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五章 琢磨不透  
   
第二百四十五章 琢磨不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五章琢磨不透

就這樣帶著她走出去,恐怕又是一番風雨,這些年,她倒是低估了蒼冥絕的威脅手段.

他一直都知道什麼東西于什麼人是致命的要害.

恰巧,蕭長歌就輸在這上面.

蕭長歌松松地倚在蒼冥絕的身上,眼眸流光溢彩,不露痕跡地表現得十分軟弱無助,巴巴地看著蒼冥絕.

"冥王,你果真想知道溫王對我說了什麼嗎?"蕭長歌眨了眨雙眼,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看著他,"那我就告訴你,你耳朵湊過來點."

蒼冥絕毫不質疑地附耳傾聽,如刀刻般凌厲的側臉映在蕭長歌的眼前,這張熟悉的臉于她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一個回憶啊,如今,卻相見不能相認.

看著他沒有一點防備之心地湊了過來,蕭長歌當下便抬起腳狠狠地往他腳背上一踩,不料,他腳一抬,已經利落地閃開了.

蕭長歌踩了個空.

"公主到底要說什麼,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聽見?"蒼冥絕邪魅地笑道.

此話聽在蕭長歌的耳里甚是諷刺,明明知道自己的動作,卻又這樣故意調侃.

"冥王,你想知道溫王對我說了什麼,不如親自去問他,我想以你們之間的兄弟關系,他一定會很樂意告訴你的."蕭長歌哪壺不開提哪壺,故意說起他和溫王的關系.

卻不曾想,蕭長歌話音剛落,原本怎麼都不肯松開她的蒼冥絕輕輕地松開了手,擁抱頓時落了空.

空了懷抱,蒼冥絕雖然有些不滿意,但是臉上依舊平靜如霜,他背著手,另說道:"好,那我不問你這個,你方才拼命贏的賽馬比試,又在父皇面前特地提起此事,可是需要什麼東西?"

他太了解蕭長歌了,若非有一定需要得到的東西,她是不會非得要贏才去爭奪的.

既然能被蒼冥絕看出來,別人也一定能知道,她確實需要一些東西,不過她和溫王妃有賭約在先,未必不能得到.

"冥王,溫王妃願賭服輸,她既然輸給了我,答應我一個要求就是她的分內之事,還請王爺不用操心."蕭長歌不想在這個時候和蒼冥絕走的太近,以免惹人懷疑.

說罷,她轉身就要往前走去,但是蒼冥絕又豈會這麼容易就讓她如願,好不容易兩人有了說話的機會,為何她會躲著避著自己?

如果她真的還活著,為何會一次又一次地裝作不認識從自己的眼前走過?

"站住."蒼冥絕猛地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纖弱的手臂被他緊緊地握在手里.

熟悉的姿勢和力道,一轉身就是熟悉的人,蕭長歌紅唇輕啟,差點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幸虧自己及時收住了快要說出來的話.

蕭長歌心跳的有些快,不過很快便平靜下來,側眼看著緊緊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沉聲道:"冥王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得這樣和我說話?"

蒼冥絕目光緊緊地凝視著蕭長歌,企圖從她的眼中找出一絲的慌亂,但是最後留下的只有不滿.

冷漠的冰雪飄的厲害,蒼冥絕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冷笑,緩緩地松開了自己的手.

"你不是她?"蒼冥絕面色冷冽下來,一雙冰峰的劍眉緊攏,有些懷疑地自言自語.

蕭長歌收回自己被他握著的手,神情有些恍惚,在這一瞬間,她很想將自己的身份告訴蒼冥絕.

"我……"蕭長歌紅唇輕啟,身後便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打斷了她要繼續下去的話.

"四弟和和瑟公主在這里說什麼?大家在外面玩的正熱鬧,你們不會太孤單?"太子背著雙手,手里還握著一張弓.

或許是因為在外面狩獵得太過炎熱的原因,他的額頭微微沁出了汗水,將他發際上的黑發染濕.

他看起來英姿颯爽,風度翩翩,手里的那張弓襯得他英氣十足,形容不出來的風光俊逸.

"太子."蕭長歌按照晟舟國的禮儀向太子打了個招呼,目光望著地面.

而蒼冥絕則慵懶地靠在一邊,頗有些不滿地看著這個外來之客.

"我剛巧要回去,誰知在這里遇見冥王,便說了幾句話,太子既然來了,那和瑟就不奉陪了.先行告退."蕭長歌正欲轉身告退,卻被太子叫住.

"和瑟公主,急什麼,一個人回去了多無聊,不妨坐下來說幾句話如何?"太子悠然地坐在了亭台上,他身邊帶著的宮女立即為他斟上了熱酒.

他又示意宮女在另外一邊的杯子上倒上了奶酒,奶和酒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絲絲入扣鑽進人的鼻子.

如此熟悉的味道令蕭長歌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來到京城,太子便是讓人給她遞上了奶酒.

如今,心里的芥蒂還深深存在著.

宮女倒完了奶酒便退在一邊,泛著奶香味的酒在杯子里晃蕩得厲害,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公主可還記得你第一次來到蒼葉時便是我去迎接的,當時也是喝的這杯奶酒,想必和瑟公主永遠都忘不了這個味道吧?"太子不斷地重申著當時的事情,故意在蕭長歌的面前提起這件事.

如今,太子再次提起那杯被下了藥的奶酒是什麼意思?莫不是他根本不知道那個奶酒中被人下了藥?

不,太子怎麼可能不知道,聽他的語氣,他可能就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人,只是和他沒有直接關系而已.

蕭長歌拿捏不准他到底想說什麼,臉上依舊是和平時一樣的表情.

"太子賜的奶酒自然與眾不同,好喝,的很."蕭長歌一字一句地說道.

但是,蒼冥絕卻猛地回頭看了蕭長歌一眼,雙目中透著不敢相信的光芒,她曾經喝下過奶酒?

太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抬了抬下巴,示意蕭長歌喝下那杯方才倒上的奶酒.

"既然和瑟公主覺得好喝,那就不用客氣,蒼葉國是個盛產奶酒的地方,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太子朝她點點頭,自顧自地拿了一杯熱酒喝下.

空氣中泛著微微的冷意,三人在這個亭子里各自有些自己的打算,每個人都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其中的一個人.

最受人注意的還是蕭長歌.

如果太子的目的是為了試探自己是否喝下過奶酒,大可看她是否有發病的跡象就行了.

但是自己這麼久以來又不曾發過病,並且好好地站在他們面前,或許太子只為了試探自己是否知道奶酒里面下了藥.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只能裝作不知道.

蕭長歌笑著點點頭:"多謝太子."

一舉手,拿起杯子,一飲而盡.

奶酒的味道充斥著她整個口腔,舌尖上泛著酒味和奶味,二者的味道皆好,舌尖微微感受了一下奶酒的味道,沒有發現毒素.

看來太子果真是為了試探自己是否發現了奶酒里面的秘密.

"太子,和瑟公主是我國遠道而來的客人,奶酒在晟舟國又不是沒有,還是別拿出來獻丑了."蒼冥絕聲音冷下去,但是他的心漸漸地提了起來.

當初,是他讓太子在蕭長歌喝的奶酒中下藥,如今他發現的秘密越來越深,知道了自己可能認錯人之後,很快便收回了從前的話.

太子慢慢地轉頭看向了蒼冥絕,兩人對視著,擦出亮閃閃的火花.

"四弟,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奶酒都是我們對于外賓的歡迎之意,不同的時候都能喝出不同的感覺."太子淡淡地瞥了瞥蒼冥絕,悠然道.

蒼冥絕冷笑一聲,兩人不和是誰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表面上依舊是兄友弟恭的一副面貌.

所以很多人都無法從他們的身上看出劍光火石之影,唯有蕭長歌能從細微的空氣中看出兩人不同的表現.

太子還想說些什麼,但也沒有開口,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蒼冥絕.

"和瑟公主,你覺得呢?"太子將這個皮球踢給了蕭長歌,挑眉看著她.

奶酒的味道依舊在她舌尖上打轉著,蕭長歌笑著點點頭:"我覺得奶酒的味道甚好,太子也是如此覺得的吧?"

明明知道兩人說的問題不在于此,卻被蕭長歌含糊其辭帶過,太子錯愕之時,還不忘在心里暗暗贊歎蕭長歌的應變能力.

幾人的話題複又扯到奶酒上面,三人的心思都不在這個上面,卻又誰都沒有點明.

這次談話,真是累的慌.

"和瑟公主,方才我見你的馬術了得,不知道你的箭術如何?不如我們去比箭術如何?"太子突然回頭看著蕭長歌說道.

他的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麼藥?蕭長歌越來越不了解他了.

先是奶酒事件,現在又刻意地套近乎,難不成是為了做給蒼冥絕看的?

但是太子並不知道自己的本來身份,而這個和瑟公主與他們並沒有任何關系,為何他們要纏著不放呢?

況且,眾人都知道她是晟舟國不受寵的公主,如今來到蒼葉國和親,也是無可奈何之舉,誰娶了她,就是最倒黴之事.

蕭長歌想了想,回道:"太子,我的馬術不過爾爾,箭術倒是不精通,怕去了掃太子的興,還是你和冥王一起去吧."

一直沉默聽著兩人說話的蒼冥絕此時終于開口,他的雙眼中沒有任何表情,緩緩起身,高挑的身影擋在了蕭長歌的面前,映出一片朦朧的光影.

"我還有事,就不去了."蒼冥絕的目光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不過,那種目光很快便從她的身上移開.

衣袖一揮,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亭台.

只剩下蕭長歌和太子兩人,空氣中泛著似有若無的冷意,太子的笑容漸漸地松懈下來,冷冽地不像是方才笑容滿面的他.

"和瑟公主你既有事,不妨先回去,等下次有機會,再比試箭術."太子見蒼冥絕離開,便有些匆忙地想要離開.

原來他的目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蒼冥絕.

看來最近太子一直和蒼冥絕盤旋得緊,自己方才不過是做了兩人之間談話的媒介而已.

上篇:第二百四十四章逼虎上山     下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雪地摔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