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百七十章 得知真相  
   
第二百七十章 得知真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七十章得知真相

葉皇後自從失去了玉芝這個臂膀之後,沉寂宮中多日,除了念經拜佛,無事可做.

以目前的形勢來說,她只能收斂心性,在這宮中修身養性,嘉成帝的心顯然已經沒有偏向著自己,她又何必去給他找不痛快呢?

"兒臣給母後請安."太子每日清晨都會准時來給葉皇後請安,風雨無阻.

在這個時候,他這個做兒子的,自然是不能忘了孝道二字.

既是安撫葉皇後,又是做給嘉成帝看的.

"坐吧."葉皇後點完最後一根香,也坐到了正位上.

"皇兒每日都來給母後請安,母後這心只有在見到皇兒時才會踏實."葉皇後摸著自己的心口,悠悠地歎道.

宮中人心多變,居心叵測,尤其是崛起一個容嬪來對付她的時候.

她和容嬪的恩怨自己心里清楚,這麼多年來的心結,又豈是一朝一夕能夠化解的?

要說這宮中誰最想要她的命,那個人莫過于容嬪.

她既要防著容嬪抓住她的把柄,又要修身養性,想著怎麼重新獲寵,這些日子可真是勞心勞力,身心具憊啊!

"母後最近的臉色不是太好,兒臣前幾日得了朝臣進貢的一根千年人參,給母後補補身子,也算是兒臣的一點心意."太子說罷,轉身命令自己的貼身侍衛,那人將一個深棕色的盒子獻了出來.

葉皇後揮揮手,讓身邊新晉的宮女替她接收了.

"還是皇兒有心,這個時候你可要當心,切莫讓別人抓住了把柄.我雖被人暗害至此,但是皇上終究不敢對我如何,但是你不一樣,事情有關朝局,一定要注意."葉皇後低聲吩咐道,聲音里是怎麼也擋不了的疲憊.

她就這麼個依靠了,雖然不是自己親生的,但也終究撫養了這麼久,心里到底還是有幾分情分的.

"兒臣明白,母後,父皇近日一直在憂思和瑟公主的親事,不知選誰為好,前幾日還命我和幾位皇子前去,卻也遲遲拿不了主意."太子將前日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給了葉皇後,就是希望她能拿個主意.

葉皇後和嘉成帝在一起多年,自然是最知道他的性情的,說不定能想出解決的辦法.

"眾人皆知和瑟公主的身份,你是蒼葉國太子,自然不會讓你娶她.皇上最鍾意的莫過于冥王,若不是冥王執意不娶,恐怕和瑟公主早就嫁給他了.如今溫王突然插一腳,皇上也未必會把和瑟公主嫁給他."葉皇後分析道,目光中盡是滿滿的得意.

"為何?若是冥王不願意娶,和瑟公主自然是要嫁給溫王的."太子的心里其實早就把冀王排除在外.

葉皇後卻搖了搖頭:"皇上的性情我最清楚,皇上想用和瑟公主來制衡朝中勢力強大的皇子,讓他們不可逾矩.而你已經是太子,自然不會助長和瑟公主的地位讓她嫁給你.但是溫王已經娶了蘿兒,葉家現在已經沒有什麼特權,基本平衡.所以,只剩下冥王."

合著冀王就是前來湊數的,和瑟公主自然是落不到他的頭上.

"母後的意思是說,父皇心中早已有了決斷,要將和瑟公主嫁給冥王?"太子萬萬想不到此層,"但是冥王已經確切地說明他不可能會娶和瑟公主,他的性情父皇也清楚,他不想做的事情,絕對沒有人逼迫得了他."太子斂眉沉聲問道,似乎在想更好的辦法.

葉皇後點點頭,蒼冥絕那個孩子,性情就跟當年的宸妃一模一樣,倔強堅強,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但是偏偏皇上喜歡的就是他們倆.

"辦法都是人想的,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溫王插手,你可有什麼好辦法?"葉皇後抿了一口茶水,苦味漸漸彌漫開來.

想要讓和瑟公主嫁給冥王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事,太子略微沉思了一會道:"既然父皇一開始就想要讓和瑟公主嫁給冥王,這件事情我們就已經成功了一半,溫王那邊,兒臣相信溫王妃應該會有辦法的."

到底外人都是插不了手的,要說這溫王妃,從來還沒有人能制的住溫王,也就只有她,能夠制住溫王了.

葉皇後嘴角慢慢勾起一個弧度,一提起葉霄蘿,她就打心底的開心.

到底是葉霄蘿厲害,最終沒有嫁給太子,也是為她省點力氣和心思.

否則,就她這種鬧法,真是掀了屋頂也就兩天的事情,她可沒有那麼多的心力再去管小輩們的事情.

"既然這樣,那就去吧,這件事情越快越好."葉皇後朝他揮揮手,轉身進了內室休息.

因為容嬪的事情,她已經好久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新來的貼身宮女雖然伶俐勤快,到底不知她的心意,不知道要培養多久,才能培養出一個玉芝來.

這邊溫王府可又要鬧翻了天,宮里才傳出消息,葉霄蘿便快將溫王府整個王府的下人責罰一遍了.

外面的小院子里,跪滿了一排排的宮女,個個都等著她開口訓話,沒有一個人敢抬頭看她.

"王妃,他們都跪了一個時辰了,不妨讓他們先起來,王爺這個時候差不多也該回來了,若是讓他看見不好."葉霄蘿身邊的貼身丫鬟還算是個敢說話的,倒是替他們求情起來.

葉霄蘿秀眉微皺,冷聲冷氣地道:"做事不用心,不罰怎麼行?溫王府的風氣就是被這幾個奴才搞壞的.溫王回來,我自有說法,怕什麼?"

那個奴婢知道葉霄蘿的脾氣,從小到大就服侍她,從小她就囂張慣了,但凡讓她不開心的事情,她便會拿別人出氣.

她們這些丫鬟奴才的,沒少挨過打罵.

"王妃,他們也沒有做錯什麼事情,若是傳到宮中貴妃娘娘的耳中,恐怕是要發脾氣的,王妃您平日最得貴妃娘娘的寵愛,若是因為此事而讓貴妃娘娘不開心,實在是不劃算啊!"丫鬟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似乎是抓住了鉗制她的把柄.

是的,段貴妃是她最怕的人,她嫁給溫王,原本就是計劃之中的事情,可以說溫王對她根本一點感情都沒有,如果沒有段貴妃的撮合,他們又怎能在一起生活?

就算是再怎麼生氣,也不能傳到段貴妃的耳中,她在段貴妃的心里素來是賢良溫厚的,這樣大張旗鼓地懲罰下人,像什麼樣子?

葉霄蘿斜眼看著她,怒的扔了手里的長條子,嗔罵道:"就你會說,竟然敢把母妃給我搬出來,罷了罷了,你們都下去吧."

那個丫鬟卻實實在在地松了一口氣,她也只是不想看到府中上下的丫鬟都因為葉霄蘿一個人而受這麼大的氣.

況且,溫王也快回來了,溫王最不喜歡的就是葉霄蘿囂張跋扈的性子,若是讓他知道她在府中興風作浪,定然又是一陣吵鬧.

用完膳時,溫王剛好到府中,葉霄蘿早已等著他,見他進門來,連忙迎了上去.

"溫王,你回來了,今晚都是你最愛吃的菜,我親自下廚的."葉霄蘿伸手接過他的披風遞給丫鬟,攙扶著他來到了桌下邊上.

溫王瞧了一瞧,面色有些難看:"這分明就是廚房做的菜,少蒙我,你做的菜若不是碎成渣,就是燒焦糊掉,哪里有這麼好看."

葉霄蘿的手藝他只在兩人成親過後的第二天吃過一次,結果,就再也沒有讓她動過手.

廚藝被溫王這樣打擊,葉霄蘿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當著他的面不敢生氣,卻也生氣不起來.

"溫王,你也知道我從小就沒有燒過菜,那次是我第一次燒菜,所以燒的不好.最近我一直在勤學苦練廚藝,連廚房的大師傅都說我長進快,悟性好,今晚的菜全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做的好與不好,都是我的一片心意."葉霄蘿連忙開口解釋道,這幾日,她真的為了溫王在苦練廚藝.

只是長進得慢,悟性不高,比較懶散,今晚的菜色是她的功勞,但是全是廚房大師傅們的苦勞,她除了端著盤子過來,什麼都沒有做.

"是嗎?我嘗嘗看."溫王拿著筷子,夾了一塊紅燒獅子頭過來嘗.

吃了溫王府師傅多年的飯菜,怎麼會連他們的味道都嘗不出來,這分明就是他經常吃的味道,不過也沒有點破.

既然葉霄蘿喜歡把別人的功勞當做自己的,他就滿足她的這個需求.

"做的不錯,你的廚藝果然長進了."溫王贊歎道.

葉霄蘿笑的得意洋洋,滿心歡喜,以為他是真的開心了,便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有心要問他一問.

"溫王,聽說你今日在禦書房里向父皇求娶和瑟公主的事情,可是真的?"葉霄蘿支著下巴看著吃的正歡的溫王,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

溫王喝著湯,同樣漫不經心地答道:"真的."

突然,頓了一會,葉霄蘿手邊的一個杯子掉到了地上,發出一陣響聲.

她愣怔的樣子被這個聲音吵的清醒過來,猛地回過神:"你說什麼?"

溫王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溫柔而又冷冽:"我說,我要娶和瑟公主,是不是嚇到你了?"

和瑟公主?為何是和瑟公主?

葉霄蘿描繪地精致的眉眼皺了起來,如畫的雙眼中蕩漾著波紋,里面的水光仿佛要溢出來,漸漸地泛起微光般似的紅色.

"溫王,你,你真的要娶和瑟公主,我,你難道有我還不夠嗎?和瑟公主,她,她有什麼好的?"葉霄蘿捂著自己的心口嗤笑.

臉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來她平時的高傲,如今的她,就像是一個極其嫉妒的女子,滿臉的恨意.

溫王沒有回答她,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

他的意思是什麼,誰都清楚.

葉霄蘿不可能裝作不知道.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迫在眉睫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撥弄伎倆