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三十九章 強人所難  
   
第二百三十九章 強人所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三十九章強人所難

食之無味的膳食顯得有些難以下咽,蕭長歌便抬頭欣賞台上的歌舞,良久,才聽得葉霄蘿那邊緩緩道來:"上次皇宮不斷殿中和瑟公主的一首歌曲真是讓人難忘,任憑是現在什麼樣的歌聲都比不上,實在驚豔啊!"

"那是自然,和瑟公主的歌聲領略過後還真是讓人難以忘懷,不知今生什麼時候能再聽到公主這種歌喉."另外一個王妃也附和道.

蕭長歌順著聲音看去,是十王妃,從前自己和她沒有任何關系,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她就變成了葉霄蘿的人.

亦或者,十皇子已經變成了溫王的人,仰仗著溫王保存地位.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十皇子一直以來都不太受寵,要是想在這個宮中生存下去,光靠皇子這個身份是不行的.正好溫王實力還行,倒戈于他也不是不可能.

"和瑟公主畢竟是一國公主,擁有得天獨厚的歌喉也是在常理之中,你們若是想學,不妨讓公主教你們."葉皇後知道他們的心思,此時這個場合中也只好勸誡.

這個時候葉霄蘿哪里肯收斂,只要有對付蕭長歌的時候,她就不會放過.

"皇後娘娘,您是不知道,我們資質平平,怎能學會和瑟公主一番動人的歌喉呢?不如讓和瑟公主再唱一遍給我們聽聽,如何?"葉霄蘿輕聲慢語悠然道.

場上的歌舞沒有壓制住她的心情,她畫的嫵媚動人的眼角一挑,眉梢斜斜地看向了蕭長歌的方向,仿佛在挑釁.

蕭長歌淡淡地抿了一口水,葉霄蘿的心思她清楚得不得了,不過是想讓她在眾人面前獻唱.

被人使喚來去的和瑟公主要是傳出去,不知道會讓京城中的百姓怎麼看,況且,她又不是一個歌姬,沒必要去娛樂這些人的心情.

這種事情,一次就夠了.

"不要胡鬧."溫王斜眼看了一眼葉霄蘿,壓低了聲音怒斥.

誰知,葉霄蘿卻嫵媚地抬頭看了他一眼,語笑嫣然:"我這不叫做胡鬧,而是為了你.你不是喜歡她嗎?甚至有要娶她的心思,我若是不把她身上的好處多挖點出來,怎麼讓你滿意?"

溫王臉上漸漸露出怒氣,台下的手猛地扣住了葉霄蘿的手,一陣疼痛感傳進她的手中,不由得讓她倒吸一口氣.

"誰說我喜歡她?你再給我胡說八道試試看."溫王不動聲色地咬牙切齒道.

"難道不是嗎?"葉霄蘿挑眉回道,臉上根本就是不相信的表情.

自從一個蕭長歌出現,她就變得十分有危機感,只要溫王稍稍多看一個女人一樣,就能引起她的一陣驚恐.恨不得將溫王日日夜夜地拴在自己身邊才行.

"和瑟公主,你到底是唱,還是不唱?"葉霄蘿猛地拔高了音量,台下的手又是一陣酸痛,溫王捏的更重了.

她的突然提高音量引開了許多人的觀望,原本一直在和各個皇子說笑的嘉成帝,一下子被葉霄蘿的聲音吸引了過去.

他粗長的眉毛緊緊地皺了起來,頗有些不滿地看著葉霄蘿,不怒自威:"溫王妃,這是怎麼了?唱什麼?"

台上的漸漸停了下來,一旁的樂器聲越來越弱,越來越小聲,只等著他們說完話才敢再唱起來.

連嘉成帝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眾人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霎時間所有人都注視著葉霄蘿,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從來只有萬眾矚目才是她想要的.

"皇上,兒媳只是覺得,上次和瑟公主在不斷殿中唱的那首歌很好聽,想讓她再唱一次而已,誰曾想,和瑟公主卻不願意唱."葉霄蘿皺了皺鼻子,有些可憐兮兮地說道.

蕭長歌冷笑一聲,沒有的事情也能被葉霄蘿描繪得這麼生動形象,年頭越久,看來她越會演戲.

"和瑟公主唱的好聽,讓她教你就是了,今個和瑟公主初次來到行宮,讓她好好地體會一下咱們蒼葉的圍獵之樂."嘉成帝不想讓晟舟國的人覺得自己失了風范,也不想讓蕭長歌見到皇家子弟太過囂張跋扈.

他是一國之君,有時候不能去在乎這些事情,也不能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失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如今,這葉霄蘿實在有些過分,無可奈何之下才來處理這些事情.

"皇上,既然溫王妃這麼喜歡我唱的歌,不如改日擇個時間教她,今日是蒼葉國圍獵之日,相信皇上和各位皇子都喜歡更加英氣的表演.所以,我還是不獻丑了."蕭長歌站了起來,頭頭是道地分析著.

不僅給了嘉成帝台階下,也給了葉霄蘿台階下.

其他的幾位皇子都在暗暗驚歎蕭長歌的應變能力.

"好,我們繼續觀賞歌舞,公主喜歡看什麼戲,安公公你把單子遞給公主,讓她點一首."嘉成帝一揮衣袖,讓身旁的安逸之拿點歌曲的牌子給她.

安逸之平靜不驚地看著這場突如其來的變化,習以為常地下去拿點戲的單子,大家原以為嘉成帝會偏向葉霄蘿的,可惜沒有.

眾人的反應平平,唯有葉霄蘿矗立在人群的中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緊緊地咬著下唇,就連身邊的溫王都沒理她.

"公主,這是今晚點戲牌,您點個戲吧."安公公將燙了金的點戲牌放在蕭長歌的面前,上面寫著很多蕭長歌熟悉的戲,她隨手抽出一個,遞給了安公公.

大家被這個大反轉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戲台上的歌曲依舊在唱著,只是每個人的心思都不一樣了.

溫王悶悶地喝著酒,絲毫不去理會身邊吃了癟的葉霄蘿,他有提醒過她,可她脾性太倔,毫無辦法.

而葉霄蘿的目光再次落到蕭長歌的身上,那雙透露著深深恨意的雙眼,恨不得隨時都將她殺掉.

一旁看著這出戲的蒼冥絕,嘴角暗暗地勾起一抹弧度,這才是他認識的蕭長歌,不管是在什麼時候,她都能將事情反轉過來.

心思縝密更甚從前,她已經不是一個只知道抵擋別人暗算的女子了,她漸漸地蛻變成一個明智,聰穎,自信的女子,能將她想要的手到擒來.

看來,就算沒有了他的保護,她也照樣能過得很好.

行宮的晚宴結束得不早,嘉成帝已經有點微微醉意,根本沒有將任何人任何事放在心上,扶著安逸之,上了轎攆,便往他寢殿的方向走去.

"我跟你一起回去,比較安全."哲而手臂緊緊地握住劍,在這皇宮中經曆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倒真有點擔心蕭長歌的安危.

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蕭長歌會選擇冒充和瑟公主,來到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但是她真的為阿洛蘭擋過了一劫.

如果是阿洛蘭在這里,恐怕已經被吃的連渣都不剩了.

"不用,你不跟我一路,路上容易招人閑話,我有丫鬟和我一起回去就行了."蕭長歌看了看自己身後哲而派來的兩個丫鬟,對他放心地點點頭.

"不行,針對你的人太多,即使是走在路上,也避免不了危險,還是我送你回去,他們若是說什麼,便讓他們說去."哲而面無表情地說道,反正他不在乎.

行宮里面不久便空無一人,大家都喝的有些醉意,歪歪扭扭地被自家王妃扶著,一路走到了寢殿中.

蕭長歌犟不過哲而,知道自己即使不答應,他也會在自己身後偷偷保護著她離開,還不如光明正大地讓他送自己回去.

誰料,行宮的門一推開,幾個身著深黑色外披風的男子便站在門的兩側,尤其是其中一個身姿慵懶地倚靠在門邊,兩側的頭發垂落了一些在雙頰面前,顯得有些邪魅不羈.

這個身影,蕭長歌再熟悉不過,他常常這樣等待過自己.

如今,事情再一次發生,她倒是有些不習慣了.

"行宮夜路難行,本王特地等在這里,沒想到公主已經有人送了."蒼冥絕忽而抬頭,他眼前的腳步停頓下來.

印在雪景中的幾個腳印有些凌亂,蕭長歌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了起來,沒想到這種熟悉的感覺依舊在他的面前迸發著.

"是,哲而將軍從晟舟護送我到蒼葉,一直矜矜業業沒有任何松懈,有他在我的身邊,我覺得很安心."蕭長歌沒有抬頭看他,目光一直盯著面前的白雪微景,朦朧的夜色一樣沉重得太過美麗.

蒼冥絕從門框上挺直了身子,周身黑壓壓的感覺不斷地散發出來,他的氣場太過強大,還沒有來到蕭長歌身邊,就已經讓她覺得空氣十分壓抑.

只有在面對他的時候,才會有這種感覺.

"看來是我多心了,既然你有哲而將軍的護送,那麼我也就不用操這份心了."蒼冥絕似怒不可遏,一揮衣袖,疾風般轉身離開.

他身邊的江朔還沒反應過來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詫異地看了蕭長歌一眼,很快追了上去.

兩人在這里等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個機會嗎?為什麼王爺一見了和瑟公主,就逃之夭夭呢?

哲而望著兩人離開的方向,胸腔里憋著一口笑意提不上來.

"好像,這個冥王對你的態度很特別."哲而憑著自己這麼久以來的觀察道.

"不知道."蕭長歌淡淡地說道,她的目光一直都盯著前方的白雪,二話不說地就離開了.

分不清兩人到底什麼關系的哲而疑惑不解,但是還是跟上了蕭長歌的步伐.

而在他們身後,一道深紫色披風的男子坐在行宮中的石凳上,白雪將他的身子掩蓋得很茫然.

但是,若是認真地看著,認識他的人便能很快地認出,那正是溫王.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行宮晚宴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知心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