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三章 勢不可擋  
   
第二百四十三章 勢不可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三章勢不可擋

蕭長歌緊緊地夾緊了馬肚子,白雪紛飛的雪地上不斷被馬兒蹭出馬蹄的形狀,在彎道的時候,她猛地拉緊了缰繩,正准超越之時,葉霄蘿的馬兒緊緊地擋到了她的面前.

兩道不相上下的身影不斷地糾纏著,葉霄蘿根本沒有放手的想法.

想超過我,沒門.

葉霄蘿一勾唇角,緩緩地笑了起來.

只要過了這里,她就勝券在握,即使後面和瑟公主再想辦法超越她都難了.

她洋洋自得感歎著自己馬術.

但是,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蕭長歌的馬頭已經利落迅速地甩了一個頭,到了葉霄蘿的面前.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看著這一系列驚人的變化,葉霄蘿的心里只剩下了震驚,但是不多久便只剩下怒火中燒.

努力地追趕著蕭長歌的身影,但是什麼都沒有,只剩下永遠都只差一點才追趕到的馬屁股.

葉霄蘿的眼眶被氣的漸漸地紅了起來.

兩人漸漸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早已經變化了主次的她們讓眾人驚訝.

"九弟,我說什麼來著,這和瑟公主駕馭馬兒的能力更勝一籌,即使她身下的並不是什麼好馬,但是只要功夫深,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八皇子露出相當于他自己勝利的笑臉,有些驚歎地看著和瑟公主.

"是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只是短短的一個功夫,竟然轉變了這麼大."九皇子嘴里微微念叨著.

眾人著實一驚,著突如其來的奇跡.

嘉成帝的臉上綻放出了難得的笑容,笑容滿面地看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頗有些震驚,卻也是不得不對和瑟公主的馬術拍手稱贊.

看著蕭長歌即將平安無事地爭奪到了勝利者的位置,蒼冥絕緊提起來的心漸漸地松懈下來,不愧是他蒼冥絕的女人.現在和從前沒什麼兩樣,一樣那麼厲害.

葉霄蘿臉上又是驚又是氣,雙手緊緊地勒緊缰繩,不斷地甩在馬兒的屁股上,全然忘了這個是她的愛馬.

眼看就要到終點,蕭長歌一路暢通無阻地跑在她的前面,她若是輸了不僅丟人,還要答應她的任何條件,如此喪權辱國的事情,她絕對不能做.

心里猛地想到了一個招術,她單手緊握著缰繩,另外一只手已經摸上了自己的頭飾,尖銳的玉簪子被她清楚地摸在手里.

她雙目緊盯著蕭長歌的背影,手中的玉簪子被被她握的捏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

"王爺,您看,溫王妃這是要做什麼?"江朔疑惑地看著葉霄蘿有些怪異的舉動,心里卻不知她的下一步要做什麼.

"這點小把戲,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玩,不要命了."蒼冥絕目光森冷,語氣冰冷堅硬,聽上去就像是地獄來的修羅一樣可怕.

江朔有些疑惑不解,為何王爺會對晟舟國的和瑟公主如此上心,為何會忘記已經逝去的王妃,而顛倒他的感情?

"王爺,溫王妃手上的東西是個玉簪子,她難道打算來陰的?"江朔終于看清楚了葉霄蘿手中的東西.

那根細小的東西在稀薄陽光的反射下顯得有些熠熠生輝,若不是仔細地看去,根本看不出來那是根玉簪子.

離終點只有一步之遙.

葉霄蘿手指握緊了手里的玉簪子,這是她最後的機會了.

雙手一使勁,猛地一放,那根玉簪子如同利箭一樣從她的手心里面飛了出去,筆直地飛往了蕭長歌的方向.

沒有任何預兆地,那根玉簪子卻在半空中折成了兩半.

"什麼東西斷了?"嘉成帝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是他的視線卻十分清楚明白,中間那斷開的兩個東西倒是吸引了他的視線.

場上已經有人看到了她的動作,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下嘉成帝一定也會知道她作弊的事情,不由得一股冷汗津津從她的後背滑落.

蒼冥絕嘴角冷冷地一勾,暗自收回了手.

他的舉動卻被他身後的太子看的一清二楚,從他拿出銅板的那一刻起,太子就隱隱約約知道了他要做些什麼,只是沒想到他竟然幫一個晟舟國的公主.

"皇上,等會和瑟公主和溫王妃下馬時詢問一遍不就知道了."安公公在他的身邊說道.

"安逸之,你可看見了?"嘉成帝轉頭看向了安公公,目光銳利地詢問道.

安公公搖了搖頭.

此時,蕭長歌已經沖破了終點的紅繩,緊接而來的就是葉霄蘿的身影,兩人一前一後地進了賽道.

馬兒頭上掛著紅彩,別人一目了然勝者是誰.

葉霄蘿猛地從馬上跳了下來,面色不善地看了和瑟公主一眼,雙手緊緊地握成拳,整個人就像是才從水底里上岸,顯得缺氧不堪.

"你竟然能贏?"葉霄蘿路過蕭長歌的身邊時在她耳邊低聲道.

"承蒙溫王妃照顧,我才僥幸贏了比賽."蕭長歌心情頗好,十分滿意地看著葉霄蘿.

根本聽不出來她話中的其他意思.

"你,我根本沒想讓你,你剛才那一下到底是怎麼過去的?"葉霄蘿臉上的疑惑震驚越來越明顯,方才那一下她看的真真切切,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蕭長歌便沖到了她的面前.

直到現在她還是難以理解,明明兩人之間還有距離,為什麼她能一下子超越自己?

蕭長歌牽著手中的馬,含笑道:"我都說了承蒙溫王妃照顧,若不是你,我怎能贏得比賽?"

葉霄蘿氣憤非常地看著她漫不經心的回答,那只礙眼的母馬仿佛威風凜凜地在炫耀著它的勝利,和她的主人一樣囂張跋扈.

"你願意說就說,不願意說就算,不過僥幸地贏了這場比賽,有什麼大不了的,誰知道你是用了什麼妖術."葉霄蘿側眼不屑地看著蕭長歌,心里已經將這場正當公平的比賽結果轉變成了歪門邪道才贏的.

那只溫順的母馬正巧在此時仰天嗷叫了一聲,仿佛在抱怨著葉霄蘿的顛倒黑白.

蕭長歌憐惜心疼地摸了摸那只母馬,搖了搖頭:"溫王妃,方才我是怎麼贏的你不是看的一清二楚嗎?怎的現在說是歪門邪道才贏的呢?你看,這只馬兒都不同意."

"你,你狡辯!"葉霄蘿怒氣洶洶地看著蕭長歌,被她憋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確實是她在狡辯,她只是不想讓蕭長歌贏的太過容易了,明明她才是這場比賽的勝者,憑什麼在最後關頭讓蕭長歌搶了風頭.

"好,好一個精彩的比試."嘉成帝在上面並聽不見兩人的爭辯聲,他率先帶頭鼓起掌來.

眾人這才皆反應過來,也跟隨著嘉成帝鼓起掌,確實,和瑟公主最後竟然能贏的比賽,一直是他們心中的疑惑.

"和瑟公主,你說說你方才在我們看不見的時候是怎麼超越溫王妃的?"嘉成帝挺直了身軀,一副疑問待解的樣子看著和瑟公主.

蕭長歌笑道:"謝皇上誇獎,方才不過是溫王妃讓我才僥幸贏的比賽,根本沒有什麼技術可言."

不僅是嘉成帝,還有其他的皇子都覺得和瑟公主的回答太過敷衍了,殊不知,蕭長歌只是不想太占風頭,惹人矚目.

誰料,嘉成帝卻在此時搖了搖頭,笑道:"其他人的性子我或許不清楚,但是溫王妃的性子我還是了解的,若是有贏的機會,她怎麼可能放過.到底,你方才是怎麼贏的她的?"

話到此處,蕭長歌也不好再說什麼來掩蓋自己的馬術,原本只是想讓葉霄蘿低調地答應了她的請求,現在看來也不可能了.

這下只好將計就計了.

葉霄蘿狠狠地瞪著和瑟公主.

那目光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似的.

"回皇上,方才在樹林里面我只是趁著一個彎道,用最短的路程和最快的速度超越了溫王妃.可巧的是,溫王妃在對于彎道上的把握能力並不是很好,才讓我有了僥幸贏得的機會.所以我才說承蒙了溫王妃相讓."最後一句話是說給葉霄蘿聽的,一整句話,都在不動聲色貶低葉霄蘿.

嘉成帝點點頭,眾人心里的疑惑漸漸散開,原來如此.

太子摩挲著下巴,頗有興致地看著蕭長歌,突然間想到了那天給她喝的奶酒,為什麼她一切表現得都很正常,也沒有做出異于常人的事來.

莫不是,她已經察覺出了馬奶酒中參了藥?

憑著他對她這些日子以來的了解,她察覺出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看來和瑟公主的馬術十分了得,就連溫王妃也不是你的對手,甚好甚好."嘉成帝捋了捋下巴上短短的胡子,滿意地點點頭.

"哪里,其實溫王妃的馬術也十分了得,若不是我為了和溫王妃的賭約,也不會冒險取勝."蕭長歌雙眼微微一眯,眼中透著一股威懾的光芒.

嘉成帝倒是對她的話來了興致,兩人賽馬時竟然還有賭約.

"你和溫王妃還有賭約?說來聽聽你們都賭了什麼."嘉成帝十分驚訝兩人的賭約內容,到底是什麼值得讓她們拼命地想贏.

葉霄蘿猛的回頭,圓睜的雙眼震然地看著和瑟公主,怒氣洶洶地咬牙切齒道:"阿洛蘭,你到底什麼意思?"

不顧葉霄蘿已經快瘋掉的表情,蕭長歌眉眼凌厲地回頭,兩人的目光對視,在空氣中擦出了一陣異樣的火花.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賽馬比試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逼虎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