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七章 馬場賽馬  
   
第二百三十七章 馬場賽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七章馬場賽馬

用過晚膳之後,蕭長歌去了偏殿,明溪住的房間里面同樣燈火通明,沒有一絲幽暗.兩道人影走在房間里面,被燭火拉長的身影不斷模糊地映在窗戶紙上.

"明溪,你好點了麼?"蕭長歌身邊沒有一個宮女,獨自一人走進了正堂里面的.

明溪坐在窗台底下不知道在看著什麼書,見到蕭長歌進來,只是微微一笑,便放下了手中的書.

"我竟然沒有發現,虧我還自喻是個大夫,連自己的身體都不清楚.小花,若不是你,我估計不會發現這個問題,差一點就……"明溪自嘲道.

蕭長歌接過他的書看了一下,果不其然,上面的內容就是關于這個毒的東西,她不能找到的東西,明溪總能發現.

"是下毒的人心思太狠了."蕭長歌語氣中透著一股冰冷的寒意:"明溪,你得的是什麼毒?"

明溪苦笑:"根本不用翻書,一看症狀就知道了.這種是蒼葉國專有的一種毒草,又結合了上百中毒草,將它們揉在一起,再加上大量的蒙汗藥混合,最後搗碎,曬干,研磨成粉狀.在有需要的時候灑進某個物體,只要聞到這個味道,就可以進人的身體."

灑在某個物體?原來這種毒素是需要載體的,蕭長歌看著明溪的房間,冷聲道:"我明天就讓人把你的房間換了,你身上的每一樣東西都換了.這種毒,可有解藥?"

阿洛蘭原本很郁悶地聽著兩人的對話,聽到解藥時,恍然提起了精神,雙手撐著下巴,目光炯炯地看著明溪.

明溪點點頭:"解藥有是有,只是要沒有藥引."

"什麼藥引?"兩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天山雪蓮."明溪低聲道,"原本天山雪蓮就是生長在冬季的,但是在京城里面肯定沒有,若是現在是在山上,就可以去挖掘."

天山雪蓮?蕭長歌記得她上次和明溪比賽的時候,挖了一個天山雪蓮,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

"疊谷中應該還有,我現在就飛鴿傳書給外公,讓他將天山雪蓮送下來."蕭長歌說罷,轉身就要去寫信.

"我不想讓師父知道我中了毒,若是他知道了,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下山,把我抓回疊谷.可能還有你,現在你的心願還沒有完成,你不能回去."明溪考慮得十分全面周到,將事情可能發生的情況都說了出來.

也是,秋莫白一定不會讓明溪出事,更不會讓他待在這麼一個危險的地方,不知道會不會怪自己,怪自己自作主張要下山,結果連累了明溪.

"明溪,要不然你回疊谷去,這里太危險了,什麼事情都是在不經意之間發生的.我怕將來面對的危險更多,你還有大好的明天,不要參與進來."蕭長歌深吸一口氣,她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對的,可是她依舊這麼做了.

雖然這個時候讓明溪回疊谷,是個非常懦弱的事情,但是除了這個辦法,毫無辦法.

"不行."明溪的臉瞬間黑了下來,冷聲道,"我是絕對不會回谷的,我答應了要保護你,在我的誓言沒有做到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雖然不知道明溪有什麼誓言,但是阿洛蘭也支持明溪的決定.

明明知道宮中這麼險惡,把蕭長歌一個人留在宮中,實在太過危險,他們一走了之,也不是大丈夫的行為.

看著明溪堅定的目光,蕭長歌沒有辦法再說讓兩人離開的事情,目光微微看了一眼窗外,冷冽而又堅定.

"天山雪蓮我會想辦法的,在這宮中就沒有庫房里面沒有的東西."蕭長歌雙眼一眯,轉身問道,"明溪,你這毒可以堅持多久?"

"在這些天里,我都會用其他的藥壓制住自己的毒性,不讓它發作,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會運功逼毒.大概也能堅持十來天."明溪說著,雙眼又不停地閉下來,表現出異常驚人的睡眠質量.

明溪搖了搖頭,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都快掐出一道道青紫的痕跡來,可是那睡意依舊如同狂風過境一般席卷而來.

他猛地站了起來,桌子上的茶具被他掃到了地上,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他目光艱難地睜開,很快又閉上.

"小花……"明溪有些艱難地說道,"打暈我."

毒素要上來,擋也擋不住,只能用打暈的辦法暫時不讓毒素入侵,這樣會稍稍壓制一下毒性.

蕭長歌點點頭,往他脖子後面的穴位重重地錘了一掌,明溪便毫無支撐地睡了下來.

在他快要倒地的那一瞬間,阿洛蘭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沖到了明溪的面前,扶住了他已經沒有了知覺的身子.

明溪整個人的重量壓在她的身上,可是她並不覺得很重,反而還有一種甘之如飴的幸福感,或許這就是能夠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保護他的一種成就感吧.

"阿洛蘭,我等會就讓宮女將另外一間偏殿收拾一下,你們就現在正堂這里委屈一下,那個房間,是萬萬不敢再去的了."蕭長歌認真叮囑道.

知道事情嚴重性的阿洛蘭點點頭,目光嚴肅地看著正前方,不敢有絲毫松懈.

次日,蕭長歌便讓自己身邊的宮女去抓藥,這個宮女是哲而的人,她偷偷地塞了需要的紙條給她,讓她到太醫院里面抓藥.

"公主,皇上身邊的安公公來了."就在那個宮女出去不久,另外一個在外看守的宮女立即來報.

安公公是嘉成帝身邊的總管太監,他一來,肯定是因為嘉成帝的緣故,蕭長歌將桌子上的醫書全部都收了起來.

"老奴參見公主."安公公果然是在宮中待久了的公公,根本沒有趨炎附勢這一說,無論見了誰,該有的禮數都不會少.

他在宮中見慣了太多的妃子宮女,起起落落的一生,今日誰風光正盛,明日誰又香消玉殞.生生死死說不清楚,也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很多事情,都有無限變化的可能.

尤其是安公公看准的人.

"公公不必多禮,快起吧.公公今日來是皇上有什麼吩咐嗎?"蕭長歌問道.

能讓安公公親自出馬的人,無非就是當今聖上了.

安公公笑道:"是的,老奴奉了皇上的口諭來傳公主今日下午到馬場賽馬,各個皇子和王妃,以及妃嬪都會到場."

原來又是宮中的活動,像這樣的賽馬活動常常是在春天,不過冬天也行,只是比較危險.不過現在人就是喜歡刺激新鮮的事物,或許在冬日賽馬,才能突顯皇家風范.

蕭長歌點點頭回道:"勞煩公公親自跑一趟了,我這就去換衣裳,下午一定准時出行."

"好,那老奴先行告退了."安公公一甩手中的拂塵,轉身出了東華園.

馬場賽馬的運動一直都是蒼葉國曆年來的娛樂項目,在馬場上面除了賽馬,還有許多馬上娛樂的玩法.

在這宮中,但凡是年紀稍大一點的皇子公主都會騎馬,就算是年紀稍小一點的,此時也能騎在馬上自娛自樂一番了.

蕭長歌原是不會騎馬的,不過之前跟著蒼冥絕去過幾次馬場,慢慢才學會了騎馬.

按照她今天這個水平來說,除了賽不過蒼冥絕之外,她贏過了魅月,江朔,離簫,這三人的馬術都是一流,就是不知許久不練,是否會生疏.

不過蕭長歌倒也不擔心,就算生疏了也沒關系,在馬場上,她不會妄自出手,除非到了不得已之時.

只是抓藥的那個宮女還沒有回來,眼看就要到下午,蕭長歌不得不喚了另外一個人進來幫她梳妝打扮,這馬場上的發飾都是有講究的,騎馬的裝束也要十分簡單輕便.

"公主,您看這樣可好?"宮女松開了手,把最後一個簪子固定在蕭長歌頭上問道.

這次的發型是將所有的頭發都梳了上去,盤卷起來梳放在兩側,形成一個簡單的發型,又用獨特的東西將頭發固定起來,在頭發上面插進了兩根簪子顯得不會太素淨.

整個人看起來簡單脫俗,蕭長歌感覺著銅鏡中的自己,覺得還可以,便點點頭.

"衣裳就要那套淡綠色的騎裝,還有鹿皮靴子."蕭長歌想了想,那套淡綠色的騎裝既不會太出挑,也不會太素靜反而落了背後.

淡綠色不鮮不豔,簡單卻也不失風范.

那個宮女點點頭,從旁邊的衣櫃中拿出了那套衣裳為蕭長歌換上,霎時,人便顯得有些神清氣爽,威風凜凜.

"公主,您真好看."那個宮女由衷地誇獎.

"都是你的功勞."蕭長歌淡淡地回道.

這個宮女年紀尚小,聽蕭長歌這麼一說,便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那個抓藥去的宮女還沒有回來,蕭長歌焦急之余又派人去太醫院里面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人還沒有回來,迎來的倒是出發的隊伍.

這次的賽馬場不在宮中,是在京郊的一處圍獵場里面.

京城中的圍獵場並不是很大,卻是皇家人經常去的一個圍獵場.只要一有閑暇時間,嘉成帝便會叫上幾個兒子,一起到圍獵場圍獵.

而更遠的那個圍獵場不在京城,那個圍獵場是由真正的森林搭起來的,在里面騎馬跑上三天三夜,都不會繞到原點.

"和瑟公主也來了,聽說晟舟國也是馬背上的國家,不知道和瑟公主的馬術怎麼樣?"葉皇後一頭繁重的發飾,打扮得光鮮亮麗,似乎此去根本沒有要騎馬的意思,只是為了當個花瓶讓人賞心悅目而已.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之毒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行宮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