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白五十九章心有靈犀  
   
第二白五十九章心有靈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白五十九章心有靈犀

"小花,他已經答應你了嗎?但是我看他似乎誰的賬都不買的樣子,跟著他能過好嗎?況且,他也不得嘉成帝的寵愛?"阿洛蘭有些擔心地道.

不管怎麼看,這個蒼冥絕根本不是最佳人選,太子和溫王兩人,都是極為出色的,只是兩人都已經有了正妃,但是聽說蒼冥絕從前也有一個正妃,不過早逝了.

"你不懂的,只有他能幫我."蕭長歌轉身看了看床上的明溪,如果他醒著,應該會很贊同她的決定.

畢竟,他最懂的就是自己.

"為什麼只有他能幫你?小花,你可要想好了,我看溫王和太子都不錯,盡管他們已經有了正妃,但是你是晟舟國的公主,他們也會客氣些."阿洛蘭就快要操碎了心,她看好的人從來都不是蒼冥絕.

蕭長歌知道阿洛蘭的想法,她是想把最好的一切都讓她擁有,但是她不懂得蒼冥絕和自己的感情,是溫王和太子比不上的.

更何況,溫王和太子兩個都不是什麼好人,唯有蒼冥絕能給她一種安定幸福感.

"阿洛蘭,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沒有那麼簡單,以後你會明白的."蕭長歌知道,這件事情放在誰的身上任誰都會疑惑.

為什麼有兩個實力不凡的皇子放著不選,會去選擇一個已經不受寵愛的皇子?

放在別人身上很難理解的事情,在蕭長歌的心里是一件根本連想都不用想的事情,注定就是這樣的結果.

阿洛蘭不知道蕭長歌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她只知道,蕭長歌有些異于常人的聰慧,她選擇的事情不會錯.

"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持你,雖然冥王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好相處,但是我相信你是可以打動他的."阿洛蘭對她微微一笑,只要是她做的決定,她都會支持的.

根本就不是打動或者不打動的問題,蕭長歌現在還不想對她說出真相,畢竟死而複生這件事情,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看過了明溪之後,蕭長歌便回了東華園,這回宮之後的日子沒有消停,不得安甯,只要在這宮中,就要步步為營.

"賽月,你替我做一件事情."

兩人的身影一前一後走進東華園,里面的燭火十分明亮,蕭長歌低聲對她身後賽月道.

現在她已經能十分相信自在地去用賽月了,畢竟是蒼冥絕派來的人,百利而無一害.

"公主請說."賽月面容忠誠地道.

最近暗害的明溪的人還沒有找到,太子安排進來的人又不知道怎麼回事,總不能如同案板上的魚肉一般任人宰割?

她附耳在賽月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待她點頭認同之後,才離開.

屋內的燭火忽明忽暗,兩側伺候的宮女早早地就在一旁等候著蕭長歌,見她一來,連忙伺候她梳洗.

而另一邊宮中,卻是不怎麼太平.

"芷兒,你說的可是真的?今天皇後娘娘宮中的玉芝果真在太醫院門口對和瑟公主甩臉子?"容嬪一臉興奮地看著底下跪著的宮女芷兒,話中竟然有一絲絲的雀躍之感.

芷兒倒是不敢有一絲絲的懈怠,這麼大的事情,總是要兩個人一起籌謀,更何況,她早就看那個玉芝不爽了.

"回小主,正是,不僅是奴婢,還有好多人都看見了,玉芝在和瑟公主威風甩的可大了,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仰仗著皇後娘娘才有的今天.若不是和瑟公主大人有大量,估計這件事情早就傳到了皇上的耳中."芷兒一字一句將太醫院門口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容嬪,加上她的添油加醋之說法,倒也有幾分振奮人心.

容嬪年輕不再的臉上盈盈蕩漾起兩道笑紋,年輕時候,她的姿色不比葉皇後和段貴妃差到哪里,只可惜她的母家不行,所以才沒有得嘉成帝寵愛的機會.

如今,封貴妃的封貴妃,封皇後的封皇後,只剩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依舊是個嬪位.

這次,有抓住葉皇後把柄的機會,她一定不會放過.

"很多人都看見了?我們也算是有證人了,如果將此事稟告給皇上,算不算是大功一件?又正好殺殺皇後的威風?"容嬪心里面如意算盤打的嘩嘩作響,只要能趁著這次的機會給皇後一個教訓,也不枉她這麼多年來被人踩在腳底下的日子.

"小主,這皇宮中已經很多人都看玉芝不滿了,若是此刻我們把事情稟告給皇上,眾人一定會誇獎小主,到時候皇後娘娘可就孤立無援了."芷兒笑道.

如果能用這件事情殺殺葉皇後的威風,就算是讓她永遠不得寵又如何?

"我要的並不是別人的誇獎,而是皇後,只要她沒了威風,我的心里就像是吃了安定丸一樣踏實."容嬪用纖細嫩長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之上,頓了頓,又道,"只是,這皇上能相信我們的話嗎?她畢竟是皇後呀,若是皇上不願意聲張怎麼辦?那我們的計劃豈不是落空了?"

嘉成帝和葉皇後畢竟那麼多年的夫妻,彼此的信任應該還是有的.

"小主,您想,這嘉成帝最看重的是什麼?"芷兒見容嬪有了幾絲退縮的想法,猛地想起今個在太醫院門口被玉芝欺負,這口氣她怎麼就咽不下.

容嬪疑慮地皺了皺眉頭:"是什麼?"

芷兒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之後才敢輕聲道:"就是面子呀!您想想,出了這麼丟面子的事情,又是在太醫院門口,皇上怎麼可能會罷休?他也會想萬一和瑟公主要是鬧起來了,應該怎麼辦?"

聽芷兒這麼一說,確實有幾分道理,容嬪點點頭,一雙杏眼興奮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打倒葉皇後是她多年來的夢想,這次如果能大挫葉皇後的威風,就算要付出一定代價,她也願意.

這麼多年了,她終于等到機會了.

"芷兒,你去小廚房讓他們做一盅冰糖金絲棗燉藥膳出來,我要親自給皇上送去."容嬪想著嘉成帝的口味應該沒變,他喜歡吃甜食,尤其是燉盅類的.

里面再加上自己親配的一味藥膳,足以讓嘉成帝對她打開心房.

"是,小主."芷兒臉上的笑容綻放著,利落地退了下去.

馬上就要見到皇上了,容嬪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見過皇上了,兩年?三年?還是五年……連她自己都記不清了.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她和嘉成帝就已經形同陌路.

她有她的性子和驕傲,而嘉成帝有放不下的皇帝架子,兩人誰也不理誰,誰心里都怨著誰,早就不是當初的夫妻了.

這次,她是為了報仇,為了雪恨,葉皇後就算再大,也大不過皇上.

只要先將皇上順利地籠絡到自己的這邊,任憑她葉皇後怎麼狡辯都是在做無用功.

只有她先讓自己強大起來,葉皇後才不會拿她怎麼樣.

宮中的日子注定是不平靜的,次日清晨,蕭長歌才從被窩里懶散地爬起來,外面的賽月便匆匆忙忙地跑了進來.

"公主."賽月看著只穿著單衣縮在被窩里面的蕭長歌有些心疼,連忙放了一個手爐在她的身邊.

"發生了什麼事?"蕭長歌淡然地接過手爐,旁邊的宮女已經找好了衣裳給她穿上.

賽月低下了頭,說著方才在外面打聽來的情況.

"公主,昨日在太醫院門口發生的一事,嘉成帝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聽說是容嬪手底下的一個小宮女不小心說出來的,嘉成帝聽了之後,龍顏大怒,說是要狠狠懲罰玉芝,也要讓葉皇後長點教訓."

這倒是奇了,她們是受了委屈的人,又怎麼會讓別人先在皇上面前告起禦狀來了?

"知道告狀的宮女可是誰麼?"蕭長歌問這話時,心里已經有了一個人群.

"公主,那個宮女叫做芷兒,是上次在太醫院門口被欺負的那個宮女,沒想到是容嬪身邊的宮女,這下她們可有的鬧了."賽月有些雀躍,昨天的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她們並沒有多做防備,如今以後,她不會讓類似昨天的事情再度發生.

既然是容嬪,那就無話可說了.

她之前就有聽蒼冥絕說過容嬪,說她是個剛忍的女子,可以臥薪嘗膽,只為了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

"嘉成帝有什麼反應?"蕭長歌不慌不忙地問道.

這個事情賽月正想將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蕭長歌,誰知,外面此刻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緊接著便是嘉成帝身邊貼身公公安逸之的聲音:"和瑟公主,皇上口諭,讓和瑟公主到禦書房里去一趟."

安公公生怕里面聽不到似的,特地拔高了嗓子.

每次和瑟公主這里都是安公公親自來傳的,時間久了,她也有些習慣了.

"好的,公公請稍等,我馬上就來."蕭長歌回聲應道.

這次不用問了,等會就會知道了,但是她的心里卻總是覺得空空的.

這件事情本來就和她有關,嘉成帝找她並沒有錯,但是她的心里總是不踏實,這次去是葉皇後和容嬪之間的戰爭,卻莫名其妙地扯上了她.

"賽月,你跟著我去,等會你不要進殿,在外面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可以發現的."蕭長歌無時不刻都在想著明溪中毒的事情.

盡管這件事情很難查個水落石出,就算查出來也奈何不了他們,但是蕭長歌依舊要繼續下去,不為別的,只為了她心中的那個信念.

安公公攜了兩個小太監在外面等著,他們手里各拿著一把傘,將兩人分別迎了過去.

幾人邁著輕松的步伐來到了禦書房,只見嘉成帝坐在正中央,面色微肅地看著底下來人,眼神中頗有幾分疲累.

而禦書房的兩側坐著郁郁寡歡的葉皇後和春風得意的容嬪,還有垂首立在葉皇後身邊的宮女玉芝.

玉芝生怕嘉成帝會懲罰自己,拼命在想著如何應該逃脫這次事件,讓容嬪獲到她還有的懲罰.

"參見皇上,和瑟給皇上請安."蕭長歌微微一笑,從容行禮.

"起來吧."嘉成帝讓人給一種嚴肅,卻又溫馨的感覺.

"和瑟公主,今個朕請你來是想問問你,那天在太醫院門口看到的可是真的嗎?"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掏心掏肺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斬斷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