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五十章差別對待  
   
第二百五十章差別對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五十章差別對待

雖然此時是冬日,但是暖了身子,再多的碳也只能是陪襯,甚至更讓人因為熱氣煩憂.

葉霄蘿舉起衣袖裝模作樣地扇了扇她的臉,看著前面的火爐,慢慢悠悠地道:"父皇,不如我們去倫王的寢殿看看,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若是治好了和瑟公主該來和父皇說一聲,若是沒治好,更該來向父皇請罪,怎的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呢?"

待葉霄蘿的話說完,早就等待了良久的各個妃嬪坐不住了,紛紛都向嘉成帝道:"皇上,我們去看看也是好的,說不定和瑟公主已經治好了倫王,只是沒來向我們彙報而已."

葉霄羅臉色頗有些為難地道:"麗妃娘娘,您這話倒是說錯了,方才我的侍衛出去幫我拿些東西,他說路過倫王寢殿之時,並未聽見里面傳來醫治的聲音,而且所有的太醫都被趕到了外面的亭子里,只剩下和瑟公主和冥王二人在倫王寢殿內."

大家嘩然,頓時都眾說紛紜.

這倫王寢殿只有和瑟公主和蒼冥絕二人,他們又將太醫趕到了外面的亭子里,該不會故意趕走太醫想要對倫王欲行不軌吧?

眾所周知,倫王是嘉成帝最疼愛的小兒子,因為摔馬之事受傷,若是在此時冥王又用治病的借口對倫王做些不可見人的事情,傷害了倫王的性命,那豈不是無人知曉?

"他們怎麼將太醫趕了出去?那他們又在里面做些什麼?"麗妃有些愕然地問道.

此話一出,眾人有些浮想聯翩,最擔心的還是倫王的安危.

"誰知道呢?過去這麼久,他們既不派人過來傳話,也不治好倫王的傷,那他們在里面做些什麼可就不得而知了."葉霄蘿皺著眉頭,聲音有些低落.

正堂里面的空氣溫熱的有些冷意,不知道那些冷意是從哪里傳出來的,竟然有些令人瑟縮.

嘉成帝有些蒼老的臉上帶著隱隱約約難看的表情,他的目光深沉而又冰冷,頭上的龍珠霞玉泛著淡淡的光澤,襯得他整個人威武不凡.

葉皇後倒是一句話沒有說,只是做足了表情,又是難看,又是擔憂,又是欲言又止,樣子讓人覺得不可琢磨.

"果真如此?溫王妃,你的侍衛果真見到了和瑟公主和冥王將所有的太醫都遣出來,里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嘉成帝微眯著雙眼再問了一遍.

對于蒼冥絕,他的心里並不是完全的不相信,畢竟這麼多年來對他的虧欠,已經讓他心中無暇再生有猜忌.

但是今天,他的信念卻是有些動搖.

"回父皇,兒媳也並不是很清楚,不如父皇親自過去看看,或許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為何."葉霄蘿急忙表明了自己的不知情.

早就有些動搖的嘉成帝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目光有些冰冷地看著前方,在起身之前又問旁邊的葉皇後.

"皇後,你說呢?"

葉皇後像是早有預料一般,淡淡地笑了笑:"按理說,還是皇子的身體要緊,皇上身為國君又身為父親,不妨過去一看."

從來都不會聽從葉皇後話的嘉成帝,今天竟然出人意料地點點頭,筆直地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正堂的人瞬間站了起來,跟著嘉成帝的身影走了出去,火光有些暗淡,葉皇後側身瞥了一眼旁邊的葉霄蘿,不著痕跡地對她點點頭.

一行人浩浩蕩蕩,一路往倫王的寢殿走去,還未走近,大老遠地便看見倫王寢殿外面的一個亭台上面站著四位太醫.

果不其然,如同葉霄蘿所說的一般,他們都沒有在倫王寢殿里面.

"你們都在這里做什麼?"嘉成帝走近之後才問道.

那幾個太醫誠惶誠恐地跪了下來,領頭回答的那個聲音有些顫顫巍巍:"回皇上,是,是冥王讓我們在外面等候,說是在里面等不方便,而且,而且我們又幫不上什麼忙."

嘉成帝的臉色有些微變,多少有些對這個答案不滿意,更加對蒼冥絕不滿意.

衣袖一揮沒有任何回答,就氣勢洶洶地走向了倫王的寢殿,外面守候著一個宮女,看起來很眼熟,是倫王身邊的宮女.

"和瑟公主可將倫王的病治好了?"嘉成帝皺著雙眉問道.

那個宮女或許還是第一次這麼近地見到天威,膽子又有些小,聽得他這麼一問,倒是連忙跪了下來:"回皇上,奴婢,奴婢早就被安排守在門口,對里面發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好一個全然不知,將所有人都安排在外面,不知道里面的人做了些什麼,嘉成帝倒是感興趣的很.

"父皇,您看他們將倫王的貼身宮女和太醫都趕了出來,倒還真不知道他們在里面做些什麼."葉霄蘿繼續在嘉成帝的耳邊煽風點火,將這個火越吹越大.

若是放在平時,嘉成帝一定會對葉霄蘿的言詞產生質疑.

但是,在這一刻,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蒼冥絕和和瑟公主,他沒有辦法再在自己的心里偏袒任何一個人.

猛地推開了門,里面的光線十分明亮,兩側已經點上了蠟燭,再加上正堂中間的炭火燒的正亮,將整個房間都染的十分明亮.

"父皇,您怎麼來了?"蒼冥絕正支著腦袋低垂在一邊睡覺,隱隱約約聽見有人推門的聲音,因為太過疲憊,倒也沒有起身看.

直到,腳步聲停在了他的面前.

"你怎麼在這里睡著了?和瑟公主和倫王呢?他們可都在里面?"嘉成帝面色不善,又來勢洶洶,蒼冥絕趕緊站了起來,恭敬地回道.

"回父皇,因為兒臣的雙腿才痊愈不久,不能久站,所以才坐著休息一會,都是因為和瑟公主,十七弟的病才有好的機會.現在十七弟應該已經醒了,父皇可以進去探望."蒼冥絕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又裝作身心俱疲,有傷在身的樣子,讓嘉成帝的臉色頓時和緩了不少.

葉霄蘿的瞳孔猛然一縮,臉上的表情有些錯愕和吃驚.

怎麼會?他們怎麼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治好了倫王的腿?就算大羅神仙也來不及.

如果不是恰巧在這個時候救了倫王,他們又怎麼會知道嘉成帝會來這里?

莫不是,她的侍衛出賣了自己.

但是這絕對不可能.

"你說的可是真的?倫王已經醒來了?"嘉成帝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是的,和瑟公主的醫術太過高明,在這麼長的時間里,一刻都沒有歇息地為倫王治病,倒是難為了她.就連我都休息了一會."蒼冥絕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隨著他的步入內室,他臉上的笑意也就蕩然無存.

"是嗎?朝中太醫都治不好的腿傷,竟然讓和瑟公主治好了,朕倒是要看看再去."嘉成帝說罷,已經率先推開了內室的門.

只見蕭長歌有些艱難地在為倫王包紮,雙手靈巧地穿過他腿上的白紗布,將倫王的一只腿吊在了床上的木柱上,整個人呈現吊高趨勢.

"皇上,您怎麼來了?我正好為倫王的腿包紮完,就先告退了,你們父子說說話."蕭長歌動作利落迅速地收拾了旁邊的醫藥箱,迅速地走了出去.

繞到屏風的前面就是正堂,一干人等已經從行宮的正堂走到了倫王的寢殿中來.

蕭長歌目光中有些錯愕和驚訝,疑惑不解地像他們逐一請了安,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

"你們也是過來看望倫王的嗎?只是倫王的傷才剛剛控制下來,要讓他休息一會再說."蕭長歌的目光四處將他們都掃了一眼,淡淡地笑道.

葉皇後的臉上有訕訕然,很明顯她就不是刻意過來探望倫王的,此時也不知道應該回答蕭長歌什麼,只得淡淡一笑.

"你,你,你是怎麼治好倫王的?"葉霄蘿雙眼瞪得像銅鈴一般大,有些怒氣洶洶地指著蕭長歌問道.

蕭長歌渾然不解,裝作無辜地回答:"這個自然是我的秘密?難不成溫王妃又想學醫術了?"

"你,和瑟公主,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在問你這個."葉霄蘿微眯著雙眼看著蕭長歌.

"那,溫王妃是在說些什麼?我有些不明白,還望溫王妃說清楚來,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蕭長歌無奈道.

葉霄蘿只知道,自己的這一局又輸了,輸的乾淨,輸的徹底.

是她太過心急了,只相信了自己侍衛的話就匆匆趕了過來,並不曾想他們會有應對的措施.

她在皇上的面前已經快要沒有份量了,又因為這件事情而讓嘉成帝不快,那她真是得不償失.

嘉成帝從里面走了出來,臉上全然是欣喜之情.

"和瑟公主,倫王的腿傷怎麼樣了?"嘉成帝坐到正位上之後一本正經地問道.

蕭長歌從旁側的椅子上走到正中間,她雙眼略顯疲憊,身子在燭火的映照下卻顯得有些瘦弱.不過她嫵媚的雙眼卻是動人非常,身姿綽約不凡,自有一番動人之處.

"回皇上,倫王從馬上摔下,傷到腳踝骨頭和小腿肌肉,造成腳踝骨頭錯位和小腿骨折,我已經用鋼板固定在倫王小腿兩側,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倫王就能下床走路,三個月以後,就能恢複往常風姿,騎馬奔跑不在話下."蕭長歌自信滿滿地說道.

方才在里面,她和倫王說的也是同樣的話,想必倫王已經將此事告知給了嘉成帝.

"恩,不錯.和瑟公主你的醫術高明,甚至比宮中的太醫更甚,不知朕要賞賜你什麼為好?或者是你想要什麼,和朕說說."嘉成帝眉開眼笑,根本不像是方才進門時的那位威嚴的君主.

轉眼他便將方才發生的事情忘的一干二淨,心中存疑闖進倫王寢殿之後,卻又在見到倫王相安無事之時賞賜蕭長歌.

這和打了一巴掌,又賞賜一顆糖的行為有什麼區別?

更何況,明明始作俑者是葉霄蘿,為何他卻不懲處她?

或許這就是外戚和內戚的區別,葉霄蘿始終是他的兒媳婦,而自己,不過是一個敵國不起眼的和親公主而已.

身份上,就差了這麼多.

但是,她絕對不會讓嘉成帝就這麼放過葉霄蘿.

上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暗中作梗     下篇:第二百五十一章查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