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山雪蓮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山雪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六十二章天山雪蓮

直到踏進東華園的那一刻,賽月才松了口氣,慢慢道來:"其實也沒什麼急事,就是冥王爺在東華園中等您,說非要見您一面不可,奴婢只好出來找您."

蒼冥絕?他這個時候怎麼過來了?

蕭長歌的心中有些緊張,卻也有些興奮,她很高興他的到來,卻一直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而苦惱.

"冥王爺在哪里?"

"在正堂里面等您."賽月說這話時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將她帶到了正堂里面,便退了下去.

里面的暖意瞬間撲面而來,蕭長歌看著匆匆退下的賽月,頓時覺得有些無奈.

看來她不在的這些年,蒼冥絕還真沒少調教丫鬟,但是調教出來的丫鬟,都這麼恐懼他.

方才賽月那個匆匆忙忙的樣子,就算不用想也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方才你去了哪里?"蒼冥絕坐在正位上面,悠悠然地喝著手中的茶.

她是和瑟公主,又不是蕭長歌,根本沒有怕他,就算是自己見了別人又有什麼不能?

"被皇上召去問話了."蕭長歌也不想多說,有些疲累地坐到一旁.

"皇上好端端的為何召問你?可是讓你選擇皇子了?"蒼冥絕瞬間站了起來,逼問道.

看著他如此激動的樣子,蕭長歌突然有些想笑,明明就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他的這種反應似乎已經坐實了有事情要發生.

"那日我去太醫院拿藥,碰到了皇後娘娘身邊的玉芝,她架子十足,張狂地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我和她發生了點沖突.結果,容嬪身邊的宮女倒是先去告狀,所以今日皇上才會來召見我."蕭長歌沒有想過要瞞著蒼冥絕,一五一十地就把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

"你沒受傷吧?"蒼冥絕關注的倒不是她話中的內容,而是她有沒有受傷,足以想見他發現了什麼.

蕭長歌有些錯愕地看著他,茫然地搖了搖頭.

"玉芝跟在皇後的身邊久了,又頗的重用,性子也有些繼承皇後,有時候未免太過張狂.留她性命留的久了些,也該讓她受些苦頭了."蒼冥絕的眼中瞬間閃過一道寒光,眼神可怕,銳利十足.

"從前也不見她這麼……"蕭長歌突然頓住,將要說的話瞬間咽了下去,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之後,她不再抬頭看蒼冥絕.

蒼冥絕敏感地抓住話尾,聽著她說斷的話,疑惑地問道:"從前也不見她這麼什麼?莫不是公主從前就認識玉芝?"

蒼冥絕是何等聰明的人,就算是不說話都能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麼,更何況是已經說了一半的話,被他抓住了,還想逃脫掉嗎?

"我說的不是玉芝,王爺這次專程到東華園中來是有什麼事情嗎?"蕭長歌靈敏地轉移了話題.

她心知肚明和蒼冥絕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也不會有結果,連忙轉移了一個更重要的話題.

蒼冥絕心里隱隱約約知道了什麼,和瑟公主從前並不認識玉芝,又怎知她從前是什麼樣子的,今日說來定是蕭長歌.

既然她現在不想說,他也不想拆穿她,等到以後,真相自然大白.

"這個給你,我知道你需要."蒼冥絕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個盒子,大小和溫王給的那個差不多大,盒子也都同樣的精致.

蕭長歌不想用想也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賽月就在自己的身邊伺候著,她向葉霄蘿要天山雪蓮的時候,賽月就在身邊,再怎麼樣,話也應該傳到了蒼冥絕的耳里.

沒想到他竟然親自送來了天山雪蓮,這下倒顯得有些多余了.

不過天山雪蓮這種寶貝,並不是哪里都有的,兩人相繼送來,留著以後也能用.

"這是什麼?"蕭長歌裝作不知地道,拿著盒子看了看.

"天山雪蓮."蒼冥絕知道蕭長歌的聰明機智,自然也知道個她是在故意問自己,二話不說地就回答了.

果不其然,蕭長歌摸了摸自己懷中的盒子,突然抬頭看了蒼冥絕一眼,將懷中的盒子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

"這是溫王給的天山雪蓮,王爺是怎麼知道我需要天山雪蓮的?"蕭長歌心里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卻還是問道.

她的手指放在盒子上面,輕輕地點著.

蒼冥絕面色平靜,冷然道:"我想知道的事,還從來沒有不知道的."

蕭長歌倒是知道他有這股自信,而他如今的實力也是從前比不了的.

"王爺倒是自信,確實,王爺耳目遍布大江南北,只要王爺一聲令下,他們自然聽從王爺調配."蕭長歌不著痕跡地誇贊了他.

蒼冥絕的勢力,就連溫王都要忌憚三分,大江南北的耳目並不是沒有,反而正如蕭長歌所說,只要他一聲令下,多的是人為他送命.

但是,他想要的並不是那些.

越看那另外一個盒子,他就覺得越刺目,那個是溫王送的,憑什麼能和自己送的擺在一起.

"把他送的扔掉."蒼冥絕雙眼微眯地看著其中一個盒子,不自覺地便脫口而出.

看著他的眼神,蕭長歌只覺得他占有欲的病症又出現了,從前是這樣,一年過去了,他依舊改不了他的霸道.

從前他們就因為各種不同的事情吵架過,冷戰過,離家出走過,還有很多未知的挑撥離間安插在她們身邊.他們一一都挺過來了.

原本以為一年多,人應該成熟穩重,沒想到卻越發地幼稚.

蕭長歌冷笑了一聲,有些冷漠地看著蒼冥絕:"王爺,這個是我用自己的勝利贏回來的,為什麼要扔掉?相反,王爺您送的天山雪蓮,我還真沒好意思要."

擺明了蕭長歌就是不想買他的賬,她也不想把溫王送的扔掉,她反而還不想要蒼冥絕送的.

"他送的不能要,只有我送的東西你才能要,聽話,把它扔了."蒼冥絕就是不想看見其他男人送的東西出現在他的眼前,更何況還是個對蕭長歌虎視眈眈的男人.

從前溫王就有要和自己搶蕭長歌的意思,沒想到一年過去,葉霄蘿娶了,蕭長歌的容貌也變了,他的眼光依舊和自己一樣,再次看中了和瑟公主.

"王爺,你好像沒有權利限制誰送我東西,我拿誰的東西吧?"

"我確實沒有權利,但是,你要記住,我正在想方設法地讓父皇讓你嫁給我,所以我們是將來的一對,從現在起,你不能接受任何一個男人給你的東西."蒼冥絕聲音帶著如同寒冰一般得冷漠.

若不是蕭長歌在從前就已經熟悉了他的這種冷漠,恐怕還真的很難不被他嚇到.

他從來都不曾變過,還是從前霸道的他,蕭長歌欣慰之余還帶著感動.

"我選擇的對象不是只有王爺一個,如果我們合作得不開心,大可不用合作了."蕭長歌嫵媚的眼眸中流光溢彩,忽而又暗淡下來,說這話時,眼睛不住地往地上看去.

她承認說這話的時候,她有些心虛.

她來到蒼葉國的目的就是為了和蒼冥絕成親,再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她怎麼可能不合作?

蒼冥絕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原本就冷冽的雙眼此時變得更加冷漠,眉峰壓的低低的,看的出來他非常生氣.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他的聲音有些沙啞,雙手攏在衣袖下緊緊攥著.

聲音在冰冷流動中的空氣里變得更加沙啞,能聽的出來他的話中隱藏了多少的不敢相信和怒火.

只是沒有發作出來而已.

看著他隱忍怒火的樣子,蕭長歌不忍再說什麼,明明知道他很在意,很生氣,她依舊那樣說,他不生氣才怪.

"沒有,王爺,時間不早了您要是再不回去,恐怕就會招人非議了."蕭長歌看著外面的天色,暗暗提醒道.

如今誰都知道她的東華園最不能進的就是各個皇子,蒼冥絕不顧他人目光走了進來,若是被其他宮女看見,免不了又是一番輿論.

趁著天色未晚,趕緊讓蒼冥絕離開,才不會白白被人詬病.

"公主,不要轉移話題,天色還未晚,你不要忘了,我們兩個是曾經有過約定的人,不要隨隨便便地把不合作掛在嘴邊,否則,很容易讓人誤會."蒼冥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邊還帶著淡淡的光芒,顯然太陽還沒有落山.

不過冬天的天黑得很快,盡管太陽沒有落山,但是外面的天色卻已經黑了下來.

為了不連累蕭長歌,蒼冥絕還是離開了.

桌子上面的兩個天山雪蓮絲毫未動.

蕭長歌突然明白了什麼.

從前,他不滿自己和別人接觸,總是及時地銷毀自己和別人接觸過的罪證,但是現在,他只是隨口一提,並未做出什麼事情.

看來,他已經成熟了不少.

蕭長歌有些欣慰地看著桌子上面的兩個天山雪蓮,拿出了溫王送來了那盒讓賽月束之高閣.

而蒼冥絕送來的這個天山雪蓮,她拿到了廚房配藥.

有了天山雪蓮這個藥引,明溪的病就有救了.

東華園里面的小廚房很少人來,除了平時在這里的廚師,基本上沒有人出入.

所以顯得很是寂靜,乾淨.

"公主最近新學了幾樣菜,今天想動手試試,你們都出去吧,不用在里面待著了."賽月清了清喉嚨,看著里面忙碌著的廚師.

"是."那些廚師一轉身便看到了外面的蕭長歌,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一一退了出去.

"公主,人都已經離開了,您想要做什麼藥就做吧,奴婢去外面替公主守著."賽月說罷,已經轉身走了出去.

廚房里面很乾淨,但是方才的一番忙亂倒是將這個變得有些雜亂,蕭長歌在廚房里面翻來覆去,才找到一個石杵.

上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求娶之意     下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制作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