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如磐石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如磐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如磐石

事情草草處理完,嘉成帝揉著眉心顯得非常累,段貴妃見狀,十分識相地帶著他到自己的寢殿中按摩,留下滿堂的人不管.

眾人也都紛紛散去,那太監只受了三十大板便抬了回去,畢竟是溫王手底下的太監,嘉成帝處理得再狠也會顧忌一下.

只是,溫王到底是不敢再用他了.

良久,蕭長歌也才從位置上走了出去,總之,倫王的傷是已經治好了,方才發生的事情雖然沒有讓葉霄蘿受到懲罰,但是也讓他們在嘉成帝的心中失去了好印象.

待眾人從倫王寢殿中出去之後,蕭長歌和蒼冥絕複又走進了屏風里面,躺在床上的倫王精氣神顯然不是很好.

"四哥,你說這次摔馬是有人故意害我,是真的嗎?"倫王臉色有些緊張,抓著蒼冥絕就問及這件事情.

蒼冥絕點點頭:"十七弟,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你好好想想,你的馬跟了你那麼久,又是受過專人訓練的,怎麼會突然間發狂?而從馬上摔下來,又怎麼會輕易就摔斷了腿?"

倫王眼中雖然帶著驚懼的光,但是顯然不信有人想要加害于他.

他只不過是嘉成帝最小的兒子,甚至沒有涉入朝堂黨爭,在府中逍遙生活,為何還會有人看他不滿,想要加害于他?

"四哥,不會的,他們沒有理由要害我,況且,他們都是我的哥哥,說不通."倫王臉上露著不敢相信的神情.

至始至終,他心里依舊保持著那份赤子之心,不願意相信手段害人,只相信親情.

但是,複雜的宮廷斗爭又怎能容他多想?

蒼冥絕拍拍他的肩膀,也不願再多說什麼,反正有些事情就讓他來扛,反正那些人最終的目的是自己.

"十七弟,你先休息,不要多想,這件事情四哥會幫你查清楚的.不管有沒有,都會保護你的安全."蒼冥絕面色嚴肅.

倫王點點頭,方才外面的那陣吵鬧聲依舊在他的心里徘徊不去,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讓父皇處置任何一個皇子.

因為每個皇子,都是他的兄弟.

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天邊最後一絲蒙蒙的亮光隱入遙遠的天際線,滑落到山中,最後消失不見.

兩人踏在厚重的雪地里,最後走上了九轉回廊,周圍毫無一人,安靜的只剩下兩人低沉的腳步聲.

"方才多虧了你,要不然我們也不可能那麼快就將倫王的腿傷治好,若是等到嘉成帝過來,恐怕言論于我們有害."蕭長歌真心誠意地向他道謝.

關鍵時候,往昔舊人依舊站在她的身邊.

"是他們來的及時,倫王又醒的恰巧,才會讓這場烏龍事件變得于我們更加有利."蒼冥絕淡淡地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次還得多謝你.否則定會讓嘉成帝誤會于我,王爺手底下的人辦事效率還真高,短短時間就把那個太監抓到了,只是最終嘉成帝處理得並不太讓人滿意."蕭長歌說話毫不留情,所幸在她面前的人是蒼冥絕,若是換作別人,必定因她這番話鬧出風雨.

不過蒼冥絕卻沒有說什麼,本來想借此機會讓溫王和葉霄蘿受點懲罰,誰知只罰俸兩個月,而那個太監只受了三十大板.

"父皇並不經常懲罰我們,這次罰了溫王兩個月的俸祿,你也應該滿足了."蒼冥絕慢慢悠悠地轉身道.

在她的印象中,嘉成帝確實對他們幾兄弟都是極好的,這次因為倫王的事情懲罰了溫王兩個月的俸祿,確實已經足夠了.

"滿足的人是王爺吧!還是王爺有先見之明,將那個木柱率先藏了起來,又算好時間把它放了出去,讓溫王的人找不到它.因此,不僅取得了倫王的信任,又讓嘉成帝懲罰了溫王,可謂是一舉兩得啊!"蕭長歌頭頭是道地分析著蒼冥絕的戰果.

除了從前蕭長歌敢和自己說這樣的話,再也沒人和他說過.

蒼冥絕心里那種熟悉的感覺又重新回來了.

"這也得虧了和瑟公主的醫術,到底治好了十七弟才是讓父皇相信我們的前提."蒼冥絕想起方才她在倫王寢殿里面的樣子,就覺得不可思議.

她的身影和蕭長歌太像了,不是像,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蒼冥絕思緒有些走神,腦中不斷地回想起蕭長歌還在的那段日子,不斷地想起他們兩人曾經一起生活過的日子.

而她,現在站在自己面前,他卻不知該怎麼和她相認才不會太唐突.

"冥王……冥王?"蕭長歌接連叫了兩遍,蒼冥絕才晃過神來回答她.

"怎麼了?"蒼冥絕從回憶的漩渦中回過神.

從前的蒼冥絕從來不會有走神的時候,不管做什麼,他都會精神奕奕,神采飛揚.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他竟然會也會走神.

"冥王的寢殿就在前面了,我想問問冥王是否要回去."蕭長歌看著不遠處的那處院子道.

冥王的院子離她的院子並不是很遠,不知為何,就像是上天有心似的,將兩人的院子安排在只隔著一條梅花樹群為界限的長廊.只要穿過那條梅花道,就能到達對方的寢殿.

"好像和瑟公主的寢殿也在前面不遠處吧,反正隔的如此近,不如我們坐下來聊聊天,我對于方才公主說的那番話可銘記在心呢."蒼冥絕找了一處亭台走了進去.

身姿挺拔,英武不凡,就連背影都是那樣俊逸.

蕭長歌躊躇了一會,到底還是走進了亭台.

她本就不該進來,但是她的心不允許她退縮,從前的記憶如同大海般湧上,她無法控制住自己心底想要和蒼冥絕接近的機會.

"和瑟公主,看來你深得父皇的寵愛,這麼些日子過去了,父皇還沒有提及賜婚一事,恐怕是想再挑一會."蒼冥絕毫無防備地提及了和親賜婚一事,這是目前蕭長歌最害怕的事情.

"是,但是我卻不知他是何用意,到底是因為什麼遲遲不安排婚事,其中必有隱情."蕭長歌點點頭,眉頭深鎖著.

蒼冥絕面色突變,有些難看,但是很快又變得很平靜,根本看不出來他曾經變過臉.

他隱忍著心底的怒氣,冷聲道:"難不成和瑟公主希望父皇早日給你安排婚事,要讓你嫁出去.如此說來,公主可是看上我的哪個兄弟了,說不定我可以為公主籌謀籌謀."

他的話中有些帶刺,聽在蕭長歌的心里特別不自在,就像是她巴不得要和哪位皇子成親似的.

蕭長歌臉色有些難看:"冥王這句話什麼意思?恕和瑟不能再坐下去了,和瑟先行告退."

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可以誤會她,唯獨蒼冥絕不能.

這麼久的夫妻,他應當了解自己的心思,就算她現在的容貌大變,認不出來,他也不能這麼說自己.

"和瑟公主請留步,是我太過失禮了,請公主見諒."蒼冥絕不知為何,只要一看到她的身影離開自己眼前,他就覺得悶得慌.

外面微雪紛紛,隱隱有撲面而來雪氣,但是這風雪始終比不上他的話更讓人寒心.

只是,蕭長歌沒想到的是,他竟然能說見諒?

他是蒼冥絕,竟然為了自己說了見諒二字,這是他的傲骨,他的尊嚴.如今為了自己,他卻低頭認錯,將自己的傲骨尊嚴棄之不顧.

這是多大的一種改變.

蕭長歌不由得升起隱隱約約的心疼之感,腳步漸漸停了下來.

"是我的話沒有說清楚,才讓王爺誤會了,其實我來到蒼葉這麼些日子,卻總是摸不定嘉成帝的心思,你知道,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的手上總歸會擔憂,更何況又是後半生的命運呢."蕭長歌心里升起無盡悲戚,只覺得自己的心肺都快被抽干了.

她的這話,蒼冥絕自然理解,他的心里也很著急.

她不嫁自己又能嫁誰?從前和自己在一起,如今也應該和自己在一起,不管結局如何,唯獨此心不變.

"公主可相信我?"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勢在必得.

蕭長歌稍稍一側身.

"方才公主在十七弟寢殿中問我的事情我都記得,如果公主還願意,我必定想辦法娶了公主."蒼冥絕信誓旦旦.

蕭長歌的心猛然一跳,雖然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她還是覺得有些心驚肉跳.

事情來的有些突然,令她措手不及.

"冥王說的可是真的?如今朝中我與哪位皇子都不是很熟,這幾日和冥王接觸較多,覺得冥王品性不錯,是個正人君子.若是冥王願意,那就再好不過了."這就是蕭長歌想要達到的目的,嫁給冥王就是她來到蒼葉的理由.

聞言,蒼冥絕只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鮮活起來.

暗淡無光這麼久的生活,如今總算有了一絲盼望和色彩,讓他堅硬如石的心有了一絲絲的松動.

他腦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說什麼為好,只聽得蕭長歌又道:"只是我聞言王爺從前有一摯愛女子,兩人也算是一段佳話,只是不知為何,王爺摯愛女子遭人暗害,死于他人之手.王爺對她不離不棄,至今不願娶妻,不知為何今日會選擇娶我?"

蕭長歌的眉心跳了跳,說這話時,她根本不敢看蒼冥絕的臉色,自顧自地說完便側身不看他.

但是,蒼冥絕的臉上卻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銳利狹長的雙眸尤其明亮.

這件事情難道她還會不知道?

特地過來問自己,不過是想探探從前的蕭長歌和現在的蕭長歌有什麼區別罷了.

偏偏蒼冥絕不如她所願.

"時候不早了,公主先去歇息吧,我也要回去了."蒼冥絕避開了她的問話,徑自轉身回了自己的寢殿.

留下一頭霧水的蕭長歌.

上篇:第二百五十二章巧舌如簧     下篇:第二白五十四章調換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