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六十章 斬斷臂膀  
   
第二百六十章 斬斷臂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六十章斬斷臂膀

看來還真是那個宮女將這次的事情告訴給了嘉成帝,只是沒想到她的主子竟然是容嬪.

這容嬪入宮也有十幾年了,既沒有生育孩子,也沒有過分寵愛,只是那張容貌看上去確實極為美麗,這麼多年了,老的也都老了.

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發生,恐怕嘉成帝永遠都不會想起還有她這個人存在.

"回皇上,昨日太醫院之事只是一件小事,我並未放在心上,也請皇上別放在心上."蕭長歌並未說明昨日發生的事情,只是她的話中已經包含了這件事情的確發生過.

嘉成帝又豈是聽不出來,頓時氣的面紅耳赤,怒氣沖沖地看向了一旁郁郁寡歡的葉皇後.

"皇後,到底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竟然讓你的婢女如此囂張?莫說那太醫院,就連這禦書房你也不放在眼里是嗎?"嘉成帝狠狠地怒斥道.

一言不發地葉皇後此時緩緩地走到了嘉成帝的身邊,眼中全然是委屈的淚水.

"皇上,臣妾沒有,臣妾身為六宮之主,對待這些妃嬪宮女太監都不曾凶惡過,本著以善為先的原則去管理後宮人員,又怎會讓玉芝如此對待後宮之人?請皇上明鑒."葉皇後說著,兩行淚水不自覺地落了下來.

她想憑借著她和嘉成帝多年來的感情讓他心軟,打一張感情牌,但是她的估算卻錯了.

"皇後娘娘對待後宮中人真是這樣麼?那為什麼您身邊的宮女會有如此大的威風,竟然敢侮辱堂堂公主?上梁不正下梁歪,若非皇後娘娘管理不善,玉芝又怎敢如此放肆?"容嬪甩了甩手中的紗帕,冷哼一聲,此氣不出,誓不罷休.

葉皇後猛地回頭看了看容嬪,氣的雙眼發紅,沒想到啊,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在尋找自己的把柄,就指望著能狠狠地刺自己一刀.

是她沒有防備,當初就應該一刀了結了這個女人,現在也不會出來興風作浪.

"容嬪小主這話可說錯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皇後娘娘雖是六宮之主,但上面還有皇上,容嬪小主豈不是在說皇上不正?您怎麼能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來?"玉芝一時心急,見不得自家娘娘受人欺辱,連忙替她說話.

但是誰知,話音剛落,卻被嘉成帝猛喝一聲:"你給朕閉嘴."

"皇後,這就是你教出來的丫鬟嗎?當著朕的面她都敢這麼說了?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出來的?"嘉成帝嚴肅凌厲地看著葉皇後,眼中早已經沒有了舊情.

被玉芝噎了一下,原本容嬪還以為事情竟要被掰回去,誰知嘉成帝會如此指責皇後,她挑眉冷冽地看著皇後.

"皇後,你可知錯?"嘉成帝稍稍平靜下來,重新坐上了正位,目光微闔.

葉皇後心里一顫,猛地閉了閉眼.

"臣妾知錯."葉皇後只得壓住心中怒氣承認錯誤.

她和嘉成帝成為夫妻不是一朝一夕,自然了解嘉成帝的想法,生平他最恨有人和他抬杠,而她又是皇後,若是在這個時候不給他臉面,恐怕將來的日子會更難過.

"你既知錯,朕也不難為你,但是這件事情總不能讓和瑟公主白白受了委屈,讓你的宮女給和瑟公主認錯,罰整個皇後宮中上下俸祿一個月,你可有異議?"嘉成帝念著葉皇後始終是個皇後,也不想多加難為她,畢竟一國之母的地位擺在眼前.

蕭長歌心里冷哼一聲,嘉成帝總是顧忌著葉皇後母家的地位,不敢對她如何.

恐怕今天這個小小的懲罰,在嘉成帝的懲罰史上是最重的,她還能要求什麼?

但是,總有人會不樂意.

"皇上,您體恤皇後娘娘,這個我們了解,皇後娘娘是一國之母,怎受得了懲罰?若非是她身邊的玉芝挑唆,皇後娘娘也不會白白受這委屈.所以臣妾懇請皇上重重懲罰玉芝."就算抓不到皇後,容嬪也要抓住她身邊的宮女.

玉芝對于皇後來說有多重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此時容嬪又讓嘉成帝懲罰玉芝,且不說嘉成帝會不會答應,葉皇後就是第一個不答應的.沒了玉芝,就相當于斷了條臂膀,任她葉皇後再厲害,最近也是掀不起什麼風浪來了.

只是難就難在嘉成帝會不會答應,只要他稍微有點顧念舊情,就不會對玉芝下手.

玉芝見狀,很明白自己接下來可能小命不保,便看向了葉皇後求助.

"皇上,玉芝是臣妾身邊的宮女,若要說懲罰,那也該由臣妾來懲罰,是臣妾管教下人無方."葉皇後立即上前請求,不管自己一個皇後的身份,貿然為玉芝求情.

如此可見她是有多在意玉芝這個能為她出謀劃策的宮女.

嘉成帝甚是了解葉皇後的心思,也知道她和玉芝的大概作風,想著若是能這樣處理就處理過了.畢竟後宮爭風吃醋的事情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而他也不願為了這件小事費腦筋.

但是,蕭長歌卻鼓起了掌,臉上全然是敬服感歎之情.

眾人正疑惑她關鍵時刻為何鼓起了掌,還沒問及,蕭長歌便一臉心悅誠服地贊歎:"皇上,蒼葉治國有方,每個人都心懷善意,行為坦蕩,讓人心生敬佩.尤其是皇後娘娘,方才我聽皇後娘娘為玉芝姑娘求情,真可謂是主仆情深,若是換作我們晟舟國,斷斷是做不出此舉來."

盡管此話話中帶著濃濃的敬佩之意,根本聽不出來話中的諷刺之感,但是聽在葉皇後和嘉成帝的耳里,卻完全變了味道.

這話豈不是說嘉成帝有意包庇罪犯,他們蒼葉國治國無方,根本不在意受害者的感受.

往深了說,就是他這個皇上做的不稱職,有意包庇玉芝.

這倒是讓他兩頭為難,但是在蕭長歌的面前總不能把這件事情糊塗帶過吧?

"皇上,絕非和瑟公主所言,和瑟公主沒有生活在這里,根本不知道宮中的事情,皇後娘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若是因為玉芝的事情讓別人有了把柄可抓,世人對此加以詬病,恐怕對皇上的威名有損啊!"容嬪極力勸阻,就是不想讓葉皇後逃過此劫.

兩邊各執一詞,雖然話中的意思不對,但是整合起來,都是一樣的想法,那就是要懲罰玉芝.

葉皇後的面子可以顧著,但是玉芝是斷斷不能再留了.

"玉芝,你身為皇後身邊的頭等宮女,不僅沒有起到輔佐皇後的作用,而且還誘導皇後犯錯,仗著自己是皇後身邊的頭等宮女,就在宮中為非作歹,欺壓他宮宮女,觸犯蒼葉國國法.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日起不必再伺候皇後,出宮至平云寺修行,靜思己過,沒有朕的命令不准踏出寺內一步."嘉成帝微微闔了闔雙眼,顯得有幾分疲累.

這下,葉皇後失去了一個助手,大大的打擊了她的謀劃,若是想要再培養這麼個心腹出來,也不是短時間的事.

而且,就玉芝這麼個聰明伶俐的勁頭,又知道葉皇後想要的是什麼,這麼個宮女不好找了.

"皇後娘娘,皇後娘娘救我呀!"玉芝沒想到嘉成帝真的會因為此事而懲罰她,而且還把她打入了平云寺.

平云寺是個什麼地方大家都知道,坐落在蒼葉國最東邊的一個一座寺廟,廟宇破敗不堪,僧侶極少,是蒼葉國難得的尼姑庵.

這寺廟路途遙遠,路又極不好走,陡峭偏僻,聽聞寺中只有尼姑幾人,環境破落,條件艱苦,沒人能在里面待的下去.

況且沒有嘉成帝的命令不能私自出寺,她一個小小宮女,怎麼能讓日理萬機的嘉成帝記住?

那個地方,恐怕有進無出啊!

"皇上,平云寺條件艱苦簡陋,好歹玉芝跟了臣妾這麼久,都快要到出宮的年紀了,臣妾才想著要給她安排一門親事,怎能說去平云寺就去平云寺?請皇上開恩哪!"葉皇後猛地跪到了地上,頭埋在地上不斷哭訴著.

容嬪輕輕一笑:"皇後娘娘,這件事情可就容不得你了,這種以下犯上,目無王法的宮女,多留在身邊一天,就是個禍害,若是您不想看著宮中其她的妃嬪受傷害,就請您忍痛割愛吧!"

蕭長歌暗暗觀看著這兩人的斗爭,容嬪就像是和皇後有仇似的,處處針對她,不達目的死不罷休.

而葉皇後似乎對她有意避讓,至少在她見到的時候,葉皇後沒有和她正面交鋒過.

兩人之間的矛盾恐怕不是這個時候才有的,這應該能追溯到很久之前.

這場戰爭,最後的勝者是容嬪,如果沒有太醫院的那件事情,容嬪恐怕沒有那麼容易抓到葉皇後的把柄,斬斷她一條臂膀.

按照如今的情形來看,最可憐的人並不是葉皇後,而是玉芝.

從皇後眼前的紅人,一落千丈到破敗廟宇的尼姑,她的生活可謂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若是心志脆弱一點的人,恐怕難以熬過這樣的變化.

"別說了,都下去吧,朕要一個人靜一靜."嘉成帝雙手放在眉頭之上,輕輕揉捏著雙眉.

一天到晚處理這些不斷的瑣事,他深感疲累.

幾人見狀,也不敢再上前打擾,紛紛退了下去.

葉皇後雙眼還可見紅光,眼中泛著微亮的液體,不過順著冬日的陽光,微微一閉一睜也都消失不見.

"容嬪,你好樣的,今日你既得罪了本宮,他日本宮定不會放過你,你且等著瞧."禦書房外面的一座涼亭外面,葉皇後扶著身後的小宮女惡狠狠地警告著容嬪.

那雙眼中是再熟悉不過的恨意,流露著最深惡痛絕的表情.

上篇:第二白五十九章心有靈犀     下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求娶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