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五十八章 掏心掏肺  
   
第二百五十八章 掏心掏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五十八章掏心掏肺

這玉芝是葉皇後身邊最得寵的宮女,眾人皆知,就算是剛剛來到蒼葉國的和瑟公主也不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份,更何況已經是來了這麼久的.

這話倒是讓玉芝聽得不舒服,仗著葉皇後對她的寵愛,宮中多少人見了她不得叫一聲姑姑,偏偏和瑟公主這個不識相的還問她是誰.

這倒是讓她臉面有些掛不住了.

"和瑟公主自然不必知道奴婢是誰,但是你若是不知道皇後娘娘,那可就不行了,來到宮中數日,你竟然連皇後娘娘都不認識,是否想要以下犯上?"玉芝說話中透著股狠勁.

周圍的宮女都為蕭長歌捏了一把汗,不過也有很多人在等著看蕭長歌的笑話.

惹誰不好,偏偏惹到了皇後身邊的紅人,這下有好戲看了.

"玉芝姑姑,我們公主才從晟舟國過來,對宮中的事情知道的並不清楚,但是皇後娘娘我們公主是見過的,自然不存在以下犯上這麼一說.倒是玉芝姑姑,若是我們公主知道你,而不知道皇後娘娘的話,那麼以下犯上的人豈不是你了?"賽月將蕭長歌護到身後,如同一個母雞護犢的姿態.

想必在這宮中,能和玉芝當面沖撞的人不少了,而且已經很久沒人和她沖撞過了.

玉芝當下便被氣的有些手足無措.

"你,好你個伶牙俐齒的宮女,你叫什麼名字?我必定要回稟了皇後娘娘,讓她狠狠地懲罰你!"玉芝語氣凌厲,咬牙切齒不顧形象地道.

周圍的人瞬間安靜下來,不敢偷看也不敢說話.

蕭長歌面色如常地站在一邊,露出一絲淡淡的淺笑,慢慢踱步到了玉芝的面前.

"原來是玉芝姑姑,真是失禮了,和瑟現在才聽過玉芝姑姑的名號,消息沒有那麼靈通,殊不知玉芝姑姑在宮中是這般響當當的大人物,和瑟這廂給玉芝姑姑賠不是了."蕭長歌面帶微笑,一副十足十賠禮道歉的樣子,倒是讓玉芝覺得自己的行為太過高調了.

這下要是傳到嘉成帝的耳里去,牽連的可就是葉皇後了.

她玉芝撐壞了也只是一個頭等宮女,而蕭長歌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前來和親的公主,身份地位自然比她高.

如今,她卻讓一個公主給自己賠禮道歉,傳出去……她讓皇後娘娘的臉往哪放?

就算她自己的生死無關緊要,總要顧忌一下葉皇後的面子,畢竟她也伺候了葉皇後那麼多年.

"和瑟公主這麼說可要折煞奴婢了,您今個是來拿藥的吧?趕緊進去吧,晚了就不好了."玉芝的態度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連忙恭迎蕭長歌進去拿藥.

前面的一個宮女正打算進去拿藥,好不容易排隊等到了她,這會卻又不能如願.

"你站住,沒看見和瑟公主在這里排隊嗎?趕緊給我讓開,讓公主先進去拿藥."玉芝指著最前面的宮女說道.

那個宮女一聽她這樣說,連忙退了下來,二話不敢說.

她家主子只是一個不受寵的嬪妃,也從未生育一兒半女的,就連皇上一個月都來不了幾次,怎敢和當今皇後比榮寵.

那宮女委委屈屈地退開了,就在眾人以為蕭長歌會理所當然地走上前去,卻不曾想,她卻擺了擺手.

"這是玉芝姑姑用您的威名換來的,我一個小小的公主哪里敢去?人家好歹也排了這麼久的隊,就讓人家先去吧."蕭長歌看著前面宮女就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當下便拒絕了玉芝.

好不容易想要巴結一下蕭長歌,沒想到又被諷刺了,這麼一說,她又是在使用自己的"威名"了.

玉芝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好像不管說什麼都是錯的.

若不是顧及著葉皇後的感受,她又怎麼肯受蕭長歌的屈辱?大不了和她撕破臉罷了.

只可惜她不能.

"公主說笑了,奴婢只是一個小小奴婢而已."玉芝憋著心里的一口氣,滿腔的怒氣沒有地方發,扭頭便對方才的宮女道,"公主都讓你先去了,還不快去,杵在那里做什麼?"

玉芝話音剛落,那個宮女似乎恨不得連滾帶爬地走進了太醫院.

最令蕭長歌沒想到的是玉芝,從前見到她的時候以為她不過是葉皇後身邊的宮女罷了,沒想到她的權利竟然這麼大.

嘉成帝那邊竟然不知道,這些宮女竟然白白地受她欺負而一言不發.

蕭長歌的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她倒要看看玉芝倒要怎麼收拾這個殘局,葉皇後的臉恐怕今天就會被她丟光.

"公主若是沒有其他的事,那奴婢就先走了."玉芝低頭鞠了躬,率領著身後的一群宮女離開了.

原本嘰嘰喳喳的宮女頓時變得安靜下來,一言不發地看著前方,就連最早出現的那幾句流言蜚語也都變成了沉默.

賽月微眯著雙眼看著玉芝離開的方向,有些憤憤難平:"公主,這個人未免也太囂張了,仗著自己是皇後身邊的宮女,打壓了一批人,若不是她還懂得為皇後留幾分顏面,恐怕今日的事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沒想到賽月的想法竟然和自己如出一轍,這丫頭看人的眼力見不錯.

只不過……

蕭長歌彎眉微挑:"她懂得為皇後留顏面,可惜太晚了,這件事情確實沒有這麼簡單,且看吧."

宮中的風云從來就沒有停過.

賽月有些似懂非懂地看著蕭長歌.

兩人順利地拿了藥回去,直奔明溪的寢殿中,阿洛蘭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她,竟然沒有感覺到半分的辛苦,反而還有一絲淡淡的甜蜜.

"小花,你回來了."阿洛蘭見門響動,蕭長歌已然走了進來,連忙迎了出去.

誰知,賽月卻猛地一上前,一雙秀眉緊皺著,不客氣地將阿洛蘭擋到了身後.

"這是和瑟公主,你竟然敢以小花稱之?"賽月面色不客氣地道.

阿洛蘭哪里會害怕賽月,她一向是狂慣了的,更何況,和瑟公主本來就是她自己,這下子來,她倒是怒氣沖沖,拽住了賽月的衣領.

"我願意叫什麼就叫什麼,關你什麼事?你趕緊給我滾出去,這里不歡迎你."阿洛蘭眉毛一挑,整個人氣憤得如同炭火上面的蝦子一般.

"賽月,住手!趕緊把她放開."蕭長歌見狀,連忙吼道.

原本就是她冒用了別人的身份,這下怎麼能縱容自己身邊的丫鬟對她做這麼大不敬的事情?

賽月側目回頭看了一眼,估計是覺得蕭長歌的臉色實在不好,連忙退了下去.

"公主……"賽月不明所以,有些委屈地道.

"你先出去,我和她說一會話."蕭長歌用下巴指了指門口,示意賽月出去.

果不其然是蒼冥絕訓練出來的丫鬟,做起事來雷厲風行,一點也不亞于蒼冥絕,但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打人這個習慣也像極了蒼冥絕.

蕭長歌有時候覺得自己神經兮兮的,不論在什麼地方都能見到蒼冥絕的影子.

"阿洛蘭,你沒事吧?"蕭長歌連忙扶起了阿洛蘭.

賽月是練武之人,論起力氣來阿洛蘭自然比不過她,方才那一下,估計阿洛蘭是要吃虧的.

"我沒事,你現在過來可是有什麼好消息?"阿洛蘭臉色雖然有些難看,但是畢竟已經離開了晟舟國,不可能在這里還使她的公主脾氣.

更何況對于蕭長歌來說,她不僅是自己的朋友,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沒有蕭長歌,今日前來和親的人就是她了.

"有,這是明溪的藥,我已經按劑量分好了,每日三次給他服下,明日我就會拿天山雪蓮過來醫治他的病."蕭長歌將手中的藥材遞給了阿洛蘭,有阿洛蘭在這里,她十分放心.

接過那厚重的藥材,阿洛蘭的心里就像是服下了兩粒定心丸似的,終日提心吊膽的心終于有了一絲起的松懈.

"多謝."阿洛蘭堅定道.

"是我謝你才對,多謝你這些日子以來照顧明溪,除了你,我信不過任何人."蕭長歌拍拍她的肩膀,目光鎖定在她的臉上,她臉上還是黑色的,顯然是沒有用明溪給她的解藥.

為了明溪,為了待在宮中,女人就連自己最重要的東西都可以舍棄.

"是我自願的,又何來什麼謝不謝的.倒是你,皇上還沒有給你指婚,他會不會把這件事情忘了?"阿洛蘭小心翼翼地提起這件事,這一直是她心底最不願意觸及的事情.

蕭長歌搖了搖頭,畫的好看的秀眉微微挑著:"不會,公主和親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能忘記?更何況哲而將軍還留在蒼葉,他遲早有一天是要回去複命的."

但是阿洛蘭的心里還真沒有底氣,這蒼葉國的眾位皇子看起來都儀表堂堂,氣宇不凡,但是內心詭計多端,不用想就知道,他們絕對不會對一個所謂的和親公主有多好.

"但是我還是有些擔心,小花,你心中可有了人選?"阿洛蘭有些緊張地看著她.

人選這件事情蕭長歌就沒有決定瞞著阿洛蘭,二話不說便點點頭:"有."

"是誰?"

"四皇子蒼冥絕."蕭長歌目光一沉.

阿洛蘭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四皇子蒼冥絕她見過,那個冷漠沉穩的男人心里似乎裝著不少的心事.表面上冷淡的如同一塊寒冰,就算見了嘉成帝都沒有一絲笑臉,跟了他,能有好日子過嗎?

上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賭約兌現     下篇:第二白五十九章心有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