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四章逼虎上山  
   
第二百四十四章逼虎上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四章逼虎上山

蕭長歌沒有理會葉霄蘿警告逼迫的眼神,轉身便一字一句地將兩人的打賭內容說了出來.

"皇上,賭約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在賽馬之前,為了讓比賽變得更有意義一些,所以加了個彩頭而已,若是誰贏了就有權利讓輸的那一方做一件事情."蕭長歌只有如今這個辦法了,能不能得到天山雪蓮救出明溪,只看嘉成帝的反應了.

"那你有什麼事情要讓溫王妃去做的嗎?"嘉成帝想來兩人的身份,也沒有兩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又何必大費周章地要實行這個賭約呢?

蕭長歌想要得到什麼?

她不會毫無理由地去贏的比賽,更重要的是,按照她目前的局勢來看,最好是越低調越好,不然,很容易成為眾人的眼中釘.

蒼冥絕輕輕地摩挲著下巴,捉摸著蕭長歌的心思,想來她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問題.

蕭長歌思考了一會,笑著搖了搖頭:"回皇上,在蒼葉國衣食無缺,又有皇上和各位娘娘的疼愛,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要讓溫王妃做的,等我想起來的時候再告訴溫王妃吧!"

明明就是一場精心策劃,要將兩人的賭約故意透露給嘉成帝,為何到了關鍵時候,卻什麼都不要?

葉霄蘿回頭看了看她,眼中全然帶著疑惑.

這和瑟公主,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眾人也是難解,越是漫不經心,就越是讓人琢磨不透.

畢竟在大家看來,蕭長歌贏的比賽,只是為了自己的目的.

"既然你現在還沒有想出要讓溫王妃做什麼,那就以後再說吧,朕相信溫王妃也絕對不會忘了曾經讓你輸過的人吧."嘉成帝笑著看向了葉霄蘿.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葉霄蘿只好訕訕地點頭.

原本想賴過去答應下來的賭約,沒想到蕭長歌竟然提前在嘉成帝的面前說了出來,這下想要賴,也賴不掉了.

原來在這里等著我呢.

葉霄蘿怒意陣陣沖上心頭,帶著金玉扣的衣袖重重地揉捏著衣裳,只恨不得將手中的衣裳捏爛.

"是的,我相信溫王妃是個信守承諾的人,絕不會抵賴此事的,是吧?溫王妃?"蕭長歌扭頭看向了葉霄蘿,眼中是全然相信她的神色.

有些尷尬恨然的葉霄蘿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不動聲色地放到自己的身後,那雙被勒得紅出血跡的手有些難看.

她還能怎麼辦?只能承受著蕭長歌強加在她身上的條件.

願賭服輸信守承諾的字眼一個一個地鑽進她的心里,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

"沒錯,我葉霄蘿絕對不是個會抵賴之人,等你哪天想到了要我做什麼,我便去做."葉霄蘿深吸一口氣,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隱忍才說出句話來.

在嘉成帝的見證下有了葉霄蘿的這句首肯,蕭長歌整個人便變得生龍活虎起來.

想當然葉霄蘿也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抵賴.

她到底想要什麼?

蒼冥絕百思不得其解,她要什麼自己沒有?就算沒有,他也一定會為她找來,不管踏遍天下何處.

冰冷的雪花並沒有讓圍獵場變得冰冷,每個人的身上都因為運動而沁出了汗水,有的甚至將外袍給脫了,只穿著里面的單衣.

賽馬,比馬術,玩花樣成了圍獵場上的三大板塊,不論是皇子還是將軍,都玩的不亦樂乎.

蕭長歌一個人靜靜地避讓在圍獵場的一角,枯木和白雪擋住了她的身子,她暗暗盤算著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和瑟公主今日拔得頭籌倒也來的簡單,想來是做足了功夫才來的吧."溫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蕭長歌的身後,頗有興致地看著她.

正在飲酒的蕭長歌酒杯頓了頓,如今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溫王,可偏偏每次都是溫王好巧不巧地出現在她的面前.

"溫王是來道賀的,還是來諷刺的?如果是來道賀的就不用了,如果是來諷刺的,那更請溫王繞道."蕭長歌頭也不回地說道,一個人安靜地獨飲.

誰知,一聲嗤笑聲充斥在蕭長歌的耳邊,只是一轉身的功夫,溫王已經坐到了她的對面.

幸虧這里不是行宮,沒有那麼多人的注視,若是被葉霄蘿看到,估計又有一場戲可以鬧了.

"溫王就這麼坐了下來,也不怕別人誤會?方才我見溫王妃的心情不是很好,你是不是應該去安慰一下她?"蕭長歌抓住溫王這個致命的薄弱點,好言好語地說道.

這溫王的行為太過奇怪,仿佛只要一找到機會,就要故意和她曖昧,故意將兩人親密的樣子做給別人看.

尤其是在人多的時候.

慢慢地蕭長歌發現了這個規律,莫不是溫王為了表現給別人看他是喜歡和自己親近?

還是為了做給葉霄蘿看,故意想看葉霄蘿針對自己的樣子?

不管是怎麼一回事,她都不能和溫王走的太近,從前,甚至于現在都不行.

"溫王妃性情倔強,沒有什麼安慰不安慰的,我只是覺得方才和瑟公主騎馬時的樣子尤其風姿颯爽,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溫王顯然沒事找事.

涼亭中只有兩人和小桌子上面的點心,蕭長歌目光飄忽地看了看四周,周圍除了正在玩耍比試的人,根本沒人注意到他們的方向.

"想來也是,一見溫王妃就知道她是個不俗之人,她賽馬時的風姿果然不同尋常,想來一定是溫王教的好."蕭長歌淺淺地抿了抿酒杯,巧笑倩兮地說道.

溫王面色一怔,很快又恢複如常.

"溫王妃的馬術並不是我教的,我們蒼葉國的人,自小就學習馬術,所以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教.我看和瑟公主的馬術這麼好,定是晟舟國國主教導的緣故吧."溫王道.

兩人心知肚明這都不是兩人要說的話,寒暄的一會子功夫,蕭長歌早就沒有了耐性,有什麼就說什麼,何必繞來繞去.

"溫王,我們不要在馬術的事情上做文章了,你有什麼話,不妨直說."蕭長歌終究是忍不住了,開門見山直說.

溫王是個聰明人,這個時候過來找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原本漫不經心的笑容慢慢地收斂起來,溫王滿含笑意的臉瞬間變得冰冷沉重,銳利的眼眸中透露著森森寒意.

良久,他才開口,嗓音沉不見底:"你很像我的一個故人."

此話一出,蕭長歌心跳啞然而止.

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沉默著,她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地收斂起來,隨後便一點一點地綻放出來,笑的深不可測.

"是嗎?能像溫王的故人,是我太幸運了.只是這和我有關系嗎?"蕭長歌最後一句也像是在問自己,她的心里能想到的,就只有自己了.

溫王探究的目光終究在蕭長歌目光的直視中避讓,漸漸地深沉了下來.

良久,他才搖了搖頭,目光中仿佛又帶著不可相信:"確實和你沒關系,但是你的性格,說話方式,還是身手動作都和她來的極其相似."

"這些本來就是一個人生活中的縮影,和你有著同種習慣的人多不勝數,因為懷念故人而將另外相似的一人當做她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敢問溫王的那位故人此時在何方呢?"蕭長歌裝作漫不經心地隨口一問.

但是,溫王給出的回答卻讓人大吃一驚.

"故人已經不在,只留有懷念."溫王的笑容有些苦澀.

盡管在蕭長歌的心里從來都沒有自己,但是他卻只對她毫無辦法.

一年過去了,他還是忘不了她.

蕭長歌的心里一緊,他果然還是忘了不了已經死去的那個蕭長歌,口口聲聲地把從前的自己稱之為故人.

溫王的故人竟然是自己.

"溫王,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多聊了,先行告退."蕭長歌飛快地逃離了這個地方,只要再說下去就一定會露出破綻.

背影留在溫王的眼眶中,竟然也是那麼熟悉.

曾經,蕭長歌也是這麼一次又一次地從他的眼前逃走.

明明從前兩人是個死對頭,冤家,為何到了這個地步,還會留有情愫?

溫王眉頭緊緊皺著,微微闔上了沉重的雙眼.

從圍獵場中的一片枯木林中闖去,蕭長歌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來到這里,她只想逃離,不顧一切地逃離.

突然,一只蒼勁有力的大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將她整個人往後一拉,便直挺挺地摔倒在他的身上.

孔武有力的雙臂,健碩僵硬的肌肉,熟悉的男性味道,不斷地充斥在蕭長歌的眼里,鼻里,刺激著灰黑的心,仿佛有種死灰複燃的感覺.

"說,剛才溫王和你說了什麼?"蒼冥絕雙臂緊緊地困著她,不讓她掙紮一下.

就這樣被他環繞在胸膛之中,他的味道不斷地竄進蕭長歌的鼻子里,她竟然有些貪婪地聞著這種味道.

"你,你先放開我."蕭長歌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怎奈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卻給了蒼冥絕握住她手的機會,他依舊霸道的話充斥在蕭長歌的耳邊:"說,說了我就放開你."

方才,溫王前去找她之時,他就一直立在兩人的側邊,不斷地看著兩人的舉動,蕭長歌臉上的表情尤其複雜,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

蕭長歌再次掙脫了一下,無奈她弱小的力氣在蒼冥絕的面前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她越是掙脫,蒼冥絕就束縛得越緊.

無可奈何之下,蕭長歌只得含糊說道:"溫王只不過找我說了一些關于和溫王妃賭約的事情,他不希望我提的要求太過分,所以小小地警告我一下而已."

蕭長歌說的有板有眼,再想,溫王也很像是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人,但是為了溫王妃,根本不可能.

蒼冥絕不是傻子,稍微仔細想就覺得根本不是這樣,他的心里一直懸著一件擔憂的事情,就是溫王會向皇上求賜婚,奪走蕭長歌.

所以,他最擔心的事情是,方才溫王是不是對蕭長歌說了什麼成親的事情.他嘴唇湊近蕭長歌耳邊,熱氣撲灑在她的耳廓中,有種酥麻靜電的感覺.

"你在說謊,實話告訴我,否則我就帶著你這樣走出去."蒼冥絕低聲威脅.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勢不可擋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