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八章 移骨接位  
   
第二百四十八章 移骨接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八章移骨接位

不過一會的功夫,宮女就已經攜著蒼冥絕過來,所幸等的不是很久,倫王身上的傷等不了太久,況且他馬上就要醒來,到時候疼痛會吞沒他所有的理智.

現在蕭長歌的身邊沒有麻沸散,無法阻止疼痛,只能趁著倫王暈死過去動手.

蒼冥絕進屏風之前,目光看了看正向他請安的幾個太醫,欲進門的腳立即頓住.

"你們都先出去,不要坐在這里."礙手礙腳不說,還打擾了他和蕭長歌.

"冥王,這不好吧,我們在這里出了什麼事也好照應……"其中一個太醫不死心地抗爭著.

上面留下來的話,不能離開倫王寢殿一步,他們又怎能先行離開?

蒼冥絕冷笑一聲,根本不想和他們寒暄.

"你們活膩了?是不是要讓本王叫人把你們拖出去?"蒼冥絕聲音清冷,根本不顧這幾個太醫是誰的人.

說罷,蒼冥絕已經叫道:"來人……"

要是等到蒼冥絕叫人進來將他們拖出去,恐怕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豈不是太不值?

太醫三兩下就權橫出了利弊,連忙臉上貼著笑容:"別別別,冥王,我們這就出去,我們就在外面候著,若是有什麼事情,你盡管叫我們."

"去吧."蒼冥絕冷聲說罷,腳步已經抬起走進了內間.

那道熟悉的身影瞬間映入眼簾,從前,她也是這樣為別人醫治,用她自己的方法,拼盡全力讓每個病人在她手里安康.

若不是今日她說有辦法救治倫王,他還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蕭長歌,如今,讓他不信,也難了.

"和瑟公主需要我做什麼?"蒼冥絕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倫王裸露在外面的腿,已經扭曲得不成樣子.

兩人單獨會面,早就知道蒼冥絕身份的蕭長歌目光有些躲閃,指了指倫王的兩腿:"王爺,倫王的兩腿從馬上摔下,不僅骨頭錯位,而且多處骨折,只是這骨頭錯位需要將兩骨銜接回原來的位置,所以特讓人去請了你.現在,只有你能救倫王了."

最後一個尾音清晰地落在冥王的耳里,他故意問道:"什麼叫做只有我能救倫王?和瑟公主你是個大夫,又為何要讓我來救?豈不是說不通?"

不曾想蒼冥絕早不是當年的他,如果自己還是蕭長歌,他是否連問都不問就幫她?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倫王和王爺情同手足,如今倫王摔馬身殘,你又豈能見死不救?"

說到底,能說出口的理由還是只有這些.

蒼冥絕冷笑一聲看著她:"不要和我說什麼情同手足,公主不覺得太諷刺了嗎?我會救倫王,不過不是為了什麼兄弟之情,你該知道我是為了誰."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誰,那人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卻不願和自己相認.

蕭長歌只覺得空氣中萬般沸熱,她的心一直在砰砰地跳動著,好像快要從胸腔里面跳了出來.

她不能說不知道蒼冥絕說的是誰,但是要她肯定是自己,也不太可能,現在她的這副樣子,有誰能認出她來?

"不管冥王是為了誰,只要救了倫王,我相信倫王知道之後,也會多加感激."蕭長歌目光淡淡地看著倫王.

他蒼冥絕會在意倫王的謝意麼?他是為了什麼,蕭長歌難道真不知道?

倫王身上的傷看起來並不重,換作他們來說,在戰場上受了這些傷,定是依舊要上戰場厮殺.

蒼冥絕的手慢慢地摸向了倫王的腳踝,上面突出的一塊骨頭十分明顯,兩根錯位的骨頭生在在腳踝中.

他的眉頭微皺,沉聲道:"錯位得太嚴重,徒手掰不回去."

果不其然,蕭長歌目光沉了沉,從她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早就預料到的事情.

"果然是這樣,連你也沒有辦法."蕭長歌搖了搖頭.

蒼冥絕沉思一會,搖了搖頭:"並不是沒有辦法,只是徒手接回去的骨頭並不正,需要休養許久."

並且,他尚且不能知道自己的功力是否有沒有退步,若是斜街的差別太大了,不僅會讓倫王今後的生活受影響,還會讓蕭長歌在嘉成帝面前的地位受影響.

"既然如此,我們也沒有其他退路了,冥王爺,若是有辦法,就請王爺先將倫王爺的錯位之處銜接好來.其他事情,就交給我來做."蕭長歌對他點點頭,目光堅定地看著他.

這次的事情除了要有蒼冥絕的配合,她還需要動手術,動手術是需要有人在旁邊協助.

最重要的是,骨折的人需要打上石膏,或者用鋼板固定,在這里是找不到石膏了.鋼板還需要讓人去定做,以目前的情況看來,要做一個鋼板也不是很難.

畢竟嘉成帝就在正堂處等著,沒有人敢真正地怠慢倫王,拖延倫王救治的時間.

蕭長歌話音剛落,蒼冥絕便毫不質疑地走到了倫王的面前,慢慢地運氣丹田,舉起了手,緩緩地摸上了他的腳踝.

將倫王錯位的骨頭握在手里,雙手漸漸地使上了力氣,突然,雙手猛地一放,一擋,力氣瞬間湧上倫王的骨頭中,僅僅是一會的功夫,蕭長歌就聽見一聲"卡茲",骨頭響動的聲音.

她能清楚地看見那兩個原本不同方向的骨頭瞬間連接在了一起.

但是,蒼冥絕熟唸的手法和手勁並沒有讓倫王的雙腿骨頭接的很正.畢竟,在沒有精准算計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一邊同樣,骨頭被接了起來.

只是即使骨頭被接了起來,後面若不及時處理,難免會產生歪骨錯位的後果.

蒼冥絕一面包紮,一面說道:"骨頭雖然接好了,但是骨頭的位置並不准確,在雙骨生長好之前,一起要再進行一次移骨接位."

蕭長歌指著倫王小腿上面的傷口道:"倫王腳踝上的傷是被冥王救了回來,但是他小腿以上的部位還是很嚴重,我等會需要再治療一下.只是我需要一些東西,不知冥王能否協助于我?"

她仿佛在刻意接近自己一般,朝中武功高強的人比比皆是,她既不叫晟舟國的哲而將軍進來,也不讓皇上欽點的人過來,偏偏叫了自己.

若不是她的身份就是如同自己猜測的一樣,又怎會事事都能想到自己?

從前的那份信任,或許她還時刻都帶在身邊.

蒼冥絕挑了挑眉,聲音里盡是疑問:"協助于你只是小事一樁,只是我不知道的是,父皇命你過來為十七弟治病,你想要的東西父皇一定會應允,甚至做的比我要好.你為何需要我的協助呢?"

蕭長歌知道蒼冥絕會這麼問,她的心里有點察覺出來,他已經在暗暗猜測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越來越瞞不住了.

"我在晟舟國的時候就聽聞,蒼葉國的皇四子素來聰穎,喜愛一些機關奇術,廣交江湖上的朋友,人脈通廣.我要的東西就算是交給皇上去辦,我相信皇上也不能很快就做到,相反,王爺可以."蕭長歌毫不吝嗇地誇獎蒼冥絕.

但是,蒼冥絕卻笑道:"這倒是奇了,外界素來傳言難道不是皇四子生性狠毒,手段殘忍,怎麼和公主說的不一樣?"

外界的傳聞確實和蕭長歌說的不一樣,傳言的確也是如同蒼冥絕所說的一樣,他自己早就已經知道的事情,竟能坦然笑著說出來,想來已經是對此沒有介懷了.

"不管什麼人都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每個人的看法不同,言詞也就不同,王爺何必去在意別人說什麼.不管怎麼說,我聽到的傳言,確實是王爺好的一面."蕭長歌字字坦然.

她的話字字落在蒼冥絕的心坎中,這麼多年了,他重得皇上的寵愛,也從王府中複出,慢慢地開始參與朝政.

朝堂上面那些複雜的事情讓他心如鐵石,自從蕭長歌被人無故害死,他的心變得更加堅不可摧,終于打垮了他對這個世界上僅存的一絲善意.

他開始不斷地用讓別人痛苦來補償自己心里的傷痛,只有看到別人和自己一樣痛苦難受,他的心里才能找到一絲絲的平衡感.

否則,這漫漫長夜,寂寞苦楚,他怎麼能熬的過去?

"難得公主說的這麼多,我知道你的意思,救治十七弟需要什麼東西,告訴我就行了,我會差人去辦."蒼冥絕原本就是相信蕭長歌的,這麼問只不過是想套她的話而已.

越是和她說話,他就越是能從她的身上找到蕭長歌的影子.

倫王隱隱有種要醒來之勢,蕭長歌測量了一下他小腿的長度和寬度,將這個數據告訴給了冥王.

"按照這個尺寸去定制一副鋼板,鋼板要不硬不軟,透氣性要好,兩側能隨意開關的.別忘了一點,一定要注意鋼板的尺寸,越快送來越好."蕭長歌一字一句地吩咐道.

蒼冥絕還從來沒有聽過鋼板就能救人的事情,尤其是要將鋼板定制成人體所需的醫療器材,還真是有些艱難.

但是,蕭長歌的話,他一直深信不疑,就算是現在也一樣.

即使,兩人還沒有相認.

"我立即就讓人去辦."蒼冥絕喚了江朔進來,說明了要求之後立即讓他去做.

"王爺問都不問我那些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便讓人去做,這樣未免也太過相信我了,王爺就不擔心我?"蕭長歌的話中隱隱約約有些刺探之意.

蒼冥絕目光凝視在她的臉上,雙目對視久久不曾挪開.

"我有什麼好擔心的?我要是不相信你,也不會聽你的替倫王接了骨,就算公主有惡意,也不會當著眾人的面請求醫治倫王吧?"

上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雙腿骨折     下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暗中作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