是不好意思,剛才只是一時手滑,嚇到你了.看看四哥,皇上還沒有給你指婚就對你這麼上心,看來你的魅力還挺大."不知道是用了什麼巫術勾搭了他們倆,將他們的心思都勾到了她的身上.

葉霄蘿的話里三分捏酸,三分帶醋,最重要的還是想打擊下蕭長歌,見到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葉霄蘿就滿心不爽.

"溫王妃只是一時手滑,砸到我也就算了,可千萬別砸到你自己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怎敢輕易損傷?"蕭長歌握住葉霄蘿的手,翻來覆去仔細檢查了一番,見沒有任何大礙才放下她的手.

表面看來是一副賢淑愛護的畫面,唯有葉霄蘿自己心里知道,那痛並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直到現在她的手關節還是有些隱隱疼痛.

方才,蕭長歌在沒人注意之時,執起葉霄蘿的手,在她手腕上的穴位上打通了兩道筋脈,卻又緊緊地封住了她的另外兩道筋脈,一切的一切都來的太過迅速.

葉霄蘿根本沒有叫出聲的余地,整個人被控制在蕭長歌的手掌心中,如同一只細小的蒼蠅,只要稍稍一捏,就能捏爆.

"你,阿洛蘭……你竟敢……"葉霄蘿目露凶光,一絲血絲般的紅色從她的眼眶中流露出來.

話音未落,卻被溫王猛喝:"葉霄蘿,你丟人丟夠沒有?丟夠就趕緊給我回去."

滿心怨恨此刻只剩下委屈,沒人懂她的痛,她緊緊地捏著自己的手腕,換來的只有誤會.

"你會後悔的."葉霄蘿狠狠地瞪了一眼假裝無辜的蕭長歌,心里再次醞釀著一場陰謀大風暴.

惡狠狠地威脅完,葉霄蘿大步大步地走了出去.

剩下他們幾人面面相覷.

方才蕭長歌的動作別人沒看清楚,蒼冥絕倒是清楚得很,他早就看穿了蕭長歌的舉動和想法.

蕭長歌方才出手的那一下力度和手勢,熟悉的樣子讓他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兩位王爺,我還有事,先行告退."蕭長歌稍稍行了一個晟舟國的禮儀.

溫王擺擺手,面色鐵青地讓她下去.

他身側的蒼冥絕目光意味深長地看著蕭長歌離開的方向,久久沒有收回目光.

"四哥,這和瑟公主長的很好看對不對?當初父皇要將她許配給你,你還不答應,這下又拼命地看著人家,是不是想要回心轉意了?"溫王頗有些調侃之意地看著蒼冥絕,一只手摩挲著下巴.

側立良久的蒼冥絕才緩緩回過頭,狹長的眼眸冷冷地看著溫王.一句話都沒有說,目光中卻泛起一層又一層的微光.

"六弟還是管好自家那位."蕭長歌一甩衣袖,冷冷地轉過了身子,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看著蒼冥絕離去的身影,溫王倒是覺得他越是表現得不在意,內心的波瀾起伏就越大.不知道這和瑟公主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只要是蒼冥絕感興趣的東西,他絕對會插一手.

這次的晚宴很久才結束,微弱的月亮隱藏在層層陰霾的云霧下,飄渺而又朦朧.

而這不斷殿中卻是燭火絲竹樂器聲不斷.

身後的侍女跟在蕭長歌的身後,許久,她卻是一點困意都沒有,或許是方才見到了蒼冥絕,又或許是因為蒼冥絕沒有聽出那首《陽光總在風雨後》只有她能唱.

總之,一切有因必有果.

蕭長歌有些自嘲地笑笑,一切不過是她的幻想,一年的時間,可是讓很多人成長,也可以讓很多人把過去遺忘.

"公主,時辰已晚,不如我們早些回宮中歇息."蕭長歌身後的一個宮女勸道.

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到了出宮的這條道路上,再往前走一個拐角過了禦花園北角的一扇門,就可以走出禦花園.

蕭長歌看著那兩個太子安排過來的宮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笑道:"方才酒有些上頭,不知不覺竟然走錯了路,這里是哪里啊?"

那個宮女立即回道:"這里是禦花園的北角,離您住的東華園挺遠的,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夜路難行."

蕭長歌點點頭:"那就回吧."

一轉身,眼前一道被朦朧的月光拉的長長的影子便映在地面上,和白雪相互融合起來,他的身後就是一片的紅梅,梅花滿滿地撲灑在地面上,是宮中難得的浪漫景象.

蒼冥絕修長的眉峰壓的很低,他身上的那件黑衣大衣將他整個人都籠罩進黑夜中,看起來比以前更加神秘,身上的氣場卻也更加強大.

"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見公主,公主興致不錯,竟然會走到這里來."蒼冥絕壓抑住自己內心的那抹激動之情,表面上平靜無瀾地道,實則內心早已經風起云湧.

心心念念,不惜跋山涉水也要見到的人,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喚著她公主的稱號,說著疏遠客氣的話,根本沒有了舊時的樣子.

"是,我也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見冥王爺,夜色漸深,我要趕緊回去了."蕭長歌全程一直低著頭,不知道是她害怕見到蒼冥絕,還是不想讓蒼冥絕見到自己失控的樣子.

身子微微一側,就要從他的身邊走過,但是他卻隨著她的腳步微微一側身,面色冷酷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不羈的笑意.

"在這皇宮中,出不了什麼事情.我方才聽公主唱的那首歌甚是耳熟,不知是什麼歌?"蒼冥絕擋住她的去路,問道.

蕭長歌再躲開,回道:"不過一首再普通不過的歌而已,冥王爺何必放在心上."

白雪微微飄落下來,落在兩人的肩膀上,蒼冥絕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蕭長歌的臉上,仿佛要將她看穿.

"我並沒有放在心上."蒼冥絕一面說著一面看著蕭長歌的表情,直到她面色不善地抬起頭來看他的時候,他才心情頗好地道,"只是很久以前有個故人曾經唱過給我聽,我大概記得一點內容而已,沒想到多年後竟然還能有人能唱出這首歌,只是頗覺驚訝而已."

很久以前,很久以前……

原來自己已經變成了很久以前的一個故人.

蕭長歌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沒想到從蒼冥絕的口中聽到實話,還真是有點錐心的痛.

"是麼?想必冥王爺的故人唱的一定比我好,我學藝不精,獻丑了."蕭長歌面無表情地回道,此刻她連說話都覺得很累.

蒼冥絕雙眼放亮起來:"我覺得你唱的比她唱的要好,畢竟那只是個故人了,如今,我遇見你,倒有點懷念從前的感覺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首歌的緣故."

不知道他話中到底是什麼意思,蕭長歌只覺得互相猜測來揣測去的很沒有意思.

她已經不是從前的自己了,現在的她基本上沒有背負什麼東西,她只是一個單純的蕭長歌,僅僅是為了蕭長歌而活著的蕭長歌.

如果不是自己心中的這個執念,她又何必千辛萬苦跑到蒼葉國來?

如今,她日夜掛念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卻說,不記得從前自己,滿心誇獎自己所著的和瑟公主這個面貌,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

"多謝冥王爺誇獎,天色已晚,我要先行回去了,和瑟告辭."蕭長歌微微行了一禮,面無表情地離開.

殊不知,她身後那人的臉色漸漸地由平靜變成了激動,五味陳雜,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表情.

從不斷殿中出來,繞了這麼一大圈的路,走到了這個地方,江朔並沒有質疑蒼冥絕,只是覺得奇怪.

但是在這里見到了和瑟公主,卻又一點都不奇怪.

只是江朔還是頭一次見到見到蒼冥絕這種怪異特殊的表情,皺著眉頭問道:"王爺,那首歌分明是王妃唱的,您為何要誇獎和瑟公主?"

蒼冥絕怎麼可能對將王妃貶低?

可是江朔也搞不懂為什麼蒼冥絕會誇獎一個別國的公主,莫不是真的是看上了和瑟公主的美貌才這樣做的?

那人卻悠悠地歎了一口氣,目光停留在方才蕭長歌走過的那個拐角處,久久不曾回頭.

"如果故人真切地出現在你的眼前,傻子才會去想回憶."蒼冥絕臉上一直保持著明朗的笑意.

身後懵懵懂懂的江朔一面走著一面撓頭,這個不清不楚的一句話打亂了他的邏輯和思路,莫不是冥王妃發生了什麼事?

再抬頭時,蒼冥絕已經走遠了.

能和蕭長歌說上一句話,已經是他這一年來最開心的事情了.

夜晚的雪路確實難行,地上不斷地有石頭和很滑的雪地出現,兩個宮女其中一個提著燈籠打在蕭長歌的面前,另外一個跟在蕭長歌的身後,以防摔倒.

就這樣步履緩慢地來到了東華園,里面稍稍地點了兩盞的燭火,蔓延在兩邊的房間里面,為黑暗的天色撲灑出一片朦朧的光線.

盡管夜色漸深,蕭長歌還是兩個宮女給她准備了熱水沐浴,她實在受不了不沐浴的日子.

淋著熱氣騰騰的熱水,整個人舒舒服服地泡在木桶里,洗盡一身疲憊,慢慢地在木桶里面睡去.

最後竟然是丫鬟輕輕拍醒了她,醒來時,木桶里面的水已經冷了.

蕭長歌有些瑟縮地穿上了里衣,上床睡覺.

上篇:第二百三十四章往事重現     下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