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五十一章查明真相  
   
第二百五十一章查明真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五十一章查明真相

倫王的病已經治好了,相信他和嘉成帝說過傷勢的事情,只要日後倫王的病能好起來,嘉成帝定然會相信自己的醫術.

蕭長歌搖了搖頭,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回皇上,我在皇宮中住著,一時不缺什麼,我既會醫術,為倫王治病是醫者的本分,不想要任何賞賜,只要倫王的病能真正好起來,那就是對我最好的賞賜了."

她表現得兩袖清風,自從來到蒼葉國,就沒有要過嘉成帝任何的賞賜,不知是在想些什麼.

"你什麼都不想要,又立下這麼大一樁功勞,朕若是不賞你,只怕不是倫王,就連眾人都會不滿意的是吧?"嘉成帝面帶笑意地看著蕭長歌,意思很明顯,就是讓她一定要選擇一樣自己喜歡的東西.

這話一出,蕭長歌倒也不能推辭,只是她一時也很難想到要向嘉成帝要些什麼東西.

"皇上,我一時也想不起來要些什麼東西,不如等我想起來的時候,再向皇上討要如何?"蕭長歌再平靜不過地道.

嘉成帝雖然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但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得應下.

突然,門外卻傳來,仿佛是木頭滾落地上發出的陣陣響聲,傳進眾人的耳里,倒像是有人闖入一般.

"是誰在外面?"嘉成帝聲音頗為嚴肅地道,目光冷肅地盯著門口.

不過一會,外面的幾聲響動很又平靜下來,一個侍衛帶著太監走了進來.

"皇上,這個太監在外面鬼鬼祟祟不知道干什麼,請皇上處置."侍衛拎著太監的衣領,猛地將他甩到了地上.

那個太監哆哆嗦嗦倒也看不清他的樣子,說到底,一個來到行宮伺候的太監,身份地位倒也不會差,待他抬頭一看,只覺得分外眼熟.

"你是哪宮的太監?"嘉成帝見著也覺得眼熟,只是已經忘了在哪里見過.

太監年紀不大,也就人過中年的樣子,見識過宮中太多風云變幻的他,此時的目光率先看向了太子的方向.

眾人隨著他的目光看去,結果停留在太子的身上,嘉成帝的眼中有幾分錯愕,太子心知肚明,連忙下跪解釋.

"父皇,這個太監是兒臣身邊伺候的太監,名叫馬暨."太子說道,又問身邊的馬暨,"方才在外面是怎麼回事?如實道來."

太監顯然是見過風云的人,否則也不會在太子的身邊伺候.

"奴才本來是吩咐了幾個太監去太子寢殿打掃,從廂房過來,正好路過倫王的門口,不曾想外面卻擺放著一個木頭柱子,更奇怪的是,木頭柱子上面竟然還有一頂帽子.所以奴才心生疑惑,便細細查看了一下."太監說的沒有一絲假話,臉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來.

嘉成帝用目光對旁邊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那個侍衛立即去門口找到了太監所說的木柱拿了進來.

和太監所說的分毫不差,當這個東西呈現在眾人眼前時,葉霄蘿的臉色猛地一變,雙手緊緊地拽著自己的羅裙.

而她身邊的溫王,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說的不假,這個東西為何要擺放在倫王的門口,又有何用?"嘉成帝揣摩著底下的那個木柱和那頂帽子,看起來,像是故意有人將這個東西做成這種造型擺放在這里一樣.

"奴才不知,所以才細看查實,不過今兒一早,還沒有看見這個東西放在門口."太監倒也明朗,知道狡辯無用,倒將事情真相告知嘉成帝,讓他來判斷.

是被太子的人發現,自然和太子少不了關聯,嘉成帝首先問的就是太子.

"太子,你對于這個東西怎麼看?"

到底還是脫不了干系,太子上前走了兩圈,打探了個乾淨,除了身影有些像人形之外,倒也沒有什麼.

"回父皇,這個木柱看上去像是人形,而這個帽子又是朝中太監之帽,一定是有人故意擺放在十七弟的寢殿門口.至于目的是為何,兒臣不知."太子一字一句地分析開來,心里猜測了幾個可能做這件事的人,倒也沒有說出來.

朝中的太監帽子都一樣,也看不出來是誰的,這倒是提醒了嘉成帝,畢竟是太監的帽子,或多或少都會留下點痕跡.

蕭長歌立在一邊,微微偏過頭看向了蒼冥絕,他身姿筆挺地立在原地,鼻梁英挺,薄唇微抿,風華無限.站在他身側的幾位皇子,竟然沒人能有他一半的風華卓越.

既然要讓嘉成帝懲罰葉霄蘿所做的一切,單靠嘉成帝自己去查怎麼行,若是沒有幕後推手推波助瀾,怎能掀起風云.

"皇上,方才我和冥王在為倫王治病時,曾發現門外有人看著我們,我還以為此人是您派來伺候倫王的太監,便也沒有多說什麼.誰曾想,它竟然是個戴著太監帽子的木柱樁子假人,如此看來,蒼葉國還真是有趣得緊."蕭長歌干笑兩聲,頗有些無奈.

聽出蕭長歌話中的無奈,嘉成帝面子上倒也有些過意不去,畢竟是在蒼葉國的行宮中,還鬧出了這樣的笑話來,他蒼葉的威嚴何在?

目光稍微一斜,掃在了底下的人群中,似乎想從他們的目光中看出不妥來.

但是眾人在這深宮久居,隱藏之力極深,哪里是嘉成帝一個目光就能看出來的.

"皇上,此事或許是有人蓄意辦的,只是不知此人想要做些什麼,還請皇上查明真相,以免亂套."葉皇後近來倒是會巴結討好皇上,知道他的心里想要做些什麼,便順著他的意思去辦,倒也讓嘉成帝對她越來越好.

既然不是太子身邊的太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要太子相安無事,舍誰取誰,又有何妨?

"這個木柱所戴之帽,你們可都認得?是否是你們身邊哪個太監的帽子?看看是否有丟失的."嘉成帝指著底下的木柱道,既然是有人刻意安排的,那麼帽子丟失,定然也要找辦法補齊才對.

鋒芒掃向了所有人的身上,尤其是葉霄蘿,她臉上已經不再是擔心之色,而變成了憂慮.

木柱的太監帽是她讓人摘下來的,只為了誤導蕭長歌和蒼冥絕,沒想到底下的人辦事竟然如此不力,沒有將木柱搬回去就算,竟然連一頂帽子都藏不住.

"父皇,倫王才大病一場,我們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他?不如我們換個時間再查如何?"葉霄蘿雙手隱在衣裙之下,若是此時她不開口,查到的必定是自己頭上.

到時候不僅是她,就連溫王都會被自己連累.

目前為止,出聲阻止的就葉霄蘿一人,其他人尚未說話,說不定此事便與她有關.

到底倫王的身體還需顧及,但是太子卻又開口道:"六弟妹,這里是十七弟的寢殿,這件事情到底是發生在十七弟的寢殿中,若是換個時間再查,不僅十七弟的安全沒有保證,而且查案最忌諱耽擱."

太子的道理明顯比葉霄蘿的理還更正,此時不知是好是壞,莫名出現在倫王的寢殿外,不知那人是何居心.

如若不查,倫王的安全也就沒有保障.

"父皇,父皇……"突然,屏風里面傳出兩聲輕微的呼喚,還沒熟睡過去的倫王正巧聽見外面的說話聲.

在自己的寢殿門口出現了詭異的木柱和太監帽,並不是他命人去辦的,自然是要查個明白.

"皇兒你說,父皇聽著呢."嘉成帝轉身回頭應了一句,場上頓時安靜下來,無一人說話.

"父皇,此事發生在兒臣的寢殿,木柱和太監帽出現得如此詭異,但是這件事並不是兒臣讓人去辦的.若是不查明,兒臣惶恐難安啊!"倫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隱隱約約之中,竟能聽得出來他話中的懼意.

到底是嘉成帝最小的孩子,不管怎樣,他的害怕,驚恐,慌亂總能毫不保留地表現在嘉成帝的面前.

于他來說,嘉成帝不是個國君,而是個父親.

在倫王的身上,嘉成帝才能體會出身為人父的感情.

"朕知道了,你好好休養."嘉成帝嚴肅說罷,端正了下自己的坐姿,對旁邊的安公公使了個眼色.

"安逸之,你去把所有的太監全部召集到院外,看看誰的頭上沒有帽子."

跟隨嘉成帝那麼久,自然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麼,于他來說,能夠揣測嘉成帝的聖意才是十分重要的.

安公公點點頭,出了門對外面的太監說了一遍嘉成帝的口諭,那個太監誠惶誠恐地立即去辦.

眾人在倫王的廳中等待得十分焦急,最急的莫過于葉霄蘿了.

事情是她讓人去辦的,沒想到辦事的太監竟然如此不力,還沒一會就被人抓到了把柄.

她看了看身邊的溫王,他正挺拔而坐,不曾有過一絲動搖.

外面時而傳來腳步聲,時而傳來說話聲,還有木板盆子落地的聲音,顯得分外刺耳.

不過一會的功夫,安公公便進門來稟告情況.

"皇上,外面所來的太監一共一百一十九名,這次出行,前後一共帶了一百二十名太監,還少了一個,而外面的太監頭上全都有帽子."

全都有帽子?還少了一個人?

傻子也明白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了,這麼恰巧的事情,就算是放在平時,也要查個明白.

蒼冥絕微微側身,對自己身後的江朔說了幾句話,他微一垂首,立即轉身去辦.

"你帶著侍衛,把這行宮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那一個少掉的太監抓出來."嘉成帝嚴令吩咐.

侍衛能力自然不差,況且又是皇上身邊的禦林軍,連忙應了是.

外面的風雪漸漸地小了,天色有些模糊不清.

里面的人心思各異,卻就像是被壓抑起來的氣球一樣,稍稍再一用力,就會爆炸.

上篇:第二百五十章差別對待     下篇:第二百五十二章巧舌如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