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章 知心了意  
   
第二百四十章 知心了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章知心了意

螳螂補償,黃雀在後,溫王目光銳利地看著方才發生的事情,心里不由得開始懷疑起來.

這和瑟公主剛從晟舟國過來,想來和蒼冥絕也不認識,僅僅只有過幾面之緣的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熟唸到這個程度.

他越來越琢磨不透蒼冥絕的心思.

要說假的,他的表現根本不像在演戲,要說真的,事情發展得太快又讓人難以相信.

"溫王,你待在這里做什麼?趕緊回去了,我一個人害怕!"葉霄蘿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後,順著他方才的目光看去,根本就是看著和瑟公主寢殿的方向.

才沒一會的功夫,他又跑到了這邊,難道真的視她如無物?

熟悉的聲音鑽進自己耳里,溫王有片刻的愣怔,和瑟公主和葉霄蘿兩種聲音不斷地在他的耳邊交彙著,形成一種莫名的感覺.

"我待在哪里與你何干?"溫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

"你,我知道你在看什麼,你在看那個什麼公主對不對?我告訴你,你想要娶她是絕對不可能的,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葉霄蘿胡攪蠻纏地跺跺腳,害怕自己的東西被偷走的那種感覺漸漸地浮上心頭.

"無理取鬧."溫王心中的沉思被葉霄蘿打斷,頗有些怒氣沖沖地看著她.

每天都要上演一次這樣的事情,不僅是因為和瑟公主,而是只要有任何一個女子靠近他的身邊,她就會向所有的人開火.

"你站住,不許走,每次被我一說到關節眼上你就偷跑,我不管你娶誰都好,就是不能娶那個公主,聽見沒有?"葉霄蘿深吸一口氣,撕心裂肺地叫道.

只要不是和瑟公主就好,其他的女人她都有辦法對付.

那個和瑟公主,她是怎麼看就怎麼討厭,還偏偏所有的人都幫著她,她到底有什麼好的?

葉霄蘿就是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葉家女兒的天生優越感讓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含金程度.

除了蒼葉國的皇家公主,沒有人能和她相提並論.

溫王往前走的身子在聽到這句話時瞬間怔住,能讓葉霄蘿發狂的事情不少,可是這件事是他覺得最有意義的一件了.

"是嗎?我娶誰都可以?"溫王重複道.

只要不娶和瑟公主就好,葉霄蘿咬咬牙一口應下:"是."

溫王目光漸冷,一揮衣袖轉身離去:"那我就隨了你的願,和瑟公主,我非娶不可."

說罷,高挑的人影快速地轉過一個拐角,身子沒入了行宮的牆院,獨留著葉霄蘿一個人暗暗回味他的話.

非娶不可?和瑟公主?

她的心里就像是嵌入了一塊大石頭似的轉不過來,為什麼他每次都要和自己作對?就不能稍稍地可憐一下她這個小小的心願?

非娶不可是吧?好,那我一定讓她付出代價!

葉霄蘿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牙齒咬的緊緊的,仿佛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暴風雨.

白雪微弱地下著,蕭長歌看著一路護送她到寢殿門口的哲而將軍,對他點點頭:"哲而將軍,你回吧,天色已晚,夜路難行."

寢殿早已經燃起了蠟燭,忽明忽暗的燭火在她的眼里燒的很旺.

"公主早點休息,臣這就回去."哲而抱了抱拳,垂頭就要退出去.

但是他很想知道蒼冥絕和葉霄蘿的關系,兩人看起來不像是剛剛相識,反而像是舊相識.

而蕭長歌的反應像是想見,卻又害怕的樣子.

莫不是兩人之間有什麼貓膩?

"公主."哲而趁著蕭長歌還未進門,猛然轉身叫道.

"何事?"蕭長歌納悶.

"公主,雖然如今兩國戰事已經解決,公主也應該關心一下自己的婚姻大事,現在嘉成帝還沒有給您指婚,您也該趁著這個機會擇個良配,否則……"哲而沒有繼續說下去,後面一句應該是否則他寢食難安.

不得不承認,嘉成帝的十幾個皇子個個都很優秀,但是最拔尖的幾個莫過于太子,四皇子,六皇子,八皇子,十二皇子.這幾個皇子都是長年累月出入禦書房勤政殿的人,受到嘉成帝的影響自然也是最多的.

因為冒充了阿洛蘭而變成和瑟公主,又經曆了無數次的暗害,也算是為阿洛蘭賺了一點生路.

"哲而將軍什麼時候開始擔心起這個問題來了?目前你要關心的應該是真正的和瑟公主去了哪里吧?"葉霄蘿悠然地轉頭,白雪微景刹那間有些不可思議的美麗純潔.

哲而看的有些微微眼花繚亂.

說起阿洛蘭,哲而的心里就像是兩面鼓都在打一樣,聲音鬧騰得收不回來.

他已經到蒼葉國這麼久,竟然沒有回去尋找阿洛蘭的下落,十分擔憂的同時,卻也是慢慢的自責.

"阿洛蘭古靈精怪,聰穎明慧,不會出什麼事情的,說不定她已經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隱姓埋名過著生活.將我們這些人忘的一干二淨."哲而的表情漸漸地低垂下來,整個人就像是受了傷似的.

說到底,都是他沒有保護好她,才會讓她受委屈嫁到蒼葉來,如果自己有那份勇氣,向國主求親,說不定事情就不會是這個樣子.

蕭長歌點點頭:"確實,但是她畢竟是個女子,其實我最好奇的是,為什麼在我假扮成和瑟公主之後,會有這麼多人想要陷害我,暗算我.可是阿洛蘭在晟舟國的時候,卻能平平安安地度過.現在終于讓我知道了,原來,一直在阿洛蘭身後幫助她的人,應該就是你吧."

哲而眨眨雙眼.

他還記得在晟舟國的時候,兩人初次見面時的場景,那時候他八歲,而她三歲,恰巧兩人都處于剛換牙的時候,互相嘲笑的青梅竹馬.

後來日子過的飛快,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就長大了,他依舊是草原上的一只雄鷹,除了他的身子一天天長大

長大的還有他的心情.

"是我,在晟舟國的時候,我就開始保護她了."哲而點點頭,既然自己的心事,到底是該保護起來.

"那為什麼你不早點和晟舟國國主請求,將和瑟公主嫁給你呢?"蕭長歌似乎對兩人的特別提示都有要試.

"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哲而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匆匆帶過之後便如同飛似的逃離了這個地方.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蕭長歌低垂著睫毛一言不發.

沉思了一會才轉身,竟然沒想到自己的身後站著阿洛蘭,背對著正堂中淡淡光芒的她身上泛著淺淺的光.因為中了銀針的緣故,有些黝黑的臉上泛著紅光,以及眼底的一片朦朧.

除此之外,蕭長歌沒有看出她臉上存在其他的表情.

"阿洛蘭,你都聽到了."蕭長歌有些震驚地詢問.

阿洛蘭點點頭,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眼睛,明亮的雙眼里面蘊含著許許多多的淚花,就像是斷不了的線.

"聽到了,只可惜聽到的太晚了,現在說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阿洛蘭搖了搖頭.

原來,在晟舟國的皇宮里面,經曆的那麼多的事情,都是靠著哲而的幫助,她一度還傻傻地以為,那些事情是自己化解了一件又一件,沒想到,都是別人為她做的.

"我知道,或許這就是緣分.但是,最令人意外的是,你不知道哲而對你的心思."蕭長歌用淡淡詢問的語氣開口.

終于,她把那天和哲而將軍在帳篷里面的事情都還給了阿洛蘭,那天發生的事情,她釋懷了.

"隱隱約約我還是知道一些,但是卻不敢相信,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所有人都對我不好的時候,只有他趕走了所有的敵人.我真傻,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應該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阿洛蘭有些自責地說道.

這次和蕭長歌出來行宮,也算是頗有收獲的一件事情吧.

畢竟她知道了哲而對她的心思,只是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自己一直都在他的身邊,只是當了一個小小的角色,會發生什麼事情.

"若是以後他知道了你就在他的身邊,卻不告訴他事情,他不知道會作何反應."蕭長歌最痛恨被人欺騙,可是她卻一直都在欺騙別人,也一直在被別人欺騙.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在騙與被騙中來回徘徊,不斷地旋轉重複著謊言.

"我先回去了,這件事情我會思考一下的,一定會做的周全."阿洛蘭咬了咬唇,知道了以後那些事情的她,沒有辦法再毫無顧忌地欺騙哲而.

從前覺得他很可恨,不過現在,只覺得最可恨的人就是自己.

夜間的燈火通明,零零散散地打碎在房間中,蕭長歌換了衣裳,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這幾夜似乎常常失眠.

腦海中不斷地閃現從前的畫面.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和蒼冥絕相認,她好像等的越久,越沒有自信.

次日,五更天的時候,蕭長歌就被宮女從被窩里面叫了起來.

外面的天色才剛剛亮起,一縷淡淡的淺青色從天邊慢慢地升騰起來,有種想要沖破云霄的感覺.但是,仿佛又被什麼東西壓抑著,永遠都做不到.

"公主,今天是行宮圍獵的第一天,要早點起床才對."宮女一邊把睡眼惺忪的蕭長歌摁倒鏡子面前梳妝,一人已經打了水過來給她洗臉.

兩人忙前忙後,不亦樂乎.

就像是把蕭長歌當成了她們手中的娃娃一般肆意擺弄著.

不一會,慢慢地倒是出現了輪廓,妝容清楚別致,既不失女兒風范,又十分輕便具有英氣.

看起來,宛如一個亭亭玉立的公子一般,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又散發著小女兒的柔軟.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強人所難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孱弱母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