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四十九章 暗中作梗  
   
第二百四十九章 暗中作梗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四十九章暗中作梗

沒錯,當著眾人的面要求救治倫王,已經讓她會醫術的事情暴露了,若是治不好倫王,說不定會被嘉成帝當成晟舟國的奸細,而不是個和親的公主.

即使嘉成帝相信自己,也難擋別人的挑唆,最後的結局不言而喻.

心思縝密如蒼冥絕,他說的每一句話于她來說都是很好的提點.

"你說的沒錯,除了醫治好倫王,我別無選擇,但是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害他."

蕭長歌有些疲累地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宮中生活步步如履薄冰,若是有絲毫松懈,就很有可能萬劫不複.

"我很好奇的是,公主初次來到蒼葉,和十七弟不過幾面之緣,為何會自告奮勇來救他呢?"蒼冥絕銳利的鋒芒掃向了蕭長歌,心里萬分疑惑.

其實救倫王這件事情,蕭長歌的心里是有自己的打算.

倫王才剛剛成年,是嘉成帝最受寵的小兒子,如今從馬上摔下來,嘉成帝定然擔心的不行.宮中的太醫又無能為力,此時自己自告奮勇來救倫王,若是成功了,在嘉成帝的心里定會更加相信自己.

而倫王也會將自己當成救命恩人,這樣一來,她在宮中的和親之事,就可以更加主動一點.

若是光靠著嘉成帝給她安排的和親皇子,難免會太過被動.

蕭長歌定了定神,忽而抬頭看向了蒼冥絕,目光中蘊含著幾絲看不懂的情義.

良久,她才緩緩開口:"冥王願意娶我麼?"

蒼冥絕的瞳孔急劇收縮了一下,原本冰涼鎮定的臉色逐漸剝落,眼中的喜悅之情不言而喻.

沒想到,她竟會如此問.

可是,不等他的回答,她又繼續說道:"若是冥王爺不願意娶我,那我這麼做就是為了我自己,和親之舉是父皇的下下策,而我又十分被動.且不說嘉成帝會將我下嫁給哪位皇子,就目前看來,我的處境依舊風雨飄搖,說不定不願意娶我的皇子可能就會殺人滅口."

說罷,她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明明她自己喜歡的人就在眼前,為什麼她不能對他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蒼冥絕攏在衣袖中的雙手漸漸握成拳,艱難地動動唇:"為什麼,你會告訴我這些事?你就那麼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

跋山涉水,不顧重重危險從山中來到京城,只為了當初的諾言,只要她活著還記得他,就一定會來找他.

"王爺不必多問,總之,我謀劃的是我自己的將來."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你會知道我是誰.

外面的正堂中已經有些人坐不住了,不僅是嘉成帝,就連葉皇後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皇上,是否要遣人去問一聲?冥王也進去了那麼久,不知道里面的情況如何?"葉皇後焦急地問著身邊的嘉成帝.

"再等等吧,他們進去也沒多久."嘉成帝閉目養神,說到底,他的心里始終是相信蒼冥絕的.

"父皇,這和瑟公主進去醫治把冥王也叫了去,又遲遲不出來,兩人在里面做些什麼勾當還真是不知道.不如還是遣人去看看,免得出什麼事."葉霄蘿並不忌諱地說道.

似乎根本不就不怕嘉成帝會責怪怒罵于她,或許她就是吃定了嘉成帝對皇子之間較為柔軟的態度,才敢出此言.

"蘿兒,你怎可這樣說?冥王是正人君子,倫王又是他的弟弟,定會拼盡全力為倫王治病,你不可胡說."段貴妃假意責怪.

近來,已經徹底了解清楚嘉成帝喜好的她,努力地去變成一個賢良淑德,品德溫厚的貴妃,也博得了嘉成帝不少的寵愛.

葉霄蘿這才訕訕地閉了嘴.

這段貴妃是溫王的母親,是她的婆婆,都說婆媳之間的關系難處,但是在外人看來,兩人之間的關系相處的還是不錯的.

自然,在這個時候,葉霄蘿是不會有任何反駁的言詞.

眾人紛紛猜測嘉成帝的心里在想什麼,到底對倫王的傷持著什麼看法,此時,葉霄蘿卻已經喚了自己的一個貼身侍衛過來.

她偷偷地附在侍衛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恰巧溫王坐在她的身邊,將她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溫王,你不會怪我吧?"葉霄蘿邀功地挑眉.

溫王淡淡一笑:"怎會?你做的很好."

"王爺,你安排的人要什麼時候才能到?"蕭長歌看著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要是再不來人,估計嘉成帝那邊就會派人過來詢問了.

"這里是圍獵場,要制作一副鋼板可不容易,先不說材料的問題,就是那一副鋼板的制作都要一點時間.不過所幸本王的那位朋友愛游山玩水,最近又游曆到了這里,所以,很快就能做好."蒼冥絕淡淡地抿了一口茶,他相信江朔的辦事效率和速度.

"王爺的能力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我怕皇上等不及."蕭長歌深吸一口氣.

蒼冥絕道:"你是大夫,你說的話他怎麼能不信,若是將十七弟救治好,你就是功勞一件,多等一會又有何妨?"

蕭長歌自然是知道這個理,只是皇上身邊太多的人,難免會有針對她和蒼冥絕的人.在皇上身上扇扇風點點火,很容易就讓嘉成帝對他們有意見.

就在蕭長歌正欲說話之時,門外突然閃過一道黑影,一頂深尖的圓帽頂被光線映出了影子,那個人影努力地往下縮著身子,避免讓里面的人看到,卻殊不知他的身影早就暴露出來.

"有人,別說話."蒼冥絕對她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慢慢地往門外移動著.

到底是誰敢明目張膽地到倫王的寢殿中來?

嘉成帝已經知道了蕭長歌在為倫王治病,若是派人過來詢問,定不會鬼鬼祟祟地躲在門口偷聽.

門外的人,一定不是嘉成帝的人,又或者是其他人派來探聽他們在里面做什麼的人.

若是把柄被他抓到,告訴嘉成帝,今日的刻意博取信任豈不是打水漂?

外面的尖頂帽一動不動地在外面的窗戶上露出半個影子,蒼冥絕已然從窗台的方向輕輕推開了窗看了出去.

但是,當他看到外面的一瞬間時,臉色陰沉了一下,隨即很快收了窗戶,"砰"一聲打落下來.

"怎麼了?外面的人是誰?"蕭長歌見狀,心下嘩然,定然是有人趁其不備偷聽了他們說話.

蒼冥絕的臉色有些僵硬,搖了搖頭:"外面根本沒人,那只不過是一頂用木柱撐起來的帽子而已,顯然有人已經對我們的行事了如指掌,只等著抓我們的把柄."

外面是用木頭頂起來的帽子?誰的心思這麼縝密?能想到用一個假人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隨即從另外一個方向探聽了他們的一切.

"看來我們的行事已經被有心人知道了,在他們眼里,等會嘉成帝肯定會過來,如果我們實話實說,一定會被人誤解成故意為自己脫罪才編的謊言."蕭長歌沒想到真心想為倫王治病,最後卻會招來殺身之禍.

她自己也就算了,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根本不怕.

但是,蒼冥絕卻被自己拖下水,不管怎麼樣,他不能死.

"是我太大意了,沒有時時刻刻都防著別人,才會讓人有了可乘之機.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治好倫王的腿傷,讓他們無話可說."蒼冥絕目光漸漸地泛出一股冷冽之感,竟讓人不敢直視他的雙眼.

這種可怕凌厲的目光蕭長歌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的身上見過,或許從來沒有,或許他從來不在自己的面前表露出來.

他推開門窗,單手曲起放在自己的唇邊,吹響了一聲口哨.

"你做什麼?"蕭長歌知道他在想辦法,但是不知道他做什麼.

不一會,外面竟然撲撲簌簌地飛來一只渾身雪白的鴿子,逆著天邊僅存的那一絲光線,慢慢地停留在窗台的位置.

它身子不大不小,頭頂上一縷格外吐出的綠色鬃毛,很明顯是一只信鴿,還是一只訓練有素的信鴿.

蒼冥絕一面將寫好的字條卷進信鴿的腳下,一邊回道:"我將消息傳遞給江朔,讓他看到消息速回."

不管江朔的人在何處,信鴿都能將信以最快的速度帶到他的面前.

"這樣有用嗎?再快,也快不過皇上."蕭長歌柳眉微皺.

蒼冥絕背著雙手,轉身莞爾一笑,難得的笑意展露在他的臉上,若是江朔在,定然又要大驚小怪,但是蕭長歌卻不以為然.

"我想公主還是想想接下來該怎麼治療為好,其他的事,無需多想."蒼冥絕複又坐在正位上面喝茶,悠然閑心地看著大門,外面的木柱依舊放在外面,絲毫不曾動彈.

今日的走廊仿佛格外地長,一個身著深色衣裳的侍衛神色匆匆地往正堂的方向一路小跑而去,顯然是有極其重要的事情.

正堂中寂靜無聲,大家都很識相地一言不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著茶水,那個侍衛輕聲輕腳地走到了葉霄蘿的面前,用最小的聲音在她的身邊說了幾句話.

葉霄蘿目光漸漸地收縮又放松,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此時,最簡單的勝意剝奪了她的理智,讓她心中只有要打壓和瑟的想法.

"做得好,回去賞你."葉霄蘿志得意滿地笑著.

這下總算抓到了和瑟的把柄,只要除掉了她,葉霄蘿的心里才能無後顧之憂.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移骨接位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差別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