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七章 雙腿骨折  
   
第二百四十七章 雙腿骨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七章雙腿骨折

"皇上,這雪地中摔下馬可大可小,如果是在雪地中疾馳而摔倒,那麼摔斷腿的可能性極大,如果並沒有急速奔跑,摔下時有一點外力作用阻擋,傷害應該不會很大.既然太醫說不可醫治,不妨多個人看看也好."蕭長歌不卑不亢道.

憑她專業角度的分析,嘉成帝大概會聽從她的這一番話.

卻不曾想,段貴妃卻在此時開口:"和瑟公主是遠道而來的外賓,怎能讓一個外賓替皇子治病?不僅于理不合,就算說出去也會讓天下人恥笑我們蒼葉沒有禮數,倒時可就不是這麼簡單了.皇上,你說是不是?"

嘉成帝有些隱隱思考,畢竟現在蕭長歌還沒有正式許配給哪位皇子,若是讓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去醫治皇子,確實有些于理不合.

葉皇後笑著搖了搖頭,旁邊的宮女替她撥弄了一個手爐里的炭火:"皇上,人命關天,此時和瑟公主是一個大夫,並不是一個公主,若是倫王爺因此喪了命,豈不是更加讓人痛心?"

眾人想法各自不同,葉皇後和段貴妃兩人似乎在作對一般,各執一詞,就是不讓對方贏.

最終還是取決于嘉成帝的決定,他的話和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兩人就算是費盡口舌,都是在做無用功.

底下的皇子沒有開口,大家的目光卻集中在蕭長歌的身上,實在沒想到,她竟然還會醫術.

"皇後說的是,畢竟倫王是一條人命,朕也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四肢不全,成為一個殘疾人.和瑟公主,那就勞煩你了."嘉成帝最終還是敗在了對倫王的疼愛上面.

段貴妃臉色一變,有些難看地轉頭狠狠地瞪著葉皇後,心知這次輸給了她,心里暗暗不滿.

葉霄蘿點點頭,有專門的宮女帶著她去了倫王的房間.

倫王的房間離正堂不太遠,走一會,穿過幾條小巷子就到了.

宮女將她引進了倫王的房間,一個大大的屏風後面躺著倫王,他已經痛的暈死過去,旁邊的幾個太醫正懶懶散散地坐在一邊,似乎已經有了結果,正在等待著李太醫回來.

"各位太醫辛苦了,麻煩你們都挪個位,我要為倫王把脈."蕭長歌進門後,立在屏風的中央,淡然開口.

"你,你是誰?"太醫慢慢地站了起來,其中一個中年太醫問道.

"我是晟舟國的和瑟公主,奉了皇上之命來為倫王醫治,若是各位太醫沒有什麼事的話,就請讓開,以免打擾到我."蕭長歌言詞絲毫沒有任何的客氣,略微有些冰冷地道.

哪里來的女娃子,說話竟然這麼囂張狂妄?

那幾個太醫紛紛對視了兩眼看向了蕭長歌,其中一個頗有不屑地道:"你會醫術嗎?你說你是皇上派來的,可有聖旨?"

他們根本就不相信,區區一個晟舟國的小女娃也有看病的本事.

除了當初的冥王妃,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娃的醫術能超過他們其中任何一個.

當年的冥王妃確實讓人佩服得緊,只是紅顏早逝,這個世界上恐怕再也不會有她醫術那麼高明的人了.

"皇上傳了口諭."

太醫不屑地嗤笑:"口諭有何用?我們要見的是聖旨,沒有聖旨,我們便不讓."

他們雙手環胸,一副傲然的樣子瞪著蕭長歌,臉上的表情在宣告著不屑和不相信.

蕭長歌垂眉笑了笑,漸漸地臉上的笑意停下來,一眼嫵媚的雙眼變得銳利非常,整個人如同冰天雪地中的尖冰一般冰冷.

"幾位太醫需要皇上的聖旨是吧?"蕭長歌冷笑一聲,"麻煩你們再跑一趟,到正堂皇上面前,就說倫王房間里的這幾位太醫不相信我,想要求一份皇上的聖旨才能讓我為倫王看病,請皇上速速寫一道聖旨來.切記,一定要一字不落地轉告給皇上."

蕭長歌說罷,挑眉看向了這幾位太醫,眉角眼稍都含著笑意:"幾位太醫可滿意?"

那幾個太醫權衡了一下利弊,終究什麼都不敢說,思考了一下,才道:"慢著,既然你是皇上叫來的,那你就醫治吧,若是出了什麼事,我們可不負責."

吹胡子瞪眼地看著蕭長歌,各個都讓到了一旁,讓她進了屏風.

里面的倫王身上只蓋著薄薄的一層毯子,旁邊的炭火倒是點的很足,兩邊充滿了炭火的味道.他的雙腿露在外面,很明顯骨頭錯位,雙腿骨折嚴重.

他的臉上除了蒼白之色,便沒了其他顏色,雙目緊閉,很明顯是暈了過去.

處理不得當的罪魁禍首此時正在外面逍遙,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方才為倫王診治過的藥品通通都凌亂地擺放在一邊,也沒有收拾.

從前還有魅月做自己的助手,現在也沒有了,明溪在宮里沒有出來,她也只能靠著自己.

收拾了旁邊的那些藥品之後,蕭長歌又看了看有哪些可以用到的,留了下來,又叫了一個宮女進來當自己的臨時助手.

"公主,有什麼需要奴婢做的?"宮女倒是很聰穎.

"你把這些不需要的東西清理出去,去打一盆乾淨的熱水進來,還要一碗的水,再加上半勺的鹽和半勺的糖."蕭長歌吩咐道.

宮女雖然疑惑,卻也還是努力地記下了蕭長歌所需要的東西,二話不說地走了出去.

卻不曾想那幾個太醫此時正附耳在屏風上聽著兩人的說話,直到那個宮女出來,他們才手忙腳亂地離開.

"幾位太醫,你們在這里做什麼?還是到外面的座位上去歇息一會較好."宮女不敢說什麼,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立即走了出去.

那幾個太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還要繼續看下去.

"你們說,這個和瑟公主到底有什麼厲害的?怎麼皇上那麼相信她?連見都沒見識過,就讓她來為倫王診治?"太醫撫了撫自己的官帽,慢慢地站了起來,一臉不滿地說道.

"就是,我們幾個也為太醫院做了這麼久的事情,皇上哪里有給過我們這樣子的機會."另外一個太醫繼續不滿地抱怨.

他們緩緩地站了起來,屏風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清涼傲慢的聲音:"幾位太醫,皇上給不給你們機會,你們不如去問皇上,在這里嘀咕,皇上可聽不見."

那幾個太醫被嚇的不清,屁滾尿流地去了外面的廳里坐著,渾身上下不斷地冒著冷汗.

蕭長歌複又走了進去,恰巧此時宮女已經端著熱水和鹽糖水進來.

"你把鹽糖水喂給倫王喝下,再用毛巾給他擦擦臉."蕭長歌說道.

那個宮女伺候人伺候慣了,此時見了這樣的事情也不多問,拿起湯匙就把鹽糖水一勺一勺地喂給倫王.

但是昏死過去的倫王根本喝不進去,那個宮女有些焦急地重複著方才的動作,但是卻依舊沒有辦法.

眼看著一勺一勺的鹽糖水喂進去,又從倫王的嘴里吐出來,她有些焦急地看著蕭長歌:"公主,倫王根本就喝不進去,怎麼辦?"

蕭長歌回頭看了一眼,這樣子不喝也不是辦法.

"我示范給你看怎麼喂,你再喂.喂的時候不要太急,最好看看他是不是喝了下去,千萬不能讓他嗆到."蕭長歌拿過湯匙舀了一湯匙的鹽糖水送進倫王的嘴里.

她率先將倫王的頭抬高十五度,將他的臉頰輕輕捏住,讓他的嘴巴張開,一口湯匙的鹽糖水便喂了進去,再稍稍地將他脖子一放,絲毫不漏的動作讓一讓的宮女看的目瞪口呆.

蕭長歌的動作連貫並且熟練,做的時候自然有力,根本看不出來其他的動作.

"公主,你真厲害,奴婢還從來沒見過喂藥可以這麼喂的."那個宮女笑著接過了鹽糖水,依照方才蕭長歌說的方法一點一點地給倫王喂進去.

幸虧方才蕭長歌的親身指導才讓她有了一點點的經驗,否則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喂.

盡管她的動作十分生疏,但還是喂下了很多湯匙的鹽糖水.

"這些不過是治療時常用的技巧而已,並算不上厲害."蕭長歌笑了笑.

那個宮女回以一笑:"可是在宮中從來沒有太醫這樣治病呢!"

倫王的腿傷確實有些嚴重,但是沒有了到斷了的地步,需要調養一些時日.

外科是蕭長歌的專長,骨科雖然她有學過,畢竟不怎麼擅長,況且她從前的藥都放在冥王府中.若是現在去拿,豈不是暴露了身份?

她具體地想了想骨折的應對措施,首先還是要將倫王已經錯位的骨頭擺正來.她對于接骨只是略懂皮毛,況且她的力氣不夠大,對的不夠准,很難將倫王的腿接的十分正確.

若是接不好,還讓倫王多受一份罪.

這些事情最需要的就是會武功的人來做,蕭長歌思考了一下,外面的那些人中,哪些是她值得相信的.

想了一會,蕭長歌的腦海里大概有了一些名單.

平日里和倫王交好的人並不多,但是倫王雙腿出了問題,受益最大的人又是誰,蕭長歌憑借著從前的記憶,將腦海中的人選一一羅列出來之後,只剩下一個人.

"你去把冥王找來,就說冥王身上有一味藥材極好,借來一用.其他的什麼都不用說,就算是皇上問你,你也只需說你不知便是.切記,一定要找冥王."蕭長歌皺著眉頭嚴肅地對旁邊的小宮女說道.

這個宮女是倫王身邊的人,應該不會對她的話產生懷疑,只要是有人能救她的主子就好.

"是,奴婢這就去."宮女臉上沒有半分的震驚,匆匆忙忙地擦了擦手,一路小跑地跑了出去.

房間的炭火燒的很旺,蕭長歌略微有些冰冷的雙眼碰上倫王已經骨折的腿,凸出來那錯位的骨頭咯得她很不適應.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雪地摔馬     下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移骨接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