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六十七章 危險已過  
   
第二百六十七章 危險已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六十七章危險已過

說這話時,蕭長歌根本不敢抬頭看他,滿心的不能平靜.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往事被提起來,竟然是這般讓人無奈.

"王爺,天色不早,您進宮一有大半日,若是皇上找不到你,恐怕會四處尋找."蕭長歌伸手推開了窗戶,外面的風雪猛然躥了進來,有些微微冷意.

蒼冥絕這才想起自己竟然在東華園中待了一個下午,連忙起來離開.

臨走之前又不忘叮囑蕭長歌一遍,一定要記得在嘉成帝的面前求考慮的時間.

雖然不知道蒼冥絕要這三天的時間做什麼,但是蕭長歌沒有任何的想法,心里已經相信了他.

"公主,已經到了晚膳時間,是否要傳膳?"賽月立在一邊,提醒道.

果然是蒼冥絕調派來的宮女,不管對她再好,都是個只知道效忠主子的奴婢.

"賽月,方才我並沒有讓你那拿豌豆黃進來,況且我和王爺在說事情,你不像是個不懂禮的人."蕭長歌轉身看向了縮在背後一團亂的賽月.

賽月有些功夫,背後也有些人,她聽從命令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蒼冥絕.

看來,這東華園中,還真的可能快要沒有了自己的秘密.

"奴婢知錯,奴婢並沒有想要打斷或者偷聽公主和王爺的說話內容,而是這豌豆黃確實要趁熱吃才比較好."賽月一字一句清楚道來,沒有任何的隱瞞.

"豌豆黃冷了,加熱便是,又怎能在緊要關頭進來呢?是不是這豌豆黃有什麼秘密?"蕭長歌挑挑眉,逼問道.

賽月再三思索,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便猛地跪了下來.

"公主,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奴婢只是想讓公主吃到你喜歡的豌豆黃,如果阻礙了公主和王爺的談話,奴婢甘願領罪."賽月叩頭在地上,尤其淒涼.

蕭長歌想要的結果並不是這個,她想要從賽月的嘴里掏出些什麼來,但是並不太如意.

賽月是蒼冥絕府上出來的人,性子自然是要剛烈一點,從她的嘴里未必能套出話來.

"你起來吧,我並沒有要責罰你的意思."蕭長歌悠悠地歎了口氣.

她知道蒼冥絕的用意,也沒有想要責罰賽月,只是想從她的口中能聽出一些什麼話來,卻不曾想賽月卻先斷了後路.

"謝公主."賽月松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我最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蕭長歌淡淡開口問道.

賽月很快平靜了心神,想了想便開口答道:"奴婢最近一直觀察著皇後宮中的動向,或許是因為玉芝被趕出了宮,皇後並沒有輕舉妄動.但是奴婢也發現了還有人在觀察皇後的動向."

還有人和她們有一樣的目的?

"可看清楚是誰?"蕭長歌追問道.

賽月點點頭:"看清了,不過奴婢並不認識.奴婢後來跟著那人才發現她和容嬪宮中的芷兒交接,想來應該是容嬪讓她做的."

關注宮中娘娘日常行為舉止可是大罪,若是被發現了,一定會嘉成帝按照宮規處置.

容嬪竟然恨皇後恨到了這個地步,做事也到了不計後果的地步,事情一旦敗露,她就絕無辯駁的機會,如此看來,容嬪已經是破釜沉舟,最後險棋了.

"既然如此,那你最近就不用去皇後那邊了,且看她們能翻出什麼浪來."蕭長歌心里倒是平靜了下來,既然有人要幫她這個忙,又何樂而不為呢?

"公主,那件事還用再查嗎?"賽月想了想問道.

查皇後和查那件事是一樣的,既然皇後都不查了,那件事情如果要繼續查下去,也不知道該從何查起.

蕭長歌搖了搖頭:"不用再查了,你全身而退,不要留下證據和把柄."

這次的事情是容嬪和皇後的斗爭,她若是再插一手,到時候萬一事情敗露,就會知道她也曾經插手,查起來波及的事情和人也多.

還是暫且先忍住,等到容嬪和皇後的事情解決完之後再入手.再者,說不定容嬪還能幫自己一個大忙.

從里面出來,賽月提心吊膽的心總算是落回了原處.

沒想到和瑟公主的心思竟然這麼縝密,只要和她在一起,仿佛什麼事情都能夠被她猜中.

匆匆地出了東華園,確定身後沒有人跟來之後,賽月穿過一旁的假山疊水小石縫,轉身便來到了外面的一處亭台內.兩側的假山擋住了這里,若非平日無事,絕對不會來到這里.

"參見王爺."賽月見到亭台里面的人之後,立即恭敬地下跪.

"起來,她可有懷疑你的身份?"蒼冥絕背著手,高挑的身影立在亭台的里面,外面的風雪飄飄,將他襯托得更加氣質不羈.

"方才公主問過奴婢的話,似乎是想套奴婢的話,不過奴婢給搪塞過去了,公主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公主似乎對豌豆黃的事情有些介懷."賽月坦然地說道.

"就算是她有疑惑,你也要咬緊牙關,總之,不能讓她聽到絲毫的風聲."蒼冥絕轉動著手上的玉扳指,目光沉冽.

"屬下明白."賽月心里一緊,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把天山雪蓮的事情告訴給蒼冥絕,心里有些疑慮.

"還有什麼事嗎?"蒼冥絕看著有些目光不定的賽月問道.

想了想,這件事情也是在她的職責范圍之內,如果不告訴蒼冥絕,到時候他若是知道了實情,反而會怪她不明說.

"王爺,屬下還有一事,前幾日王爺送了天山雪蓮進宮,公主將天山雪蓮入藥,似乎是熬制給一個晟舟國過來的將士喝.後來,公主又吩咐屬下去查皇後的行蹤,仿佛是和那個將士有關."賽月一五一十地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給蒼冥絕,頓時心里舒坦了一些.

這件事情蒼冥絕倒是不知,蕭長歌也沒有在他的面前提起過,若非是無關緊要,便是她刻意瞞著自己.

"那個將士住在哪里?叫什麼名字?"蒼冥絕心里疑惑,想要探得清清楚楚.

賽月並沒有見過那個將士,看和瑟公主的反應,是很緊張的.

"屬下不知名字,只知道他就住在東華園旁邊的一個寢殿中,那天屬下幫公主燉了藥之後,公主便遣開了屬下.屬下一路跟在公主的後面才打探到了那人的住處."賽月回道.

能用得上天山雪蓮治病的人對于蕭長歌來說一定很重要,他的傷也應該很重,這人到底是誰,他一定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你去追查下那人的身份,不可讓和瑟公主發現,如若發現,立即收手."蒼冥絕面色清冷的吩咐道,雙眼看著宮中的遠方,白茫茫的雪花讓他有些眼花繚亂.

"是,屬下遵命."賽月微微一頷首,轉身退了下去.

外面的風揚起一陣又一陣,夾雜著濃濃的風雪飄散而來,蒼冥絕望著外面的這些風雪,似乎,從未停過.

明溪服了藥之後的次日才醒過來,平日里就算是暈倒了,幾個時辰之內肯定能醒過來,這次不知道是不是天山雪蓮的問題.

"我沒事了,這些日子辛苦你們了."明溪斜斜地靠在床邊上,帶著病態的臉色很是難看.

"說什麼話,你身子覺得如何?還有沒有困倦感?"阿洛蘭緊張兮兮地湊近她的眼前問道.

說到底,他昏迷的這些日子,最擔心的人還是阿洛蘭,寸步不離照顧他的人也是阿洛蘭.

但是,他心里最牽念的人卻不是她,很多時候,他都想逼著自己去多看阿洛蘭兩眼,只是他做不到.

"沒事就好,你中毒的這些日子,最擔心的人莫過于阿洛蘭了,你若是有機會,可是要好好地謝謝阿洛蘭."蕭長歌看著躺在床上的明溪,似乎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麼一樣.

中毒的這些日子,一直都是阿洛蘭在照顧明溪,明溪的心里自然也清楚,但是以他的個性,又怎肯親口像阿洛蘭道謝呢?

她這樣一說,明溪倒也不會刻意把阿洛蘭放在一邊.

阿洛蘭的心意,他們都知道,不肯承認的人只有明溪而已.

"阿洛蘭,多謝."明溪看著一旁心思不定的阿洛蘭,朝她淡淡一笑,很快就看向了蕭長歌,"你用來救我的天山雪蓮,哪里來的?"

他知道自己的病需要天山雪蓮來醫治,但是小花剛剛進宮,對這宮中的人半生不熟的,又能去找誰要這個救命的寶貝?

"上次我跟著嘉成帝去了圍獵場,溫王妃要和我比馬,這個天山雪蓮就是彩頭."蕭長歌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自從你來到皇宮,那個溫王妃就處處針對你,我又被人暗算中毒,沒有辦法在你身邊保護你,這些日子,倒是讓你受苦了."他心思不縝密,思慮不周全,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招人暗手,他有負師父的重托.

"不要再說這些,只要你好好地活著,將來你總能保護我,不僅是我,還有阿洛蘭.在這宮中,步步為營,適者生存,將來的日子並不是太好過."蕭長歌目光微閃,給他們打了個預防針.

從前,她便是這樣過來的.

"宮中原本就是這樣,以前我在晟舟國的時候,明面上雖說是個公主,但是暗地里想要我命的人不少,我還不是一一挺過來了?一點風雨若是都承受不住,又怎能完成自己心里的夢想?"阿洛蘭坐在椅子上,支著自己的下巴,目光忽遠忽近.

對于皇宮,阿洛蘭有著切身體會.

明溪伸手垂了垂自己的腦袋,有些隱隱發痛的腦袋還殘留著中毒之後的痛感,不知道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小花,你的婚事,嘉成帝有安排了嗎?"明溪忽而想起來,這幾日他一直嗜睡,也沒有多加打聽皇宮中的消息,便是如此,他也能知道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容易.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重提往事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溫王求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