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六十三章 制作解藥  
   
第二百六十三章 制作解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六十三章制作解藥

石杵可以將天山雪蓮磨成水,天山雪蓮只是一個藥引,只需要將它和其他的藥混合在一起就行.

但是這個混合卻不能太過隨便,必須先將天山雪蓮的壤挖出,取最嫩的一塊研磨出來,取它的汁液,這是最重要的一步.

取完汁液之後,再將需要的藥混進天山雪蓮的汁液中,小火慢燉,燉上三個時辰,直到將天山雪蓮的汁液燉干之後融合進其他的藥材中就行了.

最重要的就是這燉藥的過程,三個時辰的時間,不僅火候要掌握到位,而且把握天山雪蓮入藥的時間.

蕭長歌燉藥厲害,不過一會的功夫已經將天山雪蓮這個極為重要的藥引取了出來.

在疊谷的時候,她就有和秋莫白學習過如何煉制各種需要的天山雪蓮,直到今日,才派上了用場.

雖然是第一次這麼正經地制作,但是蕭長歌卻做的十分成功.

"公主,藥已經制成了麼?"賽月輕輕地關上了門,看著藥罐中的藥問道.

"制成了,只需要再燉三個時辰,讓天山雪蓮的汁液完全融進藥中就行,不過在這三個時辰里,不能讓火變小,更不能讓火熄滅,時時刻刻都必須緊盯著藥膳.賽月,你找個信得過的人看著這火."蕭長歌想著賽月是蒼冥絕的人,肯定有辦法找到信任的人過來.

而她在這宮中,自己都需要哲而和明溪的保護,又怎能找到適合的人.

幸虧蒼冥絕幫了她這個大忙,換掉了太子身邊的宮女,否則,這個藥,她是絕對不敢讓別人知道的.

"公主,不如就讓奴婢來看著這火吧,奴婢從小學過一點醫術,知道天山雪蓮制作的重要過程,如果由奴婢看著這火,必定會比別人看更加有成效."賽月自告奮勇地推薦自己.

除了賽月,貌似沒有更好的選擇了,阿洛蘭在照顧明溪,讓哲而堂堂將軍過來看著一個藥膳,簡直是大材小用.

唯有賽月她信得過,做事又沉穩,相信她一定能做好這件事情.

"好,你在這里看著,三個時辰之後我會過來."蕭長歌說罷,便轉身出了門.

她窈窕的背影開了門,徑自離開,一陣清風微微灌了進來,賽月轉身看著燉著的藥膳,突然打開聞了聞,仔細地盯著里面的藥材.

她跟著蒼冥絕的時候曾經越過醫,但只是略懂皮毛,這些藥她都認識,也都叫的出名字,只是這些藥合在一起燉,卻毫無道理啊!

外面的風雪輕輕吹著,容嬪的寢殿內早早地就點了蠟燭和炭火,雖然這些年她不受寵愛,但是嘉成帝從來沒有苛待她的衣食住行.

按照嬪位的位分,給她她應得的,而後宮的那群宮女太監,也不敢對她有半分的怠慢,或許是因為嘉成帝對她心存寵愛的原因吧.

"小主,您今日可真威風,在皇上面前說幾句話就讓皇後娘娘身邊的宮女被罰出宮修行,這下皇後娘娘身邊再無可信任的人,我們做事也就方便多了."芷兒屈膝在地上,輕輕地為容嬪捶腿.

容嬪心里高興,臉上帶著花一般的笑容:"這麼多年沒有和皇後交手,她還是笨的和什麼似的,那個女人,她心腸歹毒,就是不夠聰明,轉不過那道彎來."

她和皇後不知道多久沒有過了,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她們就成了宿命里的敵人,永遠都不可能變成朋友.

只要想起來,她的心就像是被針紮一樣的疼.

"皇後娘娘自然是沒有小主聰穎,我們小主當年可是梨耀對決的贏家……"芷兒說到此處,猛地閉上了嘴.

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她輕輕伸手捂住嘴巴,偷偷地抬頭看著容嬪的反應,卻又低下了頭.

梨耀對決……梨耀對決……

這四個字就像是永遠抹不掉的記憶一般,緊緊地烙印在容嬪的心上.

似乎是很多年都沒有人提起過這件事情了,也沒有人敢提起,當年曾經和這件事情有關聯的人全都被處死了.

"事情過去了那麼久,沒想到你還記得."容嬪苦笑兩聲,雙手摸向了自己的肚子.

仿佛記憶又重新湧了出來.

芷兒跟了容嬪多年,風風雨雨,大起大落多年,算是個宮中的老人了,怎麼會不記得那麼震撼的事情.

"奴婢忘不了,也不敢忘,就是在那場對決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主您也因此失去了一個孩子."芷兒聲音有些顫抖,說這話時,一直不敢看容嬪的臉色.

"是,是那個人害死我的孩子,這麼多年,如果不是她從中作梗,我的孩子也有倫王那麼大了,可能也會被封了親王,賜了府邸出宮居住.都是她,都是她那雙惡毒的手親手將我的孩子殺死在腹中."容嬪雙手緊緊地握著自己的衣角,眼眶外面一圈泛著觸目驚心的一片紅色.

每當夜深人靜時說起這個話題,她總是帶著深深的悔恨和自責,不斷地估量自己的錯誤和葉皇後的罪孽.

"小主,事情已成定局,您多想無用,當年的事情皇上雖然沒有追查下去,但是也因此冷落了皇後多年,好多年都沒有踏進她的宮中一步,也算是給了皇後一個教訓."芷兒安慰道.

誰知,容嬪卻是冷笑一聲,看著芷兒的目光中有著冰冷的光芒.

"一個教訓哪夠?一個教訓能比得上一個未出世的孩子,一個妃嬪的命,一個皇子的殘疾重要嗎?若是每個人犯了法都用教訓來承擔,那這個世界又何來太平呢?"容嬪只要想到當年,她心中的熱血就會湧動,不斷地沖擊著她里已經澆熄下去的憤恨.

芷兒不願意她在想起昨天的事情,因為無法控制.

"小主,皇上……還有皇上呢,皇上一直以來都沒有認為是我們錯."芷兒提起嘉成帝,當年的事情涉及太廣,她也只是說個記憶而已.

嘉成帝?芷兒不說他還好,一說他,容嬪的心里就來氣,當年那麼多件事情矛頭指向了葉皇後,而他卻不聞不問,輕輕松松繞過了皇後.

這樣的糊塗事,嘉成帝做的還少麼?

容嬪冷笑一聲:"當年的事情如此之大,大的驚心動魄,可是,最終卻草草了事,還不是皇後有魅力勾住了皇上,讓他把事情壓了下來.但是皇上,又何曾站在我們這邊?"

當年的事情容嬪記得一清二楚,除了嘉成帝,所有在場的人都知道真相是什麼,但是唯有他不認同.

梨耀對決不過是蒼葉的一個特色節日而已,只要到了這天,全天下乃至皇宮,都可以舉辦盛宴熱鬧一番.

而在盛宴上面,還有會許多人出各種對聯,文學問題,成語等問題,只要誰能接住最多的問題,就是最後的贏家.

而在皇宮里,也舉辦了這麼一場盛宴.

當年參加那次宴會的人是後宮里的所有妃嬪,已經懷孕的容嬪,帶著年紀尚小的孩子的宸妃,帶著體弱多病的太子的葉皇後……

所有人都來到了梨耀對決上面,當眾人都沉浸在對答的喜悅之中時,葉皇後卻暗中引開了宸妃,命人帶她去了另外一邊的地方.

誰知,就是在那場意外中,宸妃被大火燒死,而蒼冥絕的腳筋被人挑斷,臉上被無情的大火燒的一干二淨.

而容嬪,當時和宸妃的關系不錯,看著宸妃被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容嬪偷偷地跟了過去.

誰知,她竟然發現了葉皇後要殘忍地把蒼冥絕和宸妃放火燒死.

而她不顧一切地上前勸阻,最後卻被葉皇後猛地一推,摔向了身後的台階,一層層的滾落了下去,整個人不斷地翻滾著.

容嬪的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角,她從來都沒有這麼失控過,當年發生的事情早就讓她練就一番銅牆鐵壁,侵蝕不到她.

但是,想起來的時候,有人受傷有人亡,她只好先修養自己的身體,再去問嘉成帝情況如何.

等到她真正問起的時候,嘉成帝已經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連她腹中死去的孩子都沒提起一個字.

事情盡管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但是容嬪每每想起來的時候都覺得寒心,嘉成帝薄情寡義,葉皇後心狠手辣,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果然是絕配.

"小主,您別擔心,現在正是您對付皇後娘娘的時機,您看似乎和瑟公主也在針對皇後娘娘,只要我們和和瑟公主聯手,就一定能抓到皇後娘娘的把柄."芷兒附在容嬪的耳邊輕聲說道.

容嬪微微皺了皺眉,有些不敢相信,疑惑道:"和瑟公主在針對皇後?她剛從晟舟國過來,住在皇宮的時間也不長,就算她有意針對皇後,也不會和我們聯手啊!"

和瑟公主畢竟是一國公主,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針對皇後,都不是好事.

"小主,這件事情還得從長計議,這是我們對付皇後唯一的機會了."芷兒也不想容嬪能輕易地放過這次機會,極力讓她去籠絡蕭長歌.

容嬪閉眼沉思了一會,腦海中不斷地浮現出計策來,最終權衡了一下利弊,還是搖了搖頭.

"芷兒,你可知晟舟國素來和我們蒼葉不兩立,這次能讓和瑟公主嫁過來,不過是為了讓兩國之間保持和平關系,但是和瑟公主毫無理由地幫助我們針對皇後,動機肯定不純.我們再看一段時間,到底和瑟公主的目的何在."容嬪心思沉穩,這麼多年了,她終是懂得了謀定而後動的道理.

芷兒從來不會懷疑她的話,只有聽從的份,見容嬪這樣說,只是點了點頭.

"芷兒,你派人去盯著皇後的日常,只要她一有所行動,馬上來告訴我."容嬪雙眼微眯,手中的指甲緊扣在肉里.

上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山雪蓮     下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毒性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