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六章 雪地摔馬  
   
第二百四十六章 雪地摔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六章雪地摔馬

合著太子只是想要探聽蒼冥絕和自己說了什麼,比箭只是一個掩人耳目的借口而已.

他最擔心的還是蒼冥絕,若是自己時時刻刻都和他們走的太近,別人難免會對自己產生好奇.

若是因此引起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豈不是與自己原本的意思相悖了.

但是太子的目的如此明顯,她不可能不去提醒蒼冥絕,到底要怎麼提醒才是最好的?

既不引人注目,又不會讓蒼冥絕發現自己?

正想著,慢慢地離開這個亭台,馬場那邊便傳來了一個太監撕心裂肺的吼叫聲:"來人吶,十七皇子墜馬了!快來人啊!"

緊接著便是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騎馬聲,勒馬聲,腳步聲,聲聲交纏得緊,勾的人心里發慌.

蕭長歌聞言,下意識地就要沖上前為十七皇子治療,遠遠看去,一個深藍色的身影倒在地上,她的心里卻猛然想起自己是和瑟國的公主,不得太過張揚.

腳步漸漸地慢了下來,但是她是個醫生,不能違背了這個行業的使命.見死不救不是她的宗旨,也不是她能做的事情.

"倫王從馬上摔下來了?安逸之,你去把此次隨行的太醫全部都召來,候在行宮內.立即把倫王抬回皇宮,不得有誤."嘉成帝吩咐完,騎著馬往倫王的方向走去.

"父皇,你來了,兒,兒臣無用,不能親手打狐狸毯子給父皇了,但是,但是總有一日,兒臣會做到的."倫王強忍著疼痛說話,腿上的疼痛快要將他吞噬.

大顆大顆的汗水從他的額頭上面滴落下來,貂毛大衣和頭發上全部都沾滿了白雪,顯得尤其落魄.

再一看,他的腿向上彎曲折疊著,很明顯就是落馬之後的姿勢,兩條腿已經不是從前的樣子.

嘉成帝心疼這個落馬之後,還強撐著身上的疼痛不忘諾言的倫王,伸手掃去他頭發上的白雪.

"父皇知道,皇兒最有孝心了."嘉成帝的聲音中難得透露著低沉和藹,想來,只有倫王才能得到他的如此厚愛.

旁人看的又是一陣恨然,他們從來都沒有體會過如此的父親之愛,卻一切都落到了倫王的頭上.

嘉成帝說罷,看著慢慢地將倫王挪上擔架的侍衛道:"動作小心一點,把倫王護送到行宮,要是出了什麼事,斬立決."

侍衛額頭上沁出冷汗,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圍獵場上沒有了人,大家都隨著嘉成帝的腳步回了行宮.

倫王被送到了他自己的房間,此次出行只帶了五名太醫,都是太醫院的院使級別人物,見多識廣,醫術高明.

"倫王怎會好端端地從馬上摔下來?是怎麼摔的,你一一稟告給朕聽."嘉成帝坐在正堂中,看著底下倫王的貼身侍衛問道.

各個妃子和皇子都坐在兩側,就連蕭長歌這個外人,都占了一席之地,看來,嘉成帝對于倫王落馬的事情不是一般的重視.

倫王的貼身侍衛有些支支吾吾地答道:"回皇上,小人當時並不是倫王的身邊,所,所以並不知道……"

事發突然,他不可能時時刻刻都跟在倫王的身邊護著他,正巧倫王摔下馬的那一刻,他沒有見到.

豈料,嘉成帝卻因此而憤怒,厲聲斥道:"要你何用?連自己的主子都保護不好,來人,拖出去打五十大板,逐出倫王府."

嘉成帝連多問一句的機會都不給他,便讓人大刑伺候,眾人的心里都有些發毛.

"當時倫王落馬,可有人在他身邊?"嘉成帝看著底下跪成一排的侍衛,目光在他們身上來回掃蕩著,全沒有發現任何人有什麼要說的.

嘉成帝氣的雙眼發暈厲聲怒斥:"既然你們都沒有見到,那只有一起罰了.保護主子無能,就沒有資格做一個侍衛."嘉成帝每個人都賞賜了五十大板,眼前再沒有一個能盤問的人.

"倫王到底因何而落馬?竟沒有一個人知道麼?"嘉成帝目光在底下的眾人之間來回看著,在他的眼底,已經沒有任何的追問對象了.

"皇上,侍衛難免也有自己事情的時候,那一下子看不見十分正常,更何況還是在冬天.不如等倫王醒來再說."葉皇後轉身勸阻著嘉成帝,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見過嘉成帝這樣生氣了.

倫王的房間里時常能傳來太醫們的說話聲,不一會,一個胡須發白的年老太醫出來彙報情況.

"皇上,十七皇子的腳摔斷了,恐怕從此以後行走多有不便,只能,只能在床上和拄著拐杖度過了."老太醫一面說著,一面低著頭,額頭上盡數是汗水.

但是結果只能如此,絕非人力可以更改.

"你說什麼?倫王的腿摔斷了?以後只能在床上和拄著拐杖中度過?你確定你沒有說錯?"嘉成帝微微眯起雙眼,一種不言而喻危險的光芒盡現他的眼中.

老太醫擦了擦汗,再次弓下身子:"回皇上,是,是的."

霎時間,正堂中的空氣有些清冷,眾皇子的表情截然不同,一種無形的爭奪正在醞釀中.

蕭長歌沉思著看著他們,總覺得事情並非這麼簡單.

圍獵場上的馬兒都是皇子自己的馬,受了訓練也和皇子產生了感情,不是說發狂就能發狂的.再者,這雪路即使再難走,馬兒都有極好的控制力,摔下馬這種事情並不是很容易就能發生.

皇家之子賽馬,當然是做好萬般防備的,護衛又怎能都不在身邊?

這幾點可疑之處都證明了倫王這次的摔馬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如果去查,輕輕松松就能查出來.

"李太醫,你也是在宮中太醫院待了這麼久的人了,醫術高明精湛,做事勤勤懇懇,矜矜業業,怎會說出這種話來?朕再問你一遍,到底是有辦法,還是沒有辦法?"嘉成帝目光冷森森地看著李太醫,眼中脅迫之意很是明顯.

就算治不好,他也只能治好,別無選擇.

李太醫左右為難,支支吾吾了很久也憋不出一句話來.

這倫王摔斷了腿是事實,他治不好也是事實,到底該怎麼回答嘉成帝的這話?

若是回答治得好,到頭來還是治不好,豈不是欺君之罪?

若是回答治不好,估計現在就會沒命.

左右權衡不能做出決斷之時,段貴妃倒是開口替他說話:"皇上,倫王武功並不高強,馬術箭術也不是人中龍鳳,馬兒總有發狂的時候,倫王摔下馬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但是,事實已經如此,皇上您別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李太醫見狀立即道:"皇上,倫王爺的腿斷了也只是一時的,說不定上天眷顧,日後總有站起來的機會.只要倫王爺在府中勤加練習,微臣覺得走路,也不是一件難事."

兩人一唱一和,顯然已經讓人猜到了他們之間的關系.

從最早開始,李太醫就是段貴妃的人,蕭長歌還記得當初臨王得了天花一事,李太醫還曾經和各個太醫排擠過自己.

像他這種為老不尊,又愛糊弄別人,自以為是的太醫,說不定這件事情就是早已經策劃好的.

"朕怎麼覺得你在糊弄朕,一會說治不好了,一會又說日後總有站起來的機會,朕到底該相信你的哪一句話?還是你從頭到尾都在欺騙朕?"嘉成帝聲音銳利得如同幾支利箭似的穿透人心,將李太醫刺的體無完膚.

李太醫猛地叩首,整個人貼在了地上,哭喊道:"皇上,微臣說的句句屬實,只要倫王爺勤加練習,日後總有站起來的一天."

任憑是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欺瞞皇上.

嘉成帝已經將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李太醫還不知悔改地堅持己見.

蕭長歌見到的並不是如此,雖然方才對于倫王的傷勢只是一閃而過,並沒有看的太過清晰,但是估摸著那種高度摔下來頂多摔個骨折.

摔斷的可能性不大,只要用對方法,練習姿勢,站起來完全不是問題.

但是這個庸醫,前面篤定地說根本沒有任何方法醫治,現在又說有辦法醫治,讓人很難相信他的言詞.

"皇上,我在晟舟國的時候曾經跟隨山中一位師父學習過醫術,從前也有見過師父治療一位腿受傷的人.我想如果可以,不妨讓我為倫王爺診治一下,看看結果是否同這個太醫說的一樣.多個人,多分力量也好."蕭長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語調平穩地說道.

話音剛落,身側漫不經心握著酒杯的蒼冥絕手一抖,酒水已經灑了出來,冰涼地落到了他的手上,他卻沒有拂去.

原來和瑟公主會醫術,蒼冥絕更加篤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如果她的治療方法和蕭長歌相似,那麼一定是她.

"江朔,你去打聽一下,晟舟國和瑟公主是否有跟隨過山中的一個師父學醫術,如果有,盡量打聽出最全面的消息,我要知道所有細節事情."蒼冥絕附在江朔的耳邊低聲吩咐著,聲音里竟然帶著從來未曾有過的激動.

"是,屬下回宮後立即去辦."江朔點點頭.

從前雖然隱隱覺得和瑟公主可能就是蕭長歌,但是他心里還是有層疑問阻礙著他.

這下,隨著事情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蕭長歌也在不斷地暴露著從前的習慣,很快,他就會發現她所有的秘密.

"可還有此事?和瑟公主,你確實會醫術?"嘉成帝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蕭長歌點點頭,知道嘉成帝生性多疑,不會輕易地相信別人.

上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琢磨不透     下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雙腿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