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二章賽馬比試  
   
第二百四十二章賽馬比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二章賽馬比試

眾人見狀,都覺得十分驚愕,要說賽馬,這葉霄蘿當初是從塞外回來的,要說這馬術,自然是無可比擬的.

就是不知這和瑟公主的馬術如何,她的歌喉自然不錯,但是身子骨嫋嫋娜娜.若是兩人比賽起來,這和瑟公主定然是輸的.

和瑟公主一輸,他們便會覺得蒼葉欺負他們晟舟國,定然不好.

這場賽馬無論怎麼比較,都是不可行的.

溫王看了兩人一眼:"你們要賽馬?這冰天雪地的馬兒可不會太聽話,莫不說是在這圍獵場,就是在大街上,也不會太安全."

反正葉霄蘿是和她比賽比定了,冰天雪地又如何?不拼個你死我活出來,她就注定不會罷休.

"我想和瑟公主的歌喉那麼好,區區一個賽馬應該難不倒她吧?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證明晟舟國也不過爾爾."葉霄蘿有些輕佻地笑了起來,話中又是明朝暗諷,又是誇大其詞,故意要讓蕭長歌無法推辭.

說罷,她伸手摸了摸身邊的那匹紅色的馬兒,有些愛惜地拍了拍馬兒的那抹棕色鬃毛,目光一哂,複又看向了蕭長歌.

面對如此挑戰,蕭長歌恐怕也沒有拒絕的機會,更何況,她根本就沒有想要拒絕.

深沉暗湧的氣息不斷從四面八方撲來,有些潮濕悶熱的氣息讓他們覺得空氣十分不平靜.

"溫王妃想要找人賽馬是吧?不如找我,我讓溫王妃三公里如何?"哲而冰冷低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他高挑壯實的身子帶著撲面而來壓抑的氣息,讓人不由得想要逃避.

見了哲而,葉霄蘿這才冷笑起來,不屑地轉過頭:"我要和和瑟公主賽馬,關你何事?況且,我也不需要你讓."

說罷,根本不再看哲而一眼,氣勢洶洶地轉頭看向了蕭長歌,抬起下巴:"你就說吧,你是比還是不比?"

如此咄咄逼人的葉霄蘿,換作是誰都沒有拒絕的理由,一方面會被視為懦弱,另一方面也失了國威.

最重要的是,蕭長歌有她自己的打算.

"既然溫王妃都開口了,那我豈有拒絕的道理?若是拒絕了,那也未免太不識相了."蕭長歌雙眼平靜無瀾地看著葉霄蘿,話到此處,略微頓了頓又道,"溫王妃都說是賽馬,那沒有賭注也不好,但是最重要的是以娛樂為主,不必太認真,不如這樣,輸的方可以答應贏的一方任何一個要求,而且要做到最好,不得抗拒."

葉霄蘿的雙眼一亮,她想要的就是這個結果,讓堂堂一國的公主聽自己差遣,想想就是個讓人覺得痛快的事情.

"好,賽馬若是沒有賭注也不好,就依了公主所言."葉霄蘿滿意地點點頭,目光中是滿滿自信的笑容.

這麼多人為她們見證,要求又是和瑟公主提出來的,她想要她做什麼都可以,一陣冷笑不由得從她的喉嚨里發出來.

旁側的幾人表面上看來一副風平浪靜的樣子,但是心里實則風起云湧,拿捏不准蕭長歌的心里在想些什麼,若是沒有十足贏的把握,她又怎麼會答應,而且提出那種要求呢?

圍獵場上本來就設有賽馬場,不過原本是一條綠草林蔭的道路,由于大雪連續紛飛了很久,那條路已經堆滿了白雪.

雖然上面偶爾還有馬匹踏過的痕跡,但是卻也是少數,兩人各自拉著馬兒來到賽馬的那條道上,旁側的兩條路上卻飛奔出來幾匹駿馬,馬蹄聲清晰地響在幾人的耳畔.

率先來到這里的是嘉成帝,他風姿俊逸地騎著外使進貢來的汗血寶馬滿載而歸,見到他們幾人氣勢洶洶地站在賽馬場的面前,將手里的獵物一扔,安公公立即上前撿了起來.

"你們這是怎麼了?可是要賽馬?"嘉成帝看了看葉霄蘿,複又看了看和瑟公主,目光里的光芒越來越盛.

他身後的一行人也停了下來,兩人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結局,竟然連皇上也驚動了.

葉霄蘿僅僅只有一瞬間的錯愕,不過很快便回過神來.

"回稟父皇,既然來到了這圍獵場上,不賽馬豈不是對不起這趟出行,所以兒媳只是想和和瑟公主較量一下,最重要的還是開心就好."葉霄蘿回答的有板有眼,一字一句將她的好勝之心隱藏起來.

"哦?果真如此?溫王妃,你的馬術也是不賴,不知和瑟公主的馬術如何,若是不會賽馬也沒有關系,另找人比便是."嘉成帝翻身下馬,解開了自己的戰袍,丟給了安公公.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塞外暫時安排出來的龍椅,威風凌然地坐了上去.

看來他對這次賽馬還是頗有興致的,正巧出來圍獵,也是想讓晟舟國的人看看他們蒼葉國是何等的富強,讓他們心甘情願地臣服在蒼葉的腳下.

"皇上,我自幼學騎馬,雖然已經多年未騎,但也不生疏,所以,和溫王妃賽馬娛樂還是可以的."蕭長歌想了想說辭,目光不經意之間瞥到了左側的蒼冥絕.

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平靜無瀾,一雙深邃狹長的眼眸透著不可猜測的光芒,看不出來他的反應.

但是,唯有他自己知道,他背在身後的那雙手,已經快要將衣袖扯爛.

蕭長歌,你要是敢不顧自己的性命受傷試試看.

"好,難得你們有這份興致,正好,出來圍獵講究的就是一個趣字,以玩樂為主,輸贏為輔,切記不可傷身."嘉成帝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提醒著兩人注意安全.

男兒賽馬,他倒是見的多了,只不過這女子賽馬,他還沒有見過多少.

他們蒼葉是馬背上得來的天下,自然每個人都會一些騎術,只是女子甚少練而已.

兩人准備就緒.

蕭長歌的馬兒依舊是那只只要一跑遠路就氣喘籲籲的馬兒,而葉霄蘿騎著的馬一看就是上等馬,無論是精神面貌,還是速度,都要比她的那只來的快的多了.

"和瑟公主,承讓了."葉霄蘿勒緊缰繩,雙腿緊緊地夾著馬肚子,轉頭朝她悠然一笑.

無論什麼時候,她都表現得風采依舊.

蕭長歌朝她微微一笑,轉眼目光便變得凌厲非常.

她緊緊地夾緊馬肚子,手中的那根缰繩被她纏繞了兩圈在手上,這是她一貫的騎馬方式,只要今天的這場賽馬勝利了,事情才有轉寰的余地.

很多事情,光靠她一個人的力量是難以解決的.

她能感覺到幾道火辣辣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後注視著自己,她深吸一口氣,直到身後一個太監說出開始二字時,她們的馬兒才如同兩道疾風似的沖了出去.

蒼冥絕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在蕭長歌的馬兒上,這個萬分熟悉的騎馬方式和動作都讓他眼前一亮.

"兩人的馬術不相上下,不過從控馬的姿勢上面來說,和瑟公主會來的比溫王妃更加熟練有力道一些."旁側的八皇子和九皇子正就著兩人的賽馬姿勢高談闊論.

九皇子聞言,搖了搖頭,頗有興致地點評著賽馬場上面的兩人,對于八皇子的言詞,他執著不贊同的一面.

"那可不一定,你沒看,現在溫王妃已經遠遠超過了和瑟公主."九皇子指了指塞道上面的兩人,一前一後,差距甚是明顯.

八皇子只是一轉眼的功夫,沒想到這原本占了上風和先機的和瑟公主此刻卻落後于葉霄蘿.

不僅是八皇子,眾人都頗有些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局勢,原本看起來占了上風的蕭長歌會落後于此.

"這是怎麼一回事?"八皇子疑惑不解.

而後,兩人進入一個彎道.

這是其他的賽場都沒有的特別之處,其他地方的圍獵場都是兩道筆直的賽馬道,最大的彎道也只是一點點的弧度,根本沒有像這條似的誇張.

眾人目不轉睛地看著兩人的身影一前一後地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接下來的路,他們都看不見.

比賽者必須跑兩圈,所以後面的一圈才是勝算的關鍵之處.

蕭長歌故意放慢了速度就是因為她太過了解這個圍獵場,接下來等待她們的就是一條彎道.

跟在葉霄蘿的身後不僅是為了看看路面情況,更是為了看看葉霄蘿對于彎道的掌握程度如何.

冰雪堆積的地面對于馬兒來說算不了什麼,只要是路,他們都能安然無恙地走過.

葉霄蘿目不斜視地看著前面的那個彎道,頗有些吃力地拉緊著手中的缰繩,幾乎是整個人倒在馬背上才將馬兒的馬頭調轉過去.

果不其然,和蕭長歌想象的一樣,葉霄蘿的馬術還沒有精湛到一定程度,對于轉彎的時候,控制得還不是很好.

蕭長歌猛地一揮手中的缰繩,驅趕在馬兒的背上,在快要轉彎之時,猛地一揮缰繩,另外一邊又調轉著馬頭.

速度太快,來的僅僅只是一秒鍾的時間,便猛地調頭過了那個彎道.

第二圈才剛剛開始.

"這已經是第二圈了,你看溫王妃比和瑟公主快那麼多,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的賽馬."九皇子搖了搖頭,不忍再看下去,這個戰況,再怎麼看也是一樣的結局.

葉霄蘿看著落後自己的和瑟公主,回頭冷冷一笑,雙腿緊緊地夾著馬背,揮舞著手中的缰繩,整個人就像是蓄勢待發的箭一般.

只要單手輕輕一放,那箭就會馬上離弦.

別得意地太早.

蕭長歌猛地一揮馬鞭,在速度上面先跟到了葉霄蘿的面前,在她的身後不斷地緊緊跟著,就等待著一個時機就能超過她.

兩匹馬兒已經駛入彎道,漸漸地看不清它們的身影.

上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孱弱母馬     下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勢不可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